【熱點播報】塞林博士循序漸進的推文顯示,中共病毒真相收網呼之欲出!(三十八)

作者:紐約香草山信息部 6zero4

6月6日塞林博士的11連推:

第1推,位於吉林省會長春的軍事獸醫研究所及其附屬實驗室是COVID-19實驗室製造的關鍵貢獻者,WIV只是PLA龐大生物武器計劃的一部分。貼上了該研究所最近兩屆負責人夏咸柱和金寧一的軍裝正裝照片。

第2推,轉發“火來2號”戰友回應塞林博士昨天第5推的推文,貼出了具有塞林博士所闡述的那些特徵(在中共國接受過訓練且仍在美國工作,並與PLA合作)的4位CCP科學家的的照片及其重要信息,他們分別是:

  1. 謝旭平:曾經在中科院旗下的WIV攻讀病毒學與分子生物學和哲學博士學位(2007-2012),在中科院大學攻讀自然科學與病毒學博士學位(2009-2012),現任職於美國德克薩斯大學醫學分部(UTMB)教授,並與PLA科學家秦成峰等於2018年在mBio的9月/10月雙月刊上發表了一片論文“用候選滅火寨卡病毒疫苗治療人類惡性膠質母細胞瘤”。
  2. 蘇立山:1982年在山東大學生物系獲得微生物學士學位,現任美國北卡大學教堂山分校生物學與免疫學教授、萊恩伯格綜合癌症中心和UNC傳染病中心成員,並於PLA科學家塗正坤等人聯合發表一篇論文“人單核細胞中STATI差異磷酸化介導的乙肝病毒誘導的炎症和抗病毒信號失衡”,與另一位PLA科學家姜世勃等人於2019年12月5日聯合發表的論文“IgG Fc結合基元偶聯的HIV-1融合抑製劑表現出更強的效力和體內半衰期:與廣泛的中和抗體聯合應用潛力巨大”。
  3. 李喬:本科畢業於武漢大學,研究生畢業於中科院大學,現任職於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的外科研究教授,是該校羅格爾癌症中心癌症造血和免疫學項目成員,並與PLA科學家童貽剛等人在2017年3月22日聯合發表了一片論文“使用CRISPR-Cas9去除整合的乙肝病毒DNA”。
  4. 姜濤:1984年7月畢業於中國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現任加州大學河濱分校計算機科學與工程系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計算分子生物學生物數據庫和算法設計與分析等,並與PLA科學家秦成峰等在Cell Host & Microbe Resource聯合發表了一片論文“寨卡病毒基因組RNA結構的整合分析揭示了病毒感染性的關鍵性決定因素”。

COVID-19偵探“火來2號”驗證了4位與PLA關聯的CCP科學家,他們現在都還在美國工作。(謝旭平、李喬和姜濤真容浮出水面)

第3推, 貼上了一篇CCP科學家夏咸柱、王化磊、秦川、楊松濤等人在2015年發表的論文“適應性氨基酸替代增強了從野生水禽分離的H7N1禽流感病毒在小鼠體內的毒力”。該文闡述了產生COVID-19所需要的“功能獲得”技術,諸如氨基酸替代、病毒重配,以及動物模型專家秦川的連續傳代。無數線索指向長春,何彪是不是帶上病毒骨架ZC45/ZXC21去長春進行改造?

第4推,轉發Joe Hoft今天剛剛發表在The Gateway Pundit的一篇文章“中共的生物武器孵化地包括許多中國研究中心,以及美國的合作夥伴”。在靠近朝鮮的吉林省,尤其是長春市及其周邊地區,存在一個巨大的生物戰綜合體。

第5推,轉發ann戰友回應塞林博士昨天第5推的中文推:AMMS生化武器首席專家陳薇與康希諾公司合作研發疫苗,該公司執行董事、首席運營官兼副總經理巢守柏為美國華人生物醫藥科技協會前任會長,該公司高級副總裁毛慧華為該華人協會董事,並貼上2020年11月7日“每日經濟新聞”關於陳薇與康希諾公司合作研發疫苗的報導,以及巢守柏和毛慧華個人簡歷解圖及其照片。COVID-19偵探ann提出了一個重要觀點,CCP如何利用美國的公司和組織擴大宣傳,美國華人生物醫藥科技協會也許就是其中之一,劉善慮是該協會選舉的會長就不感意外了。(巢守柏和毛慧華真容浮出水面)

第6推,轉發BOBOin戰友回應塞林博士今天第1推的推文,就是一張軍事獸醫研究所在長春市的地理位置之全景地圖截圖。COVID-19偵探BOBOin驗證了軍事獸醫研究所在長春的具體位置,我們需要經可能多地揭示該研究所與吉林省相關機構在COVID-19實驗室起源方面的潛在作用。

第7推,轉發Devon Y戰友回應塞林博士今天第3推的推文,根據這篇由王長軍等南京和重慶籍科研人員,於2018年9月12日發表的論文“中國蝙蝠身上的一種新型SARS類冠狀病毒的基因組表徵及其傳染性”,並附上該論文的網頁截圖及第三軍醫大學的介紹網頁,基於骨架ZC45/ZXC21的病毒改造是不是更可能在南京和重慶進行?COVID-19偵探Devon Y提出了一個很好的問題,何彪早期就在這些地方工作,是關聯長春與重慶/南京的一個重要角色,不過長春的科研能力更加強大和完善。

第8推,轉發TorontoMapleLeafFarmCanada戰友回應塞林博士昨天第5推的推文,何彪是中共“千人計劃”成員,主持多項NIH資助的項目,通過PIV5疫苗平台與長春高新(CCHN)合作,有軍方背景的CCHN位於吉林長春,並貼上何彪與CCHN合作的項目網頁截圖,以及CCHN的官網頁面截圖。COVID-19偵探TorontoMapleLeafFarmCanada挖出了另一個在中共國接受訓練的科學家,其與PLA和CCP資金有清晰的關聯,並在美國納稅人的資助下在美國自由地運作。

第9推,轉發Kateimei戰友回應塞林博士昨天第5推的推文,貼上了紐約血液中心的太萬博及其同事杜蘭英和姜世勃等CCP科學家,在2020年5月8日聯合發表的一篇文章“針對SARS-CoV-2具有交叉反應或中和活性的SARS-CoV之RBD靶向單克隆抗體的鑑定”的網頁截圖,並附上了太萬博的照片。COVID-19偵探Kateimei驗證了在紐約血液中心工作的太萬博是一名受過PLA訓練的科學家,師從周育森,其他PLA科學家還有何玉仙(音譯)、姜世勃,以及最近受到福奇資助的PLA高級軍官週育森的遺孀杜蘭英。(太萬博真容浮出水面)

第10推,塞林博士將上一推Kateimei戰友貼出的太萬博的論文上的照片更換了一張更準確的照片, 感謝COVID-19偵探’Zions, a Deplorable老百姓’對這個偏差的指出。重申:何玉仙和杜蘭英都與PLA關聯,姜世勃是一個核心的PLA關聯的官員!

第11推,轉發Devon Y戰友的中文推:史佩勇,1966年出生於常州,小學、中學分別就讀於西新橋小學、北郊中學,1995年獲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病毒學博士,隨後到耶魯大學做博士後研究,1998年受聘於世界500強製藥公司施貴寶,主攻抗艾滋病和丙肝病毒藥物研發,2018年新入選美國微生物科學院院士,並貼上了國內媒體對其在美國的這些經歷和成就的報導之網頁截圖。COVID-19偵探Devon Y抓住了一條大魚,UTMB的史佩勇與福奇資助的長春夏咸柱和AMMS秦成峰等PLA生物戰高層關聯很深,應該廣泛調查。

CCP科學家們早在2015年發表的論文“適應性氨基酸替代增強了從野生水禽分離的H7N1禽流感病毒在小鼠體內的毒力”中,就詳細闡述了氨基酸替換、病毒重組、連續傳代等創建COVID-19所必需要“功能獲得”技術手段,可見其病毒生物武器理論研究和技術操作早已成熟。但基於病毒骨架ZC45/ZXC21的CCP-PLA生物武器之COVID-19病毒改造究竟是在哪裡孵化出來的呢?中共的生物武器孵化地涵蓋很多研究中心及美國的合作夥伴,無數線索指向長春、武漢南京、重慶、無錫等地,WIV只是PLA龐大生物武器計劃的一部分,但長春軍事獸醫研究所及其附屬實驗室作為CCP-PLA生物武器孵化基地的可能性最大,應該就是COVID-19實驗室孵化的關鍵機構,因為長春市及其周邊地區在二戰時日本關東軍的生化部隊731和100部隊的基礎上,早已發展成為了一個巨大的生物戰綜合體,科研資源配套齊全,科研能力比其它地方也更加強大和完善。

迄今,在眾多COVID-19偵探、新中國聯邦戰友響應塞林博士的號召下分開行動,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基於在中共國接受過訓練且仍在或曾經在美國工作,並與PLA合作的CCP -PLA科學家已經進入塞林博士的清單,他們是:謝旭平、蘇立山、李喬、姜濤、何彪(已意外死亡)、太萬博、杜蘭英、姜世勃、週育森(已意外死亡)、史佩勇等,這個清單就是清算的單子,他們已插翅難逃!

同時,CCP不僅僅滲透美國的科學界盜取技術並騙取科研經費,收買並綁美國科學家和媒體替CCP做大外宣以掩蓋COVID-19實驗室起源真相,還利用美國的實業公司和民間協會組織擴大宣傳,甚至不同程度參與病毒和毒疫苗的開發和研製。位於天津的中外合資企業康希諾公司與美國華人生物醫藥科技協會就是典型幌子。在這兩個幌子下,與CCP-PLA深度勾兌的巢守柏和毛慧華已經成功進入COVID-19偵探部隊的視野,相信更多實業界與CCP-PLA狼狽為奸的人士也將浮現出來!

校對/發稿:雪梨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