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5 閆博士採訪:詳細描述冠狀病毒的起源和產生

視頻字幕:free20200604、雨中漫步、雲嶺| 聽寫/翻譯/校對:CLAU、ROBERTS、WADE | 簡評/文字整理/編輯:胖丁| Page: Daoiii

簡評:

中共軍方很早就參與中共國內的病毒功能性增強實驗,同時深度滲透美國的頂級高校和科研機構獲得美國的技術。通過武漢和香港的實驗室,中共軍方還可以獲得美國NIH的科研經費。

中共軍方發現了舟山蝙蝠病毒,經過功能性增強實驗可以在人類廣泛傳播並造成大量死亡。武漢疫情爆發之後,中共國上傳了一個假的病毒基因序列,為了阻止其他科學家查找病毒的來源。後來又上傳了新的基因序列,被發現與解放軍的病毒接近。中共軍方很早就接管了武漢P4實驗室,銷毀了所有的病毒樣品,清理並拆除了華南海鮮市場,因為官方宣稱病毒起源於該海鮮市場。

瘟疫爆發後,中共幾度改口病毒的起源,蝙蝠、果子狸、蛇、天外來客等,甚至誣陷是美國故意投放的生化武器。中共國封鎖有關病毒的一切消息,不允許談論,並且懲罰爆料人。武漢疫情非常嚴重。世衛組織和福奇欺騙大眾說病毒起源於自然,被控制在武漢,不會人傳人。

武漢有中共國唯一的一間P4實驗室,實際上P3實驗室就可以合成這類病毒。所有的實驗室都有軍方背景。中共軍方從始至終都在參與病毒的研發。

GTV視頻鏈接: Dr. Limeng Yan, Dr. Maria Ryan and Rudy Giuliani 20210605 part 3 完整版

視頻字幕:

朱利安尼:感謝回來。

閆博士:中共政府依舊不允許人們談論它,懲罰討論疫情的醫生,像李文亮醫生這樣的爆料人。

他們要求武漢政府把樣本送到北京做確認,這就再次延遲了確診,因為所有的病例都要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親自把關才能公佈。

Maria: 所以他們加緊了控制把所有樣本送到北京,而不是送到你的實驗室或者其他實驗室。

朱利安尼:是你在武漢實驗室工作的中國疾控中心的同事,告訴你這樣的情況嗎?

閆博士:不是武漢,是北京。

朱利安尼:原來如此,但他們的消息來自武漢。

閆博士:沒錯。

Maria:他們(在北京)檢測樣本。

閆博士:沒錯。

朱利安尼:他們知道病毒的來源嗎?

閆博士:不,他們從來沒提過實驗室洩漏。

我是說,據我掌握的信息,沒有任何醫生、任何官方人員在談論實驗室洩漏。

所以如果這是源於武漢實驗室的事故,一定會有人談論,因為(事故)非常容易確認,但他們都不知道。隨後還說這件事是高度機密。

即便是武毒所從事這些工作的人,中共政府也不想讓他們過多的參與。

朱利安尼:但他們告訴你實際病例要比公佈的多?

閆博士:是的,實際數字比公佈的多。

因為我後來得到其他信息,武漢的醫生非常恐懼,因為病人擠滿了他們的病房,不只是呼吸疾病病房,這說明呼吸科病房已經滿員了…

朱利安尼:武漢醫院人滿為患。

閆博士:是的,病人被安排到了各個科室的病房,沒有隔離。

Maria:但他們告訴全世界,沒有人傳人。

世衛組織、福奇醫生告訴我們,不用擔心,疫情被控制在了武漢,沒有人傳人。

但他們掌握了更多情況,卻選擇了隱瞞。

朱利安尼:當他們說沒有人傳人的時候,你是否知道這不是真實情況?

閆博士:是的,剛開始的時候,我問我的朋友“你確定沒有人傳人嗎?”因為根據當時的信息,我們看到沒有去過海鮮市場的人也被感染了。

我朋友說:“除了那個宣布沒有人傳人的傢伙,其他專家都笑了,所有人都明白這是笑話。”所以,絕對存在人傳人。

Maria: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這間實驗室在做所謂的功能增強實驗的?

閆博士:如果你指的是武漢實驗室,可以在網上查到。而且武漢實驗室在這個研究領域是非常有名的實驗室之一。

朱利安尼:你提前就知道。

閆博士:沒錯,在我們的專業領域這是常識。而且它不是唯一的實驗室,我們還知道軍民融合在這個領域是常態,不只一間實驗室能做這種實驗,不只一組人能做這種實驗。

儘管病毒最終來自武漢實驗室,但在中共囯,有很多實驗室參與到了這個項目,而且背後就是中共軍方。

Maria:它們全都是P4級別的實驗室嗎?

閆博士:不是,這個病毒不需要P4,P3就夠了。

Maria: P3就夠了?

閆博士:沒錯。

Maria:所以P4是非常嚴格的實驗室,他們有嚴格的安全標準防止洩漏事故,但他們沒有遵守這些標準。

閆博士:事實上,準確來說,P3的標準就已經足夠嚴格了,P4要更嚴。P3足夠了。P3就能做這個病毒。

Maria:你的實驗室就是P3。

閆博士:是的,中共囯的P3實驗室比人們知道的要多。所以我說,人們只注意到了武漢,因為那裡有一座P4實驗室,人們不知道P3實驗室可以做這個病毒。

Maria:所以,盡可能的以通俗的方式…我認為我們的聽眾裡不會有太多病毒學家。

閆博士:好的,抱歉。

Maria:不不不,我剛剛要問個問題。

朱利安尼:你做的非常好。

Maria:問題是…剛開始(中共)公佈了基因序列,然後很快移除了,所以全世界無法得知(基因序列)。你是怎麼發現這個序列的?為什麼它非常重要?

閆博士:一月中旬之後。中共在1月12號把病毒基因序列上傳到了美國國立衛生院的數據庫。

我在1月16號查到了這個序列,但在那個時候,它已經是第二個版本了。我們通常不會上傳不同的版本,因為就跟照相一樣,一般不會出錯。

所以當我去查看的時候,我發現他們移除了之前的版本,隨後我與我的先生討論這個事情,他也是世衛組織的冠狀病毒專家。

他告訴我,他在第一個版本被移除之前就做了檢查。那個序列裡有無法解釋的錯誤,根據那個序列,是無法找出病毒的族譜的。

Maria:所以序列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你可以以此找到病毒的來源。如果你知道了基因序列,你就能大概了解哪些地方被做了修改。

閆博士:是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第一個版本在網上放了兩天,是為了阻止科學家查到病毒來源。但之後,為什麼他們要做更改?

原因之一就是,1月13號,泰國出現了第一個海外病例,這意味著泰國可以獲得病毒基因(序列)。所以中共政府害怕了,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上傳真實的序列。

當我進行檢查的時候,從數據庫裡上千個病毒中,最接近的就是這個來自中共軍方的病毒。

朱利安尼:你什麼時候意識到了這個?

閆博士: 1月16號。

朱利安尼:當你最初了解到這個情況的時候,你是否立刻想到了它可能來自實驗室?因為那個實驗室的疏漏是出了名的。

Maria:疏漏?

朱利安尼:是的,在疏漏方面臭名昭著。

閆博士:事實上,疏漏在實驗室裡是很常見的。

但我們都知道,P3實驗室,我們稱之為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因為它有非常嚴格的規範。

以前在台北、新加坡、北京都發生過事故,比如非典病毒洩漏。但事故可以被立刻控制。

而且他們知道如何處理這種事故。但當我意識到這個病毒來自中共軍方,並且基於情報…

Maria:我想有必要讓觀眾明白PLA是什麼。

閆博士:就是中共解放軍。

Maria:所以軍方參與了這個事情。

朱利安尼:軍隊什麼時候開始參與的?

閆博士:軍隊在10年甚至20年前就在研究了。

朱利安尼:軍隊很早就開始參與功能增強性的研究了。

Maria:功能增強性的研究。

閆博士:推動並研發這項技術。

Maria:這項生化武器。

朱利安尼:這個跨度太大了。所以人民解放軍在武漢P4實驗室也有參與,對嗎?

閆博士:他們在一起工作。

朱利安尼:為什麼他們一起工作?

閆博士:武漢P4實驗室,如同我所在的香港實驗室一樣,是一個國際化的民用實驗室,有民用實驗室編號,也有相關的專家。

這樣的實驗室是知識交流的地方。美國的研究資金,NIH的資金不可能直接給中共國的軍隊,但是通過武漢和香港的實驗室,軍隊可以很容易的得到資金。

朱利安尼:解放軍參與到武漢P4實驗室裡有多久了?

閆博士:我認為他們從一開始就在那裡了。

朱利安尼:他們是武漢P4實驗室的一部分?

閆博士:是的,軍隊的科學家和普通的科學家沒有界限,有的科學家同時在軍隊實驗室和民用實驗室工作。

他們會向美國的人隱藏他們的軍隊身份。是的。你們不知道。

朱利安尼:所以,武漢P4實驗室也是軍用實驗室?

閆博士:是的。

因為中共國祇有一個P4實驗室,如果軍隊要做高風險的研究,他們一定會用武漢的P4實驗室。

朱利安尼:唯一的P4實驗室?

閆博士:是的,中共國大陸唯一的一個P4實驗室。但他們也有不少P3實驗室,可以滿足他們的需求。

朱利安尼:軍隊也和這些實驗室有關係?

閆博士:軍隊的人遍布各地。我在香港的實驗室也參與了。

朱利安尼:軍隊也參與了?

閆博士:是的,我們已經發現了很多人在美國實驗室。比如,也在做類似研究的紐約血液中心的頂級實驗室裡。也有很多的軍隊科學家在那里工作。

朱利安尼:美國科學家嗎?

閆博士:中共軍方科學家!

朱利安尼:中共軍方科學家在美國工作?

閆博士:是的,我們已經查到了他們在紐約血液中心。

朱利安尼:在波士頓?

閆博士:紐約,有的人在其他大學,比如德州大學。

並沒有全部被發現,因為太多了,很多人和美國的頂級大學合作。中共軍方就是這樣獲得美國的技術的。

Maria:他們這樣做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朱利安尼:中共軍隊在武漢P4實驗室參與的很深,但他們在其他的所有實驗室都涉足了,對嗎?

Maria:是的,我覺得她想說的是,有一些科學家有雙重身份,他們是軍隊的科學家,但如果他們在電視上採訪,他們不必暴露自己的軍隊背景,他們只說自己是科學家。

閆博士:是的。

Maria:有一點讓我不解的是,2020年2月,軍隊已經開始準備關閉和封鎖實驗室了。

閆博士:是的,一名生物武器專家—陳薇少將。

Maria:在2月就有一名生物武器專家介入並接管了實驗室,這令人震驚。

閆博士:是的,但在中共國大多數時候政府不在意人們說什麼,因為他們可以在後面用誤導信息來洗腦群眾。

2020年1月開始,武漢病毒研究說,已經接到命令,銷毀所有的病毒樣本,政府也清理了海鮮市場。

然而2月份,陳薇少將,她在非典時期就已經是生物武器專家,還研發了疫苗。她被派到武漢接管了武漢P4實驗室。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最近她在中共國被授予了最高的榮譽。

朱利安尼:你知道石正麗在改造這些蝙蝠冠狀病毒上,研究到哪一步了嗎?

Maria:我們可以從《自然》上看到她的研究。

朱利安尼:所以你從《自然》上了解到她的研究?

閆博士/Maria:是的。

朱利安尼:你從《自然》和你的同事那裡了解到這些?

閆博士:是的,她的研究成果都是公開發表的。

她是在SARS1爆發後成名的,因為她從蝙蝠和其他動物上採集了很多的病毒樣本。

她與北卡羅來納大學的拉爾夫·巴里克合作,發表了功能增強性研究的文章。

她也是從蝙蝠身上發現他們稱之為SARS1病毒祖先的人。她現在是美國微生物學會的成員,但她並不是唯一一個從事這方面工作的人,還有其他人和她一起…

朱利安尼:當你…當你第一次開始討論和分析,並試圖確定它是如何發生的時候,考慮到他們在那裡做的功能增強實驗,考慮到她的身份,你當時是否能確認這是在實驗室裡製造的,這是不是很明顯?

閆博士:是的,但不是僅僅基於她的實驗。

朱利安尼:所以請你告訴我,你是什麼時候第一次斷定這不是自然演化而來的,而是在實驗室製造的。

閆博士:好的,結合我的專業、我的知識,還有相關的情報。這個病毒實際上與解放軍的病毒最接近。這個病毒是在2017年發表的。

Maria:你把它叫做解放軍病毒。所以它是由軍隊開發的?

閆博士:是由軍隊發現的。他們從動物身上尋找新的病毒,因為這涉及到中共國政府多年來的大項目。中共國政府希望從動物身上獲得大量的新病毒。他們說他們的目的是研究和預防,但實際上,如果沒有人工干涉,這些病毒從未傳染給人類。

最終,在2017年至2018年,他們發表了這種病毒。而在當前的CCP病毒中,這個(舟山蝙蝠)病毒是好的骨架。現在我們知道,“好“的意思應該是符合中共國政府的要求了,但當時他們公佈後,就沒有進一步的消息。

朱利安尼:一個好的骨架,可以把病毒傳播給人類?

閆博士:好的骨架意味著,你總是需要有一個自然病毒,然後你改變功能,這才是非常理想的。因為如果我們只是想像一個病毒,然後在實驗室裡製造它。你不能保證它能完美地進入人類或動物的身體,或者不能保證很多的特徵。病毒有它自己的特點。

Maria:從科學的角度看,你是怎麼知道病毒是實驗室製造的?

朱利安尼:你是什麼時候認為(病毒是實驗室製造的)?

閆博士: 1月16號。

朱利安尼:之前沒有?

閆博士:沒有。因為之前我們沒有看到基因序列,也不讓我做調查了。

朱利安尼:那個時候他們說是從海鮮市場來的。

閆博士:我們知道絕對不會是從海鮮市場來的。

朱利安尼:你為什麼知道?中共當時是這麼說的,對嗎?

閆博士:我的意思是,那個階段儘管我們還沒有更多的證據。

但是中共政府的行為非常奇怪。我們中國人是有常識的,我們感覺到政府正在掩蓋著什麼。他們試圖把感染引導到海鮮市場,他們獲取樣本之後清理了整個市場,而且所有樣本都是從環境採集的。

你知道,我在大學教授《流行病學》,如果你認為病毒來自動物,那麼你應該檢查市場上和動物有關的東西。

為什麼只有環境樣本?意思就是從桌子、牆上等採集的樣本。

朱利安尼: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記得我看過第一個中共國的推論是,你比我知道的多,第一個信息是病毒來自武漢海鮮市場。

Maria:是的。

朱利安尼:人們買了蝙蝠。

Maria:就是這麼告訴美國人的。

朱利安尼:然後他們吃了蝙蝠。

閆博士:動物或者蝙蝠。吃了動物或者蝙蝠。

Maria:是的,但是我們知道的就是蝙蝠。是的,我們知道的就是蝙蝠。

朱利安尼:他們吃蝙蝠嗎?

Maria:沒有人傳人。只有吃蝙蝠的人才能被病毒感染。

Maria:就是這麼告訴我們的。

朱利安尼:這應該在1月份的第一個星期左右,對嗎?

Maria:是的。

朱利安尼:你在中國聽到的也是這個理論?

閆博士:我們也聽到了,但是我們不相信。這太滑稽了。

朱利安尼:你為什麼不相信?

閆博士:首先,我們不吃蝙蝠。

我的意思是,實話說我所有的朋友在社交媒體上看到“蝙蝠湯”的照片,每個人都覺得噁心。我們不相信。

但是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的一些人告訴我,他們吃蝙蝠,但是那裡沒有這樣的病毒爆發,對吧?

所以這很清楚中共國政府用宣傳掩蓋著什麼。你知道在中共國,如果你對某些事情了解很多,很大可能是來自政府的宣傳。

朱利安尼:所以你聽到這些的時候,你很清楚這是政府的宣傳。

閆博士:是的,“蝙蝠湯”當然是宣傳。

朱利安尼:蝙蝠湯?

閆博士:是的,吃蝙蝠是宣傳。

Maria:是的,他們在網上貼了一些照片。

朱利安尼:我們美國人想,武漢人不吃蝙蝠,但是千英里之外的雲南人吃蝙蝠。

閆博士:不,雲南人也不吃蝙蝠,我去過雲南。他們也不吃蝙蝠。

朱利安尼:真的嗎?

閆博士:他們不吃。也許偶爾有一個人喜歡吃蝙蝠,但是絕不是。

朱利安尼:不是什麼事。

閆博士:我們也是第一次聽說。

朱利安尼:好的。而且武漢沒有蝙蝠。

閆博士:也許有一些野生的蝙蝠,我的意思是…

朱利安尼:但是不吃蝙蝠。

閆博士:不,不吃。

朱利安尼:基於這種情況,你做了什麼?你的判斷是什麼?你的想法是什麼?

閆博士:實際上從1月3號到16號,我被撤出調查,因為我的領導清楚地告訴我,他會直接聯繫我在中國疾控中心的朋友,因為這是機密信息,他需要保護我的朋友。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我想國際科學家們正在採取什麼措施。

Maria:所以他們讓你離開調查?

閆博士:是的。

Maria:是什麼使你感到生命威脅,逃到美國?

閆博士:那是之後的事。

1月16號, 我的領導找到我說,“你需要幫我做另一個調查”。他給我一張照片,是一個在籠子裡的貉。

有人給他發了一個郵件,暗示他要蒐集這個動物的信息,暗示這是可疑的病毒宿主。

他對我說,“問一問你在武漢的朋友,他們是否吃這種動物”。

Maria:你認為他們是真的要調查還是這是另外一個宣傳?來引導科學家走另一條路?

閆博士:你明白了。

Maria:好的。她說正是這樣。

朱利安尼:所以你的領導把你撤出調查幾個星期,然後他又找到你,給你另一個建議,說病毒也許來自浣熊還是狗?

閆博士:是貉,一種動物,看起來像果子狸。

Maria/朱利安尼:奧,那個動物。

Maria: SARS -1就是從果子狸來的。

閆博士:是的。

Maria:是你們實驗室發現的,對嗎?

閆博士:是的。

果子狸是另一個可笑的故事,他們告訴科學家果子狸是可疑的宿主,他們去了廣州,廣州政府立刻就給了他麼10-15個樣本,一半檢測呈陽性,所以他們就說果子狸是宿主。

朱利安尼:那麼這時候你怎麼做的?你由此得出什麼結論?

閆博士:我又開始通過關係,在武漢、在中國疾控中心,還有其他人中間做調查。

我看到的使我震驚。我原以為世衛組織、中共國政府一定有什麼行動,儘管他們不想讓我們知道,但是他們還是採取了某些措施吧。

但是,沒有。在中國、在武漢,到處都是病人,他們沒有做任何保護措施,沒有隔離病人。醫生也特別緊張。

朱利安尼:這是1月16號之後的武漢,對吧?

閆博士:武漢。是的,1月16號。

朱利安尼:他們沒有隔離病人?

閆博士:沒有,而且他們不允許醫生談論這些,醫生都非常緊張。醫生告訴我:“他們很害怕”,他們不敢跟我講這些事情。我答應他們不(透露姓名)。

Maria:他們害怕。

閆博士:是的,是的,當然。

他們說情況很糟糕。他們告訴政府研究排除了病人的任何其他可能。政府說:“好的,我們處理”,但是沒有下文。這就是說每個人都擔心這個病毒。

Maria:不能分享信息。

閆博士:不能,不允許。因為12月的時候就告訴他們閉嘴。

我知道貉不是宿主。我在武漢的朋友都不知道什麼是貉。如果中國人吃野生動物,那也是廣東人。

Maria:他們開始說是蝙蝠。

朱利安尼:他們說是蝙蝠,然後其他動物,貉,還有其他動物嗎?

閆博士:有的。後來有些中共國的大學說病毒來自蛇。

朱利安尼:這個我記得,蛇。

閆博士:是的,一些人說是來自竹鼠。竹鼠是另外一種動物。有些人說來自太空。

Maria:是嗎?

閆博士:確實這麼說過。是的。最流行的宣傳是美國政府投給中共國的生物武器。

Maria:我也聽過。是的。我聽說過。魯迪,你聽說過嗎?

朱利安尼:是的。

Maria:我確實聽過。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