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報告稱中共國實驗室創造了新型冠狀病毒,並將其掩蓋起來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KY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TrueSky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傻小子

發布:康州盤古農場 – 彩虹 Rainbow

據《新聞大全》作者:Eric Mack ,2021 年 5 月 29 日報道:

一項新的研究指稱–“現在毫無置疑”中共國科學家不僅在實驗室裏制造了新型冠狀病毒,而且他們掩蓋了這一事實,並使潛在的爆料人保持沈默。

在他們聲稱擁有”初步證據”而被忽視一年之後,英國教授安格斯-達爾格利什(Angus Dalgleish)和挪威科學家比爾格-索倫森博士(Birger Sørensen)發表了一篇論文,概述了他們長期堅持曾經被廣泛批評的主張證據。

即將發表的研究報告的啟示是由英國《每日郵報》獲得的,並指控中共國科學家在SARS-CoV-2(導致COVID-19的病毒)的”獨特指紋”、”帶有目的的操縱性”之後”故意破壞、隱瞞或汙染數據”,結論是”它是自然過程的結果的可能性非常小。”
報道稱,該研究得出結論:”SARS-Cov-2沒有可信的自然祖先”。

研究報告的作者也有歷史份量的。達爾格利什(Dalgleish)是一位腫瘤學教授,他被認為創造了第一個有效的”HIV疫苗”,而索倫森(Sørensen)是一位病毒學家,他是Immunor公司的主席,該公司收到SARs-CoV-2的樣本來開發其Biovacc-19候選疫苗。

根據該報告,後一個細節是該研究如何聲稱有證據證明他們的主張,因為索倫森有機會獲得這些樣本。
這篇將發表在《生物物理學發現季刊》上的22頁論文聲稱,中共國科學家在2002年至2019年期間在武漢病毒研究所 “與美國大學合作 “進行功能型增強研究。

《每日郵報》在其報道中寫道,”通過挖掘期刊和數據庫的檔案,達爾格利什(Dalgleish)和索倫森(Sørensen)拼湊出了中共國科學家,一些人與美國大學合作,據稱是如何制造出冠狀病毒的工具。

實驗室工程病毒的最佳科學證據是在中共國洞穴蝙蝠的天然冠狀病毒的 “骨架 “上發現了罕見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四個氨基酸的 “刺突”,它們都帶正電。正電荷使它們能夠像磁鐵一樣吸附在帶負電荷的人體細胞上,使病毒具有高度傳染性,因此也是致命的。

科學家們總結說,在一排看到四個帶正電的氨基酸是不自然的,因為它們自然會相互排斥。
“物理定律意味著你不可能有四個帶正電的氨基酸在一起,”達爾格利什告訴《每日郵報》。 “你能得到這個的唯一方法是你人為地制造它。”

報道稱,研究報告中包括一個轟動性的說法,即中共國科學家甚至試圖在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武漢實驗室中通過對病毒進行逆向工程,使其看起來像是從蝙蝠自然進化而來的” ,來掩蓋他們的蹤跡。

科學家們註意到冠狀病毒的奇怪演變,聲稱中共國科學家意識到他們在釋放致命傳染病方面的罪責,與世界分享了 “逆向工程 “的樣本,使其看起來像病毒自然發生。

它被廣泛指責,中共國在與世界分享其關於疫情和樣本的信息方面進展緩慢。
閱讀:有時間發生這種情況。
報告指出,新的毒株 “在2020年初被以中國中共國為主的科學家突然輸入基因數據庫,這是在它們被記錄為收集的幾年之後”。

“我們認為已經有逆向工程的病毒產生,”達爾格利什告訴《每日郵報》。 ,”他們已經改變了病毒,然後試圖讓它在幾年前的序列中出現。”

另外,該研究聲稱,中共國科學家在他們失敗的努力中留下了 “缺口”,以掩蓋他們的蹤跡,提供了那種傾向於破獲刑事案件的 “法醫 “證據。

據《每日郵報》報道,”看來,保存的病毒材料和相關信息已經被銷毀了,”該文件說。 “因此,我們面臨著巨大的數據空白,可能永遠無法填補。”
達爾格利什(Dalgleish)和索倫森(Sørensen)補充說,”希望分享其知識的中共國科學家未能這樣做,或者已經消失了,這表明中共國實驗室”故意破壞、隱瞞或汙染數據”。

該研究稱,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病的演變本身也是證明。

論文中寫道:”一個自然的病毒大流行預計會逐漸變異,變得更具傳染性,但致病性更低,這正是許多人對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的預期,但這似乎並沒有發生,”。

“我們的歷史重建,我們現在排除了合理的懷疑,帶有目的操縱性的嵌合體病毒SARS-CoV-2的含義使得我們必須重新考慮進行什麼樣的功能性增益實驗從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

“由於廣泛的社會影響,這些決定不能只留給研究科學家”。

原文鏈接:https://www.newsmax.com/us/wuhan-lab-covid-19-sars-cov-2/2021/05/29/id/1023183/

洛杉磯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