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時訊2021.06.06:中共國女性對政府的新三胎政策不以為然

《德意志时讯》发表的译文和报道不代表我们认同原文作者的观点,仅供读者了解德国媒体的走向及德国社会状况

中共國已經宣布進一步放寬其嚴格的計劃生育政策:現在允許已婚夫婦生育三個孩子,而不是兩個。這是社會快速老齡化引起的。但是許多中共國人對新的政策沒什麽感覺。

一位自稱是安德裏亞的30歲女士是北京的一名財務,在一家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工作。這份工作要求很高,她經常在晚上,甚至周末工作到很晚。她已經結婚一年了,打算要個孩子:”所以去年我想換工作。起初他們認為我的簡歷還可以,但後來他們問我多大了,是否結婚,是否已經有了孩子。他們當時說:已婚,沒有孩子,不行。就這樣,我被淘汰了。”

對女性的歧視
安德裏亞的故事在中共國很典型。尚未有孩子的女性往往甚至不被雇用,因為她們可能懷孕。一些公司甚至要求書面保證年輕婦女在最初幾年不生育,否則將面臨被解雇。

人權觀察的王雅秋說:”社交媒體上有不少這樣的故事。”該組織剛剛發布了一份關於中共國歧視女性和家庭政策的詳細報告。

這些都是不允許的。在法律面前,中共國的女性和男性是平等的;禁止因性別而歧視。但現實並不是。

“法律沒有得到適當的執行,當局根本沒有積極調查違法行為。”

歧視的背景:女性有權享受至少三個月的帶薪產假,父親沒有育兒假。這使許多公司不願意雇用女性。但是,公開的歧視、對自己事業的擔憂,這只是中共國女性生孩子越來越少的一個原因。,許多夫妻只是太累了。

“如果雇主繼續遵循996模式,每天從早上九點工作到晚上九點,每周工作六天,這樣下去,誰還有時間照顧孩子?”

然後是孩子們的花銷。在中共國,沒有兒童福利。即使是一個孩子,也往往是家庭預算的一個沈重負擔。在上海和北京這樣的大都市,住房非常昂貴,公立幼兒園很少,而私立幼兒園的費用相當於每月500至1000歐元。還有許多私人課程,如音樂課、遊泳課,所有這些都是為了讓孩子們在好學校的激烈競爭中有一個好的開始。

安德烈亞說:”如果你想養得起孩子,你需要有相當好的收入。如果政府希望我們有更多的孩子,它必須以某種方式使它更容易。否則,為什麽還要談論生孩子的問題?”

嬰兒潮沒有出現
中共國的許多年輕父母自己也是獨生子女,還得照顧自己年邁的父母。而且中共國的老人越來越多,社會系統也沒有為此做好準備。此外,處於工作年齡的人口數量正在減少。因此,現在出現三個孩子的政策。但來自倫敦國王學院的劉燁(音譯)並不覺得中共國現在就能出現嬰兒潮。

“政府正在將人口危機的責任推給各個家庭,沒有宣布任何具體行動或財政承諾”。

即使是五年前的松綁,即在多年嚴格的獨生子女政策之後允許生兩個孩子,也沒有推動出生率上升。恰恰相反,去年在中共國出生的嬰兒只有1200萬,比前一年減少18%。因此,北京大學的社會學家陸傑華(音譯)長期以來一直呼籲采取進一步措施。

“如果寬松政策沒有產生明顯的影響,你必須把支持性措施落實到位,在兒童保育方面提供幫助,在教育和稅收減免方面提供幫助,更好地平衡工作和生活。這需要系統地加以解決。”

但中共國遠沒有真正的家庭政策。在實施三胎政策的同時,中國共產黨已承諾采取”支持性措施”,但沒有給出任何細節。安德裏亞聳聳肩,她對政府沒有寄予期望。經濟上的擔憂、照顧孩子的負擔、工作場所的歧視,這讓她和中共國其他女性一樣,必須繼續獨自應對這些問題。

評論:這是德國主流媒體對中共近期放開“三孩”政策的一篇評論性報道,其中采訪到的國人說出了大部分人的想法。
在當初剛剛走出國門,和神身邊的當地人熟悉後,他們問我的第一個“敏感”話題就是:你們國家真的有獨生子女政策嗎?當時的我確實覺得他們有些大驚小怪。但很長一段時間後,當我看到美國人無論如何都不願改變擁槍自由時,我逐漸理解了。發生槍擊案確實不安全,但相對於擁槍可能產生的後果,禁槍後政府可能進一步剝奪公民的其他權力才是他們更加關心的,這個口子不能開。
中共到目前為止都在剝奪公民的生育自由,對於生命沒有基本的尊重,普通百姓不過是上層的利用工具,少生多生都在於他們的利益。無非當年覺得人多資源少,現在“韭菜”歉收,廉價勞動力減少,很可能導致外資跑路,青壯年不足,社會老齡化導致養老金缺口無法填補,社會不穩定因素增加,嚴重影響中共從這台絞肉機裏牟利。
從目前的墻內多方面評論來看,不論是自嘲還是質問,但從這一條政策就可以看出,中共政府在墻內普通民眾心中已經沒有的信任感,加之高層的利益之爭和外部環境的急劇惡化,中共這個惡魔已經在滅亡的道路上無法回頭。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