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五)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跟隨戰神 | 編輯、封面、發布:滅共小宇宙

往期回顧: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一)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二)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三)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四)


(接上文)

由於多次上訪,李福上了當地政府的黑名單,成了特殊“關照”對象。

中共國“穩定”壓倒一切,對地方政府政績考核的一項重要指標就是“穩定”,而上訪人員就是不穩定的表現。各地政府對上訪尤為敏感,有時為了截訪甚至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尤其是對那些到北京上訪的人。他們認為上訪人員被截住了,社會就穩定了,就和諧了。在他們看來,解決有問題的人遠比解決問題來的快,來的直接。“穩定”的背後掩蓋了多少冤屈,抹殺了多少正義,造成了多少不公。各級政府官員以“穩定”之名瘋狂斂財,打壓異己,打擊異議人士。一句話:狼可以吃羊,羊必須保持穩定。

李福離家不久,當地政府就知道了他的行蹤,派人連夜趕往京城,在信訪辦截住了李福。李福被拉到當地政府的學習班進行參加學習,錶面上是學習實則就是非法關押,兩天的“學習”將李福折騰的精疲力盡。

回家後的李福並不甘心,開始策劃第二次進京。李福發現,每當重大節日的時候對上訪控制的特別嚴。比如每年3月的中共“兩會”期間、舉行重要的國際會議期間、外國領導人訪華期間、“十一”期間、“六四”期間等等。李福的發現是正確的,中共國有許許多多的G點,千萬不能碰,一碰就高潮。2017年川普總統到北京,訪民往中南坑寄信被刑拘;2018年“中非合作北京峰會”各地訪民被抓;中共十九大前夕,北京警方夜間突擊大肆抓捕訪民;每年的“六四”就更恐怖了,全國上下如臨大敵。每當這個時候也是久敬莊人滿為患的日子。

李福選擇了普普通通的一天,避開了中共所有G點。凌晨悄然上路,最後終於到達了北京,承蒙上天的眷顧,成功遞交了所有的證據,包括國土資源管理局發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最終市國土資源管理局終於頂不住壓力將李莊村委會告上法庭,申請強制執行。

自“行政處罰決定書”出來後,李福就多次找到市國土資源管理局,他們的答復是沒有執法權,雖然是違建,但是他們無權進行拆除。其實,國土局領導得到了牛二的好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通過“行政處罰決定書”逃避責任,表明自己已經盡職盡責,對占用基本農田的不法行為做出了“處罰”。沒成想李福窮追不捨,無奈之下,市國土資源管理局將李莊村委會告上法庭。這麼做還是以退為進,把皮球踢給了法院。就中共國的司法來說,從立案到開庭到裁決,怎麼也需要幾個月時間。市國土資源管理局是這麼想的,法院也是這麼做的。

果然,幾個月之後,法院的裁決書終於姍姍而來。實際上,案件的本身已經很清楚了,市國土資源管理局提供了詳盡的證據:國土資源現場勘測筆錄、土地面積報告、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圖、國土資源頒發的違法行為通知書等等。以上證據已經充分證實了李莊村委會的違法占地屬實。法院也很清楚,這個鍋可以背,但不能長期背下去,在背了幾個月之後轉到了地方政府。裁定書是這樣裁定的:準予強制執行申請人市國土資源管理局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由當地政府組織實施。翻譯過來就是:市國土資源管理局是正確的,地方政府負責拆除違建。這樣,皮球便踢到了地方政府腳下。

其實,這一切都在徐鎮長的意料之中,這也是在縣城飯店裡徐鎮長告訴牛二“不用擔心,他土地資源局管不到我鄉政府,該營業繼續營業”的根本原因。到頭來拆不拆還是由鎮里決定和實施。

至此,從李福開始上訪到法院的裁決書出具,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年半的時間。在這18個月里,上訪幾乎占據了他的整個生活。看到法院的裁定書的那一刻,李福長出了一口氣,仿佛心裡一塊石頭落了地。但是李福還是太天真了,以為有了法律的保護就應該沒問題了,違建可以順利被拆除。但到底能不能拆,何時能拆,李福又進入了漫長的等待中。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