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病毒:王長軍論文演繹傳播模型 倡狂肆虐世界不消停

翻譯&評論:8 Mile

圖片來自網路截圖

據文貴先生爆料,近日,中共高級軍官在秘密聽證上所出示的,關於中共製造、實驗超限生物病毒的視頻和官方檔所造成的連鎖效應仍在發酵。 這位軍官還透露了中共所發動的新一輪對印度、臺灣、日本、澳洲、紐西蘭等國的超限生物病毒攻擊,都已一一得到驗證。

筆者所居住的澳洲墨爾本已經榮登”封城之都”。 這座在和中共有桌子底下交易的安德魯斯州政府「領導」下,正向著「鬼城」一路狂奔,一次次刷新封城時長的記錄。 第四次封城已進入第二周,而病毒的來源仍然是個謎。 中共故意放毒,來源無處可查,這難道不就是最好的解釋?

前段時間,塞林博士和爆料革命戰友挖掘出的王長軍的論文,文中不僅建立了呼吸道病毒的流行病學模型,還明目張膽的繪製了呼吸道病毒從中共國到美國的傳播地圖。 這樣邪惡的構思在2016年就已經論述成為文章,而那些沒有公開發表的視頻和官方檔能有多邪惡,可想而知。

中共不滅,世界永無寧日。 在世界仍受CCP病毒肆虐的現在,爆料革命的聲音已經喚醒了越來越多的民意。 我們要把這樣的民意再次推向高潮,徹底澆滅政客「扭扭捏捏」不忘勾兌的火苗。 消滅中共,就差我一個!

以下翻譯引自《獨家:2016年,作為COVID-19起源的關鍵人物,一位中共軍官繪製了病毒在美國的傳播圖》

這一切,都是中共軍方針對美國進行生物戰計劃的一部分。

COVID-19是基於生化武器的特點設計的,特別是高傳染性,低致死率和高無症狀傳播率。

而中共軍方生化武器的另外一個重要特徵,也是一般生化武器很少提及的,就是掩蓋其來源。 也就是說,有能力通過設計一種可以歸咎於是自然爆發的病毒,以此來避免對生物戰攻擊的追責。

王長軍,是總部設在南京的解放軍東部戰區司令部的一名高級軍官。 他負責分離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ZXC21,吹哨人閆麗夢博士證實這正是COVID-19的病毒骨架。

在地方政府失去對COVID-19大爆發的掌控后,被認為是中共生物戰項目負責人的陳薇少將負責武漢的證據”清理”行動。 王長軍也是這個團隊里的一員,儘管他所在的東部戰區司令部並不在對武漢有管轄權的中部戰區司令部內。

2020年9月,王長軍因其與COVID-19有關的「貢獻」被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授予 「國家勳章和榮譽」。

王長軍不僅對可能感染人類的蝙蝠冠狀病毒感興趣,而且對病毒性呼吸道感染的傳播方式感興趣,特別是沒有表現出病症的個體,也就是無癥狀傳播。

王長軍廣泛研究了解放軍士兵的腺病毒呼吸道感染,並在2016年創建了流行病學模型,包括這種病毒性呼吸道感染如何從中共國傳播到美國。

看到這些真相,除了中共及其爪牙,所有人現在都應該相信,COVID-19病毒是在實驗室里製造的,是中共軍方生物戰計劃的一部分。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翻譯部分有刪簡)

Source:

EXCLUSIVE: In 2016, a Chinese Military Officer, Key to COVID-19’s Origin, Mapped Virus Spread to the U.S.

Epidemiology and transmission characteristics of human adenovirus type 7 caused acute respiratory disease outbreak in military trainees in East China

編輯:8 Mile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