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字版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郭文貴先生連線及致詞匯總

注:正文內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視頻連接:https://gtv.org/video/id=60b8eac5cea8a738525f3ddb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郭先生初見閆麗夢博士再逢路德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1:01:08

郭文貴先生:聚焦不好,你要看一下,可以吧?好,現在正面電視是推出的效果是嗎?可以了,(調試中~),大家看到背面這個牆上的我們的國旗之星,是由我們的設計師也是國旗的設計師叫CC嗝屁,他是連夜趕出來,我給他提這些要求,把它黑夜黑暗中的一盞明星,黑暗中的唯一的一顆信仰之星,黑暗之中的信仰之星作為這個背景,今天這個裡邊有三個,都是這個,七哥由於安全的原因,受共產黨的威脅不能到102直播現場世界中心,只能在家了。

現在我們會馬上在這裡見到我們的天使閆麗夢博士閆博士,我也是第一次和閆博士見面,第一次,你可以切換一下倆鏡頭,切換一下子,幾秒鐘,大家看到了,這個現在是這個情況,那麼2021六月四號,黑暗中的唯一一顆信仰之星,好,再切到剛才那個鏡頭吧,太好了,非常地漂亮,今天在這個房間是我還有閆麗夢博士還有路德先生,由於路德先生還有閆麗夢博士,我們獲得大量的情報,是共產黨暗殺的物件,我是排第一號,閆麗夢博士排第二號,路德先生排第三號,長島哥排第四號,三號以後就沒價值了,長島哥。

所以說我是今天真的是昨天晚上睡了兩三個小時,還是挺好的,然後做了很多好夢,一會給大家聊聊夢的分享、做夢的感受,把空調關掉,這個聲音,關掉,關掉,對,這空調的聲音太吵,約翰哥哥就沒有這個常識,沒有聲音了,現在沒有雜聲了吧?現在可以了,好了,還是哪來的聲音?欸,好了,現在好了,還有,我覺得你調得有問題,這個麥克風的拾音模式有個全收還是單收,你調得是全收,這個所有雜音還有,不是沒有雜音是關的,(調試麥克風~)好,那兩個也調好,不要有雜音,還沒有上來。怎麼樣現在?我把這個關掉,可以嗎?又有了。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1:08:36插播視頻(字幕暫略)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1:13:00

郭文貴先生:嘿,干擾、干擾、干擾源。大家聽到了嗎,聲音?聽到了嗎?聲音可以嗎?共匪真的在試圖干擾啊,試圖干擾啊,共匪很倡狂正在干擾中、共匪正在試圖在破壞中。

現在聲音怎麼樣?聲音怎麼樣?可以啦,聲音夠大嗎?約翰哥哥在場,如果不出點問題那也不正常,是吧?這就是清華的水準嘛。非常好、非常好,OK!他們現在幾點到?時間已經是佔用了十幾分鐘時間,我沒有時間再佔用,不行我們把時間讓給主台了,好吧?

你如果是這樣的話你佔用那麼多時間——戰友們的時間,現在我們每秒每分都是極為寶貴,全世界都是搶我們的每分每秒。這個背後的故事呢哪天等著現場參加的整個這個組織的大家去瞭解,太重要了,每分每秒都在搶、都在爭。

所以說,新中國聯邦人現在是世界的主角,這個咱是一點不誇張吧!好了,這時間這個45,現在怎麼樣了?現在不要佔用你這個主播台的時間呐,怎麼樣?怎麼樣?現在怎麼樣?現在怎麼樣?上來吧,好啦,好啦,現在呢兄弟姐妹們,我在這裡將見的是第一次見面我們的英雄科學家天使閆麗夢博士,還有我們的路波切路德先生——法治基金主席路德先生。

由於共匪很倡狂,籌畫、謀劃在主會場102樓還包括我們戰友外出期間製造各種事端,試圖擾亂我們的新中國聯邦的一周年,而且整個大陸現在VPN呐都是處在了一個國內無法上網連內網都不能上了,甭說VPN了。

那麼為了安全、為了各種起見,經當地政府各部門的建議和安保的建議,我呢就不要參加102主會場的這個活動,為了不給戰友們帶來更多的風險、給共匪帶來更多的機會,所以說七哥今天就在這裡直播,只能這樣了,七哥很孤獨啊,沒辦法。

那麼今天就我們在這裡第一次和我們的閆麗夢博士、女神——天使科學家閆麗夢博士,還有我們的路德先生——法治基金主席,在這裡和大家共同地慶祝新中國聯邦一周年。那麼他們現在已經是到了,安保人員正在接他們上來。

但是很奇怪,在昨天下午共匪內部研究了各種方案試圖破壞,剛才我們也感覺到了這個周圍有強大的電磁干擾波來干擾我們,那麼共匪我相信在我們現在周圍佈置了各種的所謂的共匪的潛伏的力量,這也是各種潛伏的力量都是有的啊,他們已經來了,Snow不要叫。

郭文貴先生:科學家!呵呵呵呵。

閆麗夢博士:郭先生好!

郭文貴先生:在直播啊,在直播。

閆麗夢博士:剛剛Snow去迎接我們,哎呀郭先生好,終於見到您了,好高興啊,終於見到郭先生了。

郭文貴先生:她咋這多瘦啊。看看啊,大家看著啊。你瘦太厲害了,天呐,她咋這麼瘦啊!電視中真的是跟生活中差距太大!

閆麗夢博士:視頻裡看不出來是麼?

郭文貴先生:而且她又瘦,而且她這個臉我覺得生活中比電視上好看。戰友們都在看著呢,我們第一次,來,咱們仨到這,我們仨第一次——路波切、科學家和我,我們一起第一次見面。Snow,你看Snow,你最愛的Snow。科學家最愛的是Snow!

閆麗夢博士:我想抱抱它!

郭文貴先生:你可以抱, 你抱起來。Snow昨天你七嫂專門給它洗了澡,專門洗了。哎呀路德瘦得呀。沒事,你(閆博士)可以抱,你可以抱,你抱,它就等著你抱呢,抱起來抱起來。(Snow叫了幾聲)沒事的,沒事沒事沒事,哈哈哈哈哈。我告訴你了吧,我多虧提前警告你了,來來來來Snow過來,它第一次它就那樣,它就是高興你看到沒有。(Snow)過來過來過來,來來來,Snow,快,讓最愛你的人見你,快,來來,你(閆博士)叫它先手上讓它聞一聞,對了對了,讓它聞一聞。對啦,來來,對了,它就這樣,你知道它,慢慢(抱),沒事兒。(Snow叫了幾聲)哈哈哈哈哈,共產黨把它藍金黃了共產黨。

(對工作人員說話)你切換另外一個鏡頭,切換另外一個鏡頭,你看我們仨在這兒啊。你看咱們大家都在看,今天你倆是坐在這個位置,這個位置咱們打造的是黑夜中的唯一之星,你看設計得多漂亮,這是黑暗中的信仰之星,你看了沒有?

路德:對呀。

郭文貴先生:科學家真是你也太瘦了!

閆麗夢博士:沒有吧,郭先生。

郭文貴先生:不是,路德先生你這瘦得有點誇張了啊,這不能,這必須停了啊,真的是得停!肌肉,哇塞!你這肌肉!現在你是穿M號的這個西裝了?

路德:對!後面,你看到沒有?

郭文貴先生:哎呀,我的天呐,我和路德先生咱有幾個月沒見面了?

閆麗夢博士:我來了就沒見過吧郭先生?還得倒數一下。

路德:去年1月23號。

郭文貴先生:呵呵呵跟個小姑娘一樣。1月23號到現在,一年多了!所以你看我和路德先生被共產黨病毒害的,這搞得一年多沒見面。兄弟,我們咫尺之遙但不能見面。科學家來這一年時間多的時間、一年半的時間我們從來沒見過,對吧?

閆麗夢博士:快一年半了,一年多一點兒。

郭文貴先生:不過生活中你看她一看就是山東姑娘,我要是在大街上看到,一看就是山東人。但是她在電視上真的感覺你像一個江浙人,有點像江浙人,但是生活中是山東人。哎呀真是,今天咱們仨我們只有孤獨的在這兒,就我們仨人了,我們仨人在這直播。

然後呢,剛才安保人員告訴我們說,唉呀你們今天你們要小心,我們在周圍發現了很多不正常的人,包括美國有相關部門剛才給我發資訊說,欸,你們,聽說科學家、路德已經快到了,你們要注意安全,儘快讓他們上去。所以你看共產黨對我們這個是非常非常誇張的,剛才音響出現故障是正常的,但剛才都調試完之後突然出現干擾電波,這是不正常的,這絕對是共產黨幹的。

所以說我們這附近有三層的安保,但是呢在這種情況下也不能說絕對安全,所以說我們還得小心。但是今天在一年以後跟路德兄弟我們再見面,而且是跟科學家我們同時在這裡相見的時候,這個時刻實在是太特別了,世界已經改變了,一切都改變了。

我們一會兒會在這裡在這張桌子上和路德先生、科學家,我們全程地參與整個的全程的一周年的慶祝。然後呢我們科學家和路德先生會和大家參與節目當中的,我們自己也會探討很多的問題,可能即時地和大家分享,現在呢把時間還給主場繼續你們的時間。然後我和我們兄弟還有我們科學家我們敘敘舊去,好久沒見面了,我跟科學家第一次見面好吧,咱讓這個主播切過去吧,那個誰,約翰!切過去以後主播台,我們就是去幹點別的事兒去,聊會天兒去,我們去訓Snow去哈哈哈。

路德:約翰叔叔在這?

郭文貴先生:約翰叔叔在這,所以剛出故障了嘛,他要在不出故障就不叫約翰了。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閆麗夢博士初見郭先生談及感觸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 1:22:20

直播中播放視頻文字紀錄——

[中共強制性的的一胎化政策終於出臺,並被廣泛地暴力實施,凡違背這一國策的,都會受到經濟處罰或強行結紮等殘害,中共實施計劃生育一胎化政策以來至少有4億嬰兒被強制墮胎,堪稱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浩劫。1989年6月4日,中共解放軍武裝員警部隊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對追求民主法治的學生進行大屠殺,中共秋後算帳進而將屠殺行動擴展到全國,因支持六四被抓捕、被槍斃的普通百姓更是不計其數。所以今天既是新中國聯邦的建國日,也是讓我們永遠銘記那些為了民主和自由而失去生命的英靈們。

中共不遵守承諾的流氓歷史也是由來已久,不履行入世的承諾,香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說變就變,撕毀聯合聲明。“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檔已經不再具有任何顯示意義”。

“一定要相信我說的話,黑夜即將到來。一定要做好準備,黑夜,來自中共盜國賊的黑夜即將到來。一旦到來,將彌漫這世界,西方的文明世界,我們每個人都將面臨,大家要做好準備”。—郭先生2017年10月5日在華盛頓的國家新聞俱樂部演講。

“I  brought  this document, is CCP called 13579, high qualified document. They have the program, make the biology weapon and chemical weapon. They talk how  can use the P3 lab and P4 lab. And make the biology weapon and how can make the chemical weapon.”—2020年9月5日郭先生直播。

——譯文:[我帶來的這份檔,被中共稱作13579,是絕密檔。他們有計劃製造生化武器和化學武器。他們討論如何利用P3和P4實驗室製造生化武器和如何製造化學武器。

“共產黨的3F方案,13579的,征服世界和一帶一路、2025、2035、2049,就是一個滅白計畫”。]

英雄病毒學家閆麗夢博士一再強調,沒有中共設計這款病毒生化武器的具體基因修改資訊,人類將難以在短期內研製出有效疫苗。

“All the five point never changed, including this virus was from China and was lab modified using Chinese military-owned called Zhoushan Bat Cornavrus-ZC45 and  Zxc21.There is no intermediate wild animal host. The seafood market is just their cover-up smoking screen. Actually, it’s because during their kind of community test, because they try to show it like some zoonotic things, so they needed such test. And virus got out of control, so it came to Wuhan as an outbreak. And lia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CCP deliberately sent it to the world. Because, actually, that is part of their long-term bio-weapon plan”.

——譯文:[我當時所說的五大要點,至今仍未改變,其中包括這種病毒來自中國,並且是在中國軍方所擁有的舟山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ZXC21的基礎上進行了實驗室改造的產物,沒有任何中間的野生動物宿主。那個海鮮市場只是他們掩蓋事實的障眼法。實際上,是因為中共在進行社區實驗時,他們試圖要表明這是一種人畜共患的病毒,因此他們需要進行此類社區測試。但是病毒失控了,因此引起了武漢的大爆發。後來,中共政府故意將其傳播給了整個世界。 實際上,這是他們長期生化武器項目的一部分”]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德國和如今的中共國何其相似,自由世界未能意識到納粹德國的邪惡,對德國的毀約和強軍視而不見,實行自私的綏靖政策,甚至和希特勒勾兌,最後導致付出無比慘重的代價,今天的西方貌似走入了歷史的輪回。

在中華民族和整個人類存亡的關鍵節點上,新中國聯邦迎來了第一個新年。郭文貴先生引領的爆料革命從傳播中共統治的真相到構建新中國聯邦體系,把中共和中國人分開,深刻改變著世界格局,影響著全球人類未來的方向。

在過去的一年裡,新中國聯邦承載了拯救十四億同胞,徹底推翻中共暴政,建立一個自由民族法治的國家的使命。在千萬個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年紀、不同職業的戰友的共同努力下,新中國聯邦向世界展現了我們華人的新面貌,完成了一個又一個史無前例的艱巨任務,創下了多個歷史時刻,開創了全球滅共的新格局,為我們民族的未來帶來新的曙光,為十四億人的未來開啟新的紀元。

新中國聯邦將全球華人團結在一起,在世界各地逐步地建立起了幾十個農場,為全球華人打造了一個諾亞方舟,成為未來華人互惠互助、挖掘潛力、實現個人價值和夢想的家園。

從701華盛頓的遊行開始,新中國聯邦開啟了揭露病毒真相、揭露香港真相的全球華人滅共大遊行的序幕。閆麗夢博士報告成為中共新冠病毒最具權威、最有說服力、最嚴謹、被驗證最有價值和最科學的報告,震撼世界。

有成千上百的戰友冒著病毒和中共潛在迫害的雙重危險,勇敢地走上街頭,向全世界展示了新中國聯邦人的形象,表達了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不代表中國人的訴求,讓全世界看到了我們華人追求自由、民主、正義、公正的堅強決心。

作為推崇信仰和言論自由、監督權力、懲惡揚善的G-TV、G-News,弘揚優秀的傳統文化、打造現代文明和時尚生活的G-Club、G-Fasion、Himalaya Coin、Himalaya Dollar 的全面上線,打造了一個運用世界最前沿科技和以錢滅共的金融生態圈,為新中國聯邦人描繪了未來和平、富裕、文明、幸福的光明前景,也向世界展示了華人對藝術、文化、時尚和一切美好事物的領悟和追求。

四年跟隨郭文貴先生爆料革命,讓我們每一個新中國聯邦人日益成熟,精神上得到了脫胎換骨般的洗禮,這些是我們每一個新中國聯邦人都應該銘記和感恩的。

路漫漫其修遠兮,新中國聯邦的未來是披荊斬棘的過程,考驗著每一個新中國聯邦人的正義、無我和勇氣,我們選擇了這條崎嶇並充滿荊棘的修行之路,在相愛、相尊、相知的信條下互相幫助、彼此關心。加入新中國聯邦不分先後,跟隨郭文貴先生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新中國聯邦的同胞們,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音樂以及全球戰友遊行視頻以及鮮明觀點:

正義之師,為自由而戰

我們選擇自由的天空,絕不跪在地上

中共不等於中國人

Corvid virus = CCP virus

一起推翻這個邪惡的黨

自由屬於人民

全世界正義力量已被喚醒

歌曲《喜馬拉雅之巔》以及精彩視頻重播)

播放歌曲中的字幕——:

[人民的堅韌與信仰

人民的寬容與尊嚴

啊,看到了曙光中的那面旗幟嗎

我們曾在夕陽的餘暉中無比自豪地像它致敬

是誰的旗幟在激戰中始終高揚

依然在我們看到過的陣地上空無畏地飄揚

炮火呼嘯 炸彈雷鳴 烈焰沖天

徹夜照亮了我們那依然屹立的旗幟

啊 看那星光閃閃的旗幟

依然在自由的土地上

和勇士的家鄉 高原飄揚]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1:41:18

郭文貴先生:黑暗中爆發的那種星,來了來了來了來了,現在可以了。好,我們回來了,兄弟姐妹們,我們回來了,大家好,聲音沒問題吧?

路德:聲音沒問題。

郭文貴先生:好,聲音沒有問題。現在是我和我們的天使科學家閆麗夢女士,還有我們的路德先生——路德訪談的創始人,爆料革命從開始到現在,路德先生從始至今可以說一時一刻沒有放棄過,路德訪談成為世界上家喻戶曉的正義平臺、世界媒體平臺,它必將改寫社交媒體的遊戲規則和歷史,是爆料革命的功臣。

那麼我們的科學家是世界上,現在全世界人民最出名的一位女士,而且用最短的時間創造了世界上人類媒體界的傳奇,她所受的壓力、她所受到的煎熬和受到的挑戰常人是無法理解的,我感同身受,因為我是在這樣過來的。

那麼今天很榮幸的是我第一次和我們的美麗的天使科學家閆麗夢女士,我們坐在一起,和路德先生,那麼閆麗夢女士在生活中和我在電視上看的完全不一個樣,確實生活中更漂亮、更美麗。我們今天都換上了新的衣服,這是七哥為大家準備的G-Fashion的所有的衣服,包括我們的內褲沒換以外幾乎都換完了,哈哈哈哈。所以說現在先請我們的科學家來給大家講10分鐘,談談感受,然後是由路德先生再講10分鐘,然後呢我們再接著往下去進行節目,請~科學家。

閆麗夢博士:好,謝謝郭先生。今天是新中國成立一周年,我覺得時間過得真的好快。去年的這個時候我記得很清楚,當時剛來美國,那個時候大家都在籌備六四的時候,因為我還沒有公開亮相,所以郭先生最後說,那你就不要出現在慶典上,因為你沒有身份沒有公開。

然後我當時就有一種看著大家都在熱熱鬧鬧過年一樣的感覺,我自己在那裡看直播,然後我住的地方外面就是時代廣場,但是因為Lock down和安全因素,我都沒有辦法去看一下新中國成立的時候在時代廣場放的那個大型的滾動屏的廣告,我一直覺得到現在為止我都覺得真的是一直惦記著,如果當時有機會能夠看一下、能夠合一張影那會是多麼好的一個紀念。

然後你看去年的六四的那一天,郭先生是和班農先生一起在船上、在自由女神像的腳下進行了宣誓,然後當天的天氣我想很多人應該都記憶猶新,就是一開始的時候郭先生開始咬指宣誓的時候,那一道閃電那真的就是象徵著天意,沒有人能解釋得清楚對不對?

而且整個新中國聯邦成立之後,突然開始下雨,但是就把那個晴天讓給了我們,當時說實話我覺得如果不是自己親眼在直播上看到的話是很難相信,因為那天我看外面的雨一直沒有要停的樣子,而且感覺越下越大在紐約,突然間就能讓出來那麼一塊晴天來,就正好是那個時段,然後最後還配上一道閃電,就是我覺得有些事情其實就像我們都不能解釋,但它就是發生了。

就好像是去年的1月16號我就發現了真相,然後我就覺得一定要把它說出去,然後我就選擇路德先生、選擇了爆料革命作為我傳遞整個新冠病毒真相的管道,然後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真的是我太幸運了,而且我覺得很有可能就是冥冥之中天意的引導吧。

因為在那麼多的選擇當中、無數的選擇當中,我選擇了素不相識的路德先生、我選擇了爆料革命,然後我又真的選擇對了人和選擇對了時機,就在那個時候,我們花了兩天時間把整個新冠病毒的真相我先要講給路德先生聽,路德先生要表示信服,然後用他的邏輯和他的常識以及他的那種跟專業律師一樣那種類似審問的方法跟我一來一回的交流,他懂了這是怎麼回事、他看到了證據,然後他決定把這個消息傳遞出去。

那這一切發生了之後,我們誰也沒有想到中共的反應會是那麼地倉促、那麼地迅速,然後之後的一系列的連鎖反應。然後接下來就是1月23號,郭先生創辦的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一周年的周年慶上面又發生了路德先生將病毒真相傳遞給班農先生、凱爾巴斯先生、比爾·格茲先生這樣的連鎖反應。

其實當時之前我是跟路德先生說,我說我也覺得,因為經過兩三天的我們的路德先生持續地播報病毒,然後我看到中國的反應,但是我覺得美國這邊的反應不夠,所以我當時有跟路德先生生說,我們能不能用英文把它傳遞出去,所以我就給他準備了一些證據,然後路德先生就在那天,多麼巧郭先生正好是1月23號封城,誰也想像不到,對不對?

如果您要是沒有提前一年創辦法治基金、法治社會,那就沒有這個機會他們坐在一起會談論這個事情的機會,如果沒有我們爆料革命打下的這種信譽和良好的基礎,別人不買,也不會把你們的話當回事兒,然後他們過來了,他們又聽到了路德先生的證據,然後就在那個時候武漢宣佈封城。

路德先生:對對對,正好晚上12點。

閆麗夢博士:所以我們知道非常不人道,非常不人道。但是,這是中共在他們那個集權體制下它所採取的所謂的控制措施,因為它知道事兒大了。就在那個時候,所有的發現,我當時在香港我在看直播的,然後我就看到路德先生努力的去解釋,然後努力希望說服大家,然後之後,真的班農先生、比爾·格茲先生他們回去他們確實行動了。

這些事情,從後來的皮特·達紮克(Peter Daszak)的信、從後來福奇的信和最近幾天揭露的,全都能夠驗證。郭先生,我覺得這一年多以來,我雖然是我們觸發了以後,就是病毒真相這個事兒我們越推越快,所以滅共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快,但是如果沒有前期的接觸,如果沒有您2017年站出來振臂一呼,如果沒有您用這些共產黨的黑暗的內幕來揭露這些東西,讓我們知道原來真的是這麼邪惡、這個政權是這樣的,如果沒有香港運動,沒有爆料革命的戰友、路德先生、郭先生持續地在這裡做直播,那我當時在香港看到這些對比,我也不能有這麼深刻的印象。

然後我覺得所有這些其實都是推動的,爆料革命真的很重要,對於我們華人真的太重要了。所以今天這一天非常的重要,我不知道我還有什麼言語能夠表達,十分鐘應該差不多了吧,我們交給郭先生繼續回到主題。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路德先生再逢郭先生談及一年感觸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 1:48:38

郭文貴先生:請路德先生接著說吧,我很激動啊。

路德先生:好,一年前的今天,文貴先生和班農先生在自由女神像之下播下了這顆種子,傳遞了一個最大的中國人的一個聲音,由郝海東,雖然是郝海東先生宣讀的新中國聯盟的宣言,這一年的時間,在眾多的全世界的各種戰友的澆水、灌溉。

這一年時間大家也看到這個新中國聯邦的無論是理念還是咱們的信仰都在全面的開花,我相信很快就會結果,但是真正的果子就是咱們新中國聯邦的這種理念,就是自由。

然後新中國聯邦就一定可以成為中國人幾千年以來真正的能夠形成的一個這種聯邦體系,新中國聯邦五個字它其實包含的內容內涵很多,文貴先生你看無論他的這種雖然很西化,但是他的很多穿著、今天他穿得也很中式,所以這個“中”就延續了中華文明、中國文化古文化裡面最精華的這一部分,但是要跟什麼,要跟世界要無縫的對接,而不是像中共一樣是吸取了世上最邪惡的馬列主義、史達林主義等等,還有甚至美國的這種糟粕——華爾街的這種以權貴這種糟粕。

就是新中國聯邦的本身最後落在“聯邦”這兩個詞,就是說大家像美國一樣,它是一個美國聯邦是吧——United States,所以這個聯邦而不是新聯邦中國,而是新中國聯邦。

這個聯邦的概念其實就是今天我做節目說的,這就是一個現代社會的一種文明的一種新的形式,這種形式不是一種集中制、不是一種像現在中共所推崇的四個自信裡頭的制度自信,而是一種新的昇華。

所以如何把中國的和世界的真正的結合起來,中共也在談這個,習神也在談這個,他們的結合就是全球命運共同體,用什麼?用病毒去讓大家感受到中共的疫苗,大家都呼吸著同一種空氣,吸著同一種病毒都來自於中共,他們是用這種方式。

咱們用的是什麼?咱們用的就是文貴先生去年6月4號在船上大家可以感受到的,其實就是一種精神,真正的一種自由女神的這種精神,一種信仰,信仰之星背後的信仰之星的這種信仰,這種結合起來才是真正我們要追求的。

文貴先生2017年爆料一開始叫做個人爆料,一個人能夠喚醒這麼多人,今天在世貿中心,剛才看了視頻大家也看到,可以說是我相信成百上百萬上千萬的戰友都願意都想過來,並且真正你看就是把這種文化的這種概念真是融入到咱們每一個戰友中,無論穿著、無論打扮,這些東西很關鍵。因為這些不是像中共只給兩條被子、給半條被子是吧,個個裝得穿著中山裝然後所有的甚至穿著綠軍帽,那種統一就是制度的統一以及思想的控制。

咱們在這裡在世貿中心,大家有一種無形的東西統一在一起,什麼無形的東西?就是新中國聯邦的這種旗幟上所表現出來的,每個星是聚在一起但是互相之間又是獨立的,這個概念我覺得去年我看到這個旗幟的時候,我覺得太有意義了,不是像中共中間一個大的(五角星)旁邊三個,後面是血旗,是朝著中共去的,這是什麼?這是宇宙。因為中國的底色也是紅色,紅色上的黃的星,黃色在中國代表啥意思?皇權,皇權就是代表的權力。

咱們的是藍底,代表的是宇宙,代表的是一種浩瀚,因為你要知道一點,在宇宙裡頭你任何人都無法控制任何一個人,因為在宇宙裡頭、飛船裡頭,你只能自己在這個船裡頭,你別說宇宙,就是藍色大海、海洋裡面你都不可能說像在陸地一樣你直接可以控制任何人,這個底色就已經決定了。

所以說文貴先生就是在去年今天,可以說是在閃電這種天意的,在自由女神之下的那種閃電成立的、播下的巨大的這顆種子——新中國聯邦,你就知道它所涵蓋的深遠的意義,而這些深遠的意義才是真正可以凝聚更多的人、凝聚更多的力量。

其實這一年大家看中共為了讓它的在全世界爆料革命文貴先生揭露的一系列的腐敗,後來閆博士站出來揭露的這些病毒真相,想方設法可以說是花了多少力氣,。為什麼最終到今天,它可以說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就是因為這個新中國聯邦這個旗幟之下,它所展現的這種力量,它所展現的這種能量,真正地可以讓更多的中國人產生共鳴。

所以今天是新中國聯邦的一周年,非常榮幸,非常榮幸,一來到這裡,文貴先生把我們當做,感覺非常榮耀的那種,能有這種款待,非常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一個小的做節目的自媒體的,但是能得到文貴先生這樣的認可,非常感激感恩,非常感恩。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郭文貴先生發表開幕致詞——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 1:56:21

郭文貴先生:太客氣了,好,路德先生講完了,現在是不是該我的時間了。今天現在我們要致開幕詞,剛才路德先生和科學家講的,我相信很多戰友都感同身受的,我相信很多語言都無法形容此時此刻戰友們的心情,今天我們後面有三個新中國聯邦的信仰之星,科學家後面是最大的,你們可以看到最大的一個星,最大的星是科學家後面是第一號星,路德先生是第二號大的,大家可以看到第二號大的,二號星,我後面這塊是很小的星,我是在其中的很小的星,一、二、三號星,到了長島哥、老班長那你就是很小很小很小了,但這都是其中的星,不同的情況下有不同的比例、有不同的角色。

今天我現在很榮幸地,由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班農先生還有所有的戰友一起在一周年前共同地宣佈建立新中國聯盟之後,今天我再次榮幸的代表我們新中國聯邦人在這裡發表開幕致辭,現在我開始了,你們倆別緊張啊,這回有嚇人的話,他倆要鼓掌還不敢鼓。

七哥今天穿的紅色的長袍,但不是共產黨的那個紅,專門的跟它區隔開來,這是在冬天的雪當中製造的材料,因為傳說中它對人的血液迴圈還有巨大的幫助,特別是驅邪。

我今天最大的感觸是什麼呢?我們現在人類所處的世界真的是跟魔鬼的世界沒有任何兩樣,當我身邊坐著科學家和路德先生的時候,我更加深有感觸,一年前科學家離開香港,路德先生在幾年前受到了偽類的窮追猛打、挖坑設計。

我們的爆料革命始於2017年,從王岐山、傅政華、孫力軍、孟建柱開始,海航的陳峰的雙修以及王健在西方的藍金黃,每天以二十倍成長的企業以及數萬億的財富的積累,到全世界的買買買和藍金黃。

從海航到了我們香港運動,香港運動期間包括馬雲、吳征,以及N個共產黨的黨員和常委家庭對中國人的迫害,我們揭發了一個又一個的在西方整個的滲透的計畫——藍金黃、三F計畫,419的斷播門,還有我們的717、919的直播,都在世界上引起了巨大的震撼,極大地暴露了共產黨在西方的藍金黃計畫之滲透。

同時我們開始了艱難地喚醒世界有良知人們對共產黨這個惡魔的認識的開始,從那天起我們一個又一個的爆料,一個又一個的驗證全世界共產黨的藍金黃計畫,不惜一切代價地想辦法將文貴和跟隨文貴的戰友的陷害,或者說讓我們這些從地球上消失,世界國際刑警組織孟宏偉還有等等等一系列的海外人員所遭受的待遇和我們爆料革命所面臨的困難形勢。

我們堅持著唯真不破、不怕死,堅決和共產黨戰鬥到底,不放棄、不拋棄、不忘記,堅持著這些唯真不破的原則,一個又一個的爆料的成功,最後誕生了一系列的爆料革命的社交媒體,以路德訪談、博士軍團,最為重要的代表的在社交媒體上開闢了一條、用鮮血開闢了一條血路,是戰友們無數的背後的戰友們的時間和付出鑄就了我們社交媒體上的輝煌成就,也凝聚了無數個爆料革命的英雄,我們的冠博士、博博士、安紅女士、艾麗女士、墨博士等一系列的參與路德訪談的這些英雄戰友們,最後在大家的磨劍三年之後,我們磨出了天下第一神劍,就是我們的英雄閆麗夢博士。

我們今天往回看的時候,我每次想到這個時刻,我渾身都是激靈一下子,因為如果閆麗夢博士被誘惑到了所謂的那些偽民運和欺民賊手裡邊後果不堪設想。我們從福奇博士所謂的這個暴露的Email當中你可以看得出來,整個任何挑戰共產黨的人走到世界上哪裡都不安全——美國的白宮都不安全、美國的國會山也不安全,美國的CIA、FBI、國土安全部也不安全。

但是就是我們幾年的努力,一點一點的辛苦,路德先生創造的名句——爆料革命沒你不行,這樣的名言名句讓我們大家凝聚在了一起,無數個戰友付出了在大陸失去親人、被抓、被喝茶、被喝咖啡、失去了數億幾十億最高達百億的資產,這樣的默默的付出才讓我們這些人成為了今天所謂的星,我們這些人的星的背後是比我們有巨大的、無數倍的星撐起了我們,否則我們什麼都不是。

我們腦子從來沒有發昏、我們從來沒有忘記,就像我們和郝海東先生、我們和班農先生在一年前宣佈的那樣——滅共是正義的需要、是正義的必需、是中國14億人民必須的選擇、是人類需要未來和安全必須的選擇。

不管世界有多麼黑暗、多麼危險,我們始終堅信,我們相信萬佛萬神和上天給了我們使命讓我們來到這裡,我們每個人的使命都不是像一般人一樣——僅是來到世界上吃、喝、睡、等待死去被燒掉,然後再把我們的子子孫孫都變成共產黨的奴隸。

不是的!我們不答應!我們絕不允許共產黨再讓我們的老人孩子像今天一樣,我們身在紐約和戰友就在幾公里之內,我們卻不能和你們相見、擁抱,我卻不能和你們去享受我們美好的時光。我們遠在萬里的家人不能和我們通電話,也不能上網來看我們今天說真話、幫助人們、拯救世界的真相,這種悲劇不能再繼續下去!

親離子散、我們所有財產被剝離、被割韭菜、被當成羊來圈養的時代一去不復返,我們不但對老人對孩子、對我們的後代負責,我們要對全人類負責,這就是我們的新中國聯邦宣言打造一個與西方世界、文明世界千年和平的關係,讓中國人和共產黨徹底分裂開來,共產黨不等同于中國人、共產黨不能代表中國人,一個法律獨立、信仰自由、民主自由的社會必將到來,無人可以阻擋,這就是天意。

這就是一年前和到今天人類上從來沒有發生過像我們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一樣,給人類帶來了無限的希望和無限的力量,而且我們用實力、用動力、用我們的堅定的信仰和對上天的信奉、對自由的崇拜,我們來到了這個世界,開啟了我們浩浩蕩蕩的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的里程。

我再次在這裡重申,郭文貴和爆料革命的戰友們我們只有一個目標——幹倒共產黨!我們只有一個信仰——相信上天是我們有萬佛萬神在照佑著我們,我們只相信正義一定會戰勝邪惡,無論共產黨多麼的窮凶極惡,都是它最後的掙扎。

香港、新疆、西藏還有臺灣,這是我們的同胞,我們一個都不會放棄,我們將永遠的護佑著他們,無論海外的法輪功、海外的所有受殘害的人士、任何一個華人受到共產黨殘害的我們都將一起,聯合在一起找他們算帳,而且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在此時此刻我特別感觸的是分離的痛苦,我和科學家和路德先生一年未見,在一個城市裡,今天和戰友們近在幾英里之內不能相見,這種痛苦和我們過去幾年來和親人不能相聚、母親離去不能祭拜、兄弟姐妹同胞手足不能通電話,時時刻刻都在告訴我們——共產黨不滅我們將永遠沒有未來、永遠沒有幸福,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選擇。所以兄弟姐妹們請和我一起,我們連喊三聲——Take Down The CCP。

你把這鏡頭切過來,哥哥我求求你了,你能不能不要把我一個人喊呐,來,咱仨一起,看看啊,現在我們仨,你看科學家這個小手啊,你們進來之前說能不能摸摸小手,我說手比電視上好看,好,咱們開始啊,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

好兄弟姐妹們,我們把主場交給你們,我們一會兒去吃燒雞去,吃完燒雞再跟你們相見,今天的開幕詞到此為止,希望戰友們在102層享受著自由之塔的自由的快樂,謝謝,謝謝。

路德先生:郭先生說得太好了。

閆麗夢博士:說得太棒了。

郭文貴先生:我也沒準備,我是發自內心的,我從來不準備,一準備就不會說了。

閆麗夢博士:郭先生說太好了,一氣呵成,發自內心的,路德先生也說得很好。

郭文貴先生:非常好,你倆說的都比我好。(鏡頭)切了吧,他不切咱就喝水唄,你看今天這個黑跟這個紅跟後面那個。

閆麗夢博士:這個效果真好。

郭文貴先生:你在我心裡面這能證明了吧?你看科學家你在我心裡面了吧?這是昨天下午5點多G-Clubs才到吧這個包裹,最起碼我們這次我選了幾次,因為我就擔心(衣服尺寸)不適合。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與郝海東&葉釗穎伉儷連線

連線前播放部分視頻字幕記錄——

 喜馬拉雅監督機構是戰友們自願組成的、沒有政治實體的民間團體,它同法治基金、法治社會一樣得到國際社會承認,受國際法保護,是新中國聯邦與國際社會合作捍衛人民自由、保障財富安全,並與世界各國人士建立相互尊重和共同發展之溝通橋樑。

消滅中共是正義的需要,中共是共產國際資助的顛覆中國合法政府的恐怖組織,其在中國的集權統治已發展為徹底的反人類暴行。

無視人權,摧毀人性,踐踏民主,違背法治,撕毀合約,血洗香港,殺害藏民,輸出腐敗,危害全球,更有甚者竟以中共病毒對全世界發動生化襲擊戰,嚴重威脅人類健康與生存,其罪惡至極,天理難容!

消滅中共是打碎中國人民的奴隸枷鎖和真正地實現世界和平之必需,沒有中共的新中國聯邦是全體人民和世界繁榮之必需。

新中國聯邦願景——

建議新中國聯邦參照西方民主法治體系和相應國際法在國際機構和喜馬拉雅監督機構的共同監督下,制定憲法,建立三權分立政體,“一人一票”產生新政府。選舉與彈劾制度並存,高效運行,避免巨大的社會動盪和人治災難。

新憲法包含以下內容:

一、國家精神:人權、法治、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和私有財產神聖不容侵犯;

二、追求與世界人民永久和平相處,共同發展;

三、教育、養老、醫療是民生基本需求,必須立法予以保障,教育是國之根本,擴大教育投資,西為中用,尊師重教,有教無類;

四、保護大自然與動物生態,萬物和諧共生;

五、對於香港、澳門、西藏等地區,應立即頒佈特別自治條例,並嚴格執行;對臺灣則維持現狀,擴大貿易,穩健發展,共同繁榮;

六、沒收並追繳中共盜國賊集團掠奪的財產,還富於民;

七、新政府成立後實施大赦,嚴重刑事罪犯和反人類罪犯除外。

喜馬拉雅監督機構的承諾——

在新中國聯邦宣佈成立之際,喜馬拉雅監督機構特此莊嚴承諾:鑒於目前中共依然挾持國家政權對人民進行各種極端控制,本機構將為新政府的建立做好一切準備和外聯工作,積極聯絡那些支持新政府籌備的各國家、政黨、社團及國際友人,並協調過渡政府與他們的關係,指導和保障新政府籌備工作順利、有效進行。喜馬拉雅監督機構將會一直同國際合法監督機構一起監督新政府依法運行,同時遵守國際法和新政府法律,接受國際相關合法機構的嚴格監督。

(播放小短片)

郝海東射門,漂亮!進的漂亮!9號郝海東,11分50秒,漂亮!

郝海東:消滅中共是正義的需要!新中國聯邦宣言,消滅中共是打碎中國人民的奴隸枷鎖和真正實現世界和平之必需!

葉釗穎:我認為我所有的這些榮譽也好是為我六四做的準備。

郝海東:讓我們自己最終人格的昇華,人格的釋放,我們都改變,我們一定站在最後歷史的高空上,來審判你中共做的這些惡。

(播放新中國聯邦國歌)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3:17:16

郭文貴先生:欸?來啦來啦來啦,現在開始啦。哎呀東弟、穎妹妹你好,聽到我說話了嗎?

郝海東先生:聽見聽見,七哥。

葉釗穎女士:聽得見,聽得見。

郝海東先生:你們聽得見我們的聲音嗎?

郭文貴先生:現在我們的科學家、路德先生都在這裡跟你們連線,哈哈。

郝海東先生:你好閆博士,你好路德先生。

葉釗穎女士:小黑豹他姨好,路德好。

閆麗夢博士:海東哥好,釗穎姐好。

郭文貴先生:非常遺憾今天中午我們吃的燒雞、吃的家常菜、還吃的黑山羊你們都不在,我們仨都替你倆吃了。他最愛吃羊肉——東弟、穎妹妹。

郝海東先生:對啊對啊,羊肉,涮羊肉,這個鮁魚水餃,我想閆博士肯定知道我們老家的(鮁魚水餃)。

郭文貴先生:今天沒有鮁魚水餃,今天只有饅頭花卷。今天我們和科學家、和路德先生非常開心地在一年後的今天和科學家和路德先生咱們五個人再出現在同一畫框,在一年前的今天,非常榮幸地和東弟、穎妹妹、班農先生一起宣佈了新中國聯邦的誕生。

在一年前的這一天的時候是世界上受共產黨病毒殘害的最厲害的時候、最嚴重的時候,而我們就在這個整個世界處於停擺的狀態下,我們宣佈了新中國聯邦的誕生,然後浩浩蕩蕩地開啟了爆料革命的最高峰,就是以毒滅共,然後誕生了我們的偉大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路德先生。

當初我記得給郝海東兄弟還有葉釗穎妹妹剛開始聯繫我時我就說過,我說你們記住會有無數個像你們這樣的英雄會出現,所有的優秀的中華兒女都將覺醒,這不是口號,這是事實的。

當今天在全世界停擺倒退了一年之後,新中國聯邦誕生一周年,在美國著名的911之後的自由之塔、自由女神的對面全面開始的時候慶祝的時候,我和路德先生,和我們科學家以及東弟、穎妹妹我們卻不能相見、分離東西,原因的原因——核心,又是共產黨搞的病毒和對我們的恐懼恐嚇。

但是這更加讓我們意識到消滅共產黨,就像郝海東先生在全世界留下的口號一樣,是正義的必需。此時此刻,我特別想和戰友們一起來聽聽我的東弟——真正的中國男人,和真正的中國的女木蘭——穎妹妹,你給七哥有什麼建議,給新中國聯邦有什麼想法,給咱們的戰友們有什麼心裡話,你說說,請,東弟、穎妹妹。

郝海東先生:好的七哥。內心很激動啊,真的無以言表。七哥你知道當時你聯繫發出聯繫的信號的時候,通過面具先生,當時我們倆的內心是既忐忑又激動又充滿著憧憬跟願望,因為我們知道消滅中共必須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但是我看到了七哥、路德、閆博士這樣的真正的中華兒女的優秀代表,在我們的內心當中是可以讓我們的內心更加堅強,使我們放棄恐懼,面對中共的這些威脅,他們的恐懼、他們的威脅給我們更大的信心。

當時這種激動,當時我都說了嘛,六四宣言讓我們參與、讓我們宣讀是我們這一生最大的榮耀。這種內心的堅定,對未來的希望,對未來的中國、中國人有了不一樣的未來、信仰的自由,這一切的一切,我們有尊嚴,可以在一個有保障我們自我的這種環境裡成長的這種憧憬、願望、希望和未來,那當時是一種內心的澎湃,無法用言語、語言來表達。

也經過這一年我們看到了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的發展,我們有了自己的輿論的發聲的平臺—G-TV、G-News,有了我們自己的可以運營的平臺—G-Fashion、G-Club,有我們金融的平臺,形成了我們的生態圈這種喜系列,那麼未來我們要做的就是通過我們所有戰友的齊心一致的這種理念、理想,共同地維護好我們新中國聯邦的宣言裡邊的所有我們表達的、向世界宣示的這些東西,我們要做到。

我們不能像中共這樣假醜黑、假醜惡,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對人類文明社會的褻瀆,我們希望一年以後的今天,我們依然可以昂首挺胸地站在這裡跟共產黨說不。你們製造的病毒殺死了全人類這麼多的人,你們製造的危害人類、種族滅絕的這種罪行都會受到歷史的審判。

那麼這時候我們內心,尤其是看到我們這麼多的戰友在一年多的這種過程當中,越來越多的人凝聚在了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的周圍,無數的全世界的人,我們在西班牙的每一個地方都能感受得到,包括我們中國人,很多的人見到了我們都豎大拇哥,包括對路德先生、閆博士,包括對文貴先生,這些所有的爆料的、他們G-TV、G-News看到的,他們都是深有體會。

在中共病毒如此肆虐的時候,我們有這麼多的戰友可以讓我們有共同的信念、共同的理念、共同的對未來的憧憬和希望凝聚在一起的時候,向全世界宣佈,讓共產黨看到我們無懼它的威脅。

這之前我相信很多,包括就在今天之前,小葉的父母親、小葉的女兒都受到了中共的威脅,還在依然在說著這些、在做著這些,去家裡去他們周圍來威脅我們。

葉釗穎女士:對啊對啊,在昨天前天反正這兩天,天天打電話讓孩子給我打電話,讓我們不要去紐約,說我們要去她就不能去美國上學了。

就是這種威脅,我們就是覺得它只有這樣的威脅,它沒有別的什麼手段,它就會這種下三濫的這種方式方法來對我們、對所有的家人,綁架家人來威脅我們。

郝海東先生:我們可以告訴共產黨,你這種威脅不是我們不去美國、不去世貿大夏、不去跟戰友見面的(原因),說是你們的威脅成功,那是放屁。但是我們確實受到了病毒的這種肆虐的、大家防疫的這種、各個國家對防疫的這種要求使我們無法成行。

你們的威脅在一年以前都試驗過了,對我們沒有任何作用,我們敢於最後走出來向全世界宣佈中共是邪惡的政權、消滅中共是正義的必須的時候,我們倆已經置生死於度外。而且我們都說過,在路德訪談上,向死而生。

對於我們來講沒有什麼再可以阻擋我們的。因為我們心中的信念對未來,讓我們的渴望、讓我們的孩子們、讓中國的老百姓們,在未來的日子裡可以沒有共產黨的肆虐的這種威脅,可以有更尊嚴的活著。

葉釗穎女士:對,我們覺得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告訴孩子給我打電話說這個,我都覺得我們真的有這麼重要嗎?我們不去紐約真的是對他們來說是這麼重要嗎?我都覺得非常高興,我們倆還有這樣的待遇。

郝海東先生:中共就基本屬於黔驢技窮、窮途末路,他們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他們不會建設自己的國家,不能讓自己的老百姓更好地活著,他們忽然從只能生一個小孩,現在要生三胎,他們簡直,我都說嘛中國足球就是中國社會的縮影,他們一切都是以行政命令、拍腦門來決定,沒有任何對人的尊重。

我都深受其害了,我的女兒,他們當時都說要超生罰款,全場比賽都喊郝海東超生,這都是中共最大的可笑,都是我們親身經歷的,忽然今天他又告訴你要生三個,這就是中共要到窮途末路,他們要完蛋、要垮了,一定是的。七哥,我們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看清楚它的本質,他們真的可笑、可恨、可憐、可悲。

郭文貴先生:東弟、穎妹妹,共產黨已經不是魔鬼這麼簡單了,很低級的魔鬼。頭兩天我給科學家和路德先生我們在通視頻當中,我說某個美國組織,包括海外的一些組織,還有投資者說到科學家,關於說授予美國總統勳章,我告訴他們,我說任何一個在爆料革命當中,為了一個滅共的事業,和拯救十四億同胞,和我們的新中國聯邦的信仰,任何圖有名、利,或者說追求公義、拯救天下的人,任何有利益之心、名義之心都是偽正義。

我說科學家她完全沒有想到過她所受到的挑戰,她也從來沒想過要什麼榮譽,她來到美國的。那麼我說如果說談名和談利的話,最好的代表人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他的名字在中國可以說在亞洲已經達到了最巔峰,但是他們放棄了一切,幾億的資產全都沒了,所有的榮譽都歸了零,而且成了負的。

科學家有自己的丈夫有自己的爹媽,自己的親人,一個非常年輕美好的生活,所有人想要的她都有了,她全都放棄了。她從來沒想過要什麼名啊、什麼勳章啊,更沒有想要多少錢,她沒有概念。

‌我們路德先生也可以看得出來,過去的幾年在爆料革命從始到今,可以說經歷了多大的考驗和生死的挑戰,帶著仨孩子、帶著妻子,一天兩期。

我們這些戰友都證明了什麼?不是追求名利的,所有為了公義的權利和追求正義的人,任何有名義利圖之心都是偽正義,我說我們絕對不是,這位朋友非常承認我的想法。

我給科學家說、和路德先生說,沒有任何榮譽配得上我們新中國聯邦人,特別沒有任何榮譽配得上我們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妹妹,我們的閆麗夢博士還有我們路德先生,包括我們的博士軍團和億萬個戰友。

因為我們圖這些不會幹這種事,這種買賣實在是太不划算了,是拿全家的生命,像釗穎妹妹,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女兒受到了威脅,郝海東先生的家人據我所知,爆料革命的內部爆料人多次受到威脅,而且郝海東先生的家人非常的智慧——我們家已經跟他斷交了、他是個逆子,不要跟我說這個。

這就是今天咱們這幾個山東人,山東青島的科學家、路德先生我們這些人,我們有共同的成長背景,我們有共同的受到共產黨的這種欺負和打壓,沒有共產黨,我們相信中國比這還好,沒有共產黨,我們這些人的DNA和智商和能力比今天還好,不是一切都聽黨的都好。

你葉釗穎妹妹、科學家、路德先生、我,都曾經不管是貌似還是真的都曾經絕對聽共產黨的,結果是什麼呢?它拿走我們的一切、剝奪了我們一切,我們不可能再讓我們的子孫後代這樣。

所以說今天海東兄弟還有釗穎妹妹,昨天某軍隊的一位上將,他的司機給我發的資訊——明天儘量不要讓東還有穎出太多鏡頭,讓他倆安全點吧。我給他發了個資訊,為了安全最好就是多出鏡頭,這就是他倆的選擇。

所以說東弟、穎妹妹,很多國內的有良知的戰友們,還有體制內的這些有良知的人,就等待著我們振臂一呼,他們在關心我們、他們在愛我們。

我特別的感謝你們一直以來和路德先生、科學家和我們億萬個戰友所追尋的,絕對共產黨內部99都是我們的戰友,是我們可團結的,還有是好人,我們滅的是共產黨的體制,我們不針對任何人,而且我們要的是去剷除這個體制,而且要釋放所有的中國人,而且不是種族仇恨,也不是社會大清洗,也不是大屠殺,特別的感謝您為西藏、新疆、臺灣、香港所有同胞的呼籲。

現在東弟、穎妹妹,現在路德先生、科學家在這,你給他倆有什麼要說的?現在把鏡頭切一下,約翰哥哥已經睡著了,很抱歉啊。

路德:葉女俠,您先說。

葉釗穎女士:你說,你說,路德說。

路德:你看,坐在這裡呀,文貴先生代表了什麼?中國的真正的商界是吧,甚至在有產者站出來,科學家代表啥?科學界是吧,郝董和葉女俠——體育界,這三劍可以說是中共最最重視的。

開餐館的它可以不去管,但這三界無論是從思想上還是從行為上,從小可以說,郝董不用說,十歲就開始在部隊裡是吧,您能站在這裡振臂一呼,就揭穿了一個中共的從小的這種洗腦體制的徹底的失敗是吧,往這一站,特別是郝董和葉女俠,體育界這是中共用來洗腦、對中國人植入(心霾)。

就是前天,習近平專門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談)如何擴大國際話語權,最重要的一個點就是體育界,體育裡頭羽毛球、足球凝聚多少人的夢想和多少人的心在裡面,羽毛球讓中國人,我們也聽說,我們小的時候上大學都驕傲,葉釗穎為中國奪取冠軍。

但是今天他們看到了,這三界裡頭可以說是涵蓋了最頂端的,絕對最頂端,文貴先生絕對是商界最頂端,郝董絕對是足球界百分之百最頂端,葉女俠中國羽毛球就是小球界,小球絕對是最頂端的,近幾十年來無一人(超越她),閆博士毫無疑問絕對是生物科學界最頂端的。

這些人都站出來,對中共的打擊和對中共的這種真正的心理上的重重打擊一定是致命的,這讓他有很多的人,可以說是無論他在哪界,在商界他一看,我不可能就比文貴先生再有錢吧?然後在科學界,我不可能是不是,英文水準,福克斯都直接用英文寫論文寫這麼牛的報告report,還會比閆博士再強的?石正麗現在都幹不出來。足球界有比郝董還牛的?足球界前兩天你那個關島9:0,我就問郝董,我說如果,郝董說2000年19:00,19:00關島,我說現在這是大退步啊,咱們葉女俠更加不用說了。

郝海東:路德我插一句,就說中共為什麼一定滅亡,因為我也是我從小跟中央電視臺這幫人都很熟,包括張宏民他當時在臺上播音,我就在旁邊坐著,杜憲、羅京、郉質斌,我都在旁邊。

我們當時是從,他父母親,他是山東人——張宏民,(他父親是)清華的教授,我們都坐著用車從清華那最後到了中央電視臺那,八幾年我們就在一起。那些中央電視臺無數的主持人、無數的節目,包括什麼焦點訪談、東方之子我都上去過,我從來沒有一個人、一個節目,崔永元稍微好點我可以看看、看他兩集,聽聽他講的什麼。

路德只有你,我一直在聽你的節目,包括現在我仍然沒有聽完,為什麼?是因為你的邏輯清楚、講得分析得透徹,不一定到根兒,但是他一定分析了,不是在表面的。

就像一行字一行字在念,那叫字正腔圓,經過訓練都行。是條狗給它塊餅在中央電視臺念念它也成名星。但是他們沒有邏輯、沒有觀點、沒有自己犀利的看法,這就是中央電視臺的原因。

因為我們代表了一個行業、一種精神、一個高度,包括閆麗夢博士,包括很多的這些很多的戰友們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認識水準、他們經歷了以後,他們的感知能力,他們的天賦。是共產黨這幫老雜毛們、這幫孫子們永遠達不到的,因為他們沒有感覺,他們聞不到應該怎麼進球,他們一群豬!因為我們從小跟他們在一起,他們都被我們贏啦!我們沒輸過,郝海東從來不知道怎麼要不輸,我只想著怎麼會贏,這就是人生!

共產黨那幫訓練出來的人行嗎?沒戲!所以為什麼他們一定輸,路德,插你一句,謝謝!

路德:中共現在它幾十年宣傳的這些精神,中共也有精神,你別以為它沒精神的。它們的精神的精華全在你們這幾個人身上,我該怎麼說啊,比如說,葉女俠誰敢說奧運會冠軍不要是不是啊?是不是啊,這不是中共一直說的什麼奉獻精神是不是啊?集體意識,咱們葉女俠做到了,是不是,做到沒有?郝董戰場上頭流著血,紮著繃帶是不是啊?照例頭上流著血,你要考慮幾點,如果是美國的職業運動員、歐洲職業運動員,誰還會去想著,因為會影響你的職業生涯的,很多歐洲運動員絕對這個時候不去踢了,因為萬一我受傷了。

郝海東先生:我告訴你路德啊,中共這些孫子它贏不了我們在哪兒呢?郝海東自己拆線,你們不知道吧?我拆線,其實沒那麼怎麼著,我自己弄小剪刀拿酒精拿火柴燒一燒,點完,自己就給僜(山東方言音deng四聲,意思是把線扯下來)了,我拆線不去醫院,是吧?我頭破血流接著比賽,接著縫針不打麻藥,我十幾歲腿上,對吧,七針對吧,都踢開了都見骨頭,對吧,郝海東沒吭過一聲,對吧,接著跟他們對抗,接著我在場上打主力,你想想一個十幾歲的孩子都敢這樣,你共產黨嚇唬我啥?嚇唬我們,它吹牛逼嘛。

路德:中共宣傳一直說正能量、正能量,正能量就在這裡,就在郝董、閆博士、葉女俠這裡,葉女俠你看,前幾天甘肅的這個長跑死這麼多人,後來我一看葉女俠是北京最出名的YES跑團創始人,組織當時多少人多少影視明星要加入這個YES跑是吧?搞得轟轟烈烈得整個影響力極其大。

郝海東先生:登上過世界第二高峰叫什麼呢?

葉釗穎:不是第二高峰,就是雪山之父,穆斯塔戈,新疆穆斯塔戈峰。

郝海東先生:7000多米反正是。

葉釗穎女士:對,對,7546.

郝海東先生:登頂是吧?那不用吹牛逼吧,你講沒有用,對吧?七哥,別聽共產黨在那吹牛逼,他們在那什麼一個肩膀不換肩,什麼麥子多少,他媽的吹牛逼上了場跟兩步就摔跤,對吧?你基本的常識邏輯得有吧,你不能說你可以有勁,你不能不換肩嘛,這個人他媽不行了,你有點常識吧,對吧?他們連這個對吧?閆博士你想連醫學常識他們都不懂是吧?所以他們真的贏不了我們。

葉釗穎女士:像路德剛才說的這個體育,其實中美建交它很重要的就是乒乓外交嘛,就是從體育來和國際上的有一些勾兌,開始它就開始搞這套東西了嘛。所以我們都出來,也是用它認為的最好在國際上的這個跟人勾兌的這個,我們用這個來打它。

郝海東先生:我們乒乓球一個省的檯子運動員比人家全世界都多,是吧?你用專業打人家的業餘,完了互相之間的讓球,之間的這種最骯髒的他們的睡覺。國家體育總局旁邊有一個夜總會,當時他們都在崇文區,為了劉國梁、蔡振華這幫孫子天天去,就在崇文區合併之前,它叫崇文區,現在可能都歸到東城,還是東城一半兒西城一半,是崇文區離這訓練局比較近的一個夜總會。

你去問問這幫孫子都是最骯髒的東西,互相之間的給錢給教練的錢,能打上比賽互相聯睡、互相之間的傾軋完了以後,他們在世界上拿個金牌,為什麼?別人不做這個東西,別人沒有職業化,他來愚弄老百姓,所以這些我們一定要講給我們中國老百姓聽,讓他們更加地認清楚什麼才是真正的人生跟生活,要有點邏輯。

就像閆麗夢博士她在香港港大最後雙博士、雙學位類似這樣,但是她要在中共國內的話,她被潛規則死了可能最後很難最後拿到一個學位,對吧?太多了這樣的對吧?

我的女兒世界專業排名第一的今年畢業,二萬多字的論文,導師一下就過,對吧?——不需要培訓,她在國外。這在國內可能嗎?弄死你是吧?這裡面就是中共最大的惡,他們以為我們不知道,他們以為的以為是吧?他們沒想到人生到了一定的閱歷以後,有了這種能力,感受能力,他們一定會知道,因為共產黨做的惡也一定會出現像七哥、路德先生、閆麗夢博士這樣的傑出的人才,中華兒女優秀的代表一定會有。

路德先生:閆博士,閆博士,最後5分鐘。

閆麗夢博士:其實我特別想今天我主要分享跟我們的戰友說一下,因為大家以前都看到郭先生出來時候他已經是億萬富豪、中國商業第一人,然後當郝海東先生、還有葉釗穎女士出來的時候,他們本身就是世界冠軍,所以他們一直從我們知道這個名字起他們就是頂著光環出現在我們的媒體上,對我們來講是遙不可及的,大家會覺得我們離的太遠,他們的成就我們一輩子都達不到。

但我想跟大家說的是,我和大家是一樣的,我們平時都是一樣的在做著一份自己的工作,喜歡的也好不喜歡也好,很多人都覺得這就是一個平常的工作,每個人以自己的能力去做自己的事情。

但是當我看到爆料革命之後,當我意識到中共的黑暗時候,當我看到香港抗爭的時候,當我最後看到病毒真相的時候,我就覺得我一定要站出來。同時我也相信我們很多戰友在這股力量的感召下他們現在站出來,然後他們用他們的一份力,不管是傳播文宣也好,還是傳播真相也好,還是去把事情孜孜不倦的用來教育其他人,像路德先生他把他的這些理念啊、評論啊、分析啊、常識啊、邏輯啊傳遞給大家,然後大家再把它散播開去。

我們每一個人,其實我們覺得我們離這份光環很遠、離這份距離很遠,實際上是中共它不給我們這個機會,它讓我們覺得我們和郝先生和葉女士和郭先生之間的這個差距是遙不可及,就好像我們和主席臺上那些人一樣,仿佛是一輩子不能跨越的鴻溝,以至於到最後你可能就心甘情願地做了韭菜,然後在他們的制度裡面按照他們的玩法去運行。

但實際上不是的,我們有我們的腦子,我們有我們的能力,我們不貪、我們不偷、我們不搶、我們守法、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好人。中共天天說正能量,這才是真正的正能量。

我想跟大家說的是,不一定非要有很多學歷的,博士和小學生之間沒有那麼大差距。中共說運動員只有小學水準,說郭先生沒讀過大學,習近平也沒有讀過為什麼他可以坐在主席臺上?實際上這是邏輯、這是我們的智商、這是我們的思維、這是我們一個人能有的能動性。

只要給我們自由、給我們創造、給我們空間,我們都可以達到的。我初中的時候學政治,老師說我們現在在社會主義,以後我們會達到共產主義。我問他共產主義什麼樣?老師想了想跟我說,就是你們大家所有東西都可以分享啊。

然後我就想我同桌連那塊橡皮都不給我,我怎麼能夠以後和他去共用東西呢?所以我覺得這個邏輯不對,他肯定有問題。所以你看不需要什麼高深的知識,只要你看書看多了,你動腦子、你去想,你就自己知道他共產主義的問題在哪裡。

然後現在共產主義害我們100年了,我們要是再不站起來,當我們面對病毒真相我們還保持沉默的話,我們已經沒有下一代可以說、沒有未來可以說了。但是當我們站出來的時候,連我一個人中共都不能把我怎麼樣,所以當我們更多人站出來的時候,你想中共會嚇成什麼樣,它還能繼續存在嗎?所以這就是我今天特別想有感觸想在這裡跟海東大哥、釗穎姐姐、還有郭先生、路德先生我們一起分享,跟各位戰友一起分享的幾句話。(大家鼓掌!)

文貴先生:東弟呀,穎妹妹,咱們五個人要坐在這個桌子的時候,會是什麼感受?今天中午,他倆喝著紅酒,我也不能喝是吧?喝的2005的Château mouton(注:未必是正確的寫法)限量版非商品酒,啃著燒雞、戴著手套、吃的羊肉。我在想如果東弟、穎妹妹在,咱們會是個什麼樣的情況。

今天102層的那麼多兄弟姐妹們可以說是都在看著我們,可以告訴大家,就是剛才科學家和你說的話,每個中國人都可以像我們一樣,你們都可以成為郝海東和葉釗穎,你都可以成為我們的閆麗夢和科學家。

你看我們的妹妹手很漂亮吧?你看我就摸了,我就摸了是吧?你看我摸路德兄咋的?是不是?這就是我們兄弟姐妹情,就像我們在那個102一樣,每個人在那裡真情的擁抱,在船上那種放聲的高喊,是不是?(蒙古語——呐呐姆Gi歐斯噶呀!Take down the CCP!)是吧!這個戰友們這個放聲自由是活出生命的精彩。東弟、穎妹妹,我用任何話不能代表億萬個戰友對你倆的感激,一切都已經開始,共產黨很快會被消滅,我們有更多的時間讓所有的中國同胞知道,都可以成為郝海東、都可以成為葉釗穎、都可以成為路德、都可以成為閆麗夢博士,謝謝。(鼓掌)

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謝謝!謝謝!

郭文貴先生:東弟、穎妹妹今天他倆要來都話,咱們今天這個場面就變的不一樣了,完全不一樣了。現在把時間交給主場啊,我們回頭再聊。哈哈哈……

郝海東:一定會的。

郭文貴先生:意猶未盡呐!意猶未盡呐!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郭先生與閆博士和路德實話實說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 5:03:10

直播前播放視頻文字節錄——

路德:大爆發性的可能性太大,中共完全在隱瞞所有的病毒。

歌曲……

閆麗夢博士語帶哽咽:This is the first time my mum,63 years old teacher, got arrested by Chinese Communist Party。——這是我媽媽,一位63歲的退休教師,第一次被共產黨抓捕。

歌曲……

郭文貴先生:She is China’s hero. She is the world’s hero. She is my hero。——她是中國的英雄,她是世界的英雄,她是我的英雄。

歌曲……

閆麗夢博士:你中共你不管做什麼,只要在你殺掉我之前那一刻,我都會去揭露真相。

歌曲……

閆麗夢博士:我為什麼這麼有底氣?,那我必須要說,我有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在我背後,我有爆料革命在我背後,然後我有郭先生班農先生像支柱一樣的人在我背後。

歌曲……

閆麗夢博士:當共產黨的威脅不再存在的時候,我非常想回去,我非常想念那裡的土地,我想青島的海、青島的(哽咽),我想念香港。

歌曲……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5:07:47

郭文貴先生:好啦,中中中…,好了,開始。今天咱們,兄弟姐妹大家好,這又回來了,我剛剛穿這件衣服,我答應過我們一個93歲的戰友,說今天我會重新穿回這件衣服,她是昨天下午發資訊,她是我們救出來到某國的一位大姐,我也叫她妹妹,她說郭先生一定要答應我。

(郭先生舉著一杯飲料)這是我女兒給科學家和路德買的珍珠奶茶,謝謝郭文貴的女兒。我們現在是訪談時間,咱仨一塊訪談,興打斷話的,咱說點實在話,咱們雙方之間、咱三方之間不許互相吹捧,咱們實話實說,咱們過去的話題都不說。我首先請教科學家一個,就是過去我曾經問過你,我說讓你重新選擇你先生的時候你說你還會選他,是吧,那麼這是大家給你留下的印象。為了證明你的忠誠和貞潔。

今天世界上死了那麼多人,你現在真的是科學家是不留意間成為了世界上的英雄和天使,最早是因為是香港的運動深深地影響了她。然後是路德先生的耐心,這個理工男竟然能那麼耐心的能學會生物科技還有病毒,這個路德先生理工男一下子就是讓代表爆料革命連接了科學家的橋樑。

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和爆料革命的戰友保護了我們科學家,可以說科學家的新生命是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給她的。在此時此刻,科學家我想問你的事情,你怎麼想你想到會有今天嗎?你想到會有今天這種結果嗎?改變,真的是改變了世界。

閆麗夢博士:郭先生,其實我真的沒想過今天,我想的是其實路德先生他完全知道我當時的心情,最開始從1月16號到1月17號香港時間早晨,我再次確定了這個病毒真相,因為1月16號晚上我已經明白怎麼回事了。但是1月17號早上我去了實驗室以後,我還是再一次的驗證了以後,在那一天中午,我大概花了能有半個小時左右就反復問我自己要不要做這件事情。然後我覺得我必須要做,我不可能不做,不做我以後會後悔的,所以我就決定去發資訊,通過推特。

郭文貴先生:你覺得今天讓你再回到那一天,科學家,你覺得你還會那麼做嗎?

閆麗夢:還會,活一千次還會,一定會這樣做,但是我要說的是,我真的沒想過會有現在這一天,因為從那一天開始,我覺得之後哪一天我都可能隨時被消失,這是非常現實的,如果你在香港,你看到了香港抗爭的殘酷性,你會真的明白這個是非常現實的。

郭文貴先生:剛才你去洗手間之間,我們在直播做了一個短片可能你倆沒看,關於你的系列採訪的影響,大家做的是非常的感動。剛才我這邊脫衣服都想掉眼淚了。我還想問關於路德先生一個問題,當時你選擇了路德你這小白兔,誤闖了一個咱們自己的司令部,現在你們打交道那麼長時間了,如果你再選擇路德先生給你同樣的機會去爆料的話,你還會選路德嗎?

閆麗夢博士:還會選擇路德先生,郭先生。

郭文貴先生:那路德先生你得要回答這兩個問題,科學家今天坐在你對面的時候,你覺得科學家和當時的科學家和今天有什麼不同?

路德:我覺得更加,就是我說閆博士啊,剛開始的時候,就是完全是,怎麼說呢,就剛開始聯繫的時候,就現在她完全提升了一個層次。

郭文貴先生:一個層次?

路德:不只一個,我這個1是0到1啊,0到1——質飛躍。不是99到100,是0到1完全是質的變化。怎麼說呢,因為你要知道,這裡頭有時候聯繫的很多,是吧,這個說也有料、那個說也有料在那個時候,關鍵那個時候全世界都關注啥?關注1月15號的,她1月16跟我聯繫,所有的人都在關注1月15號中美貿易。

郭文貴先生:咱倆最早時候你給我說,我記得是1月11號,這個是最清晰的,我說你摟住,你還記得嗎?九指妖還說你千萬別……

路德:1月11號還沒有聯繫,

郭文貴先生:1月13號還是十幾號,1月16號之前,你說九指妖說咱們的傳染病恐嚇社會的時候,就是說你不要老搞這種嚇人的事情,就是九指妖咱們群裡發資訊的時候。

路德:九指妖,九指妖那是後來後來後來,是什麼時候?20多號。

郭文貴先生:23號之前。

路德:她就還跑?

郭文貴先生:那時你害怕了嗎?

路德:我絕對怕啊。

郭文貴先生:這是咱真實的,因為我感覺路德我很少看到他給我發資訊。他在群裡說,他說哎喲我真得摟住,我說路德你真得摟住啊,這個所謂的人家九指妖學過博士啊——社會傳播什麼學呀碩士,你這在製造恐慌言論。

路德:對,對,對。

郭文貴先生:是這意思吧?

路德:對,對,對。

郭文貴先生:然後路德先生我感覺他是害怕了,所以說現在戰友們都在問一個問題,你看剛才郝海東兄弟還有葉釗穎女士出來的時候,他倆的穿著也是巨大的改變,形象氣質也是巨大改變,我說實在話我不覺得他曾經多麼輝煌,比今天再輝煌,我也不覺得他今天那麼自然那麼美國。

所以今天路德先生我要問你倆今天,我要打斷你倆很多的說話,就是有問題要問你們,當你看到她已經是質的變化的時候,你看到郝海東先葉釗穎女士這都是你採訪、最早上你節目的。

特別是我們國內朋友說我們郝海東和葉釗穎第一次上路德節目,到今天為止郝海東和葉釗穎是蛻變,完全不是我認識的幾十年的那個,他跟郝海東比較熟,跟葉釗穎不太熟,他說完全不是那人了,然後他說這個咱們科學家,他說科學家當時出現的時候包括在華盛頓,跟今天的科學家比完全變成一個另外一個高度。就是她已經不在乎鏡頭了,她在乎的是自己要說什麼要做什麼。他從她的眼睛裡語言裡,感受那種真正的那種一種憤怒和那種良心和她想表達的東西。

這真的是你的路德訪談把這些人徹底給提升了,這不是開玩笑,真是這樣,所以路德先生我再請教你一個問題,你看到你減肥的時候,這真的是個了不起的男人,一個自己的身體都經營不好的人,不可能去改變這個世界。

科學家就不用說了,一句話科學家停止喝可樂,你看這個健康、這個美麗自然,你的這種健康,這是真的是你旁邊坐個大胖子,這絕對是咱們很難滅共。那麼今天此時此刻你覺得葉釗穎和郝海東這倆人,你對他們怎麼評價,你不要在乎他倆什麼感受,他們有什麼改變?你說幾句給他倆的評價。

路德:郝主席,郝董和葉女俠,之前我一直說球王,兩個,一個是球後,這是毫無疑問的,就是我看第一次訪談的時候到現在,我覺得就是應該有一年時間,一年時間,就是剛開始的時候他們整,整一年,就是他們在做節目的時候方向性不明確,不知道怎麼用這個體育的東西,但是最近….

郭文貴先生:還有端著。

路德:應該不叫端著,他覺得我這個體育這塊怎麼跟這個滅共結合起來,就找不到方向,但是前面一段時間乒乓外交,一下子他們就知道了,他知道自己的重大的意義。中共為什麼這麼害怕他們?就是因為你體育是中共最重要的可以洗腦的一個精神毒藥,他們太明白了。現在,剛才說的所有的體育精神就凝結在他們倆身上的所有的經歷,80年代郝董去進去八一隊,中共國也是80年代才真正恢復到這種叫做體育……。

郭文貴先生:你說到這我打斷一下,路德先生,為什麼共產黨那麼能挖人家醜事兒?或者說它最能造謠人家最低級的事。共產黨要詆毀一個人先從生殖器開始,然後說是騙子開始,然後說你家人所謂的殘疾人、什麼成份開始,永遠如此,是吧?然後把你說的一文不值,為什麼到現在沒有挖出一個郝海東私生子?葉釗穎有多個男人啊,還有什麼雙修啊,它為什麼一點都挖出來!

路德:我覺得他肯定沒有嘛。

郭文貴先生:那人家挖出你,那都是有嗎?

路德:那就編嘛!那就編。

閆麗夢博士:它們對郭先生那樣沒用,然後現在不打這招了,它打不動了。

郭文貴先生:同樣的話題也是科學家,為什麼科學家就沒整出來幾個私生子女啊?多個男朋友?

閆麗夢博士:它打不動,然後再打路德,它越打越證明我們這些人…….

路德:我覺得中共它是對我們是採取擒賊先擒王,它只要滅了文貴先生一個人,就這概念,就把文貴先生搞那個,咱們它沒有精力去對付,說白了。

郭文貴先生:說到這我給你們爆個料,昨天在澳門有一場腥風血雨的較量,我跟你倆吃飯的時候沒有說,大概一個月後你們會聽到這個,在澳門昨天共產黨精心地安排了一場腥風血雨的較量,9個小時的較量共產黨全面敗下陣去,而且是關於男女關係的。我為什麼問這個話題呢?就共產黨精心組織,公安部、安全部、什麼駐澳門辦公室,而且香港的全部去了,聚集了幾百人PK我們幾個人,最後我們大獲全勝,我因為法律問題我現在不能說.

說到這我必須問路德先生,為什麼我要問你這個問題?咱們內部的戰友曾多次給我說,他說路德先生你要準備好,他的很多的性醜聞、財經醜聞都會出來,然後我說我特別等待他出來,為什麼?如果路德先生做過這個事情,就更說明爆料革命的偉大,你過去如此不堪,今天你匡扶正義。

如果沒有的話,我覺得就沒有吸引點了,大家感興趣嘛是不是?隨便一個三級小視頻都上百萬的關注量,我說這也挺好、以黃爆共嘛是不是,所以說路德這個事情引起關注挺好啊。

那麼同時郝海東先生他們也說,葉釗穎他們倆這出來一堆的醜聞,我說你最好把他倆的醜聞都挖出來,挖越多越好。或者科學家說,科學家生好幾個孩子啊,她沒告訴她先生啊,然後還有幾個跟非洲的混血兒,我說哎呦我想看這孩子長啥樣。

閆麗夢博士:我也想看,我也沒見過。

郭文貴先生:我想看看這青島姑娘跟非洲的男士混血兒是什麼樣子啊,估計也穿著我這個紅衣服就像南非的那個酋長一樣就出來了,一直沒出來。我想說什麼呢科學家,剛才我覺得您這個回答和路德我不同意的。他不是說編你的問題,不是說挖不出來,他一個最大的問題,讓他在我身上吸取了一個教訓,就他造謠對他自己的反作用力要大於他傷害我的(力度)。

閆麗夢博士:是的是的,我也覺得是。

郭文貴先生:他對科學家要這麼做了,就科學家這個純潔足以把他反彈回中南海上面飛上幾年,像那個“功夫”一樣踢到天上去。路德先生,你越有這個,大家覺得沒有什麼不正常,你就是個猛男,身體那麼好,肌肉那麼多是不是,你情我願有什麼不好的呢?最後他發現了——不行。這件事情你要想你還能想到一個假視頻,貫君、劉呈傑和孫瑤的假視頻嗎?

閆麗夢博士:對呀對呀,帶盆景的。

郭文貴先生:對呀,你想想這個視頻的危害度有多大?共產黨內部人我據說這個東西簡直對我們傷害太大了,任何有良知的老百姓,愛共產黨的、恨共產黨的,都覺得這件事情把共產黨弄的極low。所以科學家現在我想特別,剛才你沒回答,你到底你還愛你先生嗎?如果要你再選擇的話,你還嫁給他嗎?

閆麗夢博士:再選擇,還是選擇回那個時候嘛,回那個時候還是他,那個時候還是他,還是那樣。

郭文貴先生:在今天,不回那個時候。

閆麗夢博士:今天呀?今天肯定不會了,因為今天我們遇到這麼大的事兒,兩個人之間價值觀的分歧也好、性格的問題也好都暴露出來了,那肯定到現在為止的話,如果有機會的話,我還是想當面見他,安全的情況下,問問他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很多事情有的人一輩子不會經歷的,沒有幾個人會經歷這麼大的事情,但是事情發生了才能暴露出這些問題。我想說,其實……

郭文貴先生:我現在可以告訴你,你先生正在前面看著呢,你先生正在看,我今天可以負責任(地說)。

閆麗夢博士:他聽不懂中文啊。

郭文貴先生:旁邊有人跟他解釋啊,而且我們知道,他看的是法治基金的頻道,YouTube,YouTube是帶英文字幕的。我現在可以告訴這個閆博士的先生,叫什麼?

閆麗夢博士:Mahan。(音譯)

郭文貴先生:Mahile?

閆麗夢博士:Mahan。

郭文貴先生:Mahan,你在看法治基金的YouTube頻道我知道,下面有英文字幕,你看得非常清楚啊,我有絕對的情報剛才得知你在看。這就是你曾經的愛人,剛才說的話回到過去她還選擇你,這就是中國女人對愛的忠誠啊。(閆博士抽泣)沒事,我這有紙啊,這個是趙岩的紙巾,這個比較管用。

閆麗夢博士:郭先生每次,郭先生每次,都不知道怎麼問了。其實我想說的是有機會的話大家聊一聊,因為一對夫妻之前感情再好也經不起這麼巨大的事情上價值觀這麼巨大的分歧,但是我想說的是,如果我是在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裡,一方選共和黨、一方選民主黨,一方喜歡東方文化、一方喜歡西方文化,這全都不是問題。

我和他走到一起之後,我們是不同國家的人,我們的文化背景是不一樣的,但不妨礙我們交流,我們是因為交流才在一起,是因為有共同的愛好和價值觀在一起。

如果沒有共產黨、沒有這些邪惡的事情,我們在做我們的事業,我們做我們的科學家,我們在,我在輔修我的傳染病醫生學位,他在努力地學習其他的,他愛好中國武術、他愛好很多東西,他是我見過最喜歡鑽研、最有意思的人之一,我們不需要面對這些。

郭文貴先生:我可以教他中國武術,哈哈免費。Mahan,如果你學中國武術,來我這來,吼~哈~吼~哈~,我教你。這個現在所以說,你到處威脅路德先生,發那個Email,路德先生十分恐懼發那個Email,班農先生也很恐懼,覺得這個哥們兒練過中國功夫會不會把路德打倒在地呀是吧?

但是今天我們的博士一進來,我第一印象是什麼呢?——瘦,確實比電視上漂亮,我覺得生活中更加的比例更好更協調,還有今天還戴了個防彈眼鏡,所以說不怕你,這麼厚,這麼厚防彈眼鏡,這挺厲害的啊,這個比我爹那個防彈眼鏡還厚。

然後今天還看到路德今天坐在這裡的時候呢,我特別觀察我為啥問你這些話呢,實際上我們每個家庭都遭受著重創,每個家庭都受到了威脅和考驗,很多人是挺不住的,在這個問題上,愛情、家庭、金錢、兄弟姐妹關係很多是破裂的。

郝海東和葉釗穎倆人是最完美的例子,倆人現在因為這個,他倆的婚姻已經不是,他倆是爆料革命婚姻現在,不是他倆的問題,不是葉釗穎妹妹的腿多滑,也不是海東弟這個床上功夫多強,真的是爆料革命把他倆連在了一起。

路德先生你有個非常賢慧可愛的小蔡,我見過她本人幾次,小蔡這個人是賢良的真的中國女性,很了不起,照顧三個孩子,全力以赴支持路德先生。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完美的家庭背後的支援,我們每個人才能走到現在。

所以科學家我為啥問你這個問題呢?愛情是有條件的,愛情不是沒有條件的。我跟你七嫂結婚,很早我就說,我說我要是腿沒了,我要飯在橋底下,你還愛我嗎?你七嫂說會的。我說你天天陪我,三年,我說你能陪我30年?不可能,一定會改變的,不是你錯了,是我不配了,它是有條件的。

所以說愛情當在雙方之間從你愛中國功夫到你愛醫學研究,不論哪方面有分歧都不是重要的,但重要的是信仰改變了,這個問題,科學家已經成為了世界上任何人無法否定的真的是天使、英雄,而且她本人並沒有在名利面前有任何所求,自然而然地自然而成,這才是真正的英雄,而不是做出來的、而不是炒出來的。

那麼路德先生扮演最關鍵的作用,爆料革命就是要凝聚更多的人,而我們的面具先生帶來了,我們必須感謝面具先生帶來了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我們的路德先生帶來了科學家,而且我們後面今天有N個將軍、N個中國軍方的家庭、N個現在冒著生死危險現在在國內看這個直播的,你們應該知道你們都可以成為路德——一個口吃的路德成了社交媒體的開闢者,任何人都可能成為我們的閆麗夢英雄和天使,每個人都要成為郭文貴啊,成為郭文貴太難了、毛病太多,你們都成為他們吧,都會成為郝海東、葉釗穎女士。

此時此刻當我問他倆的時候,家庭是我們生活中和今天爆料革命中最重要的,千萬不要忘了。今天科學家的愛和感情它就是真實,回到以前我還會選你Mahan,Mahan絕對在看,我用時間來證明給你他在看啊,我有足夠的情報證明他在看。那麼現在科學家說了真心話,如果今天選擇不會選你,為什麼?——志不同不可能同床共枕,這是不可能的。

那麼今天我們要再請問下路德先生,你看到今天在現場的這些戰友們,你看著弗林將軍演講,你看著Natalie演講,你看著班農先生演講,你看這一系列人的演講,一年前咱們想像有今天嗎?這像個什麼樣的概念?你說說這個,今天這個演講還有這個會場的意義。

路德先生:放在一年之前,任何一個人如果站出來跟中國人在一起,哪怕露個臉、哪怕來個視頻連線,那估計中共都嚇得要死是吧,何況弗林將軍,班農先生參與的時間很長很長,但是之前其實驗證了很重要的一點,就是1.20之前,就川普政府這一屆政府跟咱們爆料革命跟文貴先生緊密聯繫、緊密合作是不是呀,所有的事情都是有背後的推動的,不可能說就大家喊幾嗓子、我做幾個節目,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的,它一定是有一股力量在推動這一切。

現在他們不是、沒當政了,那就出來,該出來就出來那就沒有束縛了是不是,想出來就出來,那就驗證了之前所做的,其實所有的他們都清楚咱們在做什麼、都清楚中共的邪惡,所以今天他們站出來,你想想他們站出來,在這個102上面,特別是弗林將軍本身就是中將,過不了多久他肯定又升成上將了,如果說啊,跟中共之間再有什麼一些進一步的那個,當時二戰的時候麥克亞瑟二戰之前也只是個中將。

郭先生,對,大校開始。

路德先生:大校開始,二戰結束之後就是五星上將,所以說這種美國的將軍和中共的將軍不一樣,美國的將軍他是什麼,就跟律師一樣,他是終身跟著他走的,他隨時會回到軍營從事更重要的任務。

郭文貴先生:弗林將軍就是幾進幾出。

路德先生:對對對,幾進幾出,還有弗林將軍的弟弟現在還是太平洋司令部的司令知道不。

郭文貴先生:他家還有弟弟。

路德先生:對,太平洋司令部的司令。所以中共看到這個以後,那肯定毫無疑問,基本上半身不遂了。

郭文貴先生:所以說路德先生講的就是重點,就是今天那麼多人要來,為什麼讓弗林將軍來呢?就是讓中共的軍方看到,我們會很快的時間證明給你們看,美國的權力的整個大變革將在2022年。

我們今天可以這麼說,未來在直播中你們會看到一系列的有多少人想今天到達現場,由於美國權力的平衡,我們也不可能去樹立那麼多的敵人,我們只能選擇性的啊,但是我告訴大家,這都代表有象徵性的,有象徵性的。

所以今天科學家看到戰友們,像英國的大衛啊,還有紐西蘭還有這些戰友們做的視頻的品質和水準的時候,路德先生感慨萬千,還有科學家。科學家你看到今天這些節目的時候,你覺得中國人過去有過這樣讓你感覺到這麼國際化這麼團結、這麼互愛,讓你這麼有自豪的中國人嗎,你有什麼感受今天?

閆麗夢博士:郭先生,其實我想說,對,今天我確實看到很多很多很棒的視頻,很多很棒的戰友們組織了以後呈現出來的活動,我之前也看到在推上有、在G-TV有、在網上其他地方也有。

我想說其實我們中國一直不缺乏有創造能力、有才華、有組織能力的各種各樣的人,我們其實是個非常優秀的民族,我們這裡不談種族不談別的,我們只說那塊土地,它是可以培養出特別特別優秀的人的。

為什麼這麼多年了我們變成現在這個樣兒?整個國家甚至到了閉關鎖國倒回了像大清一樣的時代,為什麼別的國家都在發展,為什麼我看到的美國人、歐洲人,甚至連在香港抗爭之前的香港人,他們都能表現出朝氣蓬勃、自信的樣子,過他們想要的生活,把工作和生活分開,不會說因為為了工作就要奉獻自己,把孩子忘掉,把家人忘掉,然後家裡人懷孕生孩子甚至去世都看不上一眼,還要在電視上被人當成模範去表彰,我們為什麼要過這樣的生活,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那我們問一下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我相信每一個在中共國生活過很多年的人都會明白為什麼,是因為這個制度的問題,不是人的問題。所以當我們現在走到這一步,我們看著香港,一個那麼繁華的大都市、一個那麼跟西方文明接軌的世界頂尖的大都市,在我們的面前一瞬間地崩塌。

我想沒有親歷過香港抗爭的人不會知道,在那個時候對一個像我這樣的親歷者來看的話,是多麼巨大的衝擊,我可以告訴大家,當時是香港的英勇抗爭者的直播以及爆料革命一直堅持不懈的這些對真相的揭露和推進讓我堅持了下去,我才能夠覺得我們的生活還是有希望的。

那麼同樣,當我們現在面對病毒真相、我們面對中共進一步兇殘統治的時候,我希望我們能夠用我們的力量、我們的話語和我們的實際行動把這份信心和希望帶給其他中國人,我們中國人缺的不是別的,我們缺的是希望和信念,中共誅心,我們要把中華人民從這種誅心的政權下面拯救出來,這就是我現在非常非常想表達、也希望大家能夠用你們的每一份力量去一起幫助我們中華民族去做的事情。

(鼓掌)

郭文貴先生:科學家現在這個獎絕對是咱可以製造一個科學家世界獎了,真是自然有震撼力。說到誅心的時候路德先生有很多的名詞,包括共產黨殺人誅心這詞廣泛流傳。特別是剛才講到戰友形象氣質的時候,路德先生你看到今天,你是爆料革命現在目前最老的人之一了,你、卡麗熙是吧,這些戰友,你像這個老班長、長島哥、大衛、木蘭,你和木蘭是最早的,現在是最早的,還有大衛。

那麼你看到今天這個組織真不是那麼容易的,102層,將近一個多月的現場排練,關鍵別忘了這現在是世界包括紐約是在quarantine時間、停擺的時間,冒著生命的危險來自世界各地的戰友的形象氣質。新中國聯邦,還有我們的聯盟委員會就完美地組織這場的這個一周年的活動,特別是在全世界要討伐中共,以毒滅共的時候,你看到聯盟委員會這個組織,作為最早的爆料革命的老前輩,你怎麼看他們?

路德先生:我覺得這個組織得非常完美啊,並且是在quarantine時間都是大家連線這種方式,並且還是一種不像中共,它是一個嚴密的組織、它是有紀律性的,咱們這裡沒紀律性,但是依然可以做到如此有紀律,這是很難的,是吧?

其實,就你真正如果是有紀律,把這個紀律作為一個黨的,像中共那種黨的一個這個黨章來寫那個肯定很容易啊,隨時可以抓人,是吧?紀委直接上了, 但是你沒紀委的情況下能組織個這。

郭文貴先生:你說共產黨今天,約翰你得槍斃100次了。

路德先生:對、對、對,絕對的啊,你像被朝鮮要組織這很容易。

郭文貴先生:槍斃1000次了,呵呵呵

路德先生:對,所以這本身就是很難的啊,很難,這是第一。我覺得這個前段時間就前天,習近平在這個什麼中央政治局會議說要擴大國際話語權,估計就是看到這個,你們都花了這麼多錢、黨還有紀律、有紀委,你們怎麼都搞不到別人這爆料革命這1/10、1/100的效果出來,

郭文貴先生:絕對是

路德先生:肯定是要著急啊,是吧,這事絕對是著急上火,這是一個方面,因為他還有啊就是這種震撼力,這種震撼力。因為所有的就是我們是要真正是要打動人的內心是吧,要讓別人產生共鳴,讓中國人。

而不是用填鴨式的或者是用紀律啊洗腦的方式,讓別人自覺地去傳播,就像病毒式傳播,對吧,這個東西你看在美國自由世貿中心分享給你看,這就是社交媒體就是傳播學的主要。

中共的東西沒有傳播性,是吧?看完以後要麼就是做成那種諷刺性的東西,絕對有傳播性。這就是現在現代的這個滅共的,這絕對是文貴先生開創的滅共的新時代,前面那個習也是叫新時代的什麼國際話語權怎麼、怎麼。就是新時代,這就叫新時代,我們給習神給他總結一下,讓底下人怎麼做工作呀,以後就按這個來,按這個標準來是不是?

郭文貴先生:它們永遠做不到,也沒機會做到。說到這兒的時候,科學家你看我們今天坐在這個直播室的時候,一年前咱們開始是跟路德先生在視頻中說,我說這個毒是到最後滅共的最重要的原因、香港。你是最親身、最重要的角色。你今天看到這個以毒滅共,特別是福奇的這個Email出來以後,你看到其中最關鍵的中國哈爾濱的有人去給他說資訊,你知道戰友們,我今天在裡面,你們知道這個護士家現在什麼情況,你們知道嗎?

路德先生:不清楚。

郭文貴先生:她家裡的人其中有一個弟弟是黑龍江省的是經偵局局長,包括她的一個遠房親戚是在綏芬河是當地的政府官員,全家全部消失。我現在在這直播前說的話。就是這個護士發給福奇這個資訊之後不超過6個小時,綏芬河還有經偵局的家人包括她的、她是這個整個的家人全部消失。

另外我告訴你武漢,武漢整個是最早的他是12月底就給福奇發過這個資訊的,這家人也全部消失了,李文亮的家人也向福奇發過呼救,這些資訊全部轉給了中國共產黨,所以說他的妻子到後來再出面是共產黨是在槍的指揮下出來的。

所以說科學家你去想一想你能走,能離開香港到達今天,我們在香港救科學家出來的那些戰友們,還有整個爆料革命和當時路德先生緊張到半死的,科學家到達洛杉磯機場休克過去的狀態,今天想起來都是不可思議的。

我們今天坐在這裡的時候是用無數人的鮮血、無數人的生命就是為沒有做到的事情付出啊,今天科學家你再想到這的時候,這些李文亮還有武漢的這些最早來向這個美國CDC福奇來爆料的人,還有哈爾濱,還有山西的,聽說國內大概最起碼幾十個郵件吧,這些家人已經全部消失了。

科學家你是最幸運的,但是就在此時此刻你和路德先生談談福奇的email,它帶有多種意義。我看你好幾次直播講,講得特別好,你覺得還意味著什麼?你的感覺,對我們的提示是什麼?

閆麗夢博士:郭先生,我想首先說一句就是我們中國從來不缺勇敢的人、有血性的人,只是當你面對一個強大的國家機器而且是世界第二大強國的經濟體的時候,並且他們的錢幾乎全部都有來控制你、維穩你的時候,這種英勇的行為他是繞不出來的。

這才是中共說的讓你消失,不只是肉體,最重要的是讓你隱形,你可以活著,但是沒有人聽你的話、沒有人知道你、沒有人信你,甚至你會變成一個瘋子、一個殘疾人,這就是中共做的最狠的,也就是我說的誅心——人還活著但是心死了,這是最可怕的。

所以我們其實知道從方斌、李文亮然後到陳秋實到哈爾濱的無名護士到其他的這些曾經站出來爆料,但是被中共的這些非常邪惡的這些同夥反手又賣回中共,像我們之前說過的彤寶國以及其他各行各業上面的這些勇士們,他們的名字會被大家知道以後很快,因為我們現在正在全力地推動這個消滅中共政權、消滅中共、消滅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這種邪惡的意識形態的一場爆料革命。在這場爆料革命裡我們新中國聯邦戰友們變成第一批站在前線的人,每一個人都非常非常的重要,每一分力都非常非常重要。

因為當中共、當福奇當這些邪惡的同盟他們想把我們的聲音掩蓋掉,讓我們消失掉的時候,他們以為他們有巨大的行政機器以及金錢的力量可以做到這一切的時候,我們有我們的人心、有我們的戰友、有我們每一個人的每一分力量、我們站出來、站在鏡頭前、站在推特上、站在各個角落,因為我們的聲音不斷的傳出來、此起彼伏的傳出來,他們控制不了。

所以從爆料革命開始到現在,慢慢的、慢慢的尤其加上病毒,香港運動,病毒真相巨大的推動,我們的聲音現在已經站到了舞臺上,這就是為什麼今年我們是新中國聯邦成立一周年。今年比去年我們的聲音要大得多,我們的聲音出現在更多的主流的西方媒體上,這些以前都是中共花大價錢、用大的力量、用超多超多的數不清的下水道一樣的間諜網系統去控制支援的,我們現在已經打破了他們的那種控制,我們已經開始冒出我們的尖尖的鋒芒,我知道接下來一旦衝破了這個口,我們必然會越來越猛,就像福奇的Email,像Daszak的Email還有更多的Email會被揭露出來,這些Email的背後實際上向西方展示了巨大的中共的這種資訊戰力量。

之前我就說我的,我從1月份跟路德先生溝通的時候,2月初Peter Daszak和他們在那個柳葉刀上那個支持中共然後譴責實驗室來源是陰謀論的那篇文章,我當天就跟路德先生說,我說這篇文章是有問題,而且我可以很負責任的說他那封Email曾經被發到Malik和Leo Peng手裡,我見過其中的一封,我因為我工作的原因,我見過其中的一封,所以我知道這裡面是有勾結的。然後當時也讓路德先生馬上當天就做,咱們當時揭露,他後來揭露11月份Daszak的Email,這中間差了9個月啊,咱們戰友是最先知道的,對不對?

郭文貴先生:這九個月死了多少人?

閆麗夢博士是啊,死了多少人,所有這些都是美國的災難和其他國家的,但都可以避免,中國也不會出現那麼多問題,對不對?然後你要知道,那個哈爾濱的護士她是二月中旬才寫信的,那個時候Peter Daszak都已經基本知道了。

郭文貴先生:武漢的是12月底1月初寫的——武漢。

閆麗夢博士:對啊,這一切事情的背後是人命的代價,是西方文明被中共摧毀的代價。但我們要是在那個時候,我跟路德先生講,他剛開始都不能理解,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他們怎麼可以把觸角伸到這兒,我還是花了些時間跟路德先生講的。

然後到後來我到美國的時候我跟班農先生講,然後我跟FBI的人講。我跟福克斯的人講,我跟很多很多的人講。他們都問我,怎麼可能中共控制這麼多人?在他們眼中似乎中共要把所有的人一一到位的控制住才叫控制,然後我就不厭其煩的跟他們講。不是的,就那一小撮人,但那小撮人掌握的話語權,只要把這撮人控制住就行了,這一撮人當中最重要的就是我原來的老闆Malik Peiris還有福奇,還有比如像柳葉刀主編、自然雜誌主編、像譚德塞這些人。

現在事實證明了,確實中共就是就是在控制這些人、去操縱他們,當時沒有人相信,但是經過我們的不懈的呐喊,經過各種戰友把這個聲音的放大,各種管道戰友把這個聲音放大,經過我們的同盟向班農先生、納瓦羅先生,像那個Raheem還有他們那個國家脈動——National Pulse。然後像福克斯、Newsmax所有,我現在沒有辦法一一列舉這些名字。

所有這些人抵住巨大的壓力還有比爾.格茲先生他寫過很多文章,基本上西方媒體第一個,1月25號根據我們的情報寫出實驗室來源可能性並且發表在Washington Times這樣的人,所有的這些都是巨大的努力。

如果沒有這些蝴蝶翅膀一樣扇動的效應,我們就不會看到中共以及後來柳葉刀雜誌、NIH、然後世界衛生組織一系列慌亂的、不擇手段的露了不少馬腳的這一系列錯誤行動。如果我們不這樣去做的話,中共有更多的時間更周密的去進行這件事情,然後接下來就不堪設想現在世界會是什麼樣的?

現在他們被驗證,驗證的背後是我們一層一層的推動,我們經過不懈的努力,大家頂著巨大的壓力——我有巨大壓力、郭先生有巨大壓力、路德先生有巨大壓力,班農先生也頂著巨大壓力,所有人——每一位元戰友,看電視的每一位元戰友都頂著巨大壓力,在壓力面前每個人攤上就是100%,不分大小,只要攤上你就是可能就會被消失,但是這又怎麼樣,我們大家去做,最後我們的力量推動了,我們看到現在西方已經在省悟,從所有的Email的結果,你看現在他們福克斯、Newsmax他們解讀得比我們還快啊。他們看完那些郵件他們已經放上,你看福奇你當時為什麼這樣?哎呀!你和中共關係這麼好!他們全都明白了。他們不會再問我為什麼這個樣子,反而他們會跟我說Dr.Yan你要當時做成這個,你還想再說什麼?對不對?這就是真相的力量。

郭文貴先生:這就剛才是科學家回答的非常的正確,共產黨的情報機構總有一句話——我們想拿下一船的人的時候,不需要買通所有船上的人。我們先把船長的孩子給買通,把船長的醜事給挖出來。如果船長不聽話,把二船長給買通,如果二船長再不聽話,把二船長的情人給挖出來,這就是共產黨的情報機構。

所以說你看到這些知識界、科學界,所有的這些背景。實際上很簡單,美國搞定福奇就可以了,他只需要買通這個船上的船長和二船長就可以了,現在還剩4分鐘,路德先生你要今天剛才科學家講那個福奇郵件和驗證了爆料革命,整個事件世界全傻眼了。就像共產黨的情報機構是永遠信奉的哲學一樣,搞定一個船的人就買通船長、二船長就可以了,那麼這個事情是最好的逆增緣證明了爆料革命和路德訪談、119、科學家你們說的都是對的,它的意義之深遠,你現在開始講直到講完為止,你來開始

閆麗夢博士:這就是中共的航海文化,中共也有航海文化。

郭文貴先生:大海航行靠舵手,他就是搞定舵手就行了,不行,二舵手。

路德先生:我們得剁首,還有兩分鐘啊。我這樣說,就像滅霸的手套,手套上有6顆鑽石,每一個鑽石代表什麼?代表時間、代表信仰是吧,代表生死、代表力量,代表等等這所有的,別的我不記得了。但是我想說的就說,咱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所有的中國人每一個人就差你一個,每一個人你的角色因為據我所知每一個轉推的點贊的,我跟你說,比如這個朱利安尼先生的推下回一個說,你說得太好了,就這個,都會給誰?給他們一個巨大的支持力量。

就每一個人千萬不要以為自己的聲音不會被人聽到——一定會被人聽到,雖然我們不可能,像我們沒有這水準像郝董這樣在世界盃賽場上馳騁、進球,也不可能像文貴先生一樣擁有、坐擁帝王級的豪宅,是不是?更不能像閆博士這種天才般的各方面、英語。

郭文貴先生:你都做到了。

路德:但是我們只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這個石頭、這個滅霸的手套,我們滅的是中共,你就具備了,一旦具備的時候,其實我們就是在做拼圖,不斷的完成這個拼圖,拼圖完成了自然中共就滅了,別忘了我們強大了他們才能跟我們站在一起,不要指望我們去靠別人,我們靠的是我們自己!

郭文貴先生:滅共爆料沒你不行,這是路德先生說的。

路德先生&閆麗夢博士&郭文貴先生:就差你一個~!就差你一個~!

郭文貴先生:路德先生他就是老是能說明語啊,行了時間到了,我們一會兒見。交給主場,講得太好了啊,說真話,這個痛快!痛快啊!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與唐平&威廉王連線談馬背英雄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 6:46:05

播放《馬背英雄》MV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 6:50:11

郭文貴先生:哈哈哈哈哈。

威廉王&唐平:(吹集結哨),怎麼樣?七哥。

郭文貴先生:哇~(與工作人員說話)你給我們仨鏡頭,首先感謝唐平妹妹、威廉王,我沒有看這個MV,我在這也是第一次看這個完整的,雖然沒有100%但是很了不起,今天我特別榮幸在這裡能第一次和科學家和路德先生和戰友們一起,我是第一次看,我是第一次看,很多還沒改過來,你像馬的後面的電線都沒改掉,飛機後面的背景、還有大門還在那露著在機庫裡沒改過來,但是我覺得非常非常震撼,感謝唐平老師、感謝威廉王,現在是路德先生要採訪我、採訪你倆關於這個歌,現在由路德先生採訪~

路德先生:這首歌就是幾個方面,一個就是整個主題,是吧?第二個是曲調,第三個就是畫面,是吧?就是你想傳遞一個什麼樣的、全面的一個資訊給所有咱們的戰友?

郭文貴先生:為蒙古人發聲,拯救蒙古的文化,蒙古是人類歷史的重要的一部分,不能讓它消滅。這就是我覺得威廉王寫這個詞、唐平妹妹造這個歌,我覺得它讓我感動的原因,而且我從第一次一個字一個字唱到最後一句能唱成,而且這歌唱出來連我自己都覺得要親我自己的屁股的感覺,說心裡話,確實我我覺得唱的不錯,呵呵。

路德先生:為蒙古人發聲,這裡頭還有就你看這裡頭你看有一個呼麥,好像呼麥,呼麥是您唱的?

郭文貴先生:呴(音hou)黑呦~百分之百,百分之百。

路德先生:這個很難的這個,是吧?這個是蒙古的技術上是很難的。

郭文貴先生:一開始唱得呴(音hou)嗨呦、呴(音hou)嗨呦,然後唐平妹妹說不對七哥,不是是呴(音hou)嗨呦、呴(音hou)黑呦,呴(音hou)黑呦,呴(音hou)黑呦。歐嗨喲~歐嗨喲~,欸,她說哎七哥找到感覺了,就來了,這個有時間我們真的可以再上路德的訪談,專說這歌的過程,你們真的會愛我們的唐萍妹妹、愛我們的威廉王,就這個不專業的威廉王寫出如此之偉大的歌詞,你今天看了這個意義了,每個詞我就改了兩個詞,就是原來是有一句話說:”敵人的血順尖刀滑落”,我說這個太什麼,我們當場就改了一遍——英雄的血順盔甲滑落,其他完全100%,就當場,而且我覺得吼黑呦,吼黑呦,吼黑呦,然後這個是我創造的,整個老師的到現場,我把它全改了,全改了。但是剛才我看的時候服裝拍的時候,真的是我覺得他倆把我瞭解我的音兒、瞭解我的整個意思,關於是這個詞打動了我。

路德先生:好,我現在先問文貴先生,待會兒再問唐平和威廉王。就剛才整個MV的拍攝是在……?

郭文貴先生:長島,長島私人機場,長島私人機場機庫裡面。

路德先生:裡面兩個車,一輛是勞斯萊斯,另外一輛車是啥車?

郭文貴先生:一個是邁巴赫SUV,美國第一輛,一輛是勞斯萊斯也是美國第一輛 SUV。所以說作為兩個背景,而且這兩個不是顯車的,因為大家可能能記得這兩輛車當時在曼哈頓出現的時候,欺民賊說是租的車,租的車,然後說這個是租的,誰誰還有板有眼的,咱就把租的車繼續開去吧,就在那個飛機前面,因為你們看到的是個三叉戟,是達索飛機,然後事實上我們那天拍了很多場面沒用上,因為後來說後期,比如說拿著那個正義者之劍,就是滅共的劍,實際是從底下劃過去,是土崩山裂的感覺,然後咵~劈過去,他來不及了,昨天晚上,今天中午12點唐平妹妹和威廉王才收到這個,他們才加的這個字幕,所以說每個碎片裡大家未來解釋都會有意思的,特別棒。

路德先生:唐平是總製作人是吧?

郭文貴先生:總製作人、總製片人、總導演。

路德先生:這個整個揉在一起的,我看裡面又是蒙古元素、又是中文,然後又有英文然後又有說唱,是不是?然後又有點Rock&Roll的感覺、又有點說唱,怎麼融合到一起,怎麼融得這麼好?唐平。

唐平女士:這就是跟您一樣爆料革命開光了嘛,其實很簡單,現在你看自從參加了爆料革命,我們倆真的是很少,從去年的我們建國的《自由》到《國歌》,還有《香港我們的耶路撒冷》,還有包括《我是英雄》,包括給七哥做的前面兩首《滄海一聲笑》和《酒滅中共》,一直到今天的這首原創的完完全全100%的屬於我們的七哥的、每個字每個字都是他自己唱出來的《馬背英雄》。

路德先生:好的,威廉王歌詞這裡面有一些表達得毫無疑問,這裡頭有一句話叫做神聖的母語放聲高喊——滅掉中國共產黨,這句話還用的是蒙語是吧?用的是蒙語,你是不學過蒙語還是怎麼的?

威廉王:是這樣的,寫詞是這樣的,是去年10月份然後看到了新聞上說 CCP正在荼毒咱們的蒙古族同胞,然後不讓孩子學習蒙語,然後反正就是要抹殺他們的文化,我就特別難受,然後呢又過了兩天,聽說就看到地方上有很多人在反抗,從大人到孩子,大人甚至好像是還是黨員,然後就蒙古族黨員,他們就是以身就犧牲了,然後去捍衛他們民族文化,然後所有的像小學生、中學生他們都去學校去遊行,甚至有的根本就不去學校不接受你共產黨的這種洗腦,然後我覺得太牛了,天呐!蒙古族這種精神實在是太牛了。我覺得這種精神是應該我們所有的中國人都應該具有的一種精神,而不僅僅是蒙古族具有的,所以我就當天就特別有感觸,然後就開始想寫一首給蒙古族人的這個歌兒。其實我一晚上就寫出來了,然後轉天就拿給小唐姐看,我說我給蒙古族寫了一首歌,真的是他們這麼為自己的民族去奮鬥,我們不能不去支持他們,我們一定要支持他們,而且要讓他們明白是誰造成的要抹殺他們的語言、抹殺他們的文化,然後要把冤有頭債有主把最終的幕後黑手揪出來,所以就寫了這麼一首歌,蒙語其實是………。

路德先生:我問一個問題,因為現在你如果用谷歌翻譯你說滅掉共產黨,中文翻英文絕對不是 Take Down The CCP,你把Take Down The CCP翻譯成中文一定不是滅掉共產黨這個,因為中共控制了這個原始程式碼,所以我就問你,你到底懂不懂蒙語,因為我現在在網上能不能找到真正的”滅掉共產黨”的蒙語能不能翻譯出來,知道吧?所以這一句話用蒙語表達出來,實際上它就是一個語言的傳承,讓所有蒙古人知道”滅掉共產黨”的蒙語該怎麼說。

郭文貴先生:歐哈姆呐姆Gi,歐斯噶呀!歐哈姆呐姆Gi,歐斯噶呀! (滅掉共產黨)!很難發音的。

路德先生:所以我覺得這首歌最後的其實就這一句蒙語就把這個傳承下去了。

郭文貴先生:這個了不得的,很多蒙古的朋友給咱發資訊,說你一定要上路德節目好好講講這個歌的由來,所以說真的唐平妹妹、威廉王咱要在路德訪談好好談這首歌的創作過程,他問的是重點,這句話很重要。

這句話實際裡邊唱的最不好的,而且是他糾正我,而且我發現威廉王我的老師糾正我後來有錯誤,他說”歐哈姆呐姆Gi,歐斯歐噶壓”(蒙語),結果後來放原聲是” 歐哈姆呐姆Gi,歐斯噶呀!”。” 歐斯噶呀”,人是” 歐斯噶呀”。

結果我在這”敖次噶壓”,不對!” 歐斯噶呀”,唱了有千遍,這個有上千遍。但是我覺得的威廉王他是天才,所有的藝術家沒有一個是後天的,全是天生的,凡是學校出來的所謂大家一定是假的,因為你是後天造的,所有的藝術家天才是上天造的,這個(閆麗夢博士)、這個(路德先生)、你們(威廉王&唐平)全是上天造的,郭文貴是後天的。

所以這個詞兒寫出來,你看”是誰霸佔了我們的牧場?是誰偷走了我們的牛羊?是誰剝奪了我們的信仰?是誰奴役了我們的兄弟?是誰蹂躪了我們的妻女?是誰讓我們的母親流淚?是誰掐滅了孩子的希望~~?”,哇,這個詞一下子爆裂出來了,這個感覺它沒有收回來時說”是中國共產黨”,然後是” 歐哈姆呐姆Gi,歐斯噶呀!”。這個一氣呵成,你沒有這個爆料熱情是出不來的。

你跟科學家在一起是病毒、病毒、病毒,是吧,搞病毒去了,你跟路德在一起一講,哇,我要重磅、重磅、重磅。它是因為你它這血液是順著下來了,但是這次路德先生,我覺得真的是咱爆料革命有史以來能感受被天造,我這嗓子一下就開了,就那天下午我開始錄,結果我在這收拾,看著下去我點著雪茄我說開始~一下子就過了,而且我唱完以後我真覺得後期編輯的很多戰友,像Q May、 VN還有我們很多後面編輯的人,說拿到好萊塢團隊,好萊塢團隊改了最起碼200遍以上,200遍以上,就是真的是好萊塢團隊也是深受感動的,在現場我錄MV的時候很多人都很感動的。路德先生你繼續問。

路德先生:是啊,就是就這一句蒙語用這種歌曲的方式把它傳承下來,讓蒙古人永遠不要忘了滅掉共產黨蒙古語怎麼說!是不是?然後讓所有人全世界都會翻譯”滅掉共產黨”,其實很多人就英語怎麼說?日語,然後苗語怎麼說?別的壯語怎麼說?因為中共會把這些”滅掉共產黨”幾個各種地方語言全部給它…,因為聽不懂啊,就這概念。然後還有剛才這個MV裡頭,MV裡面你看整個的服裝設計,然後眼睛的這種搭配,然後還有舞蹈,都是怎麼策劃的?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這個舞蹈老師是一個美國很有名的老師,是在59號碼頭上是一個傳統的、世界最大的一個影視廣告製作公司,兩天教我,我一去的時候他就給我編了一堆的東西,我說我不喜歡,我說你這個理解是不對的,我說我認為這是我們蒙古人發聲的,我就給他講蒙古的故事,他們一下子…這些人很傲慢。

所以我可以改我的動作,我說這個我們最早的動作是這個動作(雄鷹飛起的動作)歐嗨喲~歐嗨喲~,就這樣是雄鷹飛起,這樣的時候是雄鷹拐彎,歐嗨喲~歐嗨喲~歐嗨喲~歐嗨喲~然後他一看,說欸這個動作好,所以他們當中採用了最多的這個動作,所以你看”偉大的長生天,我的魂與你同在,這是最重要的,這是我們的草原,這是我們的草原,是吧。我說這是我們的草原,蒙古人是這樣,這是最好的歡迎,這是最衷心的敬奉、信仰,對不對?這是我們的土地、這是我們的草原,哇,我一唱,他說改改改,就改了。

所以整個這個專業的舞蹈老師聽…,最重要的今天我要說的,就是唐平的那個唱,那個女孩她的唱是整個歌的靈魂,你別看我唱,我不是拍她,我不是這個人,就是她這個歌聲極大的震撼了我,就是她這個嗓子哇~一唱,你看我一開頭就有感覺了,我就來感覺了,然後感覺一開始,我馬上就覺得,哎呀,唐平在上面就說——是誰搶走了我們的牧場?是誰奴役了我們的兄弟?是誰掐滅了孩子的希望?我這感覺叭~就來了,歐嗨喲~,歐嗨喲~,我就歐嗨喲~起來了,她這個詞兒寫得瞭解我的聲帶,她瞭解我的聲帶,7個字五個字它非常押韻,然後呢正好是我的聲帶這是個聲區。

好萊塢為啥搞不定呢?好萊塢也寫了一首歌叫Come With Me,結果錄完以後沒法弄,今天要唱了你們全吐了。就是不是我的聲帶,Come With Me,Come With Me,哎~,這不行啊,這個。所以說她瞭解我的聲區和聲帶,加上這個歌詞的意義,唐平的那個嗓子、那個唱簡直是她一直帶著我在唱,就讓我感覺這歌很快就結束了,實際上是四分鐘啊,非常非常的棒。

路德先生:現在就是郭先生你看新疆人——種族滅絕、西藏——有西藏法案,是吧,臺灣人是吧,香港人,就是現在您要把這蒙古人的火點起來,您覺得蒙古人會不會因為這首歌把這個火點起來。因為可能後面可能有一系列的跟進,蒙古人對中國共產黨就中共是不是像新疆人這樣這麼仇恨?還是說,因為據我瞭解蒙古很多當官的、當大領導的很多,這一點,因為蒙古人覺得共產黨對他不錯,會不會因為這首歌給他點燃?

郭貴先生:一定會的。用班農先生的話說,我們班農先生——Steve K Bannon,100%,用他的話說one hundred percent,Steve K Bannon 100%。這個百分之百,為什麼呢?這個歌詞寫完以後,我感動地我當時呢就給一個蒙古的政法委的人給他發過去了,我說你看這個詞。他一天沒理我,很少這樣子的,後來給我發了個資訊——七哥我真的感動了。

他說我是蒙古人,我就是蒙古的走狗。原話就是我是蒙古的走狗。他說,我覺得我現在死了都不應該被埋在蒙古的土地上。他說我覺得我就不配當蒙古人,你們竟然為蒙古人發聲,他說全世界沒有一個蒙古人站出來為蒙古發聲。

我的背後,成吉思汗的雕塑在這兒,你們都能看到,一直在這,幾年了啊,就在我的後面,成吉思汗的雕塑。我去過蒙古多次,受到蒙古朋友的熱情招待,所以說當我們為蒙古人發聲的時候,我們一定會為新疆、臺灣、西藏、五十四個少數民族兄弟都會發聲,他們受到的種族大屠殺、文化大屠殺和閹割,絕不是那麼簡單。所以現在美國在說種族大屠殺的時候,他沒有想到,文化閹割在中國是多麼的徹底啊。

就剛才科學家講的一樣,我們每個人都有英雄,每個領域都受到了共產黨的虐待和剷除,我們必須要對共產黨所有領域都要清算。這個清算絕對不是一方面的,所以剛才回答路德先生,我們會為這所有的發聲。科學家和路德還有今天我們的唐平妹妹、我們的威廉王、我們的葉釗穎妹妹、郝海東先生,還有我們的博士軍團,我們的博博士、墨博士、冠博士,安紅妹妹還有艾麗女士,每次講的時候他們是用心在講,他們在為我們的同胞、為中國的文化在講,這不是開玩笑的。

這就是路德訪談我覺得所有的詞當中,你能出來驚魂,你能出來大家那種想要的感覺,就是你抓住了所有的重點,而且說的是真話。而且我們唱的是真話、唱的是真事,世界上沒有任何歌曲唱得那麼真實的——每句話、每個字都是真實的。

大家但凡你認真瞭解共產黨的邪惡,聽那歌詞的時候。咵~,馬上與狂風對話,這個詞讓我唱出,咵~,迎著黃沙,我再次出發。哇塞,我的感覺就來拉,迎著黃沙,再次出發~~~~~這感覺就來了。閆博士一聽——這唱的是我。路德一聽——這是我。你威廉王聽、所有的戰友聽——這就是我,英雄的氣概、馬背的英雄就是我們人類的基本的本質和尊嚴。

路德先生:新疆人維吾爾族現在都知道種族滅絕包括集中營啊這種事情,西藏自焚這麼多,是吧,還有宗教滅絕。那對於蒙古人現在,就是他們遭受的這種壓迫或者現在不管是媒體還是爆料都很少。您能不能今天跟我們對您瞭解的關於蒙古人遭受的這種壓迫這些,除了語言這塊,除了語言。

文貴先生:這就路德先生,我跟你說他的訪談厲不厲害,跟科學家對談的時候吧,她突然就發現路德變了個人。我不是誇你,路德先生。我就喜歡你這種完全超出常人,大家理解的正常發揮就像我唱歌一樣,我唱出不一樣的郭文貴。為啥我說我的第一個恩師是唐平妹妹,然後威廉王是我的老師,但是我最要感謝的是。

I want to really appreciate my teacher is very important. Steve K Bannon,No Steve K Bannon,No Miles Guo 。I’m on the boat it talk about the song. I think never have this song. You know I have no common sense. .Steven Bannon said, Miles Guo,you can do. You are the perfect singer. You need sing by yourself. Then I listen to Mr. Steve K Bannon. I try the new song——take down the CCP。 Then now I have the four songs get along. I mean my teacher Steve K Bannon 、Tang Ping. OK

——我要真心感謝Steve K Bannon班農先生,沒有班農先生就沒有郭文貴,我在船上在談論唱歌,我從未想過我可以唱歌,你知道我根本沒有任何樂理知識,班農先生說,文貴,你可以的,你是一個完美的歌者,你應該自己唱出來,然後我聽從了班農先生,我嘗試了take down the CCP這首新歌,然後現在我有了四首歌,我想說班農先生是我的老師,唐平老師是我的老師。

這是個很重要的,我現在說到蒙古這個歌的時候,蒙古真正的文化的大封殺是什麼原因,你知道嗎?是基於以下四個核心的原因——是蒙古人,蒙古王是誰呀?我的好哥們——鳳凰衛視的副總裁、北京傳媒學院的院長王紀言。他媽媽是內蒙古的紀委書記,爸爸是蒙古叫王鐸,是毛澤東的兄弟。這個我對蒙古我是非常瞭解的。

第一個是什麼?蒙古培養了一批幹部,叫蒙奸!這幫蒙奸是毀滅蒙古的罪魁禍首,就是當狗啦。虐待、給所有當官的送蒙古美女,給所有當官的送蒙古的最好的草原上的古董,幫助這些共產黨的高官找墓地。太多這故事我給你們講講,我見過五個金馬車挖出來。哇塞,到了那塊以後,直接當了中央委員了,這是蒙奸的第一罪魁禍首。這個千萬別忘了,這個千萬別忘了!

第二個,蒙古裡面出了很多政法委書記,當時那個秘書長,李克強秘書長叫什麼我忘了,那傢伙現在已經消失了,那跟我很熟,我原來爆料都說過,我一下子忘了。他在跟李克強當秘書長的時候,那跟我非常的近,經常在盤古裡面,蒙古駐京辦就在盤古——蒙古駐京辦。我看到了蒙古人的沒落,完全失去了馬背的英雄。他們已經是吃草都不配啦,他甭說騎著馬吃草,他連吃草都不配。然後被漢人摻沙子、被漢人化,而且是蒙古人是走在最前面的,這是非常可怕,這是第二條。就是蒙奸在北京的滲透和對蒙古人的摧殘比共產黨還凶呢!在北京,在整個網路上出賣。

另外一個最可怕的是什麼?——金錢!蒙古是礦資源,是幾個大礦在那兒的,除了挖祖宗的墳,他的礦、所有的礦全是共產黨中央委員與上面的人控制的,蒙古人在呼倫貝爾的大草原還是在整個他的呼和浩特,所有的周圍的礦和資源幾乎成了蒙古人換官兒的所有的工具。但蒙古人確完了。

最後一條是最可怕的,共產黨從早到晚就說過最可怕的兩種人,第一是新疆,第二是蒙古人,因為他們有信仰,他們有同族的語言,他有著不同的語言,他有獨立的語言,他有獨立的文化,他有獨立的歷史,他還有獨立的疆域,還有驕傲的歷史和資本,而且他們有著漢人不一樣的體格和健壯,他們有驕傲,他有文化,他有歷史,他有語言,所以共產黨就是按計劃的、分節奏的把蒙古人分化、蒙奸、文化閹割,然後讓你漢人摻沙子,最後把你資源全部給你毀掉,然後草原上現在都是沙漠,這樣才達到了共產黨今天的目的,悲劇在這。

那麼最近的這幾年看到最多的蒙古是什麼呢?路德先生,你注意到了嗎?蒙古幹部是被抓最多的,就是習和王上來以後就說過:東北幹部不能用,用完就得抓,否則就是換,這個因為當年的高崗啊什麼這些人這都是他們的教訓。

第二,蒙人、疆人、少數民族的幹部都得統統換掉,這是什麼時候說的呢?——2006年,習在內部就說過,東北的幹部能幹什麼事啊?王岐山,啪啪~~~股掌。說,蒙古的幹部那麼多,蒙古的草原現在怎麼樣?都是沙漠啊。對蒙古都不好,對這個國家能真愛嗎?只有他自己!新疆人幹什麼啦?新疆人把自己的姐妹送到北京開夜總會啦,新疆人能愛黨嗎?欸,有道理啊~~~說西藏人最早跟我們黨合作的,西藏人最早要我們去改變他的文化,他能信佛嗎?欸,大家說習講的對,有道理。啪啪~~~~~股掌,

在這種情況下,就習的、王的,他腦子精神的雛形已經存在,就這些民族都必須跪下,不值得尊重,首先幹掉他的文化、幹掉他的語言、幹掉他的驕傲、毀掉它的歷史,最後讓你生存的地方,你所有資源我全拿走的時候,你生存必須靠我。

這次在蒙古抓的幹部和抓的人嚴格講是一個整個大清洗,所以這首歌裡面講到,你看看,從牧場牛羊、語言、信仰、兄弟、妻女、流淚,掐滅了孩子的希望~,是誰掐滅了孩子的希望~,哇,這個詞,一說我就~~~叭,就出來了啊。這個事,你看與狂風對話,這是蒙古人的血性啊。現在你跟誰對話去啦?把自己的兄弟姐妹、妻女送給共產黨到夜總會對話去啦!所有夜總會的新疆姑娘最值錢,蒙古的姑娘最值錢,說蒙古的姑娘時間比較長、比較溫柔,這不是悲哀嗎?

所以當我們坐在這裡的時候,聽了這個馬背英雄的歌的時候,如果時間允許我們再放一遍不過癮。我建議主播一會再來一遍,這個歌是真的MV,我是用我的心啊,我覺得是,我真覺得有上天之靈送來這個歌,所以我今天這個衣服你們看到了,就雄鷹啊,雄鷹,翅膀~~~~喔嘿喲~~是吧,這就開始啦,那麼這我是有感覺的,就蒙古人應該像我這樣子——自信地、不懼死亡地走在前方,維護自己的人類兄弟姐妹的尊嚴和安全,不要被人家蹂躪你的妻女,不要被人家再蹂躪,你也不要出賣你的妻女,謝謝。

路德先生:郭先生,除了您之外對蒙古的瞭解,咱們這裡還有一位對蒙古絕對是最瞭解的。

郭文貴先生:誰?

路德先生:唐平啊!

郭文貴先生:啊,那當然啊!

路德先生:為什麼?因為零點樂隊裡面無論是樂手,還是

文貴先生:他老公是蒙古人啊。

路德先生:對,蒙古的,蒙古的,零點樂隊。

文貴先生:你把我利用啦,吧我利用啦~~~~

路德先生:所以唐平女士來說說,您肯定對蒙古的文化非常理解,非常瞭解,很透。就是正常人普通老百姓,文貴先生剛剛的都是高級的官員的,是吧。就是蒙古的他們的訴求在哪裡,就是蒙古的壓迫的具體的普通老百姓在哪些點上?能不能分享一下?

唐平女士:其實我還真不太瞭解咱們的內蒙,真的,說實話,因為之前的零點樂隊我的前夫他北京人,他不是內蒙人,那實際上,他們所謂的做的那種所謂的搖滾樂其實在我看來真的是,不是我想要的那種。

雖然我也曾經給他們的一張專輯也做過一些歌的製作人,後來我發現真的是南轅北轍吧。所以說其實我在寫這首歌的時候,是因為威廉王的詞。但其實我是想表達的,就是那種民族的精神。

那麼我們的音樂、我們中國的音樂它的特點在哪裡?其實很多的民族的這種音樂是屬於中國民族的這種音樂是特別特別有感染力的,那麼想到了新疆、想到西藏、想到香港,我特別在去年10月份的時候特別特別地害怕,在蒙古也出現香港和新疆那樣的慘劇。

所以說是一種,搖滾樂一定要把這種反抗的精神唱出來,所以我覺得這個歌詞就威廉王寫得特別好,所以我也特別特別有感覺,而且在用到蒙古音樂的時候,其實這是我的第一次嘗試,寫一首帶有蒙古這種風格的這種搖滾樂,但實際上是我一直想把咱們東方的元素,還有中國的搖滾樂,融入到真正的這種東方的這種音樂元素、融入到西方的搖滾樂裡面去,我覺得七哥是我遇到的最棒的最棒的,作為一個製作人的話、一個音樂製作人我是覺得這太榮幸了,就是我太榮幸了,一輩子最大的榮幸。

路德先生:好,閆博士你來說兩句,您覺得感覺怎麼樣,這歌?

閆麗夢博士:我不懂音樂,我覺得很酷啊,而且很有感染力啊,我覺得最重要的是這個藝術就是讓人產生共鳴的嘛,對吧?不管是歌曲也好、繪畫也好、詩歌也好、任何藝術形式都好,它要讓你產生共鳴,這個是最重要的。

然後你才會從內心覺得,比如說這首歌,讓人覺得,哇,聽了以後不管你對蒙古有多少瞭解,你會有一種想去瞭解它的衝動,然後當你有了這個心、有了這個願望,有了這個心之後,你會去做一些事情,然後就會去深入的瞭解,比如說你接下來聽路德先生問郭先生蒙古人文化是如何被中共一步一步摧殘的,你才會發現。

原來背後有這麼多東西,然後在這個過程當中你學到了知識,你也加深了瞭解,同時你也知道原來蒙古背後有這麼多的真相需要我們大家共同的把它揭露出來,需要我們大家共同的去保護蒙古文化,所以這樣來講的話,我覺得從這個歌曲本身要達到的訴求上來講,它就已經到了一個層面了,接下來就是一個傳播的過程了。

那麼我覺得就好像郭先生之前的那首take down the CCP,那是我最喜歡的郭先生的歌,基本上有一次,我在一個小公園裡邊看到一個一歲的金髮碧眼的小男孩。然後就跟他打了聲招呼,就掏出手機放那個歌,那個小孩路還不會走呢,就開始扭,這種就是真正的感染力。我覺得爆料革命我們這幾年走下來對吧,尤其從去年開始郭先生開始做音樂,然後包括那個時候我們很多戰友開始在網上做視訊短片呀、做各種各樣形式的藝術的傳播,就是我眼看著大家是越做越好,這點我剛剛跟郭先生說,比如之前大家做一個視頻跟PPT一樣,只不過帶了一個配音而已。

後來大家就開始做剪輯,再後來就做各種各樣的音樂,比如說Q May,比如說唐平女士、威廉王呀,好多好多戰友,那個上帝長群、貫君的後媽,就很多歌包括有些戰友寫的我的呀,我都非常感激,我都沒有看全集,我都不知道它有沒有新的,咱們大家的話,在充分地地利用自己這個主觀能動性,中共老說主觀能動性,但中共壓抑的就是你的主觀能動性。

相反我們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給大家提供了這種土壤自由地發揮,不限主題,大家只需要知道你追求的是什麼,你追求的是真相、是正義、是信仰、是真和善和愛,這就可以了,這就是為什麼,當七哥想唱一首關於蒙古的歌的時候,唐平女士和威廉王你就可以創作出來,讓人感覺哇我就想瞭解蒙古,我想保護蒙古的這種有這種衝動的音樂,當我們大家說起中華文化的時候就想起《滄海一聲笑》的音樂,當談起母親的時候就有關於母親的歌,所以我們有很多很多主題的歌,我相信這樣的一片土壤對於熱愛藝術的人來說,才是他們真正想要進行創作發揮、有空間的土壤,所以我覺得我們新中國聯邦給很多很多有才的人,不管是中國的還是外國的人提供了展示的空間,我們也希望越來越多這樣的成果出現,我真的很高興。

路德:對。其實郭先生歌曲這塊,其實咱們中國人已經被中共訓練得對歌曲就是已經訓練得很簡單,就是只知道聽。

閆麗夢博士:兒歌一樣。

路德:就是兒歌一樣,一,旋律簡單詞簡單,背後的故事沒人去追尋。任何一個在西方世界他一定會問,這個歌它的背景是什麼、它怎麼創作出來的、它表達什麼,是吧,然後這個人寫的環境是什麼,你想包括狄倫要成為諾貝爾文學獎,他的每一首歌跟詩一樣,是吧,對於偉大的作品,歌只是一種形式,就像閆博士報告是一種形式,歌曲是一種形式。

等於說中共國的人創作的時候,首許它可能也會要背景什麼,但是它第一想的就是如何歌頌黨,是吧,所以,在創作的時候土壤它已經不一樣了,等於說出來以後,要歌頌它就是一堆簡單的詞語的堆砌,是不是?萬歲、偉大、舵手,這些詞要堆砌,然後曲調呢也要說白了就是要形成套路,什麼套路,只要歌頌的一定是那幾個旋律、那幾個調,是吧,就是八股化了,標準化。

但是您站出來以歌滅共這個形式,其實就是說白了就是打開了第一槍,這個第一槍就跟2017年爆料革命一樣,您在直播、社交媒體,這絕對是任何人不管哪怕砸郭的、哪怕現在中共要在海外控制國際輿論,它也要到社交媒體、也要到YouTube, 都是一個橋頭堡,這是百分之百、萬分之萬。

咱們的作者、歌曲一樣的,這個等於說把這個東西撕開了一道口子,更重要的文貴先生我最佩服您的就是,這您這個一直就是堅持到底,知道吧?一個不行兩個,兩個不行三個,三個不行四個,是吧,反正,我反正跟你死磕到底,跟你中共就死磕到底,今天一個好,明天再來一個,後天再來一個,不斷地往前推,這種中共最怕,最怕這個。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路德先生剛才說的是歌、音樂的一個特別核心的本質,就是西方的所有的音樂都來自信仰——基督教、天主教、雅典娜、雅吉娜、女神,然後呢就是天地之戀。

那麼我們所有的中國的音樂都是服務皇家,皇家之後就是高山流水,是不是啊,情愛啊,表達比較含蓄,(閆麗夢博士:二泉映月。)但是,音樂但是你看著中國最核心的就那種編鐘一樣,在我們的春秋戰國、漢朝所有地方,包括河南商城的九五*就像青銅文化一樣,它是非常璀璨的,絕對是了不起的,我說實在這足夠的資本和驕傲。

但是現在中國的音樂變成了什麼,就你愛我我愛你、我恨你你恨我,只有你和我它沒有上帝、沒有信仰,它沒有信仰、它沒有靈魂。

人家西方的歌是最後,從神的聖母瑪利亞創作出了藍調、創作了Jaz Music,混在一起變成了一個追求真相的、自由的、發揮的完全是跳出了這個格調之外的所謂的制約和約束就叫Rock搖滾,然後是Park,這些音樂完全發揮了人的主動性,你說的主動性的問題這個全出來了。

就是音樂它是讓你歡悅、讓你愉悅、讓你找到自己,同時每個人的音樂都是不一樣的,音樂的本身就是歌頌不同的本色,凡是一樣的音樂一定不是好音樂,就是洗腦音樂,每個人實際你的聲音都好聽,只是你不習慣,你就是我的歌它實際上不好聽,但是你習慣了現在越聽越好聽,真不見得好聽,現在因為你是愛屋及烏你覺得好聽。

如果你從來沒聽我唱歌,我唱的歌你覺得我吐死了、我受不了是吧,因為你知道歷史、你知道文化、你知道一個音樂本身,你瞭解它有靈魂,我唱的不是我,我唱的是大家,我唱的不僅是你和我和你和他,我唱的是上帝賦予我們人類的本質,就像那個戰馬就是我的生命、馬奶酒讓我藐視死亡,就這種詞你這個心裡有這個勁兒你就叭就出來了,你說是不是啊,這個非常非常妙,馬奶酒讓我藐視死亡,現在蒙古是馬奶酒讓我賣掉我娘賣掉我爹,是吧,蒙古現在多少人,你看看那蒙古高官——馬奶酒讓我賣掉我娘、賣掉我閨女,哎呦我一聽我那個振奮那,馬奶酒讓我藐視死亡,我這感覺一下就來了,是吧,然後疾馳在馬背上,雄鷹落在我肩膀,哇塞,你想,這個鷹豎立在我肩膀,現在跑我胸上來了是吧,笑。。。

我的魂與你同在,偉大的長生天,偉大的長生天~,我的魂與你同在~,這是我們的草原,哇~這個感覺。你說蒙古人——這是你們的草原,拿走吧,給我弄個副局級幹部是吧,最好是弄個副部級,對不對?它永遠這不是我的榮耀、這是我的羞辱,快拿走吧。

蒙古人一喝酒,一喝多了和東北人很多人是一樣的,一喝多酒了,蒙古是你家的,你是我的成吉思汗,到蒙古去我們有漂亮的姑娘,咋咋滴會唱歌,咋滴咋滴,他跟你說這個,是吧?這就是一個民族的墮落,它本來最好的嗓子,蒙古的跳舞一開始,脖子一動,哢哢哢就跳,現在是什麼?——搖頭晃腦了,都跟喝了搖頭丸一樣,這個民族被整個共產黨給閹割了。

這個音樂的本質是歌頌個人、多樣化,你的聲命的本質和崇尚美好和敬重上天,這個太牛了,這個詞寫的,所以說路德先生剛才問的問題,這個本質就是蒙古的文化、蒙古的人性、蒙古的英雄已經徹底地被它給毀掉了,所以說現在雄鷹不是佇立在我的肩膀了,現在雄鷹已經被踩在腳底下了。就是這個歌威廉王、唐平妹妹不但寫得好,而且你把我能讓我唱出我的嗓子來,真是不可思議的,這就是音樂的力量、信仰的力量。

路德:對,其實你看威廉王他不是音樂學院。。。

郭文貴先生:最近沒有爆小料了啊,說他不專業,就像路德一樣,非專業人士路德,非專業幹出那麼大事。

閆麗夢博士:還說我上電視還念稿呢

郭文貴先生:我記得,哈哈哈,火雞龔,她老在關鍵時候戳人家穴。然後美國人說你們的科學家老點人家的穴,我說,哎呀你都學會這個了。

路德:這個不是專業音樂學院畢業,但這個音樂的本質其實就是表達自我,是吧,它敢於去表達自我。

郭文貴先生:雅典娜、雅吉娜她上過大學嗎?

路德:對啊,所以你看威廉王就是敢於表達,這就是音樂的搖滾的本質,第一,跟科學的本質一樣的,萬物都是通的,第一就是勇敢、勇氣,這是最關鍵的,科學的勇氣就是在於敢於去挑戰任何的現行的任何的牛頓定律,這個三大定律敢於挑戰,愛因斯坦他就成功了,是吧?你都不敢去挑戰你怎麼去這個,這第一就是勇氣,敢於去質疑現行的所有的成名成家的,那音樂的本質也是,第一,你敢於勇於站出來表達自己,是吧,這是最牛的。

郭文貴先生:而且是說心裡話,表達真實的自己。

路德:對,真實的自己,敢於表達。一天不行兩天,兩天不行一年,一年不行兩年,到未來威廉王一定是大師級的,因為這麼年輕,他就做了。。。

郭文貴先生:已經是大師了,我們爆料革命現在絕對是就定義你和他叫師母,師母和大師,你倆睡在一起,嘿嘿。

路德:說實話這就是咱中國人實際上每個人都有這種自我表達的意願、這種自由的發自內心的這種需要,但是中共給壓抑了,中共動不動說,哎呀,你得按套路來,如果跑到在中共國,第一沒人給你做、沒人給你發行,說你這個,就算有膽做,它回頭一些師傅級別的,就像閆博士報告一樣,你這裡沒名氣、非專業,首先看那個學校畢業,哪個樂隊出來,如果搞音樂的話,然後才跟你玩。

郭文貴先生:為了你好最好別出這個歌兒,呵呵。

路德:對。但是咱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就是這樣啊。

郭文貴先生:主播有沒有時間,我們再放一次,再放一次啊。不過癮,最大的問題就是不過癮。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 7:31:56播放《馬背英雄》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 7:36:05

唐平:欸,這就完啦!

郭文貴先生:歐哈姆呐姆Gi,歐哈斯噶呀!(念蒙語打倒共產黨),再聽一遍的時候,唐平妹妹、威廉王兄弟兩位老師我再次感謝,今天你們在現場戰友們一定要代表我,現在我提議現場的戰友們起立為我的真正的啟蒙老師給我信心的Steve K. Bannon先生,我們站起來為他鼓掌。

好,來,我們要為班農先生感謝班農先生,來,開始!(鼓掌)感謝班農先生,感謝班農先生,他能把我給,唐平老師,我給威廉王兄弟說過,沒有唐平老師沒有你兩個,我不可能有這樣的歌也不會出來,是你們的鼓勵,你是真正的開啟了我的,但是在船上的時候是班農先生的對我的鼓勵、對我的激勵,真的是說Miles你可以唱出來,我說我不抽雪茄了,欸,你要抽雪茄,然後就開始錄製的Take down the CCP,沒有班農先生就沒有我們今天的這個歌。

當時我真的是剛才聽每句的時候只有我們能知道當時是每個字有多麼得富有詩情、富有畫意、富有力量,充滿了我們對上天、對信仰的這種感激,同時我們今天在現場的班農先生、比爾.戈茨先生,還有Natalie,還有Raheem、還有弗林將軍等所有到場的,還有今天的Peter Navarro先生,他們的今天的鼓勵成就了我們新中國聯邦,成就了我們今天的所有爆料革命的anniversary的一周年紀念,我建議大家現在給他們所有到場的美國朋友給他們掌聲鼓勵,謝謝(鼓掌)。

咱們現在還有三分鐘,是吧?三分鐘?三十分鐘,還有三十分鐘呐,欸,那我得好好聊聊這個一說這個。

唐平女士:起立起早了。

威廉王:我能先感謝一下嗎?對,關於咱們剛才路德先生問的這個問題,就是說這句歐哈姆呐姆Gi,歐哈斯噶呀是怎麼來的?是我們有一個蒙語歌的團隊,因為我在寫完詞之後的轉天,就想你說一首蒙古歌必須要有蒙語,對不對,所以說我們就立即在戰友當中就去招募懂蒙語的蒙古族戰友,然後呢立馬就有六位戰友就是非常非常勇敢地站出來了,然後我們就組成了一個蒙語歌團隊。

他們真的是非常辛苦,把整首歌都翻譯出來了,然後呢最後在製作的過程中,我們追求的那種效果就是一擊致命,最後就要了一句話,就是這個歐哈姆呐姆Gi,歐哈斯噶呀,然後幹掉共產黨,其實幹掉共產黨在蒙語裡面有很多種說法,有的說的還是比較長的。

我們挑了一句最短的、最有勁兒的,然後呢,反復的去模仿這個語調,然後呢在終於模仿成功了之後,得到我們蒙古族戰友的認可之後,我們就開始給七哥教,然後呢,七哥在練了一千遍、一萬遍之後,終於把他練會了,然後才能有今天這麼好的效果,所以我今天非常要感謝一下我們的偉大的蒙古族戰友,他們有:愛雲噶戰友、柚子戰友、蒙古小哥、海倫娜、黃徽還有粟戰友(注:根據讀音整理,未必是正確的寫法,特別向蒙古族戰友們致敬),非常非常感謝這六位蒙古族戰友,沒有他們就沒有這首歌。

郭文貴先生:我們要對這些蒙古的戰友們表示鼓掌向他們感謝,咱要感謝他們,蒙古的兄弟姐妹們,你們一定要記住,沒有任何人可以掐滅蒙古人的希望,沒有人可以斷掉蒙古人的未來,沒有人可以奪走蒙古人應有的驕傲,沒有人可以改變你們的語言,沒有人可以蹂躪你們的妻女,因為有新中國聯邦。

馬奶酒讓你藐視死亡,我可以告訴你馬奶酒是我們漢蒙兄弟之間的橋樑,我們會和你站在一起,像弗林將軍講的一樣今天,當你們需要我的時候我就和你們在一起,像我們今天站在這裡的班農先生一樣,我文貴不在場,班農先生、Raheem、Natalie、Peter Navarro還有比爾.戈茨所有的這些,還有今天的John摩根先生全家人都會到現場。

我們今天可以說我們世界上超過50個國家的人要參與,由於政治的問題,我們不想給我們自己添那麼多麻煩,不想政治站隊,我相信這個背後的故事你們都知道的,蒙古的兄弟姐妹們你們有威廉王這樣的朋友,你們有唐平這樣的妹妹,我都不知道唐平的老公是蒙古人啊,這你欺騙我了啊。有這樣的朋友,漢人絕對永遠是你們的朋友,我們一定會保護蒙古的一切一切,說到這兒的時候,唐平妹妹你要給大家說一說,那天錄MV歌的時候,咱們的新事蹟你給講講。

唐平女士:其實我覺得最大的感觸就是您的那個堅持,還有您那個聲音裡面,我覺得這一點我還是挺有發言權的,我找到你聲音的那一刻,

郭文貴先生:你老鼓勵我。

唐平女士:真的,真的,真的,就是為什麼這首歌選擇蒙古族的音樂,其實有的時候我們想表達我們自身的一種呐喊和一種反抗精神的時候,那音樂是一種形式,而且我覺得蒙古音樂是這種形式中間最好的一種,而且主要是你的聲音你知道嗎?

其實做音樂的知道,特別是錄音師你的聲音如果要是去放到那個,你的音效檔放到那個Autoturn的那個軟體裡邊,它是識別不出來的,你知道嗎?所以為什麼路德說,路德說為什麼那個呼麥是誰唱的那是,對,就是說你的聲音出來好多層次。

威廉王:一出來就有三個範音,自帶範音。

唐平女士:對,對,對,所以說,而且加上您的那種真的一遍又一遍、一遍一遍,真的我很心疼啊,你看你那天唱完以後你嗓子基本上就說不出話了,(威廉王:是的),而且光在那喊了五個小時、六個小時,是吧?

威廉王:對,其實我覺得給七哥錄歌兒最安心的就是永遠不用怕,七哥覺得哎呀不錄了、不想錄了,或者太累了、唱不好,從來沒有過。

唐平女士:他永遠就是在挑戰自己,永遠,永遠,這個真的就是太讓我感動了。

威廉王:是的,永遠不會說放棄,而且真的是一說……真的非常非常重要。

郭文貴先生:你們兩個真的是我覺得叫蒙古人要學到的,就是英雄的故事必被後代傳唱,這實際上對蒙古人我覺得是最好的一句詞,英雄的故事必被後代傳唱,你賣蒙奸、蒙奸,賣蒙的這些蒙奸們,你們的這個醜陋的故事也被後代所牢記,我們唐平妹妹、威廉王我是能感受你倆這真是在為蒙古人在發聲,一開始我是有爭議的啊,我怎麼突然給蒙古人要唱歌,半夜裡威廉王說你唱一句,你倆要我唱一句蒙古歌,你倆在那兒說我就說了一句迷迷糊糊的,後來我說咱唱蒙古歌對嗎?唐平妹妹,是吧,後來威廉王說這好啊,你倆給我解釋我覺得是對的。

我深深地思考過它帶來的意義,因為咱爆料革命嘛、新中國聯邦得考慮到國際、政治、國內的各種影響的問題,還有我們的立場的問題,它不是那麼簡單,所以最後我覺得這個歌真的是太太棒了。

我還有一個我給大家爆料,可能唐萍妹妹知道,威廉王,我是跟你嫂子結婚這馬上36年了,她從來沒參加過我的一次Party,她沒有跟著我出去參加過一次聚會,我的公司幾乎她都沒去過,那麼這次第一次就是咱錄MV歌的時候當天晚上,我說明天我希望你能去跟我去錄MV,欸,你嫂子嚇壞了,這對她來講三十幾年從來沒有,這對她是個極為恐懼的事情,真的是小白兔要放到原始大森林去了。

她說我為什麼要去呀?我說我明天我們沒有幾個人,都是,我說都不認識你,我們就兩三個人,結果她就說我不想去,那非常痛苦的,我說我需要你去,我會唱得更好。

然後她又說,哎呀,那怎麼樣啊?我說你就隨便穿個衣服就跟我去戴個口罩,沒人認識你,結果我們就去了,到了現場以後,因為那些跳舞的人知道啊,都查我背景資料,他說你真的結婚三十幾年沒換老婆,中國的富豪每天都把換老婆呀,我說沒有。

結果第二天就去了,我就介紹給他們。然後那些導演們、MV人都過來跟郭太打招呼,然後那天我們的港妹也在,就是港妹也在,結果咱們一個戰友G-Fashion的也來了,她也出現在那裡了,在那個一個那個RV車上,你嫂子嚇一大跳,唉喲,我說她也來了,這是我們戰友,結果呢,你嫂子跟她聊的特別開心,她從來也不看G-TV,所以我說啥她也不看,但是那天是我真的額外的一個禮物,就是我讓你嫂子第一次走進了我們爆料革命的現場,而且她在現場的看到這歌詞,而且從頭到尾看到完她很興奮。

當錄完MV的時候我在車上,我就故意不吱聲,然後她就主動地跟我開始說她什麼感受、什麼感受,她說在中國很少有人能這樣唱歌,而且美國這種分工明確、專業化而且這種敬業精神,然後呢就是她就唐平妹妹她是很喜歡的,就是康平就說半天,然後威廉王咋回事兒,我就給她介紹,然後我就給她一路上給她說,第一次這是她來到美國來,我們倆第一次最長時間談爆料革命,最長時間談戰友。最長時間談我說為什麼要這樣做。

你嫂子一路之上抽了很多煙,她很感觸,就是對你嫂子來講這是個真的是個小白兔直接放到大的原始森林去了,那天的感受的是讓我知道是什麼呢?你對家人不要太多的過分的苛刻和要求,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我們一樣,人類的社會當中永遠是5%的壞蛋、5%的絕對精英,這10%的人決定了90%人的命運,從來不是90%人決定這些100%的命運。那麼這個5%的混蛋不管什麼制度下他都存在,就像美國這個福奇不是也一樣嗎是吧?什麼社會也有很多壞蛋。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大家一定要知道,不是你說服別人你成功。是你做得比別人好,讓別人自然而然地尊重你、來跟隨你——你成功了,真正的有本事有能力的人不需要去說服別人,你做給別人看。

就像剛才你說這個唱歌一樣,如果我在那塊兒有一次放棄,你倆肯定就不會再做下去了,因為你覺得七哥累了有情緒了,我是不可能的,因為你倆在做的事情不是為你倆做的,一分錢沒拿,一口水沒喝著,是不是?你倆在這塊兒寫,那這是為什麼一分錢不分利,不圖名,是不是?還收那麼多挑戰和威脅,還要把船給你放水想淹死你們,還給家裡放火,這不是為了別人嗎?我有什麼資格去放棄呢?

你真的明白這一點的時候你不會放棄的,所以說當我唱的時候,不管唱多少小時,你嫂子那天說,哎呦,中間吃冰棒給我送冰棒你倆記得吧,去吃冰棒,然後你嫂子說,哎呀,你這嗓子都快啞了,我說沒事我一定能堅持下去,而且唱得都非常好。

所以說每次唱完以後我不是誇你倆,我最感動的是你倆,我說最多的是我跟你嫂子給旁邊人說,中國的精英太多了,像唐平、像威廉王、像我們背後你像Q May還有Q May的先生,還有著無數的後邊的編輯的還有那無數個戰友,咱們太感謝你們了。

七哥是一個被你們把一個狗屎現在做成了最甜的甜麵包的一個人,我這個狗屎是沒有資格來批評廚師做得好不好,而我要感謝的是你們這些無名的戰友和背後的戰友,真的是發自內心的,是你們把這個不能唱歌的狗屎的七哥變成世界上最甜的蛋糕,我要感謝的你是發自內心的,特別讓我唱,我願意唱,特別是我覺得我唱完以後我非常驕傲這樣的歌,而且我聽到這個歌詞、看到這個MV的時候,我覺得我們不需要表演給任何人看。

我最在乎的是戰友今天在102層,還有在電視機前面我們真正的知道爆料革命的,和真正的新中國聯邦人和真正有良知的人,而且不是狹隘的共產黨的種族主義者,來看待蒙古的事情,而且把蒙古的事情看成是我們的事情。這個意義大了去了,真的威廉王、唐平妹妹非常非常感謝,還有所有的背後的兄弟姐妹們,你倆講講。

威廉王:謝謝七哥,謝謝七哥,然後我覺得這首歌主要就是思想、生命還有靈魂,思想從我這裡出,然後呢小唐姐賦予了這首歌的有血有肉的生命,然後最重要的是七哥賦予了這首歌靈魂,我相信任何換一個人唱不管是這個地球上其他人誰唱都唱不出這首歌真正要表達的意義,都不能讓這首歌真正的意義去直觸到每一個聽了這首歌的人心裡,不管他是能聽得懂還是聽不懂中文,他都能產生一個心理的衝擊力,然後去產生探究的欲望到底是什麼情感,然後,哎呀,反正是三者缺一不可,所以我還要給七哥再寫100首~~!

唐平女士:我是覺得很感恩,就是作為一個音樂人吧,非專業音樂人,就是那種熱愛,當你可以去自由的去創作,然後還能找到一個這樣的一個靈魂的聲音、一個靈魂的歌者、一個領路人、一個領軍人,他要去帶動這一場革命,他要去為這個不公而去發聲,會去拯救全人類。

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都是走在最前線的,那這種精神必須要承載這樣的,完全完全就是要承載世界上最好的音樂,那麼現在目前來看好像我是有責任要去這麼做的,所以我太榮幸,也是太幸福了,就是很享受這個過程,真的還要感謝我們編曲的SFG戰友,(威廉王:是的),《酒滅中共》也是他編的,所以一直為什麼我經常給七哥有的時候發資訊是上午發,因為我基本上的時差就是牆內是一樣的,對,太感恩,太感恩。

威廉王:感謝每一個戰友。

唐平女士:對,感恩SFG戰友,

郭文貴先生:就是SFG這樣的這些戰友,還有我們的背後的付出的這些戰友,我們的這個歌呢就是剛才所說的一樣,它在歌頌正義、歌頌善良、歌頌真實、歌頌人性,而且與上天在溝通啊,而且我覺得我們唱到偉大的蒼生天的時候,是吧,我的魂與你同在,這是我們的草原,我覺得這種力量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是有感受的。

那天我去看那個馬的時候,那個馬過來就是親我、主動去親我,欸,我就摸著馬,馬就一直靠著我很特別的自然,我當時心裡面就一下子就感觸了,因為蒙古的馬都被吃了,蒙古的馬都在表演,蒙古的馬都成了已經盤中肉了,是吧?

現在到蒙古去連狼都被吃了,都打狼嘛,送給,我到蒙古去以後,他們一下過來拿著六個狼牙,說這是我們打的野狼的狼牙,哇噻,狼圖騰,蒙古人竟然把狼的牙拿來作為的項鍊說辟邪,對我當時是很大震撼,我身上不會有任點傷害這些動物東西,我覺得是邪氣,我當時就拒絕了,但那晚上我喝得暴醉啊,然後在蒙古包裡面,然後呢喝暴醉還吐血那天,什麼整羊、蒙古人跳舞,後來我都記不清楚了,都喝過了。

但是在那天之後呢,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我見了這個蒙古的朋友,我說你以後能不能不去打蒙古的狼呢?狼圖騰是你們的驕傲啊,他說這是我們給最貴賓的待遇,我說你知道這個貴賓只要你這個狼牙的他都是孫子你知道嗎?他就不是人,那個狼招你惹你了,蒙古的草原都沙漠化了,有幾個狼啊,你們把它給打了,但是這些人很多都是什麼從外疆過來的、外蒙跑過來的。

所以說剛才就這個歌裡邊就真的是迎著黃沙我再次出發這樣的詞,就是你當你唱的時候,你真有感觸,因為我太多蒙古朋友了,太多朋友了,然後呢這個歌詞就是唐平妹妹你那個嗓子就那幾嗓子,所有參與的人、所有作曲的、所有跳舞的太喜歡你的嗓子了,你把我的感覺一下子給帶上去了,真的是這就是當初威廉王兄弟錄那個Demo給我的時候就你已經有的那時候,叭~唱上去,哎喲我說我太喜歡了。

那麼這些東西是來自靈魂、來自我們內心深處的,而且今天我看錄MV的時候就是導演和製作組最喜歡的就是那個,歐嗨喲歐嗨喲,然後呢你看他把聲音放最大的時候。最大的時候那幾句,疾馳在馬背上他就把那個放大,他也喜歡這幾句話,非常非常好,現在還有多長時間,我們再放一遍唄。

唐平女士:再放一遍,好!沒關係,我是總導演。

郭文貴先生:十五分鐘再來一遍,再來一遍。哎呀我的媽呀,不夠啊!你們準備好就可以播啊,這個歌就是前天出來以後發給香港的所謂的天王還有臺灣的幾個所謂的業界大佬,他們一聽他們知道這是好萊塢的超高Remix做的,他說我們真的是亞洲很少能做得出來,他說韓國一般能做得出來日本能做得出來,他說這個真的是大陸和臺灣很少做得出來的。

另外一個就是唐平妹妹那個傻子把他一下子就給就給上去了,他們感覺太棒了,再一個這歌詞,他說到目前他說中國和臺灣、韓國、亞洲無一人敢唱,悲劇的是什麼?沒人也唱也沒人敢寫、沒人敢做,咱們唱了、咱們寫了、咱們現在還推出去了,更重要的事情悲哀的是中國人連不敢聽。

這個世界上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已經徹底地被,整個精神、文化徹底地被強姦了,悲劇!你連敢聽一個正義的歌、你連敢聽一個真相的歌兒你都不敢聽,今年在102層這麼多戰友,你去想想這個歌兒你身邊的朋友、國內的你家人有幾個敢聽的,有幾個他敢放出來的。

不是他們懦弱,是共產黨太邪惡,不是他們沒勇氣,是共產黨已經拔掉了他的脊椎,現在是跪也跪不起,站也站不起,只能躺平!這就為什麼我們現在要發行躺平幣在國內造成這麼大的影響,這是為什麼到現在整個國內所有的VPN全部倒掉,他們不能看到咱們今天的節目,這就像太陽一樣照進了黑暗,共產黨是見不得光的,它是見不得人的,就像這個歌聲一樣,它像向陽光一樣照進了黑暗。

任何一個蒙古人聽完這個歌,他自己都要問自己,你的英雄故事是否能被世代傳唱?馬奶酒是否能讓你藐視死亡,是誰蹂躪了你的妻女,是不是?是誰掐滅了孩子的希望,你們準備好就放啊,準備好就放啊,是吧?

唐平&威廉王:來吧!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 7:57:32播放MV《馬背英雄》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 8:01:40

郭文貴先生:歐哈姆呐姆Gi, 歐斯噶呀!

唐平:其實我的聲音也是那種分層兒。

郭文貴先生:絕對絕對絕對是,威廉王兄弟,不是讓你生氣啊,你擁有一個世界上完美的女人,這完美的女人,我覺得跟任何人男的女的分三個層次,靈魂的層次,唐平妹妹作為一個女性來講,忘掉了所謂虛榮攀比,還有生孩育子什麼丈夫家庭,她已經昇華到了信仰,這不是世界上所有人能做到的,你看到美國你看到世界好萊塢,是吧,中國的知識界有幾個?

第二個我覺得這個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她心地善良,善良就是肉體的,心地善良,這個善良是不是一般的啊,她做到了,你看她對孩子、對你、對戰友,她這種善良,第三個我覺得重要的是一個天賦,你看她的唱歌、她的長相還有那大腿是吧,經常不露只有你能看見我也看不見,偶爾跟照片上看兩次是吧。

這種所有的精神上的、內心的世界還有肉體上的這種美麗的女人,什麼是,這真的是完美的女人,我很多朋友當中都是有錢的女人,包括今天在場的有兩個戰友,你們不知道身份的絕對是Billionaire(億萬富翁),她到了以後才知道,哎喲,我說你怎麼來了,咱們這個戰友過去放高利貸的,她不讓我說她,相當有錢,1995年的時候放給我高利貸過,5分利息每個月,每個月50%的利息我做過幾次貸款給她。

那麼這個戰友就是她現在這些年已經不做放貸了,這幾年絕對支持爆料革命,所以她也到現場了,嚇我一大跳,昨天才發現,她說七哥你別告訴任何人,她說我羡慕所有的爆料革命戰友當中出面直播的人,她說我現在如果我不是考慮到家人,還有在香港澳門的家人,我一定要出來直播。

她說我講講我這幾年放貸的這些過程,包括共產黨是真正的洗黑錢、最後所有的黑手。她說我放高利貸這些錢的70%都分給那些黑警了,還有那些國安了,包括香港政府官員,還有這些銀行的這些人,她說我做了這麼多年,我從來沒覺得良心是個事兒過,你願意借我幫你了。她說我看得多了去了,找我借貸款的人到了什麼都可以給我,什麼都許給我。

她說七哥就是爆料革命讓我找到了我自己,這就是唐平妹妹,就是咱這個戰友,她現在做的事情是在一生中最快樂的,她跑到紐約來,她冒著生死的危險,跟戰友們一起,她是坐著私人飛機來的,是吧?然後呢到了某個城市又專門倒機過來怕戰友們知道,誰都不知道她的身份。

而且今天的現場的好多戰友,是真的是家人失去過幾億、幾十億的人好幾個,好幾個,而且我還不能說的話以後再說,有幾個絕對性的英雄,我相信在場的很多戰友,今天看到你們這種精氣神兒走紅地毯的時候,每個人那種歡悅,每個人那種喜氣和自信,我相信這只是剛剛開始。

這是為什麼?這就是今天威廉王兄弟還有唐平妹妹,還有咱們Q May在現場的,還有我們長島哥,長島簡直太了不起了,咱以後再說咱美東,還有我們今天的金克主播的是吧,還有來自加拿大的我們這現在G-TV網紅小正義Sarah,還有300年的飛飛等都在現場。

你看看文楓、來自各地歐洲的文戈七雄文戈,是吧,今天看到我們在日本、在整個的還有英國這些戰友這種精氣神兒,剛才我和科學家我和路德先生我們在看的時候,我最大的感觸是什麼?我覺得中國人的內心世界和中國人的文化,我們不是驕傲,我們是絕對應該有的自信。

我們活在今天這個世界上,今天在曼哈頓,我們今天看一看上天烏雲壓頂,他們說要100%地下雨,我說我今天早上還有頭兩天我告訴長島哥,我說我給他打100萬美元的賭,我會只讓它很少的雨甚至不下雨,上天在幫我們。

更重要的大家看到世界的政治中心和世界的經濟中心在一個自由之塔911摧殘之後美國再次重建,我們中國人、我們的文化、我們的智慧、我們的勇氣和我們今天所有戰友在一起,我們絕對有能力重建中國人的自信和重建中國人的真正的信仰,讓中國人自由地自信地體面地生活。

而且今天我們也看到了,我們中國人當自信體面地生活的時候,是多麼的可愛,我看到每個戰友站出來走的時候,我真的我一直今天最大的問題是控制我的情緒,第一個我不能到現場我相當不悅悅,第二個就我妒忌你們,為啥我不能到現場去走走去?是不是啊?我要在現場走走,我跟10個人要走紅地毯,我走一圈我再走一圈兒,是不是?我得走好多圈,然後現場參與是前線戰鬥的感覺。

而且今天大家也看到了,西方的政治完全站在了新中國聯邦的這一邊,而且我相信你們也知道今天的網路在中共、中共國的治下,香港澳門臺灣多少華人是不眠之夜呀,而且就在32.年的今天就是現在此時此刻將近六點多鐘的時候,黎明前大屠殺開始。

這個大屠殺的時候我已經被抓進清豐看守所了,就是大屠殺完以後,我那個房間裡邊本來有二十幾個人有兩個死刑犯,結果把這死刑犯留下來把那些人全清走,又弄進來七八個死刑犯,接著到了晚上的時候來的人最後大家知道都是槍斃的,所以說64的真相、64的英雄、64人的血絕對不是今天所知道的,就像冠狀病毒中共弄死多少人,這個一定會被揭開,我們現在一定要為當年32年前.64要找回它的真相,我們永遠不能忘記64當年的真相,這是我一定要做的.

任何一個戰友能提供64更多真相的絕對讓世界信服的證據,坦克碾壓是很少的一部分,最大的是在64之後在全國的整個的追殺和暗殺,還有整個的消滅,這個才是真正的可怕的,我們想知道這些真相。

我不在乎天安門當時你出多少鏡,這我一點都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事情是天安門這些人的真相,還有無名的犧牲的英雄,我們新中國聯邦在未來一定在中國最關鍵的地方我們要立上64英雄紀念碑、無名英雄紀念碑。

我討厭圖騰文化,我討厭這種的所謂的極權主義的到處塑雕像,但是這個我們是一定要做的,當我唱這個蒙古的歌的時候,我希望未來唐平妹妹和威廉王和我們所有的戰友們、愛音樂的戰友們,包括我們國際歌劇組文藝那塊,我們大家能寫一個64的主題的歌,我們像今天鏗鏘有力地能夠唱出來,我們要讓共產黨知道,沒有任何中國人可以忘記64當時的真相。

我們連64的真相都搞不清楚我們不配談新中國聯邦,我們把64的英雄要忘記了,我們不配談新中國聯邦,我們不配擁有一個6月4號的這樣一個災難性的日子作為建國之日,我們任何一個中國人不去面視、不去正視、不去嚴肅敬仰64、不去在64當中吸取教訓,新中國聯邦是不可能成功的,爆料革命是不可能成功的。

我那天帶你七嫂回來的路上,我很少和她談這事情,我就談了,我說你知道當年64的時候你還記得我當時什麼情況嗎?我說你想想,她嘩~眼淚就下來了,三十幾年我從來沒跟她談過這個話題,這別說了,一說就摟不住了,謝謝威廉王,謝謝唐平妹妹,謝謝所有的戰友們,你們盡情地享受102,你七哥繼續蹲在廁所裡流淚,謝謝,謝謝,謝謝。

唐平女士&威廉王:謝謝,好的。我們的時間到了,然後再一次在這裡再一次祝我們新中國聯邦生日快樂!謝謝大家,謝謝七哥,七哥這首歌什麼時候itunes打榜啊,我要打榜!

郭文貴先生:哦,現在共產黨………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 8:10:30播放《馬背英雄》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郭先生致辭:要把自由女神帶回中國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13:42:12播放《馬背英雄》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13:46:18

郭文貴先生:哇,老班長,紐西蘭老班長,日本分會場、英國分會場,是不是輪到我說話了現在是吧?尊敬的戰友們好,老班長、日本分會場、紐約主會場、英國分會場所有的全世界的兄弟姐妹們,大家好。

本來我是從來不會準備,我剛才想說準備說點啥呀,但是看完了你們每個地方,紐西蘭分會場飛得最高,日本分會場搞得最浪漫。看到日本分會場的水準絕對是超世界水準,英國分會場把所有我熟悉的地方全都去了——大衛兄,我的老弟。紐約主會場的兄弟姐妹每個人都那麼精彩,特別是看到剛才後臺這麼多戰友這麼專業。

長島哥今天的真人真事真是搞到極致了,順便搞了私活,把真人真事兒搞得這麼棒。迅速的時間把一個月以前的iPhone黨直播党,今天成了世界上的專業黨。但是這些我今天都不想說了啊,最最默默無聞的最重要的還是我們最後我們背後的那些戰友們。

那麼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我覺得有一點要大家知道,為什麼要法治基金?我相信大家應該知道,法治基金今天得明白什麼意思。今天我們邀請來的貴賓和這裡花的每一分錢,如果是出自我的手、出自任何一個人的手、任何一家公司,它都是不合法的,它都是不對的。

(直播期間又放出馬背英雄的一聲節奏)但是呢,又來了一下子,經常來點驚喜,這就是咱們這個不專業的團隊幹得最專業的事兒,這就是驚喜。但是今天我覺得大家可能是看到了最重要的一點,中國人從來沒像今天一樣——有如此的自信;中國人從來沒像今天一樣——面對著真實的自己;中國人從來沒像今天一樣——這麼的包容。

包括剛才咚~一下的音響,是吧?我們變成了一個我們的交響曲了,我們把所有的人類的最美好、最自然、最包容、最善良的一面展示給了世界。我這裡的手機全爆滿了,就在剛科學家離開以後,我們家樓下邊出現了十幾個紐約領事館的這些人。欸,你把畫面都給大家吧,別給我一個人,給大家吧,我願意看大家,拜託了金坷主播。

兄弟姐妹們,我用愛無法表達我對你們的這種心情,我用任何感激的話都無法說出我心裡的這種感動,我用任何肢體語言、任何情況都表達不了我這種現在這種愉悅和成功感,為什麼?我覺得我們開啟了世界上前所未有的一個嚴肅媒體、社交媒體——最重要的我們是正義媒體。

今天新中國聯邦帶給我們什麼呢?我可以告訴大家,明年六四的時候,365天后我們再見這裡的時候,你們可以想像是什麼樣的。你不僅能看到日本分會場現場做得那嚴謹;你不僅會看到了今天大衛在大英帝國;你也不僅僅會看到紐約主會場、紐西蘭分會場的飛得高;你更不僅僅會看到臺灣、韓國等全世界的農場展示給世界文化的一面。——就在同一時、同一刻直播,我相信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做過。

那麼我們新中國聯邦人,今天看到了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如此的精彩,每個人都是用自己的生命在書寫著一個人類的傳奇。不僅僅爆料革命沒你不行,更重要的事情,戰友們我們沒有行動不可能有今天的結果。而今天站在我們前面的所有人是踩在那些默默無聞的戰友的肩上的,包括剛才捐款的所有這些戰友的故事和所遭受的欺辱和淩壓。

更重要的事情在中共國說14億同胞那個地獄裡,他們看到我們今天這樣的時候,他們該如何來面對?我們是人!——我們不是豬狗,我們不是一生下來就是當韭菜的,我們不是一生下來就是當奴隸的。這是今天站在這裡的主要原因——我們要反抗,我們要不流血的鬥爭,我們要文明的鬥爭,我們要沒有暴力的抗爭。而且這個時代,我們擁有了社交的文明——社交媒體。而且更重要的事情,我們有了14億被壓迫了70年歷史的中國人站在了一起。

我們今天戰友每句話、每個人、每個身上的傳奇,都不是用任何語言所能形容的。我們不需要任何人給我們誇獎,更不需要任何人承認我們,我們不需要任何人憐憫我們、給我們任何一分錢,我們有能力賺足夠的錢。看到這個畫面很美是吧,沒有戰友的捐款我們什麼都不是,你花錢是不合法的。沒有法治基金、沒有G系列,我們今天不可能有今天的場面。但是有法治基金、有G系列,沒有戰友,你不可能有今天的人氣,你甚至是不可能有今天的結果。

我們僅僅365天呐,兄弟姐妹們。你們不要忘了,是全人類、全地球都被quarantine停擺的時候,我們今天完成了這個一年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不可思議的。就像剛才所有人說今天這個舞臺,世界是你們的,你們中國人太優秀了。

香港是我們的聖城,我們尊敬香港,那是我們努力的目標,但是我要告訴大家的事情,真正的中國人,只有今天我們站在看到這些戰友們,還有背後的千萬個千千萬萬億萬個戰友們,這是真正的代表中國人。我不僅要為西藏,去為了馬背英雄兒女們歌曲去歌唱,我們還要為鮮族人、西藏人、臺灣人、香港人為他們奮鬥到底,為我們的子孫後代奮鬥到底。

這幾天全中國在全世界的笑話——要生三胎的時候,大家去想一想,它殺了幾個億的人,我從小都看過無數個就是計劃生育運動挖坑埋人,我說的事我見過你們都見過。現在這個世界上,今天所有到現場的美國人是最清醒的美國人,但他們絕對不敢相信,此時此刻共產黨最愛吃的是人肉,就是所謂的胎盤。

它們吃胎盤的時候,從不會想像這是一個母親、一個父親,是我們人類的根本和未來。計劃生育殺掉了幾億人和六四殺掉的我們這些英雄們和所有的香港,西藏、新疆以及這些死亡的這些同胞們,以及在全世界冠狀病毒殺掉幾百萬人和數以千萬人被感染。

我要再次告訴大家的——黑暗,絕對還沒有到最黑的時候,它更不是黎明前的黑暗。我們還要在黑暗中走很長很長時間,如果我們迷失了方向,如果我們的信仰這個“信”字不堅定,永遠不往上看的話,我們將迷失在黑夜中。明年的六四我們還會不會在這裡,明年的六四誰還會在這裡?明年的六四我們帶著什麼樣的成績向六四的英雄,32年前天安門的血腥殘酷的暴殺,這32年從來沒停過——發生在了香港,發生在了新疆,發生在西藏,還發生了世界。

像剛才“跑得快”戰友,他的老娘他的家人在美國被追殺、被欺騙,那有多少人有這樣的經歷,他有機會說話嗎?G-TV、G-News、G-Fashion、G-Club、喜幣、喜美元,還有我們即將推出的蓋特。

它不是要改變世界,不是我們野心,它最重要的事情,它給了全人類上一個新的標準。我們完全可以用現代的文明,不用使用暴力、不用使用謊言,完全和用真實的行動,大家在所有的攝像機面前透明地追求獨立的法律、信仰的自由和我們每個人有尊嚴的活著。

這個黑夜會很長,戰友們。我們千萬不要把今天當成我們的驕傲,我們離開這個會場就不要再去讚揚今天。我要看的是明天早上太陽再升起的時候,我們應該幹什麼?我們應該做什麼?我看到這個會場時我滿腦子都在想,我應該再做什麼。

我真的我覺得我自己過去一年太多毛病、太多缺點、做得太不好了。說實在話我對你們每個人所對七哥的讚揚,我都覺得受之有愧。我告訴所有的人,你說誰都可以,不要說我。你忘了什麼都不要忘掉爆料革命,你忘掉什麼都不要忘了我們的追求——新中國聯邦。更重要的事情,14億同胞在水深火熱之中,他們沒有任何的能力,也不允許像我們一樣享受今天的自由。我們在這些自由的情況下,該如何感恩我們所在的國家。

今天我們看到,第一美國、第二日本、英國、紐西蘭、澳大利亞、新加坡、臺灣、韓國、加拿大,所有這些戰友出現在鏡頭的時候,我們真的要感謝西方的文明社會。我們追求民主法治、我們追求信仰的自由,不是我們有精神病,這是我們每個人生下來都應該具有的。

當我今天一直在看前面,我腦子一直在想,我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個房間。戰友的不讓我到現場是對戰友們的最大保護,七哥雖然很痛苦,但是他必須冷靜。這本來不是我,但是為了戰友,為了我們美好的明天,為了我們真正的安全的未來,為了我們的理想,為了我們的成功事業,必須得有得放棄。

當我今天看到我們有同齡的、比我年齡大的、比我年齡小的,我們的(星星兒)、還有我們的大衛.王——我們跑得快(戰友的名字)他的兒子。那麼多人站在這裡的時候,我相信在攝像機前,700多萬人今天線上。而且法治基金你們看到了,今年第一次由我們咱們的秘密小組研發的第一次上線的即時翻譯,多少美國人都給我發所有的資訊,他們來看英文的即時字幕。

我們今年和去年最大的差別是什麼?共產黨的牆——防火牆更高了,因為他們恐懼。不是他們讓我們恐懼過去,現在是我們讓他們恐懼!更重要的事情今年外國人看得比中國人多,今年外國人的關注的層次比去年高得多得多。

就像紐西蘭的飛機一樣飛得那麼快,還拉煙兒的對不對呀,還很多色彩,各種民族在看我們。那麼我們明年這個時候,我們不僅可能放飛機放火箭,我們真的可能放的還要高的東西。兄弟姐妹們一定要記住,我們今天晚上過去之後,我們要想到的更重要的一件事情,如何強大我們自己。

沒有G系列的成功,沒有法治基金的強大,沒有一個守法的精神,沒有一個唯真不破的堅定的原則,沒有把戰友視為兄弟姐妹的一個強大的內心的一種愛,沒有這種包容,你看到的都是缺點。

我今天對科學家和路德說,我說你每天都會上洗手間,你不要以為每天去一次洗手間這一天都是臭的,你應該看到你每天最美好的一面。今天紐西蘭這個畫面我相信老班長絕對暴怒,不同步等的,但是這就是我們爆料革命的真實,絕對它是完美,今天我要說打一百分我就打一百分,要說一萬分我打一萬分。

但是今天是為美好的明天準備的,今天是所有的戰友們用鮮血、用安全、失去自由、熬夜,多少人都白了發呀在這一年裡頭和這四年裡,但是我們在白髮的時候我們要記住,多少人想白髮他白髮不了,他連站著的機會也沒有、跪著的機會他也沒有、躺著的機會也不行。

我們每個人體面地站在這裡的時候,兄弟姐妹們我們必須問自己,我們是否懷疑過爆料革命,我們是否懷疑過新中國聯邦的這個目標我們是否能實現,我們自己又做了什麼,我們又能做什麼?

我今天在這18樓的時候,今天我這個手機爆了,我相信長島哥大家都看到了,最牛的現任領導人幾十個國家要參與,但是我們為了新中國聯邦不能急功近利,搞假大空,我們必須不能讓現任的這些政府去攻擊我們。

所以我們拒絕了可能明天要當總統的人和某些國家的人,歐洲的多少國家(要)來,我們一個都不允許。包括日本政府說我們可以到現場,我們可以派幾個人過去表達下祝賀、表達下政府的原則,(我們)完全拒絕,因為我們不想叫日本的戰友捲入到日本的政治和讓日本有一天有理由傷害我們的戰友。

所以我們保護好戰友,保護好今天的勝利成果,強大我們自己,只有強大了你才有話語權,只有你自己沒有任何見不得人的事情,只有你自己有真正的有兄弟姐妹、有著強大力量的時候,我們誰都不求。一年前有個在現場的戰友跟我說了句話,七哥,所有跟你爆料革命的人都是為了錢,加拿大沒我不行。我告訴他一句話,我說一年後我證明給你——他今天就在現場。他還是戰友,我一點不怪他,為什麼?因為他看過欺民賊,他看過過去幾十年華人在海外所有的努力或所有的追求法治自由的結果都是騙局。

這是為什麼戰友們要明白,我們每件事情都要為自己、為這個言行的結果負責,那就是唯真不破,還有我們心中必須有戰友、心中必須有包容。今天在現場有特務嗎?紐西蘭見到特務了嗎?日本見特務了嗎?告訴戰友們,今天即使有特務,他今天也忘記了特務的身份,他今天和我們站在了一起。特務也是人,特務也是娘生的,不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

我們今天證明給了世界上看,中國人真實的一面,中國人最美好的一面,中國人最美麗和最有勇氣的一面。我們明天可能還出現無數個九指妖和出現無數個背叛我們的人,這一點不重要,只要我們夠強大,今天哭得最難受的就是曾經利用爆料革命、反對爆料革命的人,還有共產黨。紐西蘭又被黑了,老班長現在,好了,來了,換鏡頭啊。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今天老班長是被黑大了今天,瞄準他了。

所以兄弟姐妹們,我們今天當看到這一切的時候,你知道我就想,被剛剛救到日本的戰友,還有今天在現場的某個戰友他的家人勇敢地站出來爆料,承擔了多大的風險,還有我們在現場的戰友他家人多少錢被沒收,這是不能用感激我來表達的。那麼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唯一的對他們的回報,實現我們的目標——新中國聯邦,幹倒共產黨。

現在我提議,現在我站起來,(切換下)這鏡頭,大家一起起立。我們第一個,我呼籲所有的戰友們,我們要集體向我們紐約主會場,現場的自由之塔,發生在911時死去的那些靈魂們,我們向他默哀30秒鐘,願他們的靈魂安息,讓他們證明了世界上自由世界是偉大的、可以重建的,現在開始,為這3000多個生靈我們默哀!

好,我再提議兄弟姐妹,為32年,此時此刻正在天安門廣場上被共產黨的坦克車碾壓的那些英雄們和失去的那些同胞和兄弟姐妹們,為他們默哀60秒!

兄弟姐妹們,我再次提議,我們所有的人一起感謝偉大的美國,我們鼓掌九下,現在開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上帝保佑美國,因為它是自由之塔,你們就在自由之塔之上,我們將把世界上的自由女神帶回中國,好不好?(戰友們回應:好~!)

兄弟姐妹們,我們一起為75億全世界的人類同胞,人類不分種族、不分高低、不分左右、不分老少,都是我們的同類,我們愛全世界人民、大家同意不同意?(同意!)約翰哥哥說不同意呵呵呵。

現在兄弟姐妹們,我再告訴大家,最後一個,我們一起為75億同胞,我們的人類,14億中國同胞,西藏同胞、新疆同胞、臺灣、香港同胞,全世界的所有的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和家人們,一起祈福!

阿彌陀佛!

兄弟姐妹們,我們還有多長時間?兄弟姐妹們,我今天丟了條紅領帶,我現在突然發現被老班長給偷走了,到紐西蘭去了。我們今天兄弟姐妹們在此相聚,千言萬語無法表達我們今天在這個地球上相聚的意義,我全面地參與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籌建、申辦和建設,盤古大觀是當時唯一一個在奧運村綠區內的建築——龍形建築。

就在剛剛的幾天前,共產黨為了懲罰我們今天的一周年的慶祝,把方正證券十億美元的股票拍賣,它的價值是一百億美元。那麼我們在國內呢大概有700個戰友被喝茶被威脅,這都是我們有記錄的。

還有今天我們有幾個戰友又從國內逃了出來,還有國內那些我們貧窮的戰友,就是幾十美金、幾十美金捐給法治基金和捐給法治社會的人,他們是我們的兄弟姐妹,我們現在一起鼓掌,對他們表示衷心的感謝,365天以後,我們再次相聚,鼓掌!我們今天的歡聚晚會就此結束,謝謝兄弟姐妹們!

*******End*******

G-News編輯部:

編輯整理:

新加坡獅城農場 沉默大媽;

紐約香草山農場 西林1;

紐約香草山農場 月野兔;

巴賽隆納喜悅農場:笑笑;

紐約香草山農場:清泉石上流;

紐約香草山農場:某某(文成);

紐約香草山農場:貝貝;

多倫多楓葉農場: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

倫敦喜莊園:萬物歸一;

倫敦喜莊園:杯酒漸濃;

校對整合:紐約香草山農場 月野兔

發佈:日本東京方舟農場 山川異域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