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沙皇比爾·蓋茨浮出水面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上傳 水星

updatecoronavirus.com

親共富豪、企圖為中共洗脫病毒責任的比爾·蓋茨,在2015年曾預測,“如果有什麼東西在未來幾十年內導致超過一千萬人死亡,那麼它很可能是一種高度傳染性的病毒……”在2月他也斷言中共病毒的起源是天然的,還警告說,未來會發生“生物恐怖主義”,“有人想製造一種病毒,因此這意味著,遇到這種病毒的機會不僅僅是像現在這種自然引起的流行病……”難怪老賊福奇與他交流的郵件多達幾十封,這也許是力挺老賊福奇的背後力量之一。

《華盛頓觀察》發表文章,“拜登可能的中共國大使人選希望比爾·蓋茨成為中共病毒沙皇”。

全文如下:

據報導,拜登挑選的駐華大使曾多次呼籲讓比爾·蓋茨負責美國應對去年(發生的)中共病毒疫情的行動,儘管這位慈善家表示,中共國不應為自己在掩蓋這場致命危機中所扮演的角色承擔責任。

克林頓政府和喬治·W布什總統時期的大使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在疫情的頭幾個月,他在推特上多次表示,川普總統應該讓蓋茨成為“中共病毒沙皇”。在蓋茨反對追究中共對此次疫情承擔責任,為中共對病毒的一些反應辯護,以及對世界衛生組織受到中共不當影響的觀點提出異議之後,這位哈佛大學教授、拜登和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的競選顧問,繼續提出這樣的推薦建議。
伯恩斯在2020年愚人節的推特上寫道:“比爾·蓋茨為中共病毒的國家協調員,他對我們現在必須做的事情的明確計劃令人信服,公眾會信任他,他可以幫助把我們的努力與世界的努力結合起來。”
他還說:“想想吧,@realDonaldTrump,總統們要求私人公民承擔重大公共工作的歷史由來已久,@比爾蓋茨是成為中共病毒沙皇的合適人選。”

伯恩斯分享了蓋茨在2020年3月31日撰寫的《華盛頓郵報》的一篇評論文章,其中說:“毫無疑問,美國錯過了戰勝中共病毒的機會,但做出重要決策的窗口尚未關閉。”

蓋茨寫道:“首先,我們需要在全國范圍內採取一致的關閉措施,儘管有公共衛生專家的敦促,一些州和郡還沒有完全關閉,在一些州,海灘仍然開放,在其他地方,餐館仍然提供堂食,這是災難的決策。因為人們可以自由穿越州界,病毒也可以。國家領導人需要明確:任何地方的關閉都意味著對病毒的關閉。第二,聯邦政府需要加強檢測… …最後,我們需要一種基於數據的方法來開發治療方法和疫苗……如果我們一切都做好,我們可以在少於18個月的時間裡得到一種。”

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The 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網站說,該組織最近承諾提供2.5億美元,用於協助研製中共病毒藥物和疫苗,使其“為抗擊這一疫情提供的捐款總額達到17.5億美元,其中大部分用於生產和採購重要的醫療用品。”

蓋茨在2020年4月15日的推特上批評了川普總統停止資助世衛組織的舉動:“在世界衛生危機期間停止為世界衛生組織提供資金,聽起來很危險,他們的工作正在減緩中共病毒的傳播,如果這項工作停止,沒有其他組織可以取代他們,世界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世衛組織。”

本週早些時候,福奇最新發布的電子郵件顯示,他和蓋茨在溝通,蓋茨基金會的高級顧問埃米利奧·埃米尼(Emilio Emini)發了一封主題為“比爾·蓋茨的連接請求”的電子郵件,他說他被告知蓋茨與福奇前一天談過,“我已經擔負起協調基金會為全球中共病毒疫苗努力貢獻的作用……比爾告訴我,你將在“生物醫學高級研究和發展局(the Biomedical Advance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 BARDA)”對正在進行的資金協調努力發揮核心作用。

艾米尼在2020年4月2日的電子郵件中補充道:“我幾乎每天都在電視上看到你,儘管你仍然精力充沛,但我真地很擔心你,國家和世界絕對需要你的領導。”

第二天,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回答說:“正如我昨天晚上向比爾提到的那樣,我非常希望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國家衛生研究院(NIAID/NIH )、生物醫學高級研究與發展局(BARDA)和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BMGF,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能夠採取一種協作和希望協同的方法來治療中共病毒。”

許多人吹捧蓋茨對中共病毒疫情有遠見,部分原因是,在2015年的一次泰德會議(TED conference)演講中,他預測,“如果有什麼東西在未來幾十年內導致超過一千萬人死亡,那麼它很可能是一種高度傳染性的病毒,而不是一場戰爭……我們還沒有做好應對下一次疫情的準備。”

2月份出現在吹捧蓋茨的油管頻道Veritasium 上時,蓋茨曾斷言中共病毒起源於自然,但他警告說,未來會發生“生物恐怖主義”,“有人想製造一種病毒,因此這意味著,遇到這種病毒的機會不僅僅是像現在這種自然引起的流行病。”

情報部門上週證實,其18個間諜機構中,至少有一個傾向於對中共病毒來源的武漢實驗室洩漏假說,而有兩個傾向於自然來源,絕大多數仍未確定。

蓋茨於2020年4月26日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露面時,被問及他將如何回應中共掩蓋中共病毒並誤導世界的指控時他的話引起了爭議。

蓋茨說:“你知道,中共在一開始就做了很多事情,就像任何一個病毒首次出現的國家一樣,他們可以回顧過去,說自己錯過了一些事情。你知道,有些國家的反應確實很快,並得到了他們到位的測試,他們避免了難以置信的經濟痛苦。令人遺憾的是,即使是你本以為會做得這麼好的美國,也做得特別差,但現在不是談論這個的時候……所以這是一個分心,我認為有很多不正確和不公平的說法,但現在甚至還不是討論的時候。”

中共官媒《中國日報》(China Daily)的專欄作家、歐盟事務局局長陳衛華(Weihua Chen)在推特上發布了這段蓋茨講話的視頻,並聲稱“比爾·蓋茨抨擊了川普對中共國的指責遊戲是為了分散注意力”,中國共產黨利用了蓋茨的言論。

眾議院共和黨中國特別工作組9月份的一份報告認為,“毫無疑問,中國共產黨積極進行掩蓋活動,目的是混淆數據,隱藏相關公共衛生信息,壓制試圖警告世界的醫生和記者”,中共政府瀆職,再加上世衛組織在危機中的遮掩,使得中共病毒的蔓延發展成致命的大流行疫情。

伯恩斯於2020年5月22日再次呼籲蓋茨接受他就中共病毒在政府中的領導角色,他在推特上寫道,“比爾·蓋茨應該成為中共病毒沙皇,我們需要一位懂科學、懂商業、不怕說真話的領導人。”
這一次,伯恩斯分享了《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一篇題為《比爾·蓋茨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人》的評論文章,文章聲稱,“這幾天到處都是蓋茨,一個穿著淡紫色襯衫的羅傑斯先生為求知和被隔離的人服務,隨著美國在全球抗擊無國界疾病的戰爭中投降,蓋茨填補了這一空白,美國被孤立,被同情,被蔑視,從某種程度上說,蓋茨是世界上最受敬仰的人。”

在伯恩斯提出建議的時候,蓋茨和現已去世並被定罪的性犯罪者杰弗裡·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之間的友誼已經被廣泛報導,《紐約時報》在2019年指出,“蓋茨是在愛潑斯坦被判性犯罪後開始這段關係的。”“從2011年開始,蓋茨多次與愛潑斯坦會面——其中至少三次在愛潑斯坦位於曼哈頓的豪華別墅會面,至少一次深夜不歸。”

蓋茨的一位發言人當時說:“比爾·蓋茨對曾經與愛潑斯坦會面感到遺憾,並認識到這樣做是判斷上的錯誤。”

蓋茨和妻子梅琳達·弗倫奇·蓋茨(Melinda French Gates)5月初宣布離婚,《紐約時報》報導說,“當蓋茨先生和愛潑斯坦先生的關係突然進入公眾視野時,弗倫奇·蓋茨女士很不高興。”“她聘請了離婚律師,啟動了一個進程,最終在本月宣布他們的婚姻即將結束。”

蓋茨最初反對今年取消疫苗專利保護,甚至與拜登的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會面保護專利,然而,拜登政府支持放棄某些知識產權規則,蓋茨因此回心轉意。
(原文完)

斷言中共病毒起源於自然,吹噓中共的抗擊疫情措施得力,力挺世衛組織,反對川普總統,提倡完全封城等等,種種跡象表明,比爾·蓋茨是一個與共魔沆瀣一氣的“美姦”。

用病毒製造人類災難,誰是主角?惡魔中共是主謀?還是從犯?還只是個打手?時至今日,美國的暗勢力為何還在全力掩蓋?除非有比如此罪惡的掩蓋更大的罪行!

原文鏈接:
https://www.washingtonexaminer.com/news/biden-china-pick-bill-gates-coronavirus-czar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