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件曝光:福奇對新冠病毒內幕知情

新聞來源:《零對沖》 (zerohedge.com)| 作者:Tyler Durden| 發佈時間: 2021年6月1日

翻譯/簡評:蘋果樹| 校對: 小小妹|審核:Beicy-數學老師| Page:小六月

簡評:

印度科學家最先在《零對沖》上發表了一篇令人震驚的文章:新冠病毒帶有艾滋病病毒片段!但之後不久作者在某種壓力下撤回了這篇文章。《零對沖》的這篇文章從最近被曝光的福奇的電子郵件裡,揭露了福奇和其它相關機構人員的相互勾聯、壓制和詆毀新冠病毒人造理論的事實。現在人們終於明白了,福奇不僅知道印度的這份科學報告,而且還做了更多不可告人的勾當。文章還以時間為順序列舉了世界多位知名學者和科學家陸續證實新冠病毒有“插入物”的事實,但這些觀點在疫情大爆發以來的一年多時間裡都沒有成為主流聲音。這是為什麼呢?

福奇的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應了我們中國人的一句老話——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不僅福奇知道,比福奇更大的官員都知道!

文貴先生說得更加透徹:福奇的狡猾反而變成了最大的一個誘餌,誘出了美國和世界科學界被共產黨藍金黃和暗地裡勾兌的黑暗勢力!世界所謂的科學雜誌、科學媒體、主流媒體的勾兌更是令人觸目驚心!為什麼美國幾大知名媒體全部閉嘴?為什麼人們不相信共產黨有控制世界的邪惡計劃?這背後的故事到底是什麼?當人類沉迷於虛榮、金錢、利益,向惡勢力卑躬屈膝無法自拔的時候,只有偉大的爆料革命堅持著唯真不破,在勇敢地曝光著真相,以拯救全人類為使命!

原文翻譯:

福奇的電子郵件顯示在《零對沖》聚光新冠病毒人造理論之後爭取止損控制

2020 年1 月,正當世界衛生組織堅持認為新冠病毒不能在人與人之間進行傳播,而且安東尼·福奇博士說該病毒對美國公眾存在的風險性較“低”的時候,他們發現一項有爭議的(現已撤回)研究表明SARS-CoV-2中包含了類似艾滋病毒序列的“插入物”之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官員即爭先恐後進行著對事實的掩蓋。

這項名為“新冠病毒刺突蛋白上的獨特插入物與HIV-1 gp120和Gag的驚人相似性”的研究認為,該病毒的RNA片段與其他冠狀病毒(如SARS)沒有關係,反而似乎更接近於艾滋病病毒。

具體來說:

為了進一步查明這些插入片段是否存在於任何其他冠狀病毒中,我們針對刺突糖蛋白氨基酸序列進行了多序列比對,包括所有在NIH的病毒數據庫NCBI refseq (ncbi.nlm.nih.gov)中可以查到的冠狀病毒序列(樣本數n=55) [參見表S.File1] ,其中也包括一個新冠病毒序列[圖S1]。我們發現四個插入點[插入點1、2、3 和4] 是新冠病毒獨有的,在所分析的其他冠狀病毒中不存在。

……

然後,我們翻譯了比對的基因組,發現這些插入片段存在於所有武漢新冠病毒中,但以蝙蝠為宿主的新冠病毒除外[圖S4]。新冠病毒獨有的四個高度一致的插入片段引起了我們的好奇,於是我們想搞清楚它們的起源。為此,我們使用新冠病毒每個插入片段進行局部比對,這個對比過程包括對所有病毒基因組的查找,並考慮了100% 序列命中的覆蓋率。令人驚訝的是,四個插入片段中的每一個都與人類免疫缺陷病毒-1 (HIV-1) 蛋白質的短片段相對應。

這篇現已撤回的論文引起了幾位記者的興趣,其中包括《零對沖》(就在有關該文章的報導更新一天后,Twitter 封了我們的帳戶,並聲稱我們在較早的報告中“毒殺”了一名中國科學家)。

感謝《信息自由法》(FOIA) 最近要求公佈福奇的電子郵件,這使得我們現在明白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不僅知道印度的這份科學報告,而且還積極討論過如何處理它。

法新社伊薩姆·艾哈邁德(Issam Ahmed)1月31日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向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免疫學家巴尼·格雷厄姆(Barney Graham) 博士詢問他對該文章的意見:

“一位聯繫人告訴我,你可能願意對剛剛上線的這篇論文發表意見。文章認為新冠狀病毒有四個類似於HIV-1的插入物,這不是巧合,”電子郵件中寫道。

格雷厄姆立即將這封信轉發給了通信和政府關係辦公室(OCGR),他說:“這是我們不想在沒有高層意見的情況下回答的問題,但希望您了解這個不斷升溫的爭議。”

兩天后,通信和政府關係辦公室的詹妮弗·勞斯(Jennifer Routh)回復到,告訴格雷厄姆:“通信和政府關係辦公室將向記者發送拒絕通知,會指出該論文未經同行評審。如果您收到類似請求,請告訴我們。”

同一個星期天早上,福奇被加入進這個電郵圈——傑里米·法拉爵士(Sir Jeremy Farrar)提到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和該組織的內閣首長如何參加“秘密會議”,並轉發了《零對沖》的這篇文章——表面上是關於如何組織有關說辭——其實指出“如果他們一定要支支吾吾[在公眾面前胡說八道],我會很感謝今晚晚些時候或明天能和你在電話上聊聊我們該如何推進此事。

“你有時間打個短電話嗎?”福奇回答說,還稱這篇印度論文“真的很古怪”。

當然,這篇印度論文很快就被作者撤回了,並且新冠病毒可能是人造的說法在一段時間內被賦予了不穩定元素的渲染。

去年4 月,因“發現”艾滋病病毒是造成艾滋病流行的元兇而獲得2008年諾貝爾醫學獎的呂克·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博士聲稱,SARS-CoV-2是一種被人為操縱了的病毒,它是從中共武漢實驗室意外釋放出來的。

“與我的同事、生物數學家讓-克洛德·佩雷斯一起,我們仔細分析了對這種RNA病毒基因組的描述,” 呂克·蒙塔尼耶在《Pourquoi Docteur》的每日播客中接受-弗朗索瓦·勒蒙博士的採訪時這樣解釋說,並補充說其他人已經探究過這條途徑:

印度研究人員已經嘗試公佈分析結果,表明這種冠狀病毒基因組包含另一種病毒的序列,……HIV病毒(艾滋病病毒),但由於來自主流的壓力太大,他們被迫撤回了他們的發現。

隨著中國科學家於2020 年5月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新冠病毒使用與艾滋病病毒相同的策略來逃避人類免疫系統的攻擊,此種描述進一步加深其影響。

之後,據英國《電訊報》報導,去年6月,前軍情局六處(MI-6)負責人理查德·迪爾洛夫爵士表示,他認為新冠病毒是一種人造病毒,其中包含多個“插入”片段,意外從一個中共的實驗室洩漏出來。

但75歲的理查德爵士指出,挪威-英國研究小組本週發表的一篇科學論文聲稱在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中發現了線索,表明關鍵元素是“插入”的,可能不是自然進化的。

《電訊報》看到的這項題為“重構SARS-CoV-2刺突的歷史病因學”的新研究表明,該病毒是“非常適合與人類共存的病毒”,並且很可能是武漢實驗室為生產“高效嵌合病毒”所進行的實驗的結果。

該論文得出結論:“此後,那些堅持認為新冠病毒大流行源於人畜共患病傳播的人,需要在斷言他們的證據具有說服力之前,準確解釋為什麼這種更簡單明了的說法是錯誤的,尤其是,正如我們還表明的那樣,當他們在使用證據方面存有令人費解的錯誤。”——《電訊報》

澳大利亞政府於2020年12月取消了新冠病毒疫苗的進一步開發,因為幾名試驗參與者的艾滋病病毒檢測呈假陽性。

最近,兩名歐洲病毒學家表示,他們發現了證明新冠病毒是人造的基因“指紋”。

英國教授安格斯·達格萊什(Angus Dalgleish)——以創造世界上第一個“艾滋病毒疫苗”而聞名,以及挪威病毒學家比爾格·索倫森博士(Immunor製藥公司主席),他發表了31篇同行評審論文並擁有多項專利,他們兩位寫到,在去年分析病毒樣本中,他們發現了以“六組插入物”為形式的“獨特指紋”。這些插入物是通過在中共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功能獲得性研究而產生的。

他們還得出結論,“SARS-Coronavirus-2沒有可靠的自然祖先”,並且“無可置疑”該病毒是通過“實驗室操作”創造的。

我們只能想像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和福奇現在對這個理論會發表什麼言論。

(Twitter Frame1)

(Twitter Frame2)

(Twitter Frame3)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