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播報】達扎克被任命為《柳葉刀》調查COVID來源的特別小組負責人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四季

據零對沖6月4日報道,受人尊敬的科學雜志《柳葉刀》成立了一個“特別工作組”,用以調查導致全球大流行的冠狀病毒的起源。該工作組將重點分析就COVID起源提出的所有理論數據,分析SARS-CoV-2能夠沖出武漢並在全球傳播的原因。

圖片來源:零對沖

然而,《柳葉刀》決定雇用資助武漢實驗室功能增強研究的彼得-達扎克作為領導人。事實表明,達扎克已經對武漢實驗室正在進行的研究之性質撒了謊——在疫情發生後,他聲稱不知道這是否是功能增強病毒。另外,達扎克作為世衛組織調查小組的首席調查員,在2021年2月訪問武漢實驗室的3個小時內就確定病毒不是實驗室泄漏。而在最近公佈的電子郵件中,達扎克感謝福奇博士在對實驗室泄漏這種可能性進行任何科學研究之前就否定了該理論。所以,他可能是這個星球上最不適合對新冠來源進行客觀分析數據的科學家。

達扎克作為生態健康聯盟的主席,是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的承包商,也是該實驗室研究項目的合作者和共同作者——他在過去的幾年裡向武漢病毒研究所投入了至少60萬美元。同時,達扎克也為世界衛生組織工作,他公開承認自己參與了操作冠狀病毒的工作。在2019年12月的一個視頻里達扎克說,“冠狀病毒相當好,你可以在實驗室里很容易地操作它們。S蛋白可以驅動很多事情的發生。我們與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UNC)的拉爾夫·巴裡克(Ralph Baric)教授合作在實驗室里做一些工作,比如,獲得可以構建蛋白質的序列, 插入另一種病毒的骨架。”

此外,正如《每日郵報》和其他媒體所報道的,達扎克“策劃了一場‘欺凌’運動,脅迫頂級科學家在一封給《柳葉刀》的信上簽字,旨在將他用美國資金資助的武漢實驗室關於COVID-19的責任排除在外”。達扎克利用他的影響力使該雜志發表了這封信,信中說,“即使聲稱實驗室泄漏理論有任何可信度,也等於在散佈‘恐懼、謠言和偏見’。”該信進一步指出,“我們團結一致,強烈譴責暗示COVID-19不是自然來源的陰謀論”。信中甚至還大言不慚地指出,“我們聲明沒有競爭性利益”。這封信有效地將科學界達成對實驗室泄漏可能性“共識”的討論關閉了整整一年。

世衛組織科學顧問傑米-梅茨爾(Jamie Metzl)將達扎克的信描述為“科學宣傳以及一種形式的暴行和恐嚇。通過給任何持不同觀點的人貼上陰謀論者的標簽,《柳葉刀》這封信是完全違反科學方法的最惡劣形式的欺凌”。

通過信息自由法案(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發布的電子郵件顯示,事實上,達扎克已經確保這封信沒有任何與生態健康聯盟的聯系,甚至考慮將他自己的名字從信中刪除。

更糟糕的是,《柳葉刀》成立的“特別工作組”的其他成員幾乎都是達扎克的爪牙,其中一些人幫助他起草了那封明確指出“實驗室泄漏理論是陰謀論”的信,還有一些人要麼與他一起為臉書進行“事實核查”,要麼在該活動中被引用為消息來源。考慮到這一切,《柳葉刀》的調查結果顯而易見,它不應該,也不可能被用作反對實驗室泄漏理論的可信的證據。

科學界和醫學界在冠狀病毒災難中整體淪陷是人類的悲哀,好在近期越來越多的科學家站出來揭露病毒真相。遲到的良知也是良知,遲到的正義也是正義。希望冠狀病毒來源能被盡早認定,全球都應該團結起來向中共追究責任。

參考閱讀:

Scientist At Center Of Lab-Leak Controversy Put In Charge Of The Lancet’s Task Force To Investigate COVID Origin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