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魔頭榜—習近平篇(一)

共產製度之狠毒,共產思想之邪惡,共產統治之暴斂,這三者結合所形成體制機器的最後目標就是壯己禍世,但若無對共產黨來說合適之人駕馭,也很難造成像現在這具有滅世一樣的災難。論私仇,我與共產黨罪大惡極的高官相差十萬八千里,而且身為草根,不存在像共產黨其它高官一樣面對這些人表面興高采烈喜,背地咬牙切齒仇,所以對於這些人私人所帶有的強烈情緒是不存在的,共產黨釋放生化武器所造成全球截至到目前死亡人數368萬,病例數1.7億,鑑於核酸檢測並不准確且此生化武器易傳染之特性,人數肯定更多,而且導致全球經濟自二戰以來最嚴重的大衰退,稱之遍地哀鴻不為過。這等大災難必須有人負責?是全中國十幾億同胞?還是共產黨9000萬被綁架的黨員?囿於此,除了已暴斃的共產黨歷屆魔頭外,我盡量以公憤挾客觀之心,特製此榜,將我所認為的現存十惡不赦之輩上榜,此輩之罪行大小不分先後,先從習近平說起。

        姓名:習近平。性別:男。出生年月:1953年6月15日。

        他的血統如按CCP原教旨主義來看,應該是真正的根正苗紅,含毛量真正的99%,因為西北山頭在劉志丹死後成為毛澤東最信任的一支,高崗的紅區黨白區黨之論就是緣於此。但是因為高崗技不如人,過早自裁,西北幫逐漸邊緣化,那麼出身西北幫的習仲勳日子自然也難過起來,於1962年因為一本小說被捕。也正是因為此,在1953年-1962年這段時間,習近平應該一直到九周歲時過的是真.太子生活,物質充沛,家裡的勤務員,學校的老師和出身不如他的同學應該都對他畢恭畢敬的。而在9歲以後則對他而言墮入地獄,原先的物質待遇沒了,世態的炎涼則讓他感受到冰火兩重天的變化。九歲本就到了懂事年紀再加上充足的營養,更能比一般年紀的人早熟。社會是人最好的老師,過早體驗世態炎涼加上自共產黨建立政權後在教育上除了提倡實用鬥爭外不可能會有人文關懷之類的,這自然能給許許多多的幼童種下心魔,再加上在性格定型關鍵的少年時期,處於文革這種朝不保夕,時時有殺身之禍的環境中,不安全感的陰影始終伴隨他的終生。據路德先生披露,青年時期在陝北的勞改中曾經被拖拉機撞到,致使脖子終身不能直,並且有中風的風險。有的人即使遇到這些種種磨難,也能虎嗅薔薇,保持正義之心,當然這種人就是世上少見的賢人。而普通人在這種情況下則大多會自暴自棄。而習近平遺傳至其父來自黃土高坡的韌性,和這些種種經歷,結合自身的高純度含毛量,加上文革結束後,以26歲高齡任共產黨軍委辦公廳秘書這種高起跑線。那麼因為甚於大多數人的不安全感讓他自然多疑成性,高純度的含毛量讓他骨子里高傲,黃土高坡的韌性基因自然讓他對伏低做小毫無壓力。多疑,高傲,隱忍等性格又附帶青少年時期的經歷培養他的務實,在養蠱式的教育鬥爭中成長加上共產體制給他在青少年時期給他上的沉重一課和這個體制給他未來的期許自然給他種下殘忍。可以說,多疑,高傲,隱忍,務實,殘忍這些他性格的標籤加上他在共產黨內高起跑線的從政給他希望,必然讓他以不擇手段奪取大位為目標,於此變成啥事都乾,就不干好事那也不奇怪了。

       如果論能力,習近平屬中人之資,既不是黨內反習派和活在像牙塔公知口中那種不學無術的傻叉,學歷不高老說錯別字並不代表習近平智商有問題。當然也不是共產原教旨主義口中的天才,如果不是他這個位置掌握的巨大資源,結合他的經歷,和口呼屠美滅日,紅旗插遍地球的在火車硬座上開政治會議的抽煙嗑瓜子的屌絲青年油膩大叔沒什麼區別,當然大多數人和習近平不同之處在於,他們有憐憫之心,知道做壞事是不行的,只是限於自身經歷和輿論的影響,又因為要坐十幾個小時又捨不得花錢買臥舖,那隻能以過嘴癮的方式互相打發時間,共產體制的逆淘汰本來就是人盡皆知的,再加上只要到達老大的位置,即使本身沒有實力,但因為佔據法統地位,這個組織初始就至少有超過百分之五十的資源能為之所用。所以如2012年那個在西安以U型鎖砸破日系車主腦袋的蔡洋這類人,在共產黨老大的位置,幹的效果不會比習近平差,在共產體製做官需要掌握專業技能嗎?需要掌握高深的知識嗎?還是需要高尚的品行?都不需要。只要會詐騙,願意突破極限不要尊嚴的不當人,基本滿足這兩點都能做共產黨的官,如果再心狠手辣,那就能出師做總書記。

        習近平在文革後直至十八大前經歷都乏善可陳,其實就一個字,忍。極力裝孫子,被前輩如高揚,陳光毅刁難,忍。被後起之秀盧展工辱罵,忍。在浙江省委書記任上和陳良宇合影也甘當陪襯,2009年,以國家副主席之位拍江澤民馬屁,不惜自毀形象送『江澤民文選』給默克爾,至於進入中南坑後被令計劃擺佈那是常有的事,也是忍了。說句題外話,令計劃在1982年被調到河北省委辦公廳工作,頗受當時省委書記高揚的賞識,前文說過習近平在河北正定被高揚厭惡,習仲勳無法,只得1985年安排兒子在自己老朋友項南的福建混日子,任廈門副市長,廈門現在是副省級城市,那是在1988年後才有的事。在當時還是地廳級,而他一出道就擔任的正定縣委書記職務,是歸屬中組部管轄,待遇和地廳級沒什麼區別,且習仲勳安排他在河北鍍金就是離北京近,靠近共產黨的心臟,接受信息的速度就比其他同一起跑線的衙內快。 1985年卻被高揚踢到當時的偏僻之地,打亂習家的計劃,能不恨?這也是為什麼2009年高揚死後,因為高揚生前也擔任過黨校校長,而習近平當時的職務也是黨校校長,但就是拒絕出席高揚的葬禮。而在共產體制內對權力的爭奪如火星撞地球般劇烈,令計劃和習近平既有私仇,又有權力之爭,自然你死我活了。當然習近平光忍還差點火候,還得有運氣,他遇上了他的貴人—賈慶林,在陳光毅退休後,習近平擔任福建省會城市的黨委書記職務任上終於加上了省黨委常委的頭銜,邁入副省級,在這之前可是在福州市委書記職務上做了三年,算是極度異常,其中的貴人正是賈慶林,可能是習近平因為常年處於不安全感,而酗酒,而賈慶林也是一個酒桶,兩人都有異於常人的茅台肚既是證明,正是緣於此,兩人成了鐵桿好哥們。

(相比意氣風發站在C位的陳良宇,旁邊的習近平甘當綠葉做陪襯)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與Gnews無關

點擊此處閱讀更多台灣農場精彩文章

點擊此處觀看更多台灣農場精彩直播影片

點擊此處加入「台灣寶島農場」Discord伺服器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