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郭先生與閆博士和路德實話實說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 5:03:10

直播前播放視頻文字節錄——

路德:大爆發性的可能性太大,中共完全在隱瞞所有的病毒。

歌曲……

閆麗夢博士語帶哽咽:This is the first time my mum,63 years old teacher, got arrested by Chinese Communist Party。——這是我媽媽,一位63歲的退休教師,第一次被共產黨抓捕。

歌曲……

郭文貴先生:She is China’s hero. She is the world’s hero. She is my hero。——她是中國的英雄,她是世界的英雄,她是我的英雄。

歌曲……

閆麗夢博士:你中共你不管做什麼,只要在你殺掉我之前那一刻,我都會去揭露真相。

歌曲……

閆麗夢博士:我為什麼這麼有底氣?,那我必須要說,我有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在我背後,我有爆料革命在我背後,然後我有郭先生班農先生像支柱一樣的人在我背後。

歌曲……

閆麗夢博士:當共產黨的威脅不再存在的時候,我非常想回去,我非常想念那裡的土地,我想青島的海、青島的(哽咽),我想念香港。

歌曲……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5:07:47

郭文貴先生:好啦,中中中…,好了,開始。今天咱們,兄弟姐妹大家好,這又回來了,我剛剛穿這件衣服,我答應過我們一個93歲的戰友,說今天我會重新穿回這件衣服,她是昨天下午發資訊,她是我們救出來到某國的一位大姐,我也叫她妹妹,她說郭先生一定要答應我。

(郭先生舉著一杯飲料)這是我女兒給科學家和路德買的珍珠奶茶,謝謝郭文貴的女兒。我們現在是訪談時間,咱仨一塊訪談,興打斷話的,咱說點實在話,咱們雙方之間、咱三方之間不許互相吹捧,咱們實話實說,咱們過去的話題都不說。我首先請教科學家一個,就是過去我曾經問過你,我說讓你重新選擇你先生的時候你說你還會選他,是吧,那麼這是大家給你留下的印象。為了證明你的忠誠和貞潔。

今天世界上死了那麼多人,你現在真的是科學家是不留意間成為了世界上的英雄和天使,最早是因為是香港的運動深深地影響了她。然後是路德先生的耐心,這個理工男竟然能那麼耐心的能學會生物科技還有病毒,這個路德先生理工男一下子就是讓代表爆料革命連接了科學家的橋樑。

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和爆料革命的戰友保護了我們科學家,可以說科學家的新生命是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給她的。在此時此刻,科學家我想問你的事情,你怎麼想你想到會有今天嗎?你想到會有今天這種結果嗎?改變,真的是改變了世界。

閆麗夢博士:郭先生,其實我真的沒想過今天,我想的是其實路德先生他完全知道我當時的心情,最開始從1月16號到1月17號香港時間早晨,我再次確定了這個病毒真相,因為1月16號晚上我已經明白怎麼回事了。但是1月17號早上我去了實驗室以後,我還是再一次的驗證了以後,在那一天中午,我大概花了能有半個小時左右就反復問我自己要不要做這件事情。然後我覺得我必須要做,我不可能不做,不做我以後會後悔的,所以我就決定去發資訊,通過推特。

郭文貴先生:你覺得今天讓你再回到那一天,科學家,你覺得你還會那麼做嗎?

閆麗夢:還會,活一千次還會,一定會這樣做,但是我要說的是,我真的沒想過會有現在這一天,因為從那一天開始,我覺得之後哪一天我都可能隨時被消失,這是非常現實的,如果你在香港,你看到了香港抗爭的殘酷性,你會真的明白這個是非常現實的。

郭文貴先生:剛才你去洗手間之間,我們在直播做了一個短片可能你倆沒看,關於你的系列採訪的影響,大家做的是非常的感動。剛才我這邊脫衣服都想掉眼淚了。我還想問關於路德先生一個問題,當時你選擇了路德你這小白兔,誤闖了一個咱們自己的司令部,現在你們打交道那麼長時間了,如果你再選擇路德先生給你同樣的機會去爆料的話,你還會選路德嗎?

閆麗夢博士:還會選擇路德先生,郭先生。

郭文貴先生:那路德先生你得要回答這兩個問題,科學家今天坐在你對面的時候,你覺得科學家和當時的科學家和今天有什麼不同?

路德:我覺得更加,就是我說閆博士啊,剛開始的時候,就是完全是,怎麼說呢,就剛開始聯繫的時候,就現在她完全提升了一個層次。

郭文貴先生:一個層次?

路德:不只一個,我這個1是0到1啊,0到1——質飛躍。不是99到100,是0到1完全是質的變化。怎麼說呢,因為你要知道,這裡頭有時候聯繫的很多,是吧,這個說也有料、那個說也有料在那個時候,關鍵那個時候全世界都關注啥?關注1月15號的,她1月16跟我聯繫,所有的人都在關注1月15號中美貿易。

郭文貴先生:咱倆最早時候你給我說,我記得是1月11號,這個是最清晰的,我說你摟住,你還記得嗎?九指妖還說你千萬別……

路德:1月11號還沒有聯繫,

郭文貴先生:1月13號還是十幾號,1月16號之前,你說九指妖說咱們的傳染病恐嚇社會的時候,就是說你不要老搞這種嚇人的事情,就是九指妖咱們群裡發資訊的時候。

路德:九指妖,九指妖那是後來後來後來,是什麼時候?20多號。

郭文貴先生:23號之前。

路德:她就還跑?

郭文貴先生:那時你害怕了嗎?

路德:我絕對怕啊。

郭文貴先生:這是咱真實的,因為我感覺路德我很少看到他給我發資訊。他在群裡說,他說哎喲我真得摟住,我說路德你真得摟住啊,這個所謂的人家九指妖學過博士啊——社會傳播什麼學呀碩士,你這在製造恐慌言論。

路德:對,對,對。

郭文貴先生:是這意思吧?

路德:對,對,對。

郭文貴先生:然後路德先生我感覺他是害怕了,所以說現在戰友們都在問一個問題,你看剛才郝海東兄弟還有葉釗穎女士出來的時候,他倆的穿著也是巨大的改變,形象氣質也是巨大改變,我說實在話我不覺得他曾經多麼輝煌,比今天再輝煌,我也不覺得他今天那麼自然那麼美國。

所以今天路德先生我要問你倆今天,我要打斷你倆很多的說話,就是有問題要問你們,當你看到她已經是質的變化的時候,你看到郝海東先葉釗穎女士這都是你採訪、最早上你節目的。

特別是我們國內朋友說我們郝海東和葉釗穎第一次上路德節目,到今天為止郝海東和葉釗穎是蛻變,完全不是我認識的幾十年的那個,他跟郝海東比較熟,跟葉釗穎不太熟,他說完全不是那人了,然後他說這個咱們科學家,他說科學家當時出現的時候包括在華盛頓,跟今天的科學家比完全變成一個另外一個高度。就是她已經不在乎鏡頭了,她在乎的是自己要說什麼要做什麼。他從她的眼睛裡語言裡,感受那種真正的那種一種憤怒和那種良心和她想表達的東西。

這真的是你的路德訪談把這些人徹底給提升了,這不是開玩笑,真是這樣,所以路德先生我再請教你一個問題,你看到你減肥的時候,這真的是個了不起的男人,一個自己的身體都經營不好的人,不可能去改變這個世界。

科學家就不用說了,一句話科學家停止喝可樂,你看這個健康、這個美麗自然,你的這種健康,這是真的是你旁邊坐個大胖子,這絕對是咱們很難滅共。那麼今天此時此刻你覺得葉釗穎和郝海東這倆人,你對他們怎麼評價,你不要在乎他倆什麼感受,他們有什麼改變?你說幾句給他倆的評價。

路德:郝主席,郝董和葉女俠,之前我一直說球王,兩個,一個是球後,這是毫無疑問的,就是我看第一次訪談的時候到現在,我覺得就是應該有一年時間,一年時間,就是剛開始的時候他們整,整一年,就是他們在做節目的時候方向性不明確,不知道怎麼用這個體育的東西,但是最近….

郭文貴先生:還有端著。

路德:應該不叫端著,他覺得我這個體育這塊怎麼跟這個滅共結合起來,就找不到方向,但是前面一段時間乒乓外交,一下子他們就知道了,他知道自己的重大的意義。中共為什麼這麼害怕他們?就是因為你體育是中共最重要的可以洗腦的一個精神毒藥,他們太明白了。現在,剛才說的所有的體育精神就凝結在他們倆身上的所有的經歷,80年代郝董去進去八一隊,中共國也是80年代才真正恢復到這種叫做體育……。

郭文貴先生:你說到這我打斷一下,路德先生,為什麼共產黨那麼能挖人家醜事兒?或者說它最能造謠人家最低級的事。共產黨要詆毀一個人先從生殖器開始,然後說是騙子開始,然後說你家人所謂的殘疾人、什麼成份開始,永遠如此,是吧?然後把你說的一文不值,為什麼到現在沒有挖出一個郝海東私生子?葉釗穎有多個男人啊,還有什麼雙修啊,它為什麼一點都挖出來!

路德:我覺得他肯定沒有嘛。

郭文貴先生:那人家挖出你,那都是有嗎?

路德:那就編嘛!那就編。

閆麗夢博士:它們對郭先生那樣沒用,然後現在不打這招了,它打不動了。

郭文貴先生:同樣的話題也是科學家,為什麼科學家就沒整出來幾個私生子女啊?多個男朋友?

閆麗夢博士:它打不動,然後再打路德,它越打越證明我們這些人…….

路德:我覺得中共它是對我們是採取擒賊先擒王,它只要滅了文貴先生一個人,就這概念,就把文貴先生搞那個,咱們它沒有精力去對付,說白了。

郭文貴先生:說到這我給你們爆個料,昨天在澳門有一場腥風血雨的較量,我跟你倆吃飯的時候沒有說,大概一個月後你們會聽到這個,在澳門昨天共產黨精心地安排了一場腥風血雨的較量,9個小時的較量共產黨全面敗下陣去,而且是關於男女關係的。我為什麼問這個話題呢?就共產黨精心組織,公安部、安全部、什麼駐澳門辦公室,而且香港的全部去了,聚集了幾百人PK我們幾個人,最後我們大獲全勝,我因為法律問題我現在不能說.

說到這我必須問路德先生,為什麼我要問你這個問題?咱們內部的戰友曾多次給我說,他說路德先生你要準備好,他的很多的性醜聞、財經醜聞都會出來,然後我說我特別等待他出來,為什麼?如果路德先生做過這個事情,就更說明爆料革命的偉大,你過去如此不堪,今天你匡扶正義。

如果沒有的話,我覺得就沒有吸引點了,大家感興趣嘛是不是?隨便一個三級小視頻都上百萬的關注量,我說這也挺好、以黃爆共嘛是不是,所以說路德這個事情引起關注挺好啊。

那麼同時郝海東先生他們也說,葉釗穎他們倆這出來一堆的醜聞,我說你最好把他倆的醜聞都挖出來,挖越多越好。或者科學家說,科學家生好幾個孩子啊,她沒告訴她先生啊,然後還有幾個跟非洲的混血兒,我說哎呦我想看這孩子長啥樣。

閆博士:我也想看,我也沒見過。

郭文貴先生:我想看看這青島姑娘跟非洲的男士混血兒是什麼樣子啊,估計也穿著我這個紅衣服就像南非的那個酋長一樣就出來了,一直沒出來。我想說什麼呢科學家,剛才我覺得您這個回答和路德我不同意的。他不是說編你的問題,不是說挖不出來,他一個最大的問題,讓他在我身上吸取了一個教訓,就他造謠對他自己的反作用力要大於他傷害我的(力度)。

閆博士:是的是的,我也覺得是。

郭先生:他對科學家要這麼做了,就科學家這個純潔足以把他反彈回中南海上面飛上幾年,像那個“功夫”一樣踢到天上去。路德先生,你越有這個,大家覺得沒有什麼不正常,你就是個猛男,身體那麼好,肌肉那麼多是不是,你情我願有什麼不好的呢?最後他發現了——不行。這件事情你要想你還能想到一個假視頻,貫君、劉呈傑和孫瑤的假視頻嗎?

閆博士:對呀對呀,帶盆景的。

郭文貴先生:對呀,你想想這個視頻的危害度有多大?共產黨內部人我據說這個東西簡直對我們傷害太大了,任何有良知的老百姓,愛共產黨的、恨共產黨的,都覺得這件事情把共產黨弄的極low。所以科學家現在我想特別,剛才你沒回答,你到底你還愛你先生嗎?如果要你再選擇的話,你還嫁給他嗎?

閆博士:再選擇,還是選擇回那個時候嘛,回那個時候還是他,那個時候還是他,還是那樣。

郭先生:在今天,不回那個時候。

閆博士:今天呀?今天肯定不會了,因為今天我們遇到這麼大的事兒,兩個人之間價值觀的分歧也好、性格的問題也好都暴露出來了,那肯定到現在為止的話,如果有機會的話,我還是想當面見他,安全的情況下,問問他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很多事情有的人一輩子不會經歷的,沒有幾個人會經歷這麼大的事情,但是事情發生了才能暴露出這些問題。我想說,其實……

郭先生:我現在可以告訴你,你先生正在前面看著呢,你先生正在看,我今天可以負責任(地說)。

閆博士:他聽不懂中文啊。

郭文貴先生:旁邊有人跟他解釋啊,而且我們知道,他看的是法治基金的頻道,YouTube,YouTube是帶英文字幕的。我現在可以告訴這個閆博士的先生,叫什麼?

閆博士:Mahan。(音譯)

郭先生:Mahile?

閆博士:Mahan。

郭先生:Mahan,你在看法治基金的YouTube頻道我知道,下面有英文字幕,你看得非常清楚啊,我有絕對的情報剛才得知你在看。這就是你曾經的愛人,剛才說的話回到過去她還選擇你,這就是中國女人對愛的忠誠啊。(閆博士抽泣)沒事,我這有紙啊,這個是趙岩的紙巾,這個比較管用。

閆博士:郭先生每次,郭先生每次,都不知道怎麼問了。其實我想說的是有機會的話大家聊一聊,因為一對夫妻之前感情再好也經不起這麼巨大的事情上價值觀這麼巨大的分歧,但是我想說的是,如果我是在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裡,一方選共和黨、一方選民主黨,一方喜歡東方文化、一方喜歡西方文化,這全都不是問題。

我和他走到一起之後,我們是不同國家的人,我們的文化背景是不一樣的,但不妨礙我們交流,我們是因為交流才在一起,是因為有共同的愛好和價值觀在一起。

如果沒有共產黨、沒有這些邪惡的事情,我們在做我們的事業,我們做我們的科學家,我們在,我在輔修我的傳染病醫生學位,他在努力地學習其他的,他愛好中國武術、他愛好很多東西,他是我見過最喜歡鑽研、最有意思的人之一,我們不需要面對這些。

郭先生:我可以教他中國武術,哈哈免費。Mahan,如果你學中國武術,來我這來,吼~哈~吼~哈~,我教你。這個現在所以說,你到處威脅路德先生,發那個Email,路德先生十分恐懼發那個Email,班農先生也很恐懼,覺得這個哥們兒練過中國功夫會不會把路德打倒在地呀是吧?

但是今天我們的博士一進來,我第一印象是什麼呢?——瘦,確實比電視上漂亮,我覺得生活中更加的比例更好更協調,還有今天還戴了個防彈眼鏡,所以說不怕你,這麼厚,這麼厚防彈眼鏡,這挺厲害的啊,這個比我爹那個防彈眼鏡還厚。

然後今天還看到路德今天坐在這裡的時候呢,我特別觀察我為啥問你這些話呢,實際上我們每個家庭都遭受著重創,每個家庭都受到了威脅和考驗,很多人是挺不住的,在這個問題上,愛情、家庭、金錢、兄弟姐妹關係很多是破裂的。

郝海東和葉釗穎倆人是最完美的例子,倆人現在因為這個,他倆的婚姻已經不是,他倆是爆料革命婚姻現在,不是他倆的問題,不是葉釗穎妹妹的腿多滑,也不是海東弟這個床上功夫多強,真的是爆料革命把他倆連在了一起。

路德先生你有個非常賢慧可愛的小蔡,我見過她本人幾次,小蔡這個人是賢良的真的中國女性,很了不起,照顧三個孩子,全力以赴支持路德先生。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完美的家庭背後的支援,我們每個人才能走到現在。

所以科學家我為啥問你這個問題呢?愛情是有條件的,愛情不是沒有條件的。我跟你七嫂結婚,很早我就說,我說我要是腿沒了,我要飯在橋底下,你還愛我嗎?你七嫂說會的。我說你天天陪我,三年,我說你能陪我30年?不可能,一定會改變的,不是你錯了,是我不配了,它是有條件的。

所以說愛情當在雙方之間從你愛中國功夫到你愛醫學研究,不論哪方面有分歧都不是重要的,但重要的是信仰改變了,這個問題,科學家已經成為了世界上任何人無法否定的真的是天使、英雄,而且她本人並沒有在名利面前有任何所求,自然而然地自然而成,這才是真正的英雄,而不是做出來的、而不是炒出來的。

那麼路德先生扮演最關鍵的作用,爆料革命就是要凝聚更多的人,而我們的面具先生帶來了,我們必須感謝面具先生帶來了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我們的路德先生帶來了科學家,而且我們後面今天有N個將軍、N個中國軍方的家庭、N個現在冒著生死危險現在在國內看這個直播的,你們應該知道你們都可以成為路德——一個口吃的路德成了社交媒體的開闢者,任何人都可能成為我們的閆麗夢英雄和天使,每個人都要成為郭文貴啊,成為郭文貴太難了、毛病太多,你們都成為他們吧,都會成為郝海東、葉釗穎女士。

此時此刻當我問他倆的時候,家庭是我們生活中和今天爆料革命中最重要的,千萬不要忘了。今天科學家的愛和感情它就是真實,回到以前我還會選你Mahan,Mahan絕對在看,我用時間來證明給你他在看啊,我有足夠的情報證明他在看。那麼現在科學家說了真心話,如果今天選擇不會選你,為什麼?——志不同不可能同床共枕,這是不可能的。

那麼今天我們要再請問下路德先生,你看到今天在現場的這些戰友們,你看著弗林將軍演講,你看著Natalie演講,你看著班農先生演講,你看這一系列人的演講,一年前咱們想像有今天嗎?這像個什麼樣的概念?你說說這個,今天這個演講還有這個會場的意義。

路德先生:放在一年之前,任何一個人如果站出來跟中國人在一起,哪怕露個臉、哪怕來個視頻連線,那估計中共都嚇得要死是吧,何況弗林將軍,班農先生參與的時間很長很長,但是之前其實驗證了很重要的一點,就是1.20之前,就川普政府這一屆政府跟咱們爆料革命跟文貴先生緊密聯繫、緊密合作是不是呀,所有的事情都是有背後的推動的,不可能說就大家喊幾嗓子、我做幾個節目,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的,它一定是有一股力量在推動這一切。

現在他們不是、沒當政了,那就出來,該出來就出來那就沒有束縛了是不是,想出來就出來,那就驗證了之前所做的,其實所有的他們都清楚咱們在做什麼、都清楚中共的邪惡,所以今天他們站出來,你想想他們站出來,在這個102上面,特別是弗林將軍本身就是中將,過不了多久他肯定又升成上將了,如果說啊,跟中共之間再有什麼一些進一步的那個,當時二戰的時候麥克亞瑟二戰之前也只是個中將。

郭先生,對,大校開始。

路德先生:大校開始,二戰結束之後就是五星上將,所以說這種美國的將軍和中共的將軍不一樣,美國的將軍他是什麼,就跟律師一樣,他是終身跟著他走的,他隨時會回到軍營從事更重要的任務。

郭先生:弗林將軍就是幾進幾出。

路德先生:對對對,幾進幾出,還有弗林將軍的弟弟現在還是太平洋司令部的司令知道不。

郭先生:他家還有弟弟。

路德先生:對,太平洋司令部的司令。所以中共看到這個以後,那肯定毫無疑問,基本上半身不遂了。

郭先生:所以說路德先生講的就是重點,就是今天那麼多人要來,為什麼讓弗林將軍來呢?就是讓中共的軍方看到,我們會很快的時間證明給你們看,美國的權力的整個大變革將在2022年。

我們今天可以這麼說,未來在直播中你們會看到一系列的有多少人想今天到達現場,由於美國權力的平衡,我們也不可能去樹立那麼多的敵人,我們只能選擇性的啊,但是我告訴大家,這都代表有象徵性的,有象徵性的。

所以今天科學家看到戰友們,像英國的大衛啊,還有紐西蘭還有這些戰友們做的視頻的品質和水準的時候,路德先生感慨萬千,還有科學家。科學家你看到今天這些節目的時候,你覺得中國人過去有過這樣讓你感覺到這麼國際化這麼團結、這麼互愛,讓你這麼有自豪的中國人嗎,你有什麼感受今天?

閆博士:郭先生,其實我想說,對,今天我確實看到很多很多很棒的視頻,很多很棒的戰友們組織了以後呈現出來的活動,我之前也看到在推上有、在G-TV有、在網上其他地方也有。

我想說其實我們中國一直不缺乏有創造能力、有才華、有組織能力的各種各樣的人,我們其實是個非常優秀的民族,我們這裡不談種族不談別的,我們只說那塊土地,它是可以培養出特別特別優秀的人的。

為什麼這麼多年了我們變成現在這個樣兒?整個國家甚至到了閉關鎖國倒回了像大清一樣的時代,為什麼別的國家都在發展,為什麼我看到的美國人、歐洲人,甚至連在香港抗爭之前的香港人,他們都能表現出朝氣蓬勃、自信的樣子,過他們想要的生活,把工作和生活分開,不會說因為為了工作就要奉獻自己,把孩子忘掉,把家人忘掉,然後家裡人懷孕生孩子甚至去世都看不上一眼,還要在電視上被人當成模範去表彰,我們為什麼要過這樣的生活,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那我們問一下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我相信每一個在中共國生活過很多年的人都會明白為什麼,是因為這個制度的問題,不是人的問題。所以當我們現在走到這一步,我們看著香港,一個那麼繁華的大都市、一個那麼跟西方文明接軌的世界頂尖的大都市,在我們的面前一瞬間地崩塌。

我想沒有親歷過香港抗爭的人不會知道,在那個時候對一個像我這樣的親歷者來看的話,是多麼巨大的衝擊,我可以告訴大家,當時是香港的英勇抗爭者的直播以及爆料革命一直堅持不懈的這些對真相的揭露和推進讓我堅持了下去,我才能夠覺得我們的生活還是有希望的。

那麼同樣,當我們現在面對病毒真相、我們面對中共進一步兇殘統治的時候,我希望我們能夠用我們的力量、我們的話語和我們的實際行動把這份信心和希望帶給其他中國人,我們中國人缺的不是別的,我們缺的是希望和信念,中共誅心,我們要把中華人民從這種誅心的政權下面拯救出來,這就是我現在非常非常想表達、也希望大家能夠用你們的每一份力量去一起幫助我們中華民族去做的事情。

(鼓掌)

郭文貴先生:科學家現在這個獎絕對是咱可以製造一個科學家世界獎了,真是自然有震撼力。說到誅心的時候路德先生有很多的名詞,包括共產黨殺人誅心這詞廣泛流傳。特別是剛才講到戰友形象氣質的時候,路德先生你看到今天,你是爆料革命現在目前最老的人之一了,你、卡麗熙是吧,這些戰友,你像這個老班長、長島哥、大衛、木蘭,你和木蘭是最早的,現在是最早的,還有大衛。

那麼你看到今天這個組織真不是那麼容易的,102層,將近一個多月的現場排練,關鍵別忘了這現在是世界包括紐約是在quarantine時間、停擺的時間,冒著生命的危險來自世界各地的戰友的形象氣質。新中國聯邦,還有我們的聯盟委員會就完美地組織這場的這個一周年的活動,特別是在全世界要討伐中共,以毒滅共的時候,你看到聯盟委員會這個組織,作為最早的爆料革命的老前輩,你怎麼看他們?

路德先生:我覺得這個組織得非常完美啊,並且是在quarantine時間都是大家連線這種方式,並且還是一種不像中共,它是一個嚴密的組織、它是有紀律性的,咱們這裡沒紀律性,但是依然可以做到如此有紀律,這是很難的,是吧?

其實,就你真正如果是有紀律,把這個紀律作為一個黨的,像中共那種黨的一個這個黨章來寫那個肯定很容易啊,隨時可以抓人,是吧?紀委直接上了, 但是你沒紀委的情況下能組織個這。

郭文貴先生:你說共產黨今天,約翰你得槍斃100次了。

路德先生:對、對、對,絕對的啊,你像被朝鮮要組織這很容易。

郭文貴先生:槍斃1000次了,呵呵呵

路德先生:對,所以這本身就是很難的啊,很難,這是第一。我覺得這個前段時間就前天,習近平在這個什麼中央政治局會議說要擴大國際話語權,估計就是看到這個,你們都花了這麼多錢、黨還有紀律、有紀委,你們怎麼都搞不到別人這爆料革命這1/10、1/100的效果出來,

郭文貴先生:絕對是

路德先生:肯定是要著急啊,是吧,這事絕對是著急上火,這是一個方面,因為他還有啊就是這種震撼力,這種震撼力。因為所有的就是我們是要真正是要打動人的內心是吧,要讓別人產生共鳴,讓中國人。

而不是用填鴨式的或者是用紀律啊洗腦的方式,讓別人自覺地去傳播,就像病毒式傳播,對吧,這個東西你看在美國自由世貿中心分享給你看,這就是社交媒體就是傳播學的主要。

中共的東西沒有傳播性,是吧?看完以後要麼就是做成那種諷刺性的東西,絕對有傳播性。這就是現在現代的這個滅共的,這絕對是文貴先生開創的滅共的新時代,前面那個習也是叫新時代的什麼國際話語權怎麼、怎麼。就是新時代,這就叫新時代,我們給習神給他總結一下,讓底下人怎麼做工作呀,以後就按這個來,按這個標準來是不是?

郭文貴先生:它們永遠做不到,也沒機會做到。說到這兒的時候,科學家你看我們今天坐在這個直播室的時候,一年前咱們開始是跟路德先生在視頻中說,我說這個毒是到最後滅共的最重要的原因、香港。你是最親身、最重要的角色。你今天看到這個以毒滅共,特別是福奇的這個Email出來以後,你看到其中最關鍵的中國哈爾濱的有人去給他說資訊,你知道戰友們,我今天在裡面,你們知道這個護士家現在什麼情況,你們知道嗎?

路德先生:不清楚。

郭文貴先生:她家裡的人其中有一個弟弟是黑龍江省的是經偵局局長,包括她的一個遠房親戚是在綏芬河是當地的政府官員,全家全部消失。我現在在這直播前說的話。就是這個護士發給福奇這個資訊之後不超過6個小時,綏芬河還有經偵局的家人包括她的、她是這個整個的家人全部消失。

另外我告訴你武漢,武漢整個是最早的他是12月底就給福奇發過這個資訊的,這家人也全部消失了,李文亮的家人也向福奇發過呼救,這些資訊全部轉給了中國共產黨,所以說他的妻子到後來再出面是共產黨是在槍的指揮下出來的。

所以說科學家你去想一想你能走,能離開香港到達今天,我們在香港救科學家出來的那些戰友們,還有整個爆料革命和當時路德先生緊張到半死的,科學家到達洛杉磯機場休克過去的狀態,今天想起來都是不可思議的。

我們今天坐在這裡的時候是用無數人的鮮血、無數人的生命就是為沒有做到的事情付出啊,今天科學家你再想到這的時候,這些李文亮還有武漢的這些最早來向這個美國CDC福奇來爆料的人,還有哈爾濱,還有山西的,聽說國內大概最起碼幾十個郵件吧,這些家人已經全部消失了。

科學家你是最幸運的,但是就在此時此刻你和路德先生談談福奇的email,它帶有多種意義。我看你好幾次直播講,講得特別好,你覺得還意味著什麼?你的感覺,對我們的提示是什麼?

閆麗夢博士:郭先生,我想首先說一句就是我們中國從來不缺勇敢的人、有血性的人,只是當你面對一個強大的國家機器而且是世界第二大強國的經濟體的時候,並且他們的錢幾乎全部都有來控制你、維穩你的時候,這種英勇的行為他是繞不出來的。

這才是中共說的讓你消失,不只是肉體,最重要的是讓你隱形,你可以活著,但是沒有人聽你的話、沒有人知道你、沒有人信你,甚至你會變成一個瘋子、一個殘疾人,這就是中共做的最狠的,也就是我說的誅心——人還活著但是心死了,這是最可怕的。

所以我們其實知道從方斌、李文亮然後到陳秋實到哈爾濱的無名護士到其他的這些曾經站出來爆料,但是被中共的這些非常邪惡的這些同夥反手又賣回中共,像我們之前說過的彤寶國以及其他各行各業上面的這些勇士們,他們的名字會被大家知道以後很快,因為我們現在正在全力地推動這個消滅中共政權、消滅中共、消滅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這種邪惡的意識形態的一場爆料革命。在這場爆料革命裡我們新中國聯邦戰友們變成第一批站在前線的人,每一個人都非常非常的重要,每一分力都非常非常重要。

因為當中共、當福奇當這些邪惡的同盟他們想把我們的聲音掩蓋掉,讓我們消失掉的時候,他們以為他們有巨大的行政機器以及金錢的力量可以做到這一切的時候,我們有我們的人心、有我們的戰友、有我們每一個人的每一分力量、我們站出來、站在鏡頭前、站在推特上、站在各個角落,因為我們的聲音不斷的傳出來、此起彼伏的傳出來,他們控制不了。

所以從爆料革命開始到現在,慢慢的、慢慢的尤其加上病毒,香港運動,病毒真相巨大的推動,我們的聲音現在已經站到了舞臺上,這就是為什麼今年我們是新中國聯邦成立一周年。今年比去年我們的聲音要大得多,我們的聲音出現在更多的主流的西方媒體上,這些以前都是中共花大價錢、用大的力量、用超多超多的數不清的下水道一樣的間諜網系統去控制支援的,我們現在已經打破了他們的那種控制,我們已經開始冒出我們的尖尖的鋒芒,我知道接下來一旦衝破了這個口,我們必然會越來越猛,就像福奇的Email,像Daszak的Email還有更多的Email會被揭露出來,這些Email的背後實際上向西方展示了巨大的中共的這種資訊戰力量。

之前我就說我的,我從1月份跟路德先生溝通的時候,2月初Peter Daszak和他們在那個柳葉刀上那個支持中共然後譴責實驗室來源是陰謀論的那篇文章,我當天就跟路德先生說,我說這篇文章是有問題,而且我可以很負責任的說他那封Email曾經被發到Malik和Leo Peng手裡,我見過其中的一封,我因為我工作的原因,我見過其中的一封,所以我知道這裡面是有勾結的。然後當時也讓路德先生馬上當天就做,咱們當時揭露,他後來揭露11月份Daszak的Email,這中間差了9個月啊,咱們戰友是最先知道的,對不對?

郭文貴先生:這九個月死了多少人?

閆麗夢博士是啊,死了多少人,所有這些都是美國的災難和其他國家的,但都可以避免,中國也不會出現那麼多問題,對不對?然後你要知道,那個哈爾濱的護士她是二月中旬才寫信的,那個時候Peter Daszak都已經基本知道了。

郭文貴先生:武漢的是12月底1月初寫的——武漢。

閆麗夢博士:對啊,這一切事情的背後是人命的代價,是西方文明被中共摧毀的代價。但我們要是在那個時候,我跟路德先生講,他剛開始都不能理解,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他們怎麼可以把觸角伸到這兒,我還是花了些時間跟路德先生講的。

然後到後來我到美國的時候我跟班農先生講,然後我跟FBI的人講。我跟福克斯的人講,我跟很多很多的人講。他們都問我,怎麼可能中共控制這麼多人?在他們眼中似乎中共要把所有的人一一到位的控制住才叫控制,然後我就不厭其煩的跟他們講。不是的,就那一小撮人,但那小撮人掌握的話語權,只要把這撮人控制住就行了,這一撮人當中最重要的就是我原來的老闆Malik Peiris還有福奇,還有比如像柳葉刀主編、自然雜誌主編、像譚德塞這些人。

現在事實證明了,確實中共就是就是在控制這些人、去操縱他們,當時沒有人相信,但是經過我們的不懈的呐喊,經過各種戰友把這個聲音的放大,各種管道戰友把這個聲音放大,經過我們的同盟向班農先生、納瓦羅先生,像那個Raheem還有他們那個國家脈動——National Pulse。然後像福克斯、Newsmax所有,我現在沒有辦法一一列舉這些名字。

所有這些人抵住巨大的壓力還有比爾.格茲先生他寫過很多文章,基本上西方媒體第一個,1月25號根據我們的情報寫出實驗室來源可能性並且發表在Washington Times這樣的人,所有的這些都是巨大的努力。

如果沒有這些蝴蝶翅膀一樣扇動的效應,我們就不會看到中共以及後來柳葉刀雜誌、NIH、然後世界衛生組織一系列慌亂的、不擇手段的露了不少馬腳的這一系列錯誤行動。如果我們不這樣去做的話,中共有更多的時間更周密的去進行這件事情,然後接下來就不堪設想現在世界會是什麼樣的?

現在他們被驗證,驗證的背後是我們一層一層的推動,我們經過不懈的努力,大家頂著巨大的壓力——我有巨大壓力、郭先生有巨大壓力、路德先生有巨大壓力,班農先生也頂著巨大壓力,所有人——每一位元戰友,看電視的每一位元戰友都頂著巨大壓力,在壓力面前每個人攤上就是100%,不分大小,只要攤上你就是可能就會被消失,但是這又怎麼樣,我們大家去做,最後我們的力量推動了,我們看到現在西方已經在省悟,從所有的Email的結果,你看現在他們福克斯、Newsmax他們解讀得比我們還快啊。他們看完那些郵件他們已經放上,你看福奇你當時為什麼這樣?哎呀!你和中共關係這麼好!他們全都明白了。他們不會再問我為什麼這個樣子,反而他們會跟我說Dr.Yan你要當時做成這個,你還想再說什麼?對不對?這就是真相的力量。

郭文貴先生:這就剛才是科學家回答的非常的正確,共產黨的情報機構總有一句話——我們想拿下一船的人的時候,不需要買通所有船上的人。我們先把船長的孩子給買通,把船長的醜事給挖出來。如果船長不聽話,把二船長給買通,如果二船長再不聽話,把二船長的情人給挖出來,這就是共產黨的情報機構。

所以說你看到這些知識界、科學界,所有的這些背景。實際上很簡單,美國搞定福奇就可以了,他只需要買通這個船上的船長和二船長就可以了,現在還剩4分鐘,路德先生你要今天剛才科學家講那個福奇郵件和驗證了爆料革命,整個事件世界全傻眼了。就像共產黨的情報機構是永遠信奉的哲學一樣,搞定一個船的人就買通船長、二船長就可以了,那麼這個事情是最好的逆增緣證明了爆料革命和路德訪談、119、科學家你們說的都是對的,它的意義之深遠,你現在開始講直到講完為止,你來開始

閆麗夢博士:這就是中共的航海文化,中共也有航海文化。

郭文貴先生:大海航行靠舵手,他就是搞定舵手就行了,不行,二舵手。

路德先生:我們得剁首,還有兩分鐘啊。我這樣說,就像滅霸的手套,手套上有6顆鑽石,每一個鑽石代表什麼?代表時間、代表信仰是吧,代表生死、代表力量,代表等等這所有的,別的我不記得了。但是我想說的就說,咱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所有的中國人每一個人就差你一個,每一個人你的角色因為據我所知每一個轉推的點贊的,我跟你說,比如這個朱利安尼先生的推下回一個說,你說得太好了,就這個,都會給誰?給他們一個巨大的支持力量。

就每一個人千萬不要以為自己的聲音不會被人聽到——一定會被人聽到,雖然我們不可能,像我們沒有這水準像郝董這樣在世界盃賽場上馳騁、進球,也不可能像文貴先生一樣擁有、坐擁帝王級的豪宅,是不是?更不能像閆博士這種天才般的各方面、英語。

郭文貴先生:你都做到了。

路德:但是我們只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這個石頭、這個滅霸的手套,我們滅的是中共,你就具備了,一旦具備的時候,其實我們就是在做拼圖,不斷的完成這個拼圖,拼圖完成了自然中共就滅了,別忘了我們強大了他們才能跟我們站在一起,不要指望我們去靠別人,我們靠的是我們自己!

郭文貴先生:滅共爆料沒你不行,這是路德先生說的。

路德先生&閆麗夢博士&郭文貴先生:就差你一個~!就差你一個~!

郭文貴先生:路德先生他就是老是能說明語啊,行了時間到了,我們一會兒見。交給主場,講得太好了啊,說真話,這個痛快!痛快啊!

前文回顧——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郭先生初見閆麗夢博士再逢路德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閆麗夢博士初見郭先生談及感觸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路德先生再逢郭先生談及一年感觸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郭文貴先生發表開幕致詞——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與郝海東&葉釗穎伉儷連線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連線英喜莊園分會場及大衛先生

G-News編輯部:

編輯整理:倫敦喜莊園 萬物歸一;紐約香草山農場 月野兔;新加坡獅城農場 沉默大媽

發佈:日本東京方舟農場 山川異域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