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與郝海東&葉釗穎伉儷連線

連線前播放部分視頻字幕記錄——

 喜馬拉雅監督機構是戰友們自願組成的、沒有政治實體的民間團體,它同法治基金、法治社會一樣得到國際社會承認,受國際法保護,是新中國聯邦與國際社會合作捍衛人民自由、保障財富安全,並與世界各國人士建立相互尊重和共同發展之溝通橋樑。

消滅中共是正義的需要,中共是共產國際資助的顛覆中國合法政府的恐怖組織,其在中國的集權統治已發展為徹底的反人類暴行。

無視人權,摧毀人性,踐踏民主,違背法治,撕毀合約,血洗香港,殺害藏民,輸出腐敗,危害全球,更有甚者竟以中共病毒對全世界發動生化襲擊戰,嚴重威脅人類健康與生存,其罪惡至極,天理難容!

消滅中共是打碎中國人民的奴隸枷鎖和真正地實現世界和平之必需,沒有中共的新中國聯邦是全體人民和世界繁榮之必需。

新中國聯邦願景——

建議新中國聯邦參照西方民主法治體系和相應國際法在國際機構和喜馬拉雅監督機構的共同監督下,制定憲法,建立三權分立政體,“一人一票”產生新政府。選舉與彈劾制度並存,高效運行,避免巨大的社會動盪和人治災難。

新憲法包含以下內容:

一、國家精神:人權、法治、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和私有財產神聖不容侵犯;

二、追求與世界人民永久和平相處,共同發展;

三、教育、養老、醫療是民生基本需求,必須立法予以保障,教育是國之根本,擴大教育投資,西為中用,尊師重教,有教無類;

四、保護大自然與動物生態,萬物和諧共生;

五、對於香港、澳門、西藏等地區,應立即頒佈特別自治條例,並嚴格執行;對臺灣則維持現狀,擴大貿易,穩健發展,共同繁榮;

六、沒收並追繳中共盜國賊集團掠奪的財產,還富於民;

七、新政府成立後實施大赦,嚴重刑事罪犯和反人類罪犯除外。

喜馬拉雅監督機構的承諾——

在新中國聯邦宣佈成立之際,喜馬拉雅監督機構特此莊嚴承諾:鑒於目前中共依然挾持國家政權對人民進行各種極端控制,本機構將為新政府的建立做好一切準備和外聯工作,積極聯絡那些支持新政府籌備的各國家、政黨、社團及國際友人,並協調過渡政府與他們的關係,指導和保障新政府籌備工作順利、有效進行。喜馬拉雅監督機構將會一直同國際合法監督機構一起監督新政府依法運行,同時遵守國際法和新政府法律,接受國際相關合法機構的嚴格監督。

(播放小短片)

郝海東射門,漂亮!進的漂亮!9號郝海東,11分50秒,漂亮!

郝海東:消滅中共是正義的需要!新中國聯邦宣言,消滅中共是打碎中國人民的奴隸枷鎖和真正實現世界和平之必需!

葉釗穎:我認為我所有的這些榮譽也好是為我六四做的準備。

郝海東:讓我們自己最終人格的昇華,人格的釋放,我們都改變,我們一定站在最後歷史的高空上,來審判你中共做的這些惡。

(播放新中國聯邦國歌)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3:17:16

郭先生:欸?來啦來啦來啦,現在開始啦。哎呀東弟、穎妹妹你好,聽到我說話了嗎?

郝海東先生:聽見聽見,七哥。

葉釗穎女士:聽得見,聽得見。

郝海東先生:你們聽得見我們的聲音嗎?

郭文貴先生:現在我們的科學家、路德先生都在這裡跟你們連線,哈哈。

郝海東先生:你好閆博士,你好路德先生。

葉釗穎女士:小黑豹他姨好,路德好。

閆博士:海東哥好,釗穎姐好。

郭先生:非常遺憾今天中午我們吃的燒雞、吃的家常菜、還吃的黑山羊你們都不在,我們仨都替你倆吃了。他最愛吃羊肉——東弟、穎妹妹。

郝海東先生:對啊對啊,羊肉,涮羊肉,這個鮁魚水餃,我想閆博士肯定知道我們老家的(鮁魚水餃)。

郭先生:今天沒有鮁魚水餃,今天只有饅頭花卷。今天我們和科學家、和路德先生非常開心地在一年後的今天和科學家和路德先生咱們五個人再出現在同一畫框,在一年前的今天,非常榮幸地和東弟、穎妹妹、班農先生一起宣佈了新中國聯邦的誕生。

在一年前的這一天的時候是世界上受共產黨病毒殘害的最厲害的時候、最嚴重的時候,而我們就在這個整個世界處於停擺的狀態下,我們宣佈了新中國聯邦的誕生,然後浩浩蕩蕩地開啟了爆料革命的最高峰,就是以毒滅共,然後誕生了我們的偉大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路德先生。

當初我記得給郝海東兄弟還有葉釗穎妹妹剛開始聯繫我時我就說過,我說你們記住會有無數個像你們這樣的英雄會出現,所有的優秀的中華兒女都將覺醒,這不是口號,這是事實的。

當今天在全世界停擺倒退了一年之後,新中國聯邦誕生一周年,在美國著名的911之後的自由之塔、自由女神的對面全面開始的時候慶祝的時候,我和路德先生,和我們科學家以及東弟、穎妹妹我們卻不能相見、分離東西,原因的原因——核心,又是共產黨搞的病毒和對我們的恐懼恐嚇。

但是這更加讓我們意識到消滅共產黨,就像郝海東先生在全世界留下的口號一樣,是正義的必需。此時此刻,我特別想和戰友們一起來聽聽我的東弟——真正的中國男人,和真正的中國的女木蘭——穎妹妹,你給七哥有什麼建議,給新中國聯邦有什麼想法,給咱們的戰友們有什麼心裡話,你說說,請,東弟、穎妹妹。

郝海東先生:好的七哥。內心很激動啊,真的無以言表。七哥你知道當時你聯繫發出聯繫的信號的時候,通過面具先生,當時我們倆的內心是既忐忑又激動又充滿著憧憬跟願望,因為我們知道消滅中共必須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但是我看到了七哥、路德、閆博士這樣的真正的中華兒女的優秀代表,在我們的內心當中是可以讓我們的內心更加堅強,使我們放棄恐懼,面對中共的這些威脅,他們的恐懼、他們的威脅給我們更大的信心。

當時這種激動,當時我都說了嘛,六四宣言讓我們參與、讓我們宣讀是我們這一生最大的榮耀。這種內心的堅定,對未來的希望,對未來的中國、中國人有了不一樣的未來、信仰的自由,這一切的一切,我們有尊嚴,可以在一個有保障我們自我的這種環境裡成長的這種憧憬、願望、希望和未來,那當時是一種內心的澎湃,無法用言語、語言來表達。

也經過這一年我們看到了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的發展,我們有了自己的輿論的發聲的平臺—G-TV、G-News,有了我們自己的可以運營的平臺—G-Fashion、G-Club,有我們金融的平臺,形成了我們的生態圈這種喜系列,那麼未來我們要做的就是通過我們所有戰友的齊心一致的這種理念、理想,共同地維護好我們新中國聯邦的宣言裡邊的所有我們表達的、向世界宣示的這些東西,我們要做到。

我們不能像中共這樣假醜黑、假醜惡,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對人類文明社會的褻瀆,我們希望一年以後的今天,我們依然可以昂首挺胸地站在這裡跟共產黨說不。你們製造的病毒殺死了全人類這麼多的人,你們製造的危害人類、種族滅絕的這種罪行都會受到歷史的審判。

那麼這時候我們內心,尤其是看到我們這麼多的戰友在一年多的這種過程當中,越來越多的人凝聚在了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的周圍,無數的全世界的人,我們在西班牙的每一個地方都能感受得到,包括我們中國人,很多的人見到了我們都豎大拇哥,包括對路德先生、閆博士,包括對文貴先生,這些所有的爆料的、他們G-TV、G-News看到的,他們都是深有體會。

在中共病毒如此肆虐的時候,我們有這麼多的戰友可以讓我們有共同的信念、共同的理念、共同的對未來的憧憬和希望凝聚在一起的時候,向全世界宣佈,讓共產黨看到我們無懼它的威脅。

這之前我相信很多,包括就在今天之前,小葉的父母親、小葉的女兒都受到了中共的威脅,還在依然在說著這些、在做著這些,去家裡去他們周圍來威脅我們。

葉釗穎女士:對啊對啊,在昨天前天反正這兩天,天天打電話讓孩子給我打電話,讓我們不要去紐約,說我們要去她就不能去美國上學了。

就是這種威脅,我們就是覺得它只有這樣的威脅,它沒有別的什麼手段,它就會這種下三濫的這種方式方法來對我們、對所有的家人,綁架家人來威脅我們。

郝海東先生:我們可以告訴共產黨,你這種威脅不是我們不去美國、不去世貿大夏、不去跟戰友見面的(原因),說是你們的威脅成功,那是放屁。但是我們確實受到了病毒的這種肆虐的、大家防疫的這種、各個國家對防疫的這種要求使我們無法成行。

你們的威脅在一年以前都試驗過了,對我們沒有任何作用,我們敢於最後走出來向全世界宣佈中共是邪惡的政權、消滅中共是正義的必須的時候,我們倆已經置生死於度外。而且我們都說過,在路德訪談上,向死而生。

對於我們來講沒有什麼再可以阻擋我們的。因為我們心中的信念對未來,讓我們的渴望、讓我們的孩子們、讓中國的老百姓們,在未來的日子裡可以沒有共產黨的肆虐的這種威脅,可以有更尊嚴的活著。

葉釗穎女士:對,我們覺得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告訴孩子給我打電話說這個,我都覺得我們真的有這麼重要嗎?我們不去紐約真的是對他們來說是這麼重要嗎?我都覺得非常高興,我們倆還有這樣的待遇。

郝海東先生:中共就基本屬於黔驢技窮、窮途末路,他們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他們不會建設自己的國家,不能讓自己的老百姓更好地活著,他們忽然從只能生一個小孩,現在要生三胎,他們簡直,我都說嘛中國足球就是中國社會的縮影,他們一切都是以行政命令、拍腦門來決定,沒有任何對人的尊重。

我都深受其害了,我的女兒,他們當時都說要超生罰款,全場比賽都喊郝海東超生,這都是中共最大的可笑,都是我們親身經歷的,忽然今天他又告訴你要生三個,這就是中共要到窮途末路,他們要完蛋、要垮了,一定是的。七哥,我們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看清楚它的本質,他們真的可笑、可恨、可憐、可悲。

郭先生:東弟、穎妹妹,共產黨已經不是魔鬼這麼簡單了,很低級的魔鬼。頭兩天我給科學家和路德先生我們在通視頻當中,我說某個美國組織,包括海外的一些組織,還有投資者說到科學家,關於說授予美國總統勳章,我告訴他們,我說任何一個在爆料革命當中,為了一個滅共的事業,和拯救十四億同胞,和我們的新中國聯邦的信仰,任何圖有名、利,或者說追求公義、拯救天下的人,任何有利益之心、名義之心都是偽正義。

我說科學家她完全沒有想到過她所受到的挑戰,她也從來沒想過要什麼榮譽,她來到美國的。那麼我說如果說談名和談利的話,最好的代表人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他的名字在中國可以說在亞洲已經達到了最巔峰,但是他們放棄了一切,幾億的資產全都沒了,所有的榮譽都歸了零,而且成了負的。

科學家有自己的丈夫有自己的爹媽,自己的親人,一個非常年輕美好的生活,所有人想要的她都有了,她全都放棄了。她從來沒想過要什麼名啊、什麼勳章啊,更沒有想要多少錢,她沒有概念。

‌我們路德先生也可以看得出來,過去的幾年在爆料革命從始到今,可以說經歷了多大的考驗和生死的挑戰,帶著仨孩子、帶著妻子,一天兩期。

我們這些戰友都證明了什麼?不是追求名利的,所有為了公義的權利和追求正義的人,任何有名義利圖之心都是偽正義,我說我們絕對不是,這位朋友非常承認我的想法。

我給科學家說、和路德先生說,沒有任何榮譽配得上我們新中國聯邦人,特別沒有任何榮譽配得上我們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妹妹,我們的閆麗夢博士還有我們路德先生,包括我們的博士軍團和億萬個戰友。

因為我們圖這些不會幹這種事,這種買賣實在是太不划算了,是拿全家的生命,像釗穎妹妹,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女兒受到了威脅,郝海東先生的家人據我所知,爆料革命的內部爆料人多次受到威脅,而且郝海東先生的家人非常的智慧——我們家已經跟他斷交了、他是個逆子,不要跟我說這個。

這就是今天咱們這幾個山東人,山東青島的科學家、路德先生我們這些人,我們有共同的成長背景,我們有共同的受到共產黨的這種欺負和打壓,沒有共產黨,我們相信中國比這還好,沒有共產黨,我們這些人的DNA和智商和能力比今天還好,不是一切都聽黨的都好。

你葉釗穎妹妹、科學家、路德先生、我,都曾經不管是貌似還是真的都曾經絕對聽共產黨的,結果是什麼呢?它拿走我們的一切、剝奪了我們一切,我們不可能再讓我們的子孫後代這樣。

所以說今天海東兄弟還有釗穎妹妹,昨天某軍隊的一位上將,他的司機給我發的資訊——明天儘量不要讓東還有穎出太多鏡頭,讓他倆安全點吧。我給他發了個資訊,為了安全最好就是多出鏡頭,這就是他倆的選擇。

所以說東弟、穎妹妹,很多國內的有良知的戰友們,還有體制內的這些有良知的人,就等待著我們振臂一呼,他們在關心我們、他們在愛我們。

我特別的感謝你們一直以來和路德先生、科學家和我們億萬個戰友所追尋的,絕對共產黨內部99都是我們的戰友,是我們可團結的,還有是好人,我們滅的是共產黨的體制,我們不針對任何人,而且我們要的是去剷除這個體制,而且要釋放所有的中國人,而且不是種族仇恨,也不是社會大清洗,也不是大屠殺,特別的感謝您為西藏、新疆、臺灣、香港所有同胞的呼籲。

現在東弟、穎妹妹,現在路德先生、科學家在這,你給他倆有什麼要說的?現在把鏡頭切一下,約翰哥哥已經睡著了,很抱歉啊。

路德:葉女俠,您先說。

葉釗穎女士:你說,你說,路德說。

路德:你看,坐在這裡呀,文貴先生代表了什麼?中國的真正的商界是吧,甚至在有產者站出來,科學家代表啥?科學界是吧,郝董和葉女俠——體育界,這三劍可以說是中共最最重視的。

開餐館的它可以不去管,但這三界無論是從思想上還是從行為上,從小可以說,郝董不用說,十歲就開始在部隊裡是吧,您能站在這裡振臂一呼,就揭穿了一個中共的從小的這種洗腦體制的徹底的失敗是吧,往這一站,特別是郝董和葉女俠,體育界這是中共用來洗腦、對中國人植入(心霾)。

就是前天,習近平專門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談)如何擴大國際話語權,最重要的一個點就是體育界,體育裡頭羽毛球、足球凝聚多少人的夢想和多少人的心在裡面,羽毛球讓中國人,我們也聽說,我們小的時候上大學都驕傲,葉釗穎為中國奪取冠軍。

但是今天他們看到了,這三界裡頭可以說是涵蓋了最頂端的,絕對最頂端,文貴先生絕對是商界最頂端,郝董絕對是足球界百分之百最頂端,葉女俠中國羽毛球就是小球界,小球絕對是最頂端的,近幾十年來無一人(超越她),閆博士毫無疑問絕對是生物科學界最頂端的。

這些人都站出來,對中共的打擊和對中共的這種真正的心理上的重重打擊一定是致命的,這讓他有很多的人,可以說是無論他在哪界,在商界他一看,我不可能就比文貴先生再有錢吧?然後在科學界,我不可能是不是,英文水準,福克斯都直接用英文寫論文寫這麼牛的報告report,還會比閆博士再強的?石正麗現在都幹不出來。足球界有比郝董還牛的?足球界前兩天你那個關島9:0,我就問郝董,我說如果,郝董說2000年19:00,19:00關島,我說現在這是大退步啊,咱們葉女俠更加不用說了。

郝海東:路德我插一句,就說中共為什麼一定滅亡,因為我也是我從小跟中央電視臺這幫人都很熟,包括張宏民他當時在臺上播音,我就在旁邊坐著,杜憲、羅京、郉質斌,我都在旁邊。

我們當時是從,他父母親,他是山東人——張宏民,(他父親是)清華的教授,我們都坐著用車從清華那最後到了中央電視臺那,八幾年我們就在一起。那些中央電視臺無數的主持人、無數的節目,包括什麼焦點訪談、東方之子我都上去過,我從來沒有一個人、一個節目,崔永元稍微好點我可以看看、看他兩集,聽聽他講的什麼。

路德只有你,我一直在聽你的節目,包括現在我仍然沒有聽完,為什麼?是因為你的邏輯清楚、講得分析得透徹,不一定到根兒,但是他一定分析了,不是在表面的。

就像一行字一行字在念,那叫字正腔圓,經過訓練都行。是條狗給它塊餅在中央電視臺念念它也成名星。但是他們沒有邏輯、沒有觀點、沒有自己犀利的看法,這就是中央電視臺的原因。

因為我們代表了一個行業、一種精神、一個高度,包括閆麗夢博士,包括很多的這些很多的戰友們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認識水準、他們經歷了以後,他們的感知能力,他們的天賦。是共產黨這幫老雜毛們、這幫孫子們永遠達不到的,因為他們沒有感覺,他們聞不到應該怎麼進球,他們一群豬!因為我們從小跟他們在一起,他們都被我們贏啦!我們沒輸過,郝海東從來不知道怎麼要不輸,我只想著怎麼會贏,這就是人生!

共產黨那幫訓練出來的人行嗎?沒戲!所以為什麼他們一定輸,路德,插你一句,謝謝!

路德:中共現在它幾十年宣傳的這些精神,中共也有精神,你別以為它沒精神的。它們的精神的精華全在你們這幾個人身上,我該怎麼說啊,比如說,葉女俠誰敢說奧運會冠軍不要是不是啊?是不是啊,這不是中共一直說的什麼奉獻精神是不是啊?集體意識,咱們葉女俠做到了,是不是,做到沒有?郝董戰場上頭流著血,紮著繃帶是不是啊?照例頭上流著血,你要考慮幾點,如果是美國的職業運動員、歐洲職業運動員,誰還會去想著,因為會影響你的職業生涯的,很多歐洲運動員絕對這個時候不去踢了,因為萬一我受傷了。

郝海東先生:我告訴你路德啊,中共這些孫子它贏不了我們在哪兒呢?郝海東自己拆線,你們不知道吧?我拆線,其實沒那麼怎麼著,我自己弄小剪刀拿酒精拿火柴燒一燒,點完,自己就給僜(山東方言音deng四聲,意思是把線扯下來)了,我拆線不去醫院,是吧?我頭破血流接著比賽,接著縫針不打麻藥,我十幾歲腿上,對吧,七針對吧,都踢開了都見骨頭,對吧,郝海東沒吭過一聲,對吧,接著跟他們對抗,接著我在場上打主力,你想想一個十幾歲的孩子都敢這樣,你共產黨嚇唬我啥?嚇唬我們,它吹牛逼嘛。

路德:中共宣傳一直說正能量、正能量,正能量就在這裡,就在郝董、閆博士、葉女俠這裡,葉女俠你看,前幾天甘肅的這個長跑死這麼多人,後來我一看葉女俠是北京最出名的YES跑團創始人,組織當時多少人多少影視明星要加入這個YES跑是吧?搞得轟轟烈烈得整個影響力極其大。

郝海東先生:登上過世界第二高峰叫什麼呢?

葉釗穎:不是第二高峰,就是雪山之父,穆斯塔戈,新疆穆斯塔戈峰。

郝海東先生:7000多米反正是。

葉釗穎女士:對,對,7546.

郝海東先生:登頂是吧?那不用吹牛逼吧,你講沒有用,對吧?七哥,別聽共產黨在那吹牛逼,他們在那什麼一個肩膀不換肩,什麼麥子多少,他媽的吹牛逼上了場跟兩步就摔跤,對吧?你基本的常識邏輯得有吧,你不能說你可以有勁,你不能不換肩嘛,這個人他媽不行了,你有點常識吧,對吧?他們連這個對吧?閆博士你想連醫學常識他們都不懂是吧?所以他們真的贏不了我們。

葉釗穎女士:像路德剛才說的這個體育,其實中美建交它很重要的就是乒乓外交嘛,就是從體育來和國際上的有一些勾兌,開始它就開始搞這套東西了嘛。所以我們都出來,也是用它認為的最好在國際上的這個跟人勾兌的這個,我們用這個來打它。

郝海東先生:我們乒乓球一個省的檯子運動員比人家全世界都多,是吧?你用專業打人家的業餘,完了互相之間的讓球,之間的這種最骯髒的他們的睡覺。國家體育總局旁邊有一個夜總會,當時他們都在崇文區,為了劉國梁、蔡振華這幫孫子天天去,就在崇文區合併之前,它叫崇文區,現在可能都歸到東城,還是東城一半兒西城一半,是崇文區離這訓練局比較近的一個夜總會。

你去問問這幫孫子都是最骯髒的東西,互相之間的給錢給教練的錢,能打上比賽互相聯睡、互相之間的傾軋完了以後,他們在世界上拿個金牌,為什麼?別人不做這個東西,別人沒有職業化,他來愚弄老百姓,所以這些我們一定要講給我們中國老百姓聽,讓他們更加地認清楚什麼才是真正的人生跟生活,要有點邏輯。

就像閆麗夢博士她在香港港大最後雙博士、雙學位類似這樣,但是她要在中共國內的話,她被潛規則死了可能最後很難最後拿到一個學位,對吧?太多了這樣的對吧?

我的女兒世界專業排名第一的今年畢業,二萬多字的論文,導師一下就過,對吧?——不需要培訓,她在國外。這在國內可能嗎?弄死你是吧?這裡面就是中共最大的惡,他們以為我們不知道,他們以為的以為是吧?他們沒想到人生到了一定的閱歷以後,有了這種能力,感受能力,他們一定會知道,因為共產黨做的惡也一定會出現像七哥、路德先生、閆麗夢博士這樣的傑出的人才,中華兒女優秀的代表一定會有。

路德先生:閆博士,閆博士,最後5分鐘。

閆麗夢博士:其實我特別想今天我主要分享跟我們的戰友說一下,因為大家以前都看到郭先生出來時候他已經是億萬富豪、中國商業第一人,然後當郝海東先生、還有葉釗穎女士出來的時候,他們本身就是世界冠軍,所以他們一直從我們知道這個名字起他們就是頂著光環出現在我們的媒體上,對我們來講是遙不可及的,大家會覺得我們離的太遠,他們的成就我們一輩子都達不到。

但我想跟大家說的是,我和大家是一樣的,我們平時都是一樣的在做著一份自己的工作,喜歡的也好不喜歡也好,很多人都覺得這就是一個平常的工作,每個人以自己的能力去做自己的事情。

但是當我看到爆料革命之後,當我意識到中共的黑暗時候,當我看到香港抗爭的時候,當我最後看到病毒真相的時候,我就覺得我一定要站出來。同時我也相信我們很多戰友在這股力量的感召下他們現在站出來,然後他們用他們的一份力,不管是傳播文宣也好,還是傳播真相也好,還是去把事情孜孜不倦的用來教育其他人,像路德先生他把他的這些理念啊、評論啊、分析啊、常識啊、邏輯啊傳遞給大家,然後大家再把它散播開去。

我們每一個人,其實我們覺得我們離這份光環很遠、離這份距離很遠,實際上是中共它不給我們這個機會,它讓我們覺得我們和郝先生和葉女士和郭先生之間的這個差距是遙不可及,就好像我們和主席臺上那些人一樣,仿佛是一輩子不能跨越的鴻溝,以至於到最後你可能就心甘情願地做了韭菜,然後在他們的制度裡面按照他們的玩法去運行。

但實際上不是的,我們有我們的腦子,我們有我們的能力,我們不貪、我們不偷、我們不搶、我們守法、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好人。中共天天說正能量,這才是真正的正能量。

我想跟大家說的是,不一定非要有很多學歷的,博士和小學生之間沒有那麼大差距。中共說運動員只有小學水準,說郭先生沒讀過大學,習近平也沒有讀過為什麼他可以坐在主席臺上?實際上這是邏輯、這是我們的智商、這是我們的思維、這是我們一個人能有的能動性。

只要給我們自由、給我們創造、給我們空間,我們都可以達到的。我初中的時候學政治,老師說我們現在在社會主義,以後我們會達到共產主義。我問他共產主義什麼樣?老師想了想跟我說,就是你們大家所有東西都可以分享啊。

然後我就想我同桌連那塊橡皮都不給我,我怎麼能夠以後和他去共用東西呢?所以我覺得這個邏輯不對,他肯定有問題。所以你看不需要什麼高深的知識,只要你看書看多了,你動腦子、你去想,你就自己知道他共產主義的問題在哪裡。

然後現在共產主義害我們100年了,我們要是再不站起來,當我們面對病毒真相我們還保持沉默的話,我們已經沒有下一代可以說、沒有未來可以說了。但是當我們站出來的時候,連我一個人中共都不能把我怎麼樣,所以當我們更多人站出來的時候,你想中共會嚇成什麼樣,它還能繼續存在嗎?所以這就是我今天特別想有感觸想在這裡跟海東大哥、釗穎姐姐、還有郭先生、路德先生我們一起分享,跟各位戰友一起分享的幾句話。(大家鼓掌!)

文貴先生:東弟呀,穎妹妹,咱們五個人要坐在這個桌子的時候,會是什麼感受?今天中午,他倆喝著紅酒,我也不能喝是吧?喝的2005的Château mouton(注:未必是正確的寫法)限量版非商品酒,啃著燒雞、戴著手套、吃的羊肉。我在想如果東弟、穎妹妹在,咱們會是個什麼樣的情況。

今天102層的那麼多兄弟姐妹們可以說是都在看著我們,可以告訴大家,就是剛才科學家和你說的話,每個中國人都可以像我們一樣,你們都可以成為郝海東和葉釗穎,你都可以成為我們的閆麗夢和科學家。

你看我們的妹妹手很漂亮吧?你看我就摸了,我就摸了是吧?你看我摸路德兄咋的?是不是?這就是我們兄弟姐妹情,就像我們在那個102一樣,每個人在那裡真情的擁抱,在船上那種放聲的高喊,是不是?(蒙古語——呐呐姆Gi歐斯噶呀!Take down the CCP!)是吧!這個戰友們這個放聲自由是活出生命的精彩。東弟、穎妹妹,我用任何話不能代表億萬個戰友對你倆的感激,一切都已經開始,共產黨很快會被消滅,我們有更多的時間讓所有的中國同胞知道,都可以成為郝海東、都可以成為葉釗穎、都可以成為路德、都可以成為閆麗夢博士,謝謝。(鼓掌)

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謝謝!謝謝!

郭文貴先生:東弟、穎妹妹今天他倆要來都話,咱們今天這個場面就變的不一樣了,完全不一樣了。現在把時間交給主場啊,我們回頭再聊。哈哈哈……

郝海東:一定會的。

郭文貴先生:意猶未盡呐!意猶未盡呐!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郭先生初見閆麗夢博士再逢路德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閆麗夢博士初見郭先生談及感觸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路德先生再逢郭先生談及一年感觸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郭文貴先生發表開幕致詞——

G-News編輯部:

編輯整理:紐約香草山農場 月野兔;紐約香草山農場 貝貝;多倫多楓葉農場 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

校對整合:紐約香草山農場 月野兔

發佈:日本東京方舟農場 山川異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