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郭先生初見閆麗夢博士再逢路德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1:01:08

郭文貴先生:聚焦不好,你要看一下,可以吧?好,現在正面電視是推出的效果是嗎?可以了,(調試中~),大家看到背面這個牆上的我們的國旗之星,是由我們的設計師也是國旗的設計師叫CC嗝屁,他是連夜趕出來,我給他提這些要求,把它黑夜黑暗中的一盞明星,黑暗中的唯一的一顆信仰之星,黑暗之中的信仰之星作為這個背景,今天這個裡邊有三個,都是這個,七哥由於安全的原因,受共產黨的威脅不能到102直播現場世界中心,只能在家了,現在我們會馬上在這裡見到我們的天使閆麗夢博士閆博士,我也是第一次和閆博士見面,第一次,你可以切換一下倆鏡頭,切換一下子,幾秒鐘,大家看到了,這個現在是這個情況,那麼2021六月四號,黑暗中的唯一一顆信仰之星,好,再切到剛才那個鏡頭吧,太好了,非常地漂亮,今天在這個房間是我還有閆麗夢博士還有路德先生,由於路德先生還有閆麗夢博士,我們獲得大量的情報,是共產黨暗殺的物件,我是排第一號,閆麗夢博士排第二號,路德先生排第三號,長島哥排第四號,三號以後就沒價值了,長島哥,所以說我是今天真的是昨天晚上睡了兩三個小時,還是挺好的,然後做了很多好夢,一會給大家聊聊夢的分享、做夢的感受,把空調關掉,這個聲音,關掉,關掉,對,這空調的聲音太吵,約翰哥哥就沒有這個常識,沒有聲音了,現在沒有雜聲了吧?現在可以了,好了,還是哪來的聲音?欸,好了,現在好了,還有,我覺得你調得有問題,這個麥克風的拾音模式有個全收還是單收,你調得是全收,這個所有雜音還有,不是沒有雜音是關的,(調試麥克風~)好,那兩個也調好,不要有雜音,還沒有上來。怎麼樣現在?我把這個關掉,可以嗎?又有了。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1:08:36插播視頻(字幕暫略)

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典1:13:00

郭文貴先生:嘿,干擾、干擾、干擾源。大家聽到了嗎,聲音?聽到了嗎?聲音可以嗎?共匪真的在試圖干擾啊,試圖干擾啊,共匪很倡狂正在干擾中、共匪正在試圖在破壞中。

現在聲音怎麼樣?聲音怎麼樣?可以啦,聲音夠大嗎?約翰哥哥在場,如果不出點問題那也不正常,是吧?這就是清華的水準嘛。非常好、非常好,OK!他們現在幾點到?時間已經是佔用了十幾分鐘時間,我沒有時間再佔用,不行我們把時間讓給主台了,好吧?

你如果是這樣的話你佔用那麼多時間——戰友們的時間,現在我們每秒每分都是極為寶貴,全世界都是搶我們的每分每秒。這個背後的故事呢哪天等著現場參加的整個這個組織的大家去瞭解,太重要了,每分每秒都在搶、都在爭。

所以說,新中國聯邦人現在是世界的主角,這個咱是一點不誇張吧!好了,這時間這個45,現在怎麼樣了?現在不要佔用你這個主播台的時間呐,怎麼樣?怎麼樣?現在怎麼樣?現在怎麼樣?上來吧,好啦,好啦,現在呢兄弟姐妹們,我在這裡將見的是第一次見面我們的英雄科學家天使閆麗夢博士,還有我們的路波切路德先生——法治基金主席路德先生。

由於共匪很倡狂,籌畫、謀劃在主會場102樓還包括我們戰友外出期間製造各種事端,試圖擾亂我們的新中國聯邦的一周年,而且整個大陸現在VPN呐都是處在了一個國內無法上網連內網都不能上了,甭說VPN了。

那麼為了安全、為了各種起見,經當地政府各部門的建議和安保的建議,我呢就不要參加102主會場的這個活動,為了不給戰友們帶來更多的風險、給共匪帶來更多的機會,所以說七哥今天就在這裡直播,只能這樣了,七哥很孤獨啊,沒辦法。

那麼今天就我們在這裡第一次和我們的閆麗夢博士、女神——天使科學家閆麗夢博士,還有我們的路德先生——法治基金主席,在這裡和大家共同地慶祝新中國聯邦一周年。那麼他們現在已經是到了,安保人員正在接他們上來。

但是很奇怪,在昨天下午共匪內部研究了各種方案試圖破壞,剛才我們也感覺到了這個周圍有強大的電磁干擾波來干擾我們,那麼共匪我相信在我們現在周圍佈置了各種的所謂的共匪的潛伏的力量,這也是各種潛伏的力量都是有的啊,他們已經來了,Snow不要叫。

郭先生:科學家!呵呵呵呵。

閆博士:郭先生好!

郭先生:在直播啊,在直播。

閆博士:剛剛Snow去迎接我們,哎呀郭先生好,終於見到您了,好高興啊,終於見到郭先生了。

郭先生:她咋這多瘦啊。看看啊,大家看著啊。你瘦太厲害了,天呐,她咋這麼瘦啊!電視中真的是跟生活中差距太大!

閆博士:視頻裡看不出來是麼?

郭先生:而且她又瘦,而且她這個臉我覺得生活中比電視上好看。戰友們都在看著呢,我們第一次,來,咱們仨到這,我們仨第一次——路波切、科學家和我,我們一起第一次見面。Snow,你看Snow,你最愛的Snow。科學家最愛的是Snow!

閆博士:我想抱抱它!

郭先生:你可以抱, 你抱起來。Snow昨天你七嫂專門給它洗了澡,專門洗了。哎呀路德瘦得呀。沒事,你(閆博士)可以抱,你可以抱,你抱,它就等著你抱呢,抱起來抱起來。(Snow叫了幾聲)沒事的,沒事沒事沒事,哈哈哈哈哈。我告訴你了吧,我多虧提前警告你了,來來來來Snow過來,它第一次它就那樣,它就是高興你看到沒有。(Snow)過來過來過來,來來來,Snow,快,讓最愛你的人見你,快,來來,你(閆博士)叫它先手上讓它聞一聞,對了對了,讓它聞一聞。對啦,來來,對了,它就這樣,你知道它,慢慢(抱),沒事兒。(Snow叫了幾聲)哈哈哈哈哈,共產黨把它藍金黃了共產黨。

(對工作人員說話)你切換另外一個鏡頭,切換另外一個鏡頭,你看我們仨在這兒啊。你看咱們大家都在看,今天你倆是坐在這個位置,這個位置咱們打造的是黑夜中的唯一之星,你看設計得多漂亮,這是黑暗中的信仰之星,你看了沒有?

路德:對呀。

郭先生:科學家真是你也太瘦了!

閆博士:沒有吧,郭先生。

郭先生:不是,路德先生你這瘦得有點誇張了啊,這不能,這必須停了啊,真的是得停!肌肉,哇塞!你這肌肉!現在你是穿M號的這個西裝了?

路德:對!後面,你看到沒有?

郭先生:哎呀,我的天呐,我和路德先生咱有幾個月沒見面了?

閆博士:我來了就沒見過吧郭先生?還得倒數一下。

路德:去年1月23號。

郭先生:呵呵呵跟個小姑娘一樣。1月23號到現在,一年多了!所以你看我和路德先生被共產黨病毒害的,這搞得一年多沒見面。兄弟,我們咫尺之遙但不能見面。科學家來這一年時間多的時間、一年半的時間我們從來沒見過,對吧?

閆博士:快一年半了,一年多一點兒。

郭先生:不過生活中你看她一看就是山東姑娘,我要是在大街上看到,一看就是山東人。但是她在電視上真的感覺你像一個江浙人,有點像江浙人,但是生活中是山東人。哎呀真是,今天咱們仨我們只有孤獨的在這兒,就我們仨人了,我們仨人在這直播。

然後呢,剛才安保人員告訴我們說,唉呀你們今天你們要小心,我們在周圍發現了很多不正常的人,包括美國有相關部門剛才給我發資訊說,欸,你們,聽說科學家、路德已經快到了,你們要注意安全,儘快讓他們上去。所以你看共產黨對我們這個是非常非常誇張的,剛才音響出現故障是正常的,但剛才都調試完之後突然出現干擾電波,這是不正常的,這絕對是共產黨幹的。

所以說我們這附近有三層的安保,但是呢在這種情況下也不能說絕對安全,所以說我們還得小心。但是今天在一年以後跟路德兄弟我們再見面,而且是跟科學家我們同時在這裡相見的時候,這個時刻實在是太特別了,世界已經改變了,一切都改變了。

我們一會兒會在這裡在這張桌子上和路德先生、科學家,我們全程地參與整個的全程的一周年的慶祝。然後呢我們科學家和路德先生會和大家參與節目當中的,我們自己也會探討很多的問題,可能即時地和大家分享,現在呢把時間還給主場繼續你們的時間。然後我和我們兄弟還有我們科學家我們敘敘舊去,好久沒見面了,我跟科學家第一次見面好吧,咱讓這個主播切過去吧,那個誰,約翰!切過去以後主播台,我們就是去幹點別的事兒去,聊會天兒去,我們去訓Snow去哈哈哈。

路德:約翰叔叔在這?

郭先生:約翰叔叔在這,所以剛出故障了嘛,他要在不出故障就不叫約翰了。

G-News編輯部:

編輯整理:新加坡獅城農場 沉默大媽;校對整合:紐約香草山農場 月野兔

發佈:日本東京方舟農場 山川異域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