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福奇郵件中如何挖掘出福奇和NIH與王廣發的關系

作者:麋鹿先生

圖片來源:newsamed.com

2020年1月31日, 印度科學家 Pradhan, P et al., 在bioRxiv 上發布了一篇研究,顯示在突刺蛋白S中有4個插入,這是新冠病毒所獨有的,在其他冠狀病毒中不存在。更重磅的是“所有這4個獨特的插入片段都與 HIV-1 關鍵結構蛋白中的氨基酸殘基具有同一性或相似性,這在本質上不太可能從自然中發展出來”。在大多數人還對疫情沒什麽明確認識的時候,病毒非自然產物的說法就這麽被拋了出來。該研究的發布一石激起千層浪,無疑為閆博士爆料病毒是生化武器提供了更細致的依據。

相信很多人在研究出來的那一天認為對病毒的認識會隨著對該報道研究的深入認識逐漸展開,然後很快揭開病毒是生物武器的本質。但是事實並非如此,該文章在發表後立刻被撤回。對病毒是人工製造的討論在社會上如同曇花一現轉身即逝,隨之而來的便是鋪天蓋地的關於陰謀論和病毒起源自然說的聲音。

隨著福奇郵件的公開曝光,關於這篇文章的更多背後故事也逐漸清晰。那讓我們深挖一下福奇郵件裏告訴我們的信息。

在公開文檔的第3200頁顯示時間為2020年2月1日上午10點27分,由一個叫做WRB Gmail 的郵件名轉發給福奇一封郵件,其題目為《FW:article from IIT/India on Coronovirus 》的郵件,該郵件附件是就是印度科學家的文章。郵件發部分內容被遮蓋住了,仍舊信息量巨大,所公布的內容是:

在郵件發送信息裏雖然隱掉了發件人的信息,但是我們從該郵件的落款可以看到這個人叫William R. Brody, 並且與Johons Hopkins University 和 Salk Institute for Biological Studies 有聯系。這個人在發郵件的時候抄送了一份郵件給一個叫做Hong Cai的人。在郵件正文裏William R. Brody介紹到 “I am XXXX but still active, currently chair of Mesa Biotech”…..這個內容可以推測 William R. Brody這個人對福奇簡單地介紹了一下自己,過去的職位,但是表明雖然某個職位已經不做了,但是自己仍舊做一些事情,所以William R. Brody用了 “still active”來形容當前自己活躍的狀態。另外 William R. Brody提到了 “currently chair of Mesa Biotech”(目前Mesa Biotech機構在職主席),但是郵件裏並沒有說這個主席到底是誰。根據這些信息,我們很快通過搜索就可以找到更加詳細的信息。

William R. Brody: 醫學博士,曾任職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校長,電氣和計算機工程教授、生物醫學工程教授。 William R. Brody與Hong Cai 共同發起了Mesa Biotech Inc 這家公司。曾任職Mesa Biotech的主席。

Mesa Biotech: 是一家設計、開發、製造和商業化下一代快速分子診斷測試的機構。公司理念是使醫療測試民主化,通過使用數據對人類健康產生積極影響。目前Mesa Biotech 的 Accula™ Flu A/Flu B 和 RSV 測試已獲得歐盟 CE 標誌和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 (FDA) 的 510(k) 許可和臨床實驗室改進修正案 (CLIA) 豁免。 這兩種產品均由 Sekisui Diagnostics 以 Silaris™ 品牌在美國分銷。 Mesa Biotech 還獲得了多項在歐洲和亞洲分銷的戰略協議。

Mesa Biotech不僅僅在美國設立業務,該公司在中共國也非常活躍。在2019年5月14日的一篇關於海爾生物募投項目涉圈錢的財經文章中指出,海爾募投項目涉嫌“圈錢”,通過海外子公司為上市湊數。文章指出“2015年6月26日,Mesa Biotech,INC(以下簡稱“Mesa”)成立,海爾生物通過直接和間接持有其30.09%股權。2018年,Mesa的凈利潤為-1,061.25萬美元。無獨有偶,2018年9月6日,海爾生物的參股公司廣州市精準醫學樣本庫運營投資中心(以下簡稱“精準醫學”)成立。截至招股書簽署之日,公司尚未開展業務。。。。2018年10月9日,Mesa和海爾生物共同出資,設立青島海美康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美康濟”),海爾生物持股75%,Mesa持股25%。截至2018年年末,海美康濟尚未開展業務,2018年凈利潤只有1,700元”。

報道裏我們不難看出Mesa Biotech與中共國的關系非常密切。另外一則財經消息在2020年1月6日報道:“海爾生物發布公告,董事會同意海爾生物將其持有的青島海美康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海美康濟”)75%股權轉讓給上海惠黔企業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簡稱“上海惠黔”),轉讓對價為人民幣2700萬元。”

筆者經濟類知識儲備極其有限,並不能過多從中解讀其含義,希望更多戰友隨著這條消息繼續挖掘。

currently chair of Mesa Biotech:Mesa Biotech 的現任主席就是Hong Cai. 在Mesa Biotech 的網站的“about us” 就可以找到Hong Cai 的相關信息。Hong Cai 的中文名可能是蔡虹或者蔡洪(因為不確定其中文姓名,文章中將繼續使用她的英文拼寫)。Hong Cai博士於 2009 年共同創立Mesa Biotech。她在分子生物學領域擁有 20 多年的經驗,是 Mesa Biotech 平臺所用技術的發明者。 她在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擔任了 13 年的首席研究員,管理和領導基於核酸的法醫分析、生物威脅病原體檢測和人類疾病診斷項目。

屏幕快照 2021-06-04 下午1.34.18.png在中文的相關搜索裏關Hong Cai的信息極其有限。但我們看她在網站上的簡介,有海外學術經驗的朋友一定知道,這樣的經驗應該是在搜索的時候很容易找到簡歷細節。但是筆者進行了大量的所搜,找到的信息少的可憐。通過搜索我們只能找到她現在的職位和在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工作的年限。對於她是哪裏出生,在哪裏讀書和在其他任何地方任職的信息是找不到的。 如果把Hong Cai 和 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 一同搜索,可以找到在Hong Cai名下的文章和項目,很多項目也與NIH相關(相關網站地址見文章最後)。 這就不禁令人產生聯想,為什麽一個這麽大的一家公司的現任主席的信息非常的少,即便是用英文所搜能夠找到的信息頁極其有限。相比另外一個Mesa Biotech發起人 William R. Brody,他的信息非常之多,隨便一搜就可以了解到清清楚楚。這是不是說明了這個叫做Hong Cai的女士有著很深的背景,她的信息需要被隱藏呢?在此希望有能力的戰友繼續挖掘。

雖然從網絡檢索中Hong Cai的信息極少,但隨著Mesa Biotech在疫情中扮演的角色,Hong Cai免不了接受一些采訪和報道。在2020年3月11日的一篇名為《Mesa Biotech Developing Rapid COVID-19 Test》中簡單介紹了由Mesa Biotech開發的叫做Accula SARS-CoV-2檢測儀器可以在30分鐘內完成檢測,並且是美國第一個可以完成快速檢測的設備。該文章極其重磅地提到了Mesa Biotech公司正在與王廣發合作,“The company is partnering with Dr. Wang Guangfa, head of the Department of Pulmonary Medicine at Peking University First Hospital in Beijing.” 除此之外,整個研發項目也與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有一定的合作關系。而給福奇寫信的發件人William R. Brody就曾任職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校長。這麽看來,王廣發,Hong Cai和William R. Brody的合作關系相當密切。William R. Brody代表了Mesa Biotech給福奇發郵件要求處理印度科學家的研究報告,這很大程度上說明了福奇和Mesa Biotech之間有著什麽關系。如果真的如此,那麽福奇或者NIH與王廣發會不會有什麽特別的關系呢?

另外在2020年3月24日曾經接受過達拉斯華人資訊網的采訪。這篇采訪主要報道了由“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批準了一個由華裔創辦的生物科技公司生產的冠狀病毒快速檢測(Accula SARS-CoV-2)”,這個公司就是Mesa Biotech Inc, 那個華裔就是Hong Cai。疫情被正式報道出來其實是119由閆博士爆料,通過路德的聲音傳給世界。從2020年1月19日到2020年3月24日短短的3個多月的時間,Mesa Biotech Inc的檢測儀就被批準使用了。那個時候全世界對於病毒還是非常不了解的階段,但是該公司就已經快速研發了便攜的檢測設備。當我們了解了Mesa Biotech Inc的基本背景後,尤其是與王廣發的合作,快速檢測設備研發的成功就不能用科技實力來形容了,這一系列的人物聯系在一起不禁讓人推測出來Hong Cai也是有強大的中共背景,她早早地就對中共病毒了如指掌,中共一邊往全世界投毒,一邊用自己的海外科技公司與內部人員一起合作研發產品,在第一時間把設備投入使用,一邊用病毒綁架世界,一邊賊喊捉賊地發著災難財!在2020年11月6日,Mesa Biotech獲得了1300萬的聯邦經費(federal funding )研發經費繼續研發檢測儀。

通過爆料革命,我們知道美國的FDA也有被中共滲透的勢力。當我們把這封轉發給福奇的郵件的發件人和抄送人信息進行梳理後,我們不難發現,Mesa Biotech,NIH, FDA與中共國某些利益集團很可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挖掘完以上一系列信息,我們就不難理解這兩封郵件的真正含義了。中共是絕對不可以讓世界知道病毒真相的。他們早早在病毒爆發前做好了各種藍金黃的準備去掩蓋事實。然而119閆博士的爆料一下子打亂了整個中共的計劃,緊接著印度科學家的發現無疑對中共來說是雪上加霜。如果他們不快速加以信息壓製,真相很可能會被快速傳播。

在2020年2月1日下午5點56分,福奇收到郵件的8個小時內將該郵件轉發給兩位NIH人員Cassetti, Cristina 和Conrad, Patricia ,並寫到“please handle” (請處理一下)。如果我們縱觀所有福奇的3000多封郵件,這些都來自疫情爆發到4月前後的內容。也就是說在短短的3個多月左右福奇一個人就收到了至少3000多封郵件。其工作繁忙程度可見一斑。福奇在收到William R. Brody郵件在8個小時作出指示,這也可以看到福奇對這個文章的重視程度。

郵件裏有這麽一句話:“Hopefully someone at NIH is trying to replicate this study or to find problems with the their methodology . ”(希望NIH的一些人正在嘗試嘗試復製這項研究或發現他們方法論的問題)。這句話是讓NIH的人找到這個研究的方法上存在的問題。當看到新的研究成果出來,嘗試復製一個研究是很正常的,但其目的是為了更深一步研究該現象,並不是為了找問題才去研究。這裏我們看出來以Mesa Biotech為背景的William R. Brody是用NIH的名義對該研究提出批判。福奇對此並沒有任何多余的話,“please handle”就看出了福奇與Mesa Biotech的默契。當然這個重視和默契都指向了的想盡一切辦法打壓其內容的真實性。在隨後的時間裏,印度科學家的文章在巨大的壓力下被迫撤稿。至今我們還不知道他們決定撤稿的具體原因是什麽,但是我們至少可以推測和福奇的這兩封郵件有很大的關系。

如果我們去檢索從2020年2月1日開始討論印度科學家研究的相關新聞,我們幾乎看到的都是在否定其研究結果的內容。

我們舉幾個例子:

2020年2月3日的一篇叫做《Quick retraction of a faulty coronavirus paper was a good moment for science》提到這段裏有一句話特別需要註意:“the author’s methods seemed rushed, and the findings were at most a coincidence. ”( 作者的方法使用似乎很匆忙,調查結果至多是巧合)。這句話和福奇郵件中William R. Brody要求對研究的方法進行批判吻合。但文章並沒有說研究方法到底哪裏出了問題。“seemed rushed”(看似匆忙)並不是否定方法使用合理性的合理借口。

但另外有很多報道就很詳細的介紹了為什麽印度科學家的研究成果在方法上有問題,所以他們的成果是不可信的

比如:2020年2月2日一篇叫做《No, The Coronavirus Was Not Genetically Engineered To Put Pieces Of HIV In It》就特別提到了研究方法的問題:

該文章做和引用了一個叫Banerjee的話:“作者比較了新型冠狀病毒中非常短的蛋白質區域,並得出結論,蛋白質的小片段與 HIV 蛋白質中的片段相似。 比較非常短的片段通常會產生誤報,並且很難使用小的蛋白質片段得出這些結論”。

類似批判該研究的文章非常的多,但是在第一時間贊同該文章的公開內容卻少的鳳毛菱角。在認真挖掘這郵件背後涉及到的重要人物:Hong Cai,William R. Brody,王廣發和福奇,以及他們所在的機構和背景,我們不難推測他們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說的更直白一些,中共病毒的製造和投放就是這圈裏的人共同協作完成的。雖然目前我們並不知道福奇對於製造和投放病毒到底參與多少,知情多少,但是根據他的種種表現,我們知道他一定是整個事件中極其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國際上對病毒性質引領風向,打壓爆料革命,壓製真相和言論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我們從這兩個郵件裏也看出了福奇和William R. Brody對於打壓印度科學家的默契。隨之而來的對印度科學家成果的整體質疑也很大程度上驗證了NIH在打壓該研究起了很大的推動力。

本次分析的郵件只是福奇郵件中被曝光的冰山一角,然而就是這麽一個小內容就足以讓我們找到福奇和中共背景人物之間的各種關聯。路德在節目裏說,我們滅共不能指望別人去挖掘。在海量信息中分析出有價值的信息是需要時間和耐心的,我們戰友要團結起來對郵件內容一點點深入挖掘,把隱藏在陰暗處的黑暗內容都揪出來。

參考和擴展閱讀資料:

1.關於William R. Brody的更多信息:WILLIAM BRODY: Distinguished Professor Emeritus
2.William R. Brody Professorship in Radiology
3.William R. Brody Joins Mesa Biotech as Chairman of the Board
4.海爾生物2700萬轉讓海美康濟75%股權
5.Mesa Biotech Developing Rapid COVID-19 Test
6.30分鐘可檢測新冠
7.federal funding for Mesa Biotech
8.印度科學家的文章
9.《海爾生物募投項目涉圈錢 海爾集團提供便利包裝上市》
10.Quick retraction of a faulty coronavirus paper was a good moment for science

11.與Hong Cai 和 NIH等相關的文章與項目信息

編輯 發稿 雲起時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Himalaya Toronto Maple Leaf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6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