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性新的研究稱:中共冠狀病毒沒有可信的自然祖先是由中共國科學家創造的

翻譯: Elsie,煙波浩淼 | 校對: JS709 | 審核:斷播

  • 一項爆炸性的新研究聲稱研究人員在中共病毒樣本中發現了獨特的指紋,他們說這些指紋只能由實驗室操作産生
  • 《每日郵報》(DailyMail.com) 獨家獲得了由英國教授安格斯·達格利什 (Angus Dalgleish) 和挪威科學家比爾格·索倫森 (Birger Sørensen) 博士撰寫的,提交給《生物物理學發現季刊》發表的 22 頁論文
  • 該研究揭示,有證據表明中共國科學家在武漢實驗室進行功能增強研究時,制造了這種病毒
  • 功能增強研究在美國是被暫時禁止的,該研究涉及改造天然病毒,使其更具傳染性,用來研究病毒對人類的潛在影響
  • 根據該論文,中共國科學家利用在中國洞穴蝙蝠中發現的天然冠狀病毒骨架,在其上拼接了一個新的刺突,將其變成了致命且高度傳播的病毒
  • 研究人員得出結論認為中共病毒沒有可信的自然祖先,他們還認為中共國科學家通過逆向工程來掩蓋病毒改造痕迹
  • 達格利什告訴 《每日郵報》,我們認為他們已經制造了逆向工程病毒他們改造了病毒,然後試圖讓人確信它是多年前的一個序列。
  • 該研究還指出中共國實驗室故意破壞、隱瞞或汙染數據,那些希望分享他們的發現的科學家無法這樣做或已經被消失
  • 直到最近,大多數專家除了承認病毒是從動物傳染給人類的自然起源以外,否定任何其它的推論
  • 本周早些時候,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為美國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資助辯護,稱60萬美元的贈款沒有被批准用于功能增強研究

一項爆炸性的新研究聲稱,中共國科學家在武漢的一個實驗室中制造了中共病毒,然後試圖通過該病毒的“逆向工程”版本來掩蓋改造痕迹,使其看起來像是從蝙蝠自然進化而來的。

該論文的作者英國教授安格斯·達格利什和挪威科學家比爾格·索倫森博士,已經“在中共國找到逆向工程初步證據”一年之久,但卻遭到了學術界和主流期刊的忽視。

達格利什是倫敦聖喬治大學的腫瘤學教授,最著名的是他取得了第一個有效的“艾滋病毒疫苗”的突破性進展,該疫苗用于治療確診患者並允許他們停藥數月。

病毒學家索倫森是制藥公司 Immunor 的董事長,該公司開發了一種名為 Biovacc-19 的冠狀病毒候選疫苗。 達格利什還擁有該公司的股票期權。

該研究中令人震驚的指控是:中共國實驗室“蓄意破壞、隱瞞或汙染數據”。並指出在這個共産主義國家發聲的科學家被沈默和失蹤。

這篇由《每日郵報》獨家獲得並已提交在未來幾天出版的期刊文章將在科學界引起轟動,因為大多數專家直到最近都堅決否認中共病毒的起源不是從動物到人類的自然感染的任何其他可能。

An explosive new study on the origins of COVID-19 pandemic claims researchers found 'unique fingerprints' in samples of the virus that they say could only have arisen from manipulation in a lab - supporting theories that it escaped from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file photo) in China一項關于中共冠狀病毒大流行病起源的爆炸性新研究聲稱,研究人員在該病毒的樣本中發現了獨特的指紋,他們說這只可能是在實驗室中操作産生的支持該病毒從中共國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的理論(資料照片)一項于OVID-

一項關于中共冠狀病毒大流行病起源的爆炸性新研究聲稱,研究人員在該病毒的樣本中發現了 “獨特的指紋”,他們說這只可能是在實驗室中操作産生的–支持該病毒從中共國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的理論
該論文的作者,挪威科學家比爾格•索倫森(Birger Sørensen)博士(左)和英國教授安格斯•達爾格利什(Angus Dalgleish)(右)說,最初試圖發表他們的研究結果時被主要科學期刊拒絕
雖然中共國一直試圖堅持認為該病毒起源于其他地方,但學者、政治家和媒體已經開始考慮它從武漢病毒研究所中泄漏的可能性–這讓人懷疑中共國官員隱藏了早期傳播的證據

去年在分析中共病毒樣本以嘗試制造疫苗時,達格利什和索倫森在病毒中發現了“獨特的指紋”,他們說這種指紋只能通過實驗室操作産生。

他們說他們嘗試發表他們的發現,但被主流科學期刊拒絕,當時這些期刊堅決認為該病毒是從蝙蝠或其他動物自然傳播到人類的。

即使是前軍情六處(MI6)負責人理查德·迪爾洛夫爵士(Sir Richard Dearlove)公開表示應該調查科學家的理論,他的主張卻被認為是“假新聞”。

一年多以後,主要的學者、政界人士和媒體終于反轉了,並開始考慮中共病毒從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逃逸的可能性——該實驗室的實驗包括操縱病毒以增強其傳染性,以便研究它們對人類的潛在影響。

本周,喬拜登總統下令情報界重新調查病毒的起源,包括實驗室事故理論。

有消息稱,此前向白宮收到了一份未公開的情報報告,聲稱武毒所的幾名研究人員于 2019 年 11 月因病住院。《華爾街日報》本周披露了該文件。

美國衛生官員也因涉嫌資助研究人員在武漢實驗室進行有爭議和冒險的實驗而受到抨擊。

DailyMail.com獨家獲得了這篇22頁的論文。在其中,研究人員描述了他們對2002年至2019年期間在武漢實驗室所做的實驗進行的長達數月的 “法醫分析”
  •  
論文中包含的“基因庫”表列出了各種冠狀病毒株,以及它們的收集日期和提交給基因庫的時間,其中顯示有些病毒株延遲了幾年提交
這張冠狀病毒圖顯示了兩位科學家確定的六個“指紋”,他們說這表明該病毒一定是在實驗室中制造的
第二張圖顯示了在 SARS-Cov-2 突刺上發現的一排四個氨基酸如何帶有正電荷,像磁鐵一樣附著在人體細胞上,使病毒具有極強的傳染性

現在,達格利什和索倫森撰寫了一項新研究論文,得出的結論是“SARS-Coronavirus-2 (中共病毒)沒有可靠的自然祖先”,並且“無可置疑”該病毒是通過“實驗室操作”産生的。

在提交給科學期刊《生物物理學發現季刊》發表的 22 頁論文中,科學家們描述了他們長達數月的“法醫分析”,回顧了 2002 年至 2019 年在武漢實驗室進行的實驗。

達格利什和索倫森通過挖掘期刊和數據庫檔案,拼湊出中共國科學家如何構建制造冠狀病毒的工具,其中一些科學家與美國大學合作。

大部分工作都集中在有爭議的“功能增強”研究上——在奧巴馬政府期間,美國暫時禁止該研究。

“功能增強”涉及改造自然産生的病毒,使其更具傳染性,以便它們可以在實驗室的人體細胞中複制,從而可以研究和更好地了解病毒對人類的潛在影響。

達格利什和索倫森聲稱,從事“功能增強”項目的科學家利用在中國洞穴蝙蝠中發現的天然冠狀病毒“骨架”,在其上拼接了一個新的“刺突”,將其變成了致命且高度傳播的SARS-Cov-2(中共病毒)。

這兩個人強調的,涉嫌操縱的一個明顯標志是他們在中共病毒刺突蛋白上發現的連續四個氨基酸。

在接受《每日郵報》的獨家采訪時,索倫森說這四個氨基酸都帶正電荷,這會導致病毒像磁石一樣緊緊吸附在人體細胞帶負電荷的部分,從而變得更具傳染性。

但是,就像磁鐵(同性相斥)一樣,帶正電荷的氨基酸會相互排斥,因此在自然存在的生物體中很少能發現連續三個,而連續四個“極不可能”。

‘物理定律意味著你不能連續有四個帶正電的氨基酸。 獲得它的唯一方法是人工制造它,”達格利什告訴《每日郵報》。

他們的新論文稱,中共病毒的這些特征是“獨特的指紋”,“表明有目的的操縱”,“它是自然過程結果的可能性非常小”。

兩位科學家寫道:“自然産生的病毒應該會逐漸變異,變得更具傳染性,但致病性更小,這是許多人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預期,但似乎並未發生。”

“現在毫無疑問的是,由于曆史性地出現了人為有意操縱的嵌合病毒 SARS-CoV-2(中共病毒),因此重新考慮什麽類型的功能增強實驗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至關重要。”

“由于廣泛的社會影響,這些決定不能只留給科學家來做出。”

原文作者:喬什·博斯韋爾(Josh Boswell)
發布時間:2021年5月28日 17:50
更新時間:2021年6月1日 13:10
原文鏈接: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629563/Chinese-scientists-created-COVID-19-lab-tried-cover-tracks-new-study-claims.html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