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中共在新疆的種族清洗與反人類罪暴行(二)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四季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2-1.jpeg

美國國務院在川普政府任期結束的前一天發表聲明。即將離任的國務卿蓬佩奧在聲明中指稱中國在新疆犯有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具體包括:

  • 至少從2017年3月始,新疆地方當局急劇升級了對維吾爾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數民族及宗教少數派群體數十年的壓制行為,其中包括哈薩克人和吉爾吉斯人;
  • 採取一系列政策、行為和侵權活動,有系統地對100萬維吾爾人進行歧視和監控,限制他們旅行、移居和上學的自由,同時剝奪他們結社、言論和祈禱等其他基本人權;
  • 對維吾爾族婦女採取強迫絕育和墮胎的措施,強迫他們與非維吾爾人結婚,並將維吾爾族兒童與家人分離。

下面我們繼續揭露中共在新疆實施的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暴行。

強制維吾爾族兒童和父母分離

中共國政府系統性的將成千上萬的無辜兒童與父母分隔;他們遠離民族信仰和母語教育。在成千上萬維族人被關押在龐大的再教育營的同時,建造寄宿學校的行動也在大規模地快速進行。新疆政府正試圖培養新的一代,系統性的讓兒童清除對民族根源的認同,改變對自己身份的認同,從根本上切斷他們在宗教信仰和民族語言方面的聯繫。

在2017年一年時間裡,新疆新入學的幼兒園兒童總數增加了50萬以上,政府數字顯示,這一增幅中的九成以上是維吾爾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兒童。新疆的學前教育招生水平,從原本低於全國平均水平,飆升到全中共國最高水平。

與再教育營一樣,中共要在學校裡消滅使用維吾爾語和其他少數民族語言。學校制定了嚴格的,計分制的懲罰手段,老師和學生如果在學校使用了漢語以外的語言將受到處罰。中共官方宣稱新疆已經在所有學校完成了全面的漢語教學。

而在新疆有研究表明,所有的孩子現在都在擁有“嚴格隔離封閉管理措施”的學校。許多學校都安裝了全方位的監控系統,周邊警報和10,000伏高壓電圍欄,一些學校的保安開銷甚至超過了成年人的再教育營。

對新疆的文化抹殺

中共國政府通過褻瀆或“整頓”清真寺和原住民聖地,開展了一場系統的運動,以改寫中國西北部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文化遺產。媒體和非政府組織的報告揭示了近年來中共蓄意破壞清真寺和具有文化意義的維吾爾族遺址,這些遺址在各個方面都是維吾爾族的遺產和這片土地的遺產。關閉和清除這些遺址的努力是中共國同化該地區的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其他中亞民族的更廣泛運動的一部分。這一同化運動導致數十萬人被拘留在灌輸中心。

這種破壞行為可能比報導的更為廣泛,而且近年來愈演愈烈,據估計,自2017年以來,新疆每三座清真寺就有一座被拆毀。這相當於新疆各地約有16000座清真寺,佔總數的65%,因政府的各種政策而被摧毀或損壞,其中一半以上,約8500座(±4%)被直接拆毀。其中

包括16世紀大卡爾加里克清真寺的受保護門樓,儘管有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官方的文化保護,但該門樓還是在2018年底被摧毀,取而代之的是其入口處的小型化複製品。

由於2017年以來的各種政府政策,估計目前新疆的清真寺數量處於文化大革命以來的最低水平,當時有超過26500座清真寺被毀。

此外,自2017年以來,新疆各地30%的重要維吾爾族聖地,包括神廟、墓地和朝聖路線被拆除,儘管許多聖地受到中國法律的保護,另有28%的聖地受到破壞或被以某種方式改變。

這包括位於喀什和葉爾羌之間的大布格拉沙漠中的神聖朝聖地鄂爾達姆-馬扎爾,第一位伊斯蘭教維吾爾國王的孫子在征服佛教王國的一場位於和田的戰役中犧牲在這裡。當局在1997年禁止了鄂爾達姆的節日和朝聖活動。

2017年12月,也就是鄂爾達姆-馬扎爾被拆除的同一個月,維吾爾族人類學家、新疆聖地的國際著名專家拉赫-達吾特失踪,他是2017年以來被拘留的300多名維吾爾族知識分子之一。

來自喀什的維吾爾族研究生馬木提江-阿不都熱依木說:”這就像我失去了身邊的家人,因為我們的文化被奪走了”。他現在住在澳大利亞,一直在尋找他在新疆的妻子的音信。 “就像我們肉體的一部分,我們的身體,正在被移除”。

在某些情況下,政府以發展的名義拆除了清真寺。去年,當泰晤士報記者訪問新疆南部的和田市時,發現了一個新的公園,衛星圖像顯示在2017年底之前這裡一直有一座清真寺。但

並非每個宗教場所都被夷為平地。有些變成官方的旅遊景點,不再作為朝聖地,如喀什著名的阿法克-霍賈陵墓。

近年來,中共國政府對像新疆這樣的民族自治地區的民族建築採取了更加干預的手段。中共國政府官員對非漢族文化中的宗教和外來因素持特別懷疑態度。中共的宗教工作的最終目標是實現其完全的內部和外部中共國化。

新疆官員現在對新疆宗教和文化習俗的“泛清真化”、“穆斯林化”和“阿拉伯化”提出警告,並試圖積極糾正任何被認為不符合“中國傳統”的習俗、產品、符號和建築風格。加強對清真寺和宗教人員的控制是新疆伊斯蘭教中共國化計劃的核心,也是對宗教禮拜場所的“整改”。在建築上,這涉及到拆除阿拉伯文書法、尖塔、圓頂、星形和新月,以及其他被認為是“外國”的符號,並以中共國傳統建築元素取代。

根據中共國政府的“四進”清真寺活動,新疆各地的清真寺必須懸掛國旗,張貼中共國憲法、法律和法規,維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並體現“中共國優秀傳統文化”。

許多國際組織和外國政府都對這些破壞性政策視而不見。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和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ICOMOS)在面對越來越多的新疆文化破壞的證據時一直保持沉默。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應該立即調查新疆原住民、非漢族文化遺產的狀況,如果發現他們違反了兩個組織的精神,中共國政府應該受到適當的製裁。

世界各國政府必須大聲疾呼,向中共國政府施壓,要求其結束在新疆的文化種族滅絕運動,並考慮制裁甚至抵制在中共國舉行的重大文化活動,包括2022年冬奧會等體育賽事。

政治化及收編維吾爾族文化習俗

維吾爾族重要的文化習俗-麥斯拉普(mäshräp)是一種獨特的表演集會,涉及音樂、舞蹈、講故事、講笑話、遊戲、宗教禮儀懲罰和其他表演藝術;它通過社會互惠行為以及社會規則和規範的傳播,將維吾爾族社區聯繫在一起。這些對於現代新疆維吾爾人的社區身份的產生和維持至關重要。

伊斯蘭文化和價值觀是新疆麥斯拉普的核心,在20世紀90年代的伊斯蘭教復興時期變得更加突出,宗教成為維吾爾族身份和社區的一種宣示機制。

在新疆部分地區,通過宣傳虔誠的穆斯林生活方式,麥斯拉普被用來應對維吾爾族社區的地方性社會問題,包括青少年酗酒、吸毒和犯罪。

中共當局將參與遺產領域的工作視為國家和國際舞台上的軟實力工具,而地方政府則將其視為經濟資本,特別是其吸引旅遊業的潛力。文化遺產和旅遊政策的主要目標是將少數民族納入中共國的國家故事。

中共政府將物質和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各種保護名錄。 2010年麥斯拉普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時,它被淨化、商品化和世俗化,將它與宗教和社區層面的習俗剝離。麥斯拉普被中共國政府以“反極端主義”和促進民族融合為由對其進行了收編。

中共將自己定位為文化遺產的保護者,採取自上而下的舉措來“保護和促進”民族遺產,這實際上削弱了當地社區的權力。

官方以對麥斯拉普的藝術再現,包括在重要政治活動中精心編排的大型表演,取代了基層的社區習俗,而麥斯拉普現在被視為一種國際文化資產,可以作為國家主導的軟外交活動的一部分。

在新疆,中共政府現在談論“健康的”和“不健康的”麥斯拉普,地方政府將麥斯拉普作為“打擊極端主義”和“促進民族團結”的工具。因此,中共國對麥斯拉普的“保護”涉及到將該習俗與其社區根源分離,並以犧牲地方社區為代價推廣代表國家社區的版本。

新疆的強迫勞動

從2016年底開始,中共國新疆當局將數十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其他少數民族圍困在龐大的拘留營中,他們在那裡接受政治灌輸及身體和心理虐待。

2018年末,新疆政府宣布這些營地,即其所謂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是經濟的新“載體”。在對新疆提供“援疆“和“扶貧”的名義下,中共國公司在新疆各地建立了數以千計的工廠,他們不僅從國家補貼中獲益,還從廉價和溫順的勞動力中獲益。

中共國政府堅稱“再教育營”是“職業教育培訓中心”,而這些工廠是一個大規模、自願的扶貧計劃的一部分。

拘留工廠的目標是將哈薩克人和維吾爾人變成一個溫順但有生產力的工人階級,一個沒有給予像漢族工人階級享有社會福利的階級。用中共的話說,這種受控制的勞動系統是由一個大規模的拘留所繫統“推進”的,這個機制確保了這個新的被拘留的勞動者階層不能作為一個階級來組織自己。

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少數民族被從再教育營釋放,但卻被強行安置在再教育工業園。

他們被迫從事與家人分離的勞動。

中共國政府發表的一份官方報告,記錄了通過中共國支持的“剩餘勞動力”和“勞動力轉移”計劃,將260萬“未成年”公民“安置”在新疆和該國其他地區的農場和工廠工作。

  1. 太陽板生產的強迫勞動

重要的證據顯示,在新疆維吾爾地區,勞動力轉移是在一種前所未有的脅迫環境下進行的,並以不斷的再教育和拘留威脅為基礎。英國研究人員說,中共國新疆省的維吾爾族穆斯林的強迫勞動推動了世界太陽能板的生產。

謝菲爾德哈勒姆大學海倫娜-肯尼迪國際司法中心的報告《在光天化日之下》顯示,世界上約45%的太陽能電池板關鍵部件多晶矽的供應來自新疆,並且是通過涉及維吾爾少數民族的龐大脅迫系統獲得的。世界上最大的四家面板製造商使用的多晶矽被強迫勞動所玷污,並敦促生產商從其他地方採購這些產品。

  • 紡織品生產的強迫勞動

位於河北省保定市的一家工廠,在政府的支持下,已經招收了600多名新疆集中營的被拘留者,計劃在今年年底前達到1000名工人。工人在當“學徒”的前三個月,每月獲得600元人民幣的報酬,不到中共國最低工資的一半,每組裝一副手套加掙1.4分錢。最後,他們的工資還被扣除了食品費用和其他服務費用。一個月的工資淨收入為50美元,不到國家規定的最低工資的20%。

未經允許,他們不得離開工廠,並受到警衛和攝像機的持續監控。工廠建立了一個複雜的技術監控網絡,包括監視民眾的教師、警衛和警察。這些工人晚上在政府官員的監視下學習漢語。任何工作的懈怠或公開反抗都會導致他們被其他被拘留者取代,並有可能被送回其他形式的拘留所。

這些工人縫製的手套在國際市場上每雙售價高達24美元,比付給工人每雙的工資至少高10倍。

中共這種徵用制度是一種國家授權的盜竊行為,以慈善、“援助新疆”的說辭為理由。中共授權漢族工廠老闆無私地將“文化資本”和“生活技能”贈送給前再教育被拘留者,其中包括工業紀律、中文技能和其他漢族定義的規範。

  • 新疆棉生產的強迫勞動

新疆的棉花產量佔全球棉花供應量的五分之一,在全球時尚產業用途甚廣。新疆的棉花種植業過去一直依賴來自中國其他省份的季節性農民工。但因採棉過程過於艱辛,所以當其他地方工資上漲和有更好的工作機會時,意味著外地民工的快速減少。而現在,地方媒體大肆宣傳對當地勞動力的挖掘如何既解決了勞動力危機,又幫助棉花種植者增加了利潤。但報導中並未解釋的是,為什麼成千上萬此前顯然對採摘棉花沒有興趣的人,如今突然湧入新疆的田地。

而最新研究結果顯示,中共國正迫使每年有超過50萬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人群在西部新疆地區廣闊的棉田中從事強制性,艱苦的體力勞動。文件顯示,2018年,阿克蘇及和田地區“通過勞動力轉移”派出21萬名工人,跨地區為中國準軍事組織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採摘棉花。

一份當局的宣傳報導說,棉田提供了一個改變貧困村莊村民“等靠要懶散思想”的機會,讓他們知道“勤勞致富光榮”。阿克蘇發布的一份政策文件規定,採摘人員必須分批運輸,並有官員陪同,他們必須“同吃同住同學習同勞動,積極開展拾花期間思想教育”。

而近年來,西方輿論對新疆穆斯林少數民族人權問題的關注,使新疆地區出產的棉花成為許多西方跨國公司拒絕使用的產品。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週6月1日呼籲美國籃球明星停止為使用新疆棉的中國體育用品公司代言,並警告他們“不要與強迫勞動同謀”。

改造新疆維吾爾族的家庭空間

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報告披露,幾十年來,中共國政府一直在尋求“文明化”維吾爾人的家園和社區,對喀什傳說中的“老城”的破壞和重新排序引起了全球關注。當成千上萬的維吾爾人被送往“再教育中心改造”時,中共官員以“美麗中國”倡議為名,加倍努力改造維吾爾人的家庭空間。

傳統的維吾爾家庭裡面都有蘇帕(supa),即高高的土台,它是家庭生活和接待客人的主要地方,標誌著房子的榮譽地位。它用長方形的墊子和圓柱形的枕頭來裝飾。在一些房子裡,牆壁上有一個面向麥加方向的壁龕(維吾爾語mehrab),裡面放有《古蘭經》等特殊宗教物品。

從2018年初開始,中共宣布了“三新”運動,尋求從根本上重塑維吾爾族的家庭空間,目的是“文明”維吾爾族的家庭,並改變他們的思想和行為。該運動對如何在南疆的農村倡導“新的生活方式”,建立“新的氛圍”,並構建“新的秩序”進行了詳細的規定。近40萬個“貧困家庭”被計劃改造和“美化”他們的家園。

維吾爾族住宅的新建築藍圖是政府在中共國東部和中部以漢族為主的農村所建的住房。平面圖上有三個明確劃分的空間,分別為生活、飼養和種植。然而,內部生活區的改造需要拆除蘇帕,並填埋神聖的壁龕。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桌子、沙發、書桌、床和其他家具。

中共對維吾爾族家庭空間的標準化和秩序化是為了改變維吾爾人的行為,甚至思想。新佈置的空間和家具不斷地潛意識地影響維吾爾人。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試圖從根本上改變維吾爾人對空間、家庭和社會秩序的概念。

重判判新疆維吾爾族官員

中共國展開針對試圖從系統內部破壞中共統治的“兩面派官員”的鎮壓運動。將新疆西北部地區的一名前教育官員和一名前法律官員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罪名包括分裂主義和受賄。

薩塔爾-薩烏特和希爾扎特-巴烏敦是最近因國家安全罪被判刑的許多新疆官僚中的一員,他們幾乎都是該地區土生土長的突厥維吾爾族人。新疆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說,兩人都表示認罪,都不會提出上訴。鑑於國家安全案件是閉門審理的,目前還不清楚這些人何時受審,何時被判刑。

法院稱,地區教育廳前廳長薩塔爾-薩烏特薩塔爾-薩烏特批准的教科書使用了13年,帶來了“嚴重後果”,將民族分裂主義、暴力、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內容納入少數民族語言教科書。

新華社報導,新疆自治區司法廳前廳長希爾扎特-巴烏敦因與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勾結,向分裂分子和宗教極端分子提供幫助,並與海外分裂勢力勾結而被判“分裂國家罪”。

在鎮壓的同時,還逮捕了主要的維吾爾族學者和其他公眾人物,以及摧毀清真寺和逐步取消維吾爾語教學,這是一場強制同化運動,許多獨立專家稱之為“文化滅絕”。

被拘留的教科書編輯之一的兒子卡馬爾蒂爾克-亞爾昆說,政府強調違法的段落是關於古老的歷史故事和人物,與恐怖主義毫無關係。他說,判處薩塔爾-薩烏特和編輯們的真正目的是文化破壞和同化。中共國正試圖抹去歷史,編寫新的敘述。亞爾昆說,因為這些教科書富含維吾爾文化,所以中共國把它們作為目標。他們正朝著完全消除維吾爾語言教育和文化的方向發展。

對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來說,他們遭到了國家暴力的持續威脅,包括被拘留在該地區建立的龐大的法外集中營網絡中。他們被要求放棄伊斯蘭教和傳統文化,學習普通話,並宣誓向執政的共產黨及其最高領導人效忠。

美國國務院國際自由辦公室的高級官員丹尼爾-納德爾在一個新聞簡報會上說,人們的行動被密切跟踪。你有被指派與維吾爾人生活在一起的看守人員監視。人們去市場的時候,每次去不同的攤位都要登記。納德爾補充說,對穆斯林的壓迫是中國”幾十年來對宗教信徒壓制的頂峰”。

中共國對維吾爾族穆斯林的種族滅絕引起了越來越多的國際譴責。美國,歐盟等世界上許多國家都認定中共國在新疆犯下了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 3月,英國、美國、加拿大,歐盟對被認為對新疆的人權侵犯負有責任的中共國官員進行了製裁。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說,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受到的虐待是“我們時代最嚴重的人權危機之一”,國際社會“不能簡單地視而不見”。

中共在新疆有計劃的,系統性的實施對疆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的行徑令人髮指,新疆少數民族遭受的虐待向全世界展現了現代版的悲慘世界。只有滅共,才能拯救中華民族。

參考鏈接: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5765293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8887373

https://www.bbc.com/zhongwen /simp/chinese-news-55344353

https://xjdp.aspi.org.au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0/09/25/world/asia/xinjiang-china-religious-site.html

https://www.dailymail.co.uk/wires/pa/article-9581427/Forced-Uighur-labour-world-s-solar-panels-investigation-finds.html

https://www.dailymail.co.uk /wires/ap/article-9443821/China-condemns-2-ex-Xinjiang-officials-separatism-charges.html

https://www.dailymail.co.uk/wires/reuters/article-9571907/US-calls- Xinjiang-open-air-prison-decries-religious-persecution-China.html

校對/發稿:火內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6_june-2.jpg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