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中共在新疆的種族清洗與反人類罪暴行(一)

作者:紐約香草山寫作組四季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2-1.jpeg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隨著納粹德國的暴行大白於天下,國際社會達成共識。 1948年12月9日,聯合國通過了《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公約規定“種族滅絕”為國際犯罪,簽署國均表示“同意防止種族滅絕的發生,並會對這一犯罪進行嚴懲”。對種族滅絕的定義如下:

所謂種族滅絕是指蓄意全部或部分消滅某一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具體行為包括:

  • 殺害該團體的成員;
  • 致使該團體的成員在身體上或精神上遭受嚴重傷害;
  • 故意使該團體處於某種生活狀況下,以毀滅其全部或部分的生命;
  • 強制施行企圖阻止該團體內部生育的措施;
  • 強迫轉移該團體的兒童至另一團體。

歷史上針對特定團體的暴力事件一直在發生,即使是在公約生效之後也沒有停止。這一術語在法律及國際上的發展集中於兩個不同的歷史時期:自該詞彙產生直至被國際法接受(1944年至1948年)的階段,以及建立國際刑事法庭對種族滅絕罪行進行起訴(1991年至1998年)的階段。公約的另一重要職責是防止種族滅絕行為的發生,這依然是所有國家以及個人要面對的挑戰。

《公約》確認滅絕種族行為不論發生在和平還是戰爭時期,均係國際法上的一種罪行,《公約》的締約國承諾“預防和懲罰”(第一條)此種罪行。締約國對預防和製止滅絕種族行為負有主要責任。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在任期的最後一日於2021年1月19日發布官方聲明,認定中共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犯下種族清洗與反人類罪。聲明說,“在仔細研究現有事實之後,我確定中國在中共的領導和控制之下,對新疆的主要是穆斯林的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宗教少數群體實施種族清洗。”他在聲明中譴責,中國在新疆囚禁了超過一百萬維族人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族裔,並強制他們勞動、節育,實施酷刑,限制其宗教自由等。現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在其參議院確認聽證會上同意“種族滅絕”的認定。

讓我們揭露中共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犯下種族清洗與反人類罪暴行。

澳大利亞國防和戰略政策智囊團-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發布的一份最新報告,揭示了中共通過包括興建大規模再教育拘留營、監控和新興技術、強迫勞動和供應鏈、蓄意破壞文化等手段,實現對中共國新疆的維吾爾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數民族進行種族滅絕的證據。

對新疆的人口滅絕

自2017年以來,新疆維吾爾族佔多數的地區的出生率出現了前所未有的下降。在2019-2020年期間,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聚居區的出生率在這兩年內暴跌了50%或更多。

正如報告所指出的,中共從80年代開始其稱為國策的計劃生育-獨生子女政策的長期實行,造成中共國人口的快速老化以及勞動力的日益下降。

近年來,中共開始試圖通過放寬“獨生子女”政策來解決人口問題所帶來的挑戰,允許中共國夫婦生育兩個孩子。現在更是開放三胎生育,企圖扭轉人口危機。然而,中共政府在鼓勵漢族婦女生更多的孩子的同時,卻對少數民族,特別是生活在新疆的維吾爾族穆斯林采取了截然不同政策。中共政府通過一系列強制性的節育政策來減少新疆原住民人口。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報告顯示,中共認為改變新疆地區人口的民族結構,是對抗中共聲稱的“極端主義、恐怖主義和分裂主義”這“三股邪惡勢力”和其“維穩”需要的當務之急。因此,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實行將漢族人吸引到新疆的政策,並對維吾爾族實行嚴格的“計劃生育”,以控制維吾爾族穆斯林和該地區其它少數民族的人口增長。

從2017年4月開始,中共新疆當局發起了一系列打擊“非法生育”的“嚴打”行動,對任何“非法生育”都要進行高額罰款、紀律處罰、法外拘禁。新疆的計劃生育官員被要求對違反政策的孕婦進行“早發現、早處理”。其明確目標是“將生育率降低並穩定在適度水平”。

自2017年以來,鎮壓導致新疆的官方出生率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急劇下降。下降幅度最大的是維吾爾族和其他土著社區集中的縣。

雖然中國政府辯稱它在新疆採取了統一的計劃生育政策,但人口數據表明,在土著人佔多數的縣,2017年至2018年期間,出生率平均一年下降了43.7%。土著人口占90%或以上的縣的出生率在同一年平均下降了56.5%。新疆土著人的出生率急劇下降,新疆全區的出生率在2018年和2019年大幅下降,從全國平均水平的125%左右降至不足80%。自1958-1962年大躍進以來,新疆從未出現過如此劇烈的出生率波動,當時出生率急劇下降,然後在與毛澤東的集體化試驗失敗有關的大饑荒結束後飆升。

於2021年3月底出版的最新的《新疆統計年鑑》顯示,中共政府在新疆的行動很可能違反了中共國加入的1948年《滅絕種族罪公約》第2條(d)款,並構成“旨在防止該群體內出生的措施”。

將新疆的出生率下降與聯合國《世界人口前景》項目的數據相比較,新疆的出生率下降比例是1950年以來全球最極端的。

新疆的“再教育”和強迫勞動

中國政府推動實施將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公民從新疆最西部地區大規模轉移到全國各地的工廠。在強迫勞動的條件下,維吾爾人在至少83個技術、服裝和汽車領域的全球知名品牌的供應鏈中工作,包括蘋果、寶馬、蓋普、華為、耐克、三星、索尼和大眾。

新疆省政府按人頭向地方政府和中間人支付報酬,組織勞務派遣。據估計,在2017年至2019年期間,有超過8萬名維吾爾人被調離新疆,到中國各地的工廠工作,其中一些人是直接從拘留營送來的。

證據顯示,工廠配備了瞭望塔、有刺鐵絲網和警察崗亭。在遠離家鄉的工廠裡,他們通常住在被隔離的宿舍裡,接受有組織的普通話和意識形態培訓,受到持續的監視,並被禁止信奉伊斯蘭教。工作時間之外,維吾爾族工人在學校唱中共國國歌,接受“職業培訓”和“愛國主義教育”,課程設置與新疆的“再教育營”非常相似。據報導,維吾爾族工人與漢族工人不同,他們不能回家探親。

新疆集中營的惡行

中共國在新疆建有大約1200個集中營。有300萬哈薩克人和維吾爾人被關押,他們遭受了醫學實驗、強姦和酷刑,器官可能被摘取出售。

塞拉古爾-薩伊特貝是一名中共國現代版集中營的倖存者,她在新疆的一個集中營裡教導囚犯。從新疆逃到哈薩克斯坦後,薩伊特貝與記者亞歷山德拉·卡維柳斯合著的《首席證人:逃離中共國現代版集中營》的書中,披露了她在鐵絲網後面目睹的毆打、強姦和“失踪”等殘酷事實。

她敘述了一名84歲的婦女在否認打國際電話後被拔掉了數個指甲。

她被強迫觀看警衛集體強姦一個供認在9年級時曾給一位朋友發過穆斯林節日問候短信的20歲出頭的女孩。

她被迫書面簽署了對她自己的死刑令,同意如果她透露監獄發生的事情或違反任何規定,她將面臨死刑。

她聽到過正在遭受酷刑的人像垂死的動物般的尖叫聲。

此外,在她被拘留期間,在她讀到的印有“北京機密文件”的國家機密文件中,概述通過實施一個三步計劃以實現新疆集中營的真正目的。

第一步(2014-2015年):同化願意留在新疆的人,清除那些不願意的人

第二步(2025-2035年):在實現中共國內部的同化後,將吞併鄰國。

第三步(2035-2055年):中共國夢實現後,將對歐洲實施佔領。

採集“清真”人體器官

薩伊特貝看到了摘取器官的證據,目睹了無數囚犯的“消失”。東突厥斯坦的幾家診所從事器官交易。許多阿拉伯人更喜歡穆斯林同胞的器官,因為他們認為這些器官是“清真的”。新疆年輕,強壯的人的檔案被區別對待和用紅色X標記。當這些年輕健康的囚犯一夜之間消失,被警衛帶走後,她驚恐的意識到他們所有的醫療檔案都標有紅色的X。

讓死人消失

據她看到機密文件描述,“所有死在集中營裡的人都必須消失得無影無踪。屍體上不應有明顯的酷刑痕跡。當一個囚犯被殺,或者以其他方式死去時,必須絕對保密。任何證據、證明或文件必須立即銷毀。嚴禁對屍體拍照或錄像。對其家庭成員應該以模糊的藉口搪塞其死亡的原因,明智的做法是根本不提他們已經死了”。

酷刑室的刑具

她親眼看見“黑室”裡的各種各樣的刑具。牆上掛著看上去像是中世紀的刑具。用來拔手指甲和腳趾甲的工具,還有一根長棍,一端磨得像匕首,他們用它戳入人的肉體。電擊槍及各種形狀和大小的警棍。用於將手和腳固定在一個人背部的痛苦位置的鐵棒。電椅和用於阻止受害者移動的帶棍和帶釘子的金屬椅,背部有孔的鐵椅子,這樣手臂可以扭回到肩關節上方。

據《首席證人》的出版商說,這些集中營是自納粹法西斯以來對整個民族進行的最大的系統性監禁。

新疆的拘留設施網絡

自2017年以來,在被稱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中國西部地區,政府的鎮壓行動使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和穆斯林少數民族被拘留在一個龐大的專門建造的拘留設施網絡中。

現有的證據表明,在新疆龐大的“再教育”拘留設施網絡中,許多被法外拘留的人現在被正式起訴,並被關在安全級別較高的拘留設施中,包括新建或擴建的監獄,或被送到有圍牆的工廠大院中從事強迫勞動。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已經確定並繪製了整個新疆拘留網絡中的380多個地點,但只計算了2017年以來新建或大幅擴建的再教育營、拘留所和監獄。這380個拘留所分為四個不同的等級,從最低安全等級的第1級,到最高安全等級的第4級。

第1級拘留場所有108個:

這一級別的拘留場所疑似是低安全級別的再教育設施。這些是2017年鎮壓開始時,在學校和醫院等現有建築上加裝圍欄和其他安全設施而形成的拘留設施。雖然許多人可能仍然被關押在收容所裡,但這些收容所往往與大型工廠設施直接相連,這表明存在強迫勞動的因素。國家媒體報導稱,這一級設施中的被拘留者被允許在周末回家。一些設施的牆壁被降低,或被塗上壁畫,並增加了乒乓球桌或籃球場等娛樂設施。外交官和記者參觀的營地通常都在這一層。

第2級拘留場所有94個:

這一級別的拘留場所疑似是再教育設施。這些設施的安全性明顯高於第一級設施,包括高高的鐵絲網、圍牆和瞭望塔。但是,它們仍然有教室和外面的院子供被拘留者使用;其目的似乎是讓被拘留者最終“康復”,而不是無限期地監禁。許多這類設施內或附近還有大型工廠倉庫。

第3級拘留場所有72個

這一級別的拘留場所涉嫌屬於拘留設施。進入這些高度安全場所的唯一途徑通常是通過一個守衛森嚴的主門,而且往往是通過一座橋通向圍牆和瞭望塔。許多這類設施有多達六層的有刺鐵絲圍欄和圍牆。行政大樓與被拘留者的區域完全分開,這與安全級別較低的設施不同,後者的行政大樓分散在宿舍和教室大樓之間。

第4級拘留場所有107個

這一級別的拘留場所疑似屬於最高安全級別的監獄。新疆的許多監獄都有幾十年的歷史,長期以來一直關押著來自中共國各地的囚犯,從外觀上看,這些監獄都非常相似,具有獨特的建築風格:高牆、多層圍牆、瞭望塔、幾十個牢房,沒有明顯的被拘留者外部運動場,有為守衛進入圍牆提供的單橋入口。這些設施通常與其他安全級別較低的拘留設施同處一地,而且很可能仍然關押著不僅來自新疆而且來自中共國其他地區的被定罪的犯人。

2019年7月至2020年7月期間,至少有61個拘留所進行了建設和擴建。根據現有的最新衛星圖像,包括至少14個設施在2020年仍在建設中。

在這些新建和擴建的拘留場所中,約有50%是安全性較高的設施,這可能表明使用情況從安全性較低的“再教育中心”向安全性較高的監獄式設施轉變。

例如,喀什一個佔地60英畝的新拘留營,有13棟五層住宅樓,建築面積約100,000平方米,周圍有14米高的圍牆和瞭望塔,於2020年1月完工並啟用。新疆最大的集中營位於烏魯木齊附近的達坂城,2019年新增的建築綿延一公里多,新建築於2019年11月完工。

對新疆穆斯林的司法手段

人權觀察表示,近年來,中共政府在新疆地區增加了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的無端起訴,起訴案件急劇增加,並判處長期徒刑。據非政府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網絡”和《紐約時報》的報導,2019年中國政府的官方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新疆被判刑的人數急劇增加,隨後在2018年再次增加。自從中共政府在2016年底升級其鎮壓性的“打擊暴力恐怖主義運動”以來,該地區的刑事司法系統已經對25萬多人定罪和判刑。

雖然由於新疆當局對信息的嚴格控制,很少有判決書和其他官方文件可以公開,但人權觀察對其中近60個案件的分析表明,許多人在沒有真正犯罪的情況下就被定罪和監禁了。這些正式的起訴與那些被任意關押在非法的“再教育”設施中的人不同。儘管有合法的外衣,但新疆監獄中的許多人都是普通人,他們因為過自己的生活和信奉自己的宗教而被定罪。

對新疆大規模監控

新疆警方和官員使用的移動應用程序名為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IJOP)。該平台是中共當局在新疆用於大規模監控的主要係統之一,也是該地區最大的社會監控和生態控制系統的核心。根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報告分析,官員們使用該程序來實現三大功能,即收集個人信息;報告被認為可疑的活動或情況;促使對被系統標記為有問題的人進行調查。一些目標人物被拘留並被送往再教育營和其他拘留設施。

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應用程序並不要求政府官員告知其日常生活被窺視和記錄的人有關這種侵入性數據收集的目的,或他們的信息是如何被使用或存儲的,更不用說獲得這種數據收集人的同意。值得注意的是,該系統特別關注的行為與恐怖主義或極端主義沒有明確的關係。

人權觀察對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應用程序的分析顯示,當局正在收集大量的個人信息,從一個人的汽車顏色到他們的身高,精確到厘米,並將其輸入該平台的中央系統,將這些數據與被監控人的身份證號碼聯繫起來。

分析顯示,新疆當局認為許多形式的合法、日常、非暴力的行為,例如“不與鄰居交往,經常避免使用前門”,或使用WhatsApp等加密通信工具都是可疑的。中共當局認為某些和平的宗教活動是可疑的,例如向清真寺捐款或未經授權宣講《古蘭經》。

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系統似乎在監視和收集所有新疆人的數據。該系統通過監測人們的手機、身份證和車輛的“軌跡”和位置數據來追踪人們的活動。它還監測該地區每個人的電力和加油站的使用情況。

當該平台系統檢測到不正常或偏離其認為正常的情況時,例如,當人們使用不屬於他們的電話時,當他們使用比“正常“更多的電時,或當他們未經警察許可離開他們登記的居住區時,系統會將這些“微線索”標記給當局,認定是可疑的並提示進行調查。

該系統的另一個關鍵因素是對個人關係的監控。例如,它指示警官調查那些與獲得新電話號碼的人有關係的人,或與外國有聯繫的人。

被該系統認為可疑的人在沒有基本程序保護的情況下接受警察的審訊。他們沒有權利獲得法律諮詢,有些人遭受酷刑和虐待,對此他們沒有有效的補救措施。其結果是,中共國當局在技術的支持下,任意和無限期地拘留新疆的突厥穆斯林,而根據中共國法律,這些行動和行為不屬於犯罪。

所有的大規模監控做法似乎都違反了中共國法律。它們違反了國際保障的隱私權、在被證明有罪之前被推定為無罪的權利以及結社和行動自由的權利。它們對其他權利,如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的影響是深遠的。

有關新疆的虛假信息傳遞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一份新報告中,詳細介紹了中共國政府如何在全球範圍內協調和推動對新疆人權侵犯的否認和信息傳遞。中國共產黨、邊緣媒體和美國社交媒體平台在塑造中共國政府關於新疆的全球敘事中發揮了作用。

大量可信的證據,包括媒體報導、獨立研究、證詞和開源數據,揭示了中共在新疆地區實施的虐待行為,包括強迫勞動、大規模拘留、監視、絕育、文化抹殺和所謂的種族滅絕。

然而,中國共產黨、邊緣媒體和親中國共產黨的網絡行為者一直試圖並聯合起來,通過擴大虛假信息傳播,塑造和影響國際社會對中共國政府在新疆的政策和惡劣行徑的看法。中共部署了秘密和公開的在線信息活動,以描繪有關中共在該地區的國內政策的正面敘述,同時也將虛假信息注入有關新疆的全球公共話語中。

自2019年底以來,中國政府和國家媒體使用臉書和推特賬戶推送有關新疆局勢的替代性敘述和虛假信息的情況明顯增多,通常是通過放大第三方內容,以此來轉移人們的注意力。

中共採用的策略包括利用美國社交媒體平台批評和抹黑維吾爾族受害者、記者和從事這一主題的研究人員以及他們的組織。中共國的國家媒體賬戶成功的利用臉書來吸引和接觸國際受眾。

中共國政府官員和國家媒體也越來越多地擴大內容,包括由邊緣媒體和陰謀論網站獨立製作的虛假信息,這些網站往往同情專制政權的敘述定位。這放大了這些網站在西方媒體生態系統中的覆蓋面和影響力。

The Grayzone網站是一個邊緣新聞來源,其影響力被中國和俄羅斯的國家附屬實體放大。在2019年12月至2021年2月期間,《灰色地帶》在中國國有新聞機構(《環球時報》、CGTN和新華社)的英文報導中至少被引用252次,

TikTok由中共國公司ByteDance擁有和運營,該公司與中共各地的公安局合作,在傳播中共的新疆虛假宣傳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在TikTok上,與新疆相關的政治敏感內容可能會被審核或策劃。

中國共產黨的宣傳策略和信息運動正在不斷發展,以爭奪關於敏感問題的全球話語權。中共一直盡其所能壓制國際社會對其在新疆的惡劣行徑的批評,並轉移和歪曲國際社會對新疆人權侵害的譴責和調查。

在2005年世界首腦會議年世界首腦會議上,各成員國承諾保護其人民免遭滅絕種族、戰爭罪、族裔清洗、危害人類罪及其煽動行為的傷害。他們一致認為,當國家需要援助以履行這一責任時,國際社會必須做好準備提供援助;如果一個國家明顯無法保護其人民免受這幾種罪行之害,那麼國際社會必須依照《聯合國憲章》準備採取集體行動。預防失敗時,干預才開始。因此,預防是保護責任這一原則的基礎。

2020年12月9日是緬懷滅絕種族罪受害者、受害者尊嚴和防止此種罪行國際日,也是1948年《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滅絕種族罪公約》)通過72週年,這是大會通過的第一項人權條約。該公約標誌著國際社會對“不讓歷史重演”的承諾,並就“種族滅絕”提供了首個國際法律定義,這一定義在國家和國際層面上得到廣泛採用。該公約還規定,締約國有義務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在2020年12月9日的致辭中說,滅絕種族是最令人髮指的罪行,它是踐踏人類最基本共同價值觀的暴行。可悲的是,如今仍有人在實施這些罪行而逍遙法外,無視人命的神聖性。

參考鏈接:

https://xjdp.aspi.org.au

https://thefederalist.com/2021/05/19/chinas-own-population-data-reveals-disturbing-evidence-of-genocide/

https:// www.hrw.org/news/2021/02/24/china-baseless-imprisonments-surge-xinjiang#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573113/Survivor-Chinas-modern-day- concentration-camps-reveals-horrors-walls.html?ito=social-twitter_mailonline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jujiaoweiwuer/ylxt-01252021094537.html

https://encyclopedia.ushmm.org/content/ zh/article/what-is-genocide

https://www.un.org/zh/observances/genocide-prevention-day

https://apnews.com/article/pope-holocaust-warns-genocide-possible-5cad22f0e43abc3d3bc33d2b3526585f

https ://www.un.org/zh/observances/genocide-prevention-day/messages

校對/發稿:火內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6_june-2.jpg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