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眼牆國】兒童化妝品亂象是對“兒童經濟”的無節制“開發”

香草山寫作組  鷹(文言)

環球網6月3日轉載法制日報消息,雖然近年來兒童化妝品產業規模逐年上漲,2020年兒童化妝品消費量同比19年增長300%,但多數商家依舊通過摻雜違規原材料的方式降低成本。

2020年國內兒童化妝品市場總額約100億元(約占19年國內換妝品零售總額2992億元3.3%),雖然占比較小,但隨著近年來網際網路和移動娛樂APP的普及,再加上小網紅現象的層出不窮,各大短視頻平臺兒童相關的視頻播放量是其他類型視頻觀看次數的3倍.相互疊加下兒童化妝品作為新興產業“裝大趨勢”在所難免。

在國內兒童化妝品行業中,外資品牌強生和本土企業青蛙王子瓜分了主要市場:其中,強生市場份額超50%,其他的各個市場的小品牌所囊括。與大型企業的高標準和品牌擔當不同,為了搶占市場,不少商家相繼推出兒童美妝產品。雖然價格上比成人化妝品優惠且種類繁多,但質量標準普遍不高,甚至危及兒童健康,並多以規避彩妝法規的玩具店、電商等渠道銷售。

在多個電商平臺簡單搜索,就能找到琳琅滿目的兒童化妝品。雖然標稱“不含激素”、“安全無害”字樣,且銷量十分可觀,但產品卻大都以兒童玩具、裝扮套裝等類別獲取產品認證書,而套裝中的眼影、口紅、腮紅等彩妝卻無化妝品生產許可證編號。即便是有備案的兒童化妝品,由於彩妝成分和成人化妝品相差不大,仍包含防腐劑、著色劑、香精等。而兒童皮膚防禦屏障較弱、易過敏,所以家長購買兒童化妝品仍就需要謹慎對待。

2013年《兒童化妝品申報與審評指南》出台,明確指出12歲及以下兒童化妝品配方中應當減少使用著色劑、防腐劑、香精等,同時規定廠家不宜使用祛斑、美白、止汗、除臭等功效的成分,並應當按照《化妝品行政許可申報受理規定》申報許可。但在具體執行中,添加違規用料商家和廠家卻屢見不鮮。雖然2019年至今,多個地方政府發布兒童化妝品質量問題通報,但政府監管頻率較低,線下抽查檢查的監管力度也遠遠比不上兒童化妝品行業的發展速度。行政監管依舊力不從心。

雖然早在2013年國內就已有兒童化妝品的相關規定,《化妝品安全技術規範(2015版)》中對也對涉及兒童化妝品的部分項目更進行了細致界定:如菌落總數不得大於500CFU/mL或500CFU/g(同比大人化妝品菌落數減半)。然而,美妝低齡化的趨勢將上述規定淹沒,不但備案的兒童化妝品質量問題多發(2020年底包含青蛙王子在內的26家兒童化妝品生產企業被通報),更有不法分子擅自“跨界”,故意將兒童化妝品以玩具、日用品等方式販賣。這種投機取巧的行徑,不但反映出行政監管的有名無實,更揭示了當今利益至上的崇尚金錢的社會風氣。在禍害山山水水後,中共仍以整肅營商環境的名義,將斂財觸角伸向兒童美妝行業。

新聞來源:

兒童化妝品亂象:為降低成本部分產品摻雜違禁原料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43NpN08GgoF

兒童化妝品安全問題頻發 山東、遼寧等多地開展檢查整理工作https://new.qq.com/omn/20210412/20210412A05VNT00.html

“兒童化妝品”市場亂象亟待規範https://baby.sina.com.cn/news/2021-04-16/doc-ikmxzfmk7113856.shtml

兒童化妝品為何“藏”在玩具盒裡賣?https://edu.sina.com.cn/zxx/2021-06-01/doc-ikmxzfmm5837470.shtml

兒童美妝低齡化趨勢明顯,多地整頓兒童化妝品市場https://new.qq.com/omn/20210325/20210325A0D4I900.html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6_june.jpg

編輯/校對/發稿:正義的小新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logo-4.jpg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