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克·卡爾森:福奇該接受刑事調查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上傳 水星

politizan.com

《福克斯新聞》報導,“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福奇正在接受刑事調查嗎?”,答曰:“我們只能希望”是這樣。

全文如下:

安東尼·福奇的完全欺詐行為現在已經很明顯了,而且是人們的普遍認知,但這並不總是顯而易見的。去年3月,我們在這個節目中採訪了福奇,我們對他很尊重,我們認真對待他的回答,我們是美國人,所以我們認為負責保護美國免受中共病毒之害的人,一定是令人印象深刻和理性的,我們還認為他是誠實的。

但我們錯了,很快就清楚了,安東尼·福奇只是另一個卑鄙的聯邦官僚——政治色彩濃厚,而且常常不誠實,更令人震驚的是,我們隨後得知,福奇本人也被指控參與製造了這場疫情,(起先被認為他在指導人們)抗擊這場疫情,福奇支持那些似乎使中共病毒成為可能的怪誕而危險的實驗。

在一年時間裡積累的證據的促進下,我們逐漸得出了這些結論。今晚,我們有母親式的擔當,由於Buzzfeed的信息自由請求,我們收到了數千封福奇來往的電子郵件,時間可追溯到2020年初冬。這些郵件共同表明,從一開始,福奇就擔心公眾可能會得出結論,認為中共病毒起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為什麼福奇擔心美國人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可能是因為安東尼·福奇非常清楚他資助了同一個實驗室的功能增強實驗。

郵件證明福奇在宣誓後撒謊了。

想想這個交易,它始於2020年1月31日晚上,是一個星期五,午夜前。

第一封郵件來自一位名叫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的免疫學家,他在加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工作,安德森警告福奇,中共病毒似乎是在實驗室裡被操縱的。

“只佔一小部分(正常序列)的基因(不到百分之一),反映了病毒的不尋常的特徵,因此我們必須仔細觀察所有的序列,來確定些特徵(潛在的)看起來是工程化的。”

第二天,2月1日,安東尼·福奇回信說:“謝謝你,克里斯蒂安,很快再打電話。”

福奇隨後向他的最高副手休·奧金克洛斯(Hugh Auchincloss)發了一封緊急電子郵件,他電子郵件的主題是“重要的”。

“休:我們說這個很重要,保持你的手機開著,閱讀這篇文章以及電子郵件,我會轉發給你,你今天必須完成一些任務。”

郵件的附件是一份名為“Baric, Shi, et al–《自然醫學》–SARS功能增強. PDF”的文件。

附件中的“Baric”是指拉爾夫·S·巴里克(Ralph Baric),一個在美國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的病毒學家。
巴里克與一位名叫石正麗的女性合作,她被稱為“蝙蝠女”,因為她操縱了感染蝙蝠的中共病毒。

請記住,在肯塔基州參議員蘭德·保羅的質詢中,安東尼·福奇否認同一個拉爾夫·巴里克進行了功能增強研究。同樣,這是拉爾夫·巴里克在福奇的附件中題為“巴里克,石等人——非典型肺炎功能的獲得”。然而,在宣誓下,福奇否認了這一點。

福奇:巴里克博士不做功能增強研究,如果是的話,那是根據指導方針,在北卡羅來納州進行的……如果你看撥款和進度報告,那就不是功能增強,儘管人們在推特上說了這一點。

哦,不僅僅是在推特上,是在福奇自己的郵件裡。

回想起來,這看起來很像偽證,我們確實知道,從去年年初開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很多人都擔心中共病毒不是自然發生的,而是在中共國的實驗室裡被操縱的,然而他們似乎決心對公眾隱瞞這一事實,為什麼?

去年2月1日下午,福奇與幾位頂尖病毒學家舉行了電話會議,這次通話的大部分細節仍不為公眾所知,它們已經被修改過了,我們知道這個電話和一份名為“中共病毒序列比較”的文件有關。

傑里米·法拉(Jeremy Farrar)是一位經營一家大型非營利研究機構的英國醫生,他在電話中提醒大家,他們所說的是絕密的。

他寫道:“信息和討論是完全保密的,在就下一步行動達成一致之前,不能被分享。”

在其他電子郵件中,從《零對沖》(Zero Hedge)網站獲悉的一篇文稿,是揭示傑里米·法拉的,他暗示中共病毒可能是作為生物武器製造的。

我們現在知道,比我們最初相信的並被媒體告知的病毒來自穿山甲,這是一個更合理的解釋。

但對於大聲說出來的罪行,一個更合理的解釋是,《零對沖》(Zero Hedge)被禁止進入社交媒體平台,直到最近才被允許揭露中共病毒可能是人造的。

為什麼?實際上,事實核查不允許這樣做,為什麼不呢?因為安東尼·福奇向高科技壟斷公司保證中共病毒不可能是人造的,所以科技巨頭們關閉了這個話題,福奇撒了謊。

福奇:一組高素質的進化病毒學家研究了那裡的序列和蝙蝠進化時的序列,它所發生的突變與一個物種從動物到人類的跳躍是完全一致的。

那是在2020年4月17日,就在這次疫情的過程中,在那一點上,安東尼·福奇剛才所說的“已知”是不可能最終為人所知的,那是個謊言。安東尼·福奇暗示,他知道,因為頂尖研究人員已經得出結論,這一定是從動物自然地跳到了人類身上,那是不誠實的。
兩天后,一位病毒學家由安東尼·福奇資助在武漢進行了危險的中共病毒實驗,他寫信感謝他的幫助。皮特·達扎克(Peter Daszak)向福奇抱怨說,他為這些實驗收取的美國稅款“被《福克斯新聞》(Fox News)記者公開地盯上了”,但他仍然感謝福奇的支持。他寫道,“我只是想代表我們的員工和合作者向你們表示個人的感謝。”

奇怪的是,這封從達扎克發給福奇的電子郵件大部分都是在《信息自由法》(FOIA,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第(b)(7)(A)節下修改的,這種對披露的具體豁免適用於:“為執法目的彙編的記錄或信息,但僅限於合理預期生產會干擾執行程序的情況下。

達扎克和福奇正在接受刑事調查嗎?我們只能希望他們是,他們當然應得到這樣的報應,我們還不能肯定,我們知道,福奇並不只是在中共病毒的起源上撒了謊,假裝知道他不知道的事情,他在疫苗方面也撒了謊。

去年3月,前奧巴馬政府的官員塞克·伊曼紐爾(Zeke Emanuel)寫信給福奇,問了一個簡單的問題,我們也問了無數次這個問題:感染過中共病毒後康復的人,是否會再次受到感染?這適用於大約1億美國人,所以這不是一個小問題。

福奇的回答是:“這方面沒有證據,但你假設感染後會有實質性的免疫力。”

是的,你會這麼想,我們一直都有,事實上,研究表明這是真的,患過中共病毒並康復的人幾乎再也不會因為中共病毒而生病,他們不需要接種疫苗。然而時至今日,福奇從未在公開場合承認這一點,在給澤克·艾曼紐爾的電子郵件中,他承認了另一件現在也很明顯的事情,即我們所有人都戴的那種口罩,實際上不起作用,他們對從中共病毒提供很少的保護,事實上,至少有一項研究表明,它們可能加速病毒的傳播。它們是一種假象,然而,在公開宣誓的時候,福奇又一次聲稱了完全相反的觀點。

參議員蘭德·保羅:你告訴每個人戴口罩的,不管他們是感染了,還是接種了疫苗,我想說的是他們有免疫力,每個人都同意他們有免疫力,你有哪些研究表明接種過疫苗或感染過病毒的人正在傳播病毒?如果我們不傳播感染,那現在這樣不就是鬧劇嗎?

福奇:不,不是。

參議員保羅:如果你接種了疫苗,戴著兩個口罩,那還不是鬧劇嗎?

福奇:不,那不是,我們不是在演鬧劇。讓我鄭重聲明,口罩不是鬧劇,口罩是有保護作用的,我們要求——

保羅參議員:如果他們有免疫力了,那就是鬧劇,如果你已經有了免疫力,你戴著口罩是來安慰別人,你戴口罩不是因為科學。

福奇:我完全不同意你的看法。

蘭德·保羅是一位醫生,他很聰明,他剛才說的是真的,科學證明是真的,事實上,誠實的人對此沒有太多的爭論。
但安東尼·福奇聲稱這不是真的,他撒謊了,他為什麼要那樣做?嗯,原因之一是電子郵件顯示安東尼·福奇經常和比爾·蓋茨交談。

比爾·蓋茨不是醫生,比爾·蓋茨不是科學家,比爾·蓋茨是一個非常富有的人,他通過為辦公室電腦製作普通軟件賺了數十億美元,那麼,安東尼·福奇為什麼會經常和比爾·蓋茨接觸呢?

然而,“比爾·蓋茨”一詞在福奇的電子郵件中出現了20多次,比爾·蓋茨是否從安東尼·福奇的中共病毒指導中獲益?這絕對是值得探討的。馬上,但我們不知道,我們的媒體似乎不想知道,以下是CNN今天如何報導這些郵件的。

“福奇來往的數千封電子郵件揭示,他作為川普政府中共病毒特別部隊中罕見的坦率誠實的重要性。”
你能想像出比這更不誠實的描述嗎?很難理解。

順便說一下,不僅僅是CNN,在今天的白宮簡報會上,沒有記者詢問這些郵件,一個問題都沒有,但你不應該感到驚訝,當然,他們沒有問,福奇太大了,在這一點上不能質疑。

“哦,天哪。” 一位拜登的選民在3月份給他寫信除了心存感激,“我還能為你做些什麼嗎?”

“用你的眼淚洗洗我的腳吧。” 福奇也許回答說。我們不能肯定他會做出那樣的反應,我們沒有他的答复,我們確實知道,在華盛頓特區的富裕社區,你仍然可以看到寫著“謝謝你,福奇博士”的標語,這告訴你什麼?

它告訴你安東尼·福奇不再是科學家了,假設他曾經是,他是一個宗教崇拜式的人物——對不相信上帝的人來說是耶穌。
(原文完)

福奇這個老賊,禍害了多少國內的“爆料人”,從文貴先生剛才新中國聯邦成立一周年紀念直播中透露,很多戰友聯繫他揭露中共病毒真相,這個該千刀萬剮的老賊竟將這些爆料都轉發給了中共,因此多少爆料人及家人被消失了!

等待那一天的到來,用這個老賊的腦袋祭奠逝去的戰友!

原文鏈接:
https://www.foxnews.com/opinion/tucker-carlson-is-dr-fauci-under-criminal-investigatio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