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實驗室泄漏理論是“政治正確的” ,那來看看11個關鍵問題

  • 作者:Jenny Ball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3日電/西喜社——

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武漢病毒研究所校園內的 P4 實驗室

文章作者評論:一直可信的理論,即冠狀病毒起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WIV)的泄漏,卻用了一年時間,讓我們的統治階級把這個理論從陰謀論變成現在的可信。

那是什麽讓他們改變了?

這一轉變最引人註目是,幾乎沒有新證據能夠實現這種地震式轉變,這是自從俄羅斯門以來,最具詛咒的一幕。

我們早就知道,中共(CCP)從疫情爆發初期就盡其所能阻止對大流行起源的調查——用阻撓、沈默和混淆手段——然後,在世界遭受苦難的時候,中共又毫不留情地利用著這一病毒流行。

我們早就知道武漢病毒研究所致力於研究基於蝙蝠的冠狀病毒,以及危險的功能獲得性實驗。

我們至少從五個月前就知道,當時由川普領導的國務院發布了一份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活動的情況說明書,有證據表明,一些武漢研究人員在 2019 年秋季,即在首例確診病例出現之前生病,“癥狀與 COVID-19 和常見的季節性疾病一致。”

主要的改變似乎是傑出的科學家和科學記者開始挑戰同行的群體思維,新增的報道進一步證實了他們支持實驗室泄密的論點的合理性,拜登政府似乎從中共主導的世衛組織(WHO)的尊重的沈睡中醒來,在取消了川普國務院領導的對實驗室泄漏的調查後,在報道出來後的勢頭下,又調轉方向呼籲對大流行的起源進行為期 90 天的情報界 (IC) 調查。

不去認真考慮實驗室泄漏理論是史詩般錯誤,因為這原本應該是非政治的科學職責,但卻由負責捍衛我們國家利益的政治階層,不去充分檢驗該理論的正誤,而是對其施加控製。而媒體則因為是川普總統、國務卿彭佩奧和參議員湯姆·科頓說的,就極盡所能反對這個理論。

大選也可能與此有關

這個錯誤更加令人發指的是,實際上,我們的統治階級和中共聯手,掩蓋對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和中共國在大流行傳播中的責任。自大流行初期以來,北京一直在做同樣的事情,因為該政權與這場全球災難的聯系越密切,其實現霸權野心的風險就越大。

既然現在實驗室泄漏理論被認為是政治正確的,那麽,這裏有 11 個問題需提出來:

  1. 在過去的一個月裏,在沒有可行性的新證據時,是什麽變化突然使實驗室泄漏理論變得可信? 川普總統已經下任幾個月了,所以這不再是曾經用來作為反對他的政府的政治工具的陰謀論了。

難道我們真的相信,這是由於一些知名人士與其他知名人士持不同意見,這就是大壩最終破裂的原因?為什麽沒有人對此感到好奇,只簡單地將其歸結為集體思維的破裂? 現在,我們看到有報告表明 COVID-19 實際上是人造的。這些證據不是以前就知道嗎? 如果這真的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政客、科學界和新聞界的不當行為,他們會有什麽下場? 他們不是俄羅斯門。所以,我並不樂觀。

  1. 隨著拜登政府下令對冠狀病毒的起源進行為期 90 天的情報界審查,我們的情報人員和分析師在接下來的 90 天內究竟會發現什麽他們還不知道的東西?難道我們不應該假設確鑿的證據早已被埋沒?看看對中方吹哨人面臨的威脅,我們是否有信心挖掘真相?
  2. 為什麽美國人首先要相信中共國的信息?我們的間諜網絡已經在奧巴馬執政期間被摧毀。此外,為什麽我們的領導人在歷史上一直錯誤地判斷中共國的能力和野心?
  3. 就在拜登政府要求進行 90 天審查之後,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就其目前對冠狀病毒大流行起源的看法發表聲明,目的是什麽? 為什麽在進行審查之前它不保持沈默?
  4. 即使有確鑿的證據,即使我們的情報領域能夠找到它們,美國人為什麽相信我們會得到直接(真實)的報告? 情報界的任務是調查與 2020 年選舉有關的外國選舉幹預。 當情報界的分析監察員對其分析進行獨立審查時,卻發現情報官員將他們的工作政治化: 他們以不同的方式對待中共國和俄羅斯。

有評論:“分析家對俄羅斯和中共國檢查和分析的目的和方式不同,對中共國分析家似乎不願將中共國的行為評估為不當影響或幹涉。這些分析人士似乎不願意提出他們對中共國的分析,因為他們往往不同意 [川普] 政府的政策,實際上就是說,我不希望我們的情報被用來支持(川普)這些政策。”中共國會在這方面享受不同的標準嗎? 對中共國示軟的拜登政府會在多大程度上影響審查?

  1. 我們的政府在多大程度上應該用我們納稅款資助武毒實驗室的工作,包括功能獲得性研究,以及可能涉及中共國的軍事工作?這些關系是否充分披露給公眾?是否有什麽相關信息被一次一次的被掩蓋?有人會為此付出代價嗎?

7.拜登政府知道什麽,什麽時候知道實驗室泄漏理論是合理性的?據推測,它擁有川普政府在 1 月 20 日所做的所有信息和情報,那麽為什麽到現在才采取行動?

  1. 拜登政府為何取消川普國務院領導的對實驗室泄漏理論的調查?全部真相是什麽?
  2. 明知中共控製世衛組織,拜登政府為何不設任何先決條件立即重新加入WHO,斥資數億納稅人的錢,任其進行中共國精心策劃的騙局的所謂的疫情源頭調查?
  3. 拜登政府是否會評估冠狀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泄漏?會不會對中共說謊、欺騙、以及瘋狂地利用這種流行病的令人發指的行為實施懲罰?
  4. 拜登是否會就上述任何一項挑戰習近平總書記?

2020 年 4 月,我在《 美國的偉大American Greatness》寫了一篇文章,其中我將冠狀病毒大流行,看作是我們面對“天安門大屠殺”後的再次檢驗。

它檢驗著:

中共通過其在傳播冠狀病毒中的獨特作用及威脅行為,讓我們付出了無法估量的鮮血和財富的代價,我們會要求賠償嗎?或者,我們會放任該政權逍遙法外,鼓勵它更肆無忌憚地行事,更肆無忌憚地追求霸權嗎?

1989年,當看到“坦克人”的形象時,我們做了比背棄他更糟糕的事情, 我們對中共屠殺民主抗議者的直接反應是無力的。最終,我們還進一步接受了共產主義政權,將其融入全球經濟、金融和地緣政治體系,大大地獎勵了它的邪惡。

而這一次,美國人——以及全世界人民——都是中共惡毒的受害者。

我們不能在這次檢驗中失敗。

我們要動用一切國家力量來追究中共的責任,否則中共將相信它能夠擺脫任何糟糕的罪行,最終實現其取代和主宰美國的願望。

這將會讓美國人付出血的代價,摧毀如此多的美國財富,最痛恨的是,迫使美國犧牲了那麽多的自由,而自由是無價之寶。

這些就是當今自由世界面臨的利害關系。

點評:反思歷史是為了避免未來再次重復過去的錯誤。11個問題讓人們痛心地思考發生在所有人眼睛底下驚心動魄的事件。

作者一語點破,追究病毒真相讓中共受到應有的懲罰,就是美國和世界對他們32年前的錯誤贖罪的時刻,也是決定世界是由中共霸權還是擁有無價之寶的自由的最後抉擇時刻。

素材:Jenny Ball;審核:文樂;校對:信心滿滿;發稿:信心的選擇

新聞來源:《大紀元時報》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