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新一代走上“千人計劃”之旅的頂尖華裔科學家

作者:紐約香草山醫療部 Wenfei

圖片來源:網絡

50年代,一大批年輕熱血的高級知識分子,放棄歐美舒適的生活,滿懷建設社會主義中國的夢想,遠渡重洋,踏上了祖國的土地。殊不知,他們若不能如錢學森般厚顏無恥地論證稻麥畝產量應當是2000斤的20多倍,若不能如郭沫若般見風使舵地盛讚大躍進和四人幫,等待他們的是社會主義人民民主專政的勝利歌聲和“夾邊溝的幸福生活”。

陳紹澧,蘭州化物所,1968年2月自殺;周華章,清華大學,1968年9月自殺;董鐵寶,北京大學,1968年10月自殺;程世祜,中科院力學所,1968年10月自殺;林鴻蓀,中科院力學所,1968年12月自殺;程世祜,中科院力學所,1968年10月自殺;陳天池,南開大學,1968年12月自殺;蕭光琰,大連化物所,1968年12月自殺;周壽憲,清華大學,1976年5月自殺…

斗轉星移,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新一代人成長起來,他們中的幸運兒,文革後鳳毛麟角的大學生,孤身漂泊來到美國,努力拼搏,拼出一片天地,成為美國科學各個領域的領軍人才。他們理應是華人的榮光,新一代年輕華人奮鬥的目標。然而,也許是造化弄人,這些佼佼者還是匆匆登上了“千人計劃”的駁船,在FBI的調查下,全職“榮貴故里”。翻看他們的簡歷,不難推測,他們中的很多人應該是經歷過八九學潮,也許很多人拿的還是“八九學卡”。

張首晟,1963年2月出生,斯坦福大學終身教授,丹華資本董事長;陳剛,1964年出生,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美國人文與科學院院士,麻省理工學院機械工程系講席教授;阮一駿,1958年出生,康涅狄格大學健康中心遺傳學和基因組學系教授;李曉江,1958年出生,埃默里大學人類遺傳學傑出教授終身教授;鄭宋國,1962年出生,俄亥俄州立大學風濕病學教授;尤小榮,1964年出生,可口可樂全球研究首席工程師;程正東,1967年出生,德克薩斯州農工大學工程學院教授、美國航空航天局研究員…

這些成就卓越的學者,踏著八九六四年輕的鮮血為他們鋪就的赴美的道路。他們曾抱著夢想,在實驗室沒日沒夜實驗,查文獻,整理數據,只盼自己的成績能夠得到學界的認可。中年成家後,為了子女能夠讀私利學校,或者買一套好的學區房,他們幾乎花光了所有積蓄。眼看兒女都成才,考上大學,驀然回首,他們發現,他們在中國的大學同學,都是錦衣玉食的國企高層或是司機秘書前呼後擁的領導幹部。他們心緒亦難平,為何當年看不上的室友,如今成了出手闊綽招待他們回國大快朵頤的上流人士。為何同學的女祕書都妖嬈可親,而自己的太太早已風韻不在。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在“千人計劃”向他們伸出橄欖枝的時候,他們笑納了。只要每年在國內工作三個月;薪水最低50萬人民幣;上千萬啟動經費建立影子實驗室;博士生博士後工資都由國內校方支付;保證經費支持,不需要每年投標書;沒有限制開展靈長類研究;醫院病人數據隨便調用;不需要什麼倫理審查,直接在臨床開展基因治療,胎兒核磁共振掃描… 這是任何一個想要實現科學的夢想伊甸園。他們妄想利用三個月的假期,在中國兼職,收人民幣工資,避美國的稅,在美國研究的基礎上,在中國作出實驗成就,然後再和美國同僚競爭美國經費。多麼完美的計劃!可惜,這些來自中國的科學家大多數都很單純,如同象牙塔里的小白鼠。可惜,他們不懂一個最簡單的道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一切,都需要他們拿在美國的研究成果來交換。DAPA(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資助的芯片,NIH(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資助的癌症特效藥,NSF(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資助的種子專利,NASA(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資助的尖端材料…全部都要交出來。在美國生活工作了幾十年的華裔科學家,為什麼不知道這些資源,是不可以拿來交換的?難道他們不知道洩密和稅務欺詐是聯邦罪?他們儿時經歷的洗腦教育,使他們相信投機主義,不敬畏法律,沒有信仰。他們自恃甚高,自以為在學術上有所建樹,就理應得到美國研究機構的管理崗位。但是中國學者們不懂的是,在美國成為一個領導者需要的不僅僅是學術的領先,更重要的是交流的能力,足夠的同理心,政策的判斷力,但當責任的決斷力。大陸來的學者不認為自己不能在事業上更進步層樓是因為沒有掌握美國的體系,而武斷地認為是亞裔歧視而觸到了事業天花板。為何同為亞裔,香港,台灣裔的同事就可以做得很好呢?

很多人都說,離開祖國,才知道自己多愛國。是啊,誰不愛生養自己土地呢?但是他們把中國共產黨等同於中國;把希望祖國富強的一腔衷心,等同於冒犯法律偷竊技術。人生很多選擇,一旦做了,便很難回頭,也許人民幣上的毛爺爺比美刀上的弗蘭克林來得親切,也許在中國享受著人上人的生活比在美國做個自由自在的中產更有尊嚴。無知的人也許不是壞人,但是有知識的傻子與不讀書的壞人,哪個更可恨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校對/發稿:雪梨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