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播報】塞林博士循序漸進的推文顯示,中共病毒真相收網呼之欲出!(三十四)

作者:紐約香草山信息部 6zero4

6月1日塞林博士的3連推:

第1推,轉發TorontoMapleLeafFarmCanada戰友回應塞林博士自己昨天最後一推的推文,PLA-AMMS的童貽剛曾經在2020年1月告訴媒體,基於對27個武漢COVID-19感染者的病毒基因序列的分析和計算,他們認為病毒是從2019年10月1日進化到現在這個狀況的。這意味著這款超限生物武器是PLA在2019年10月1日前就已經準備好了的。並貼上2020年1月29日«科技日報»轉發Science在2020年1月26日刊發的這篇文章“華南海鮮市場’翻盤’?未必是新冠冠狀病毒發源地!”中談到這些細節的網頁截圖,以及童貽剛和曹務春等CCP-PLA軍官的正裝照。這是COVID-19偵探TorontoMapleLeafFarmCanada的關鍵發現,PLA生物武器專家童貽剛在2020年1月26日說,COVID-19病毒早在2019年10月1日就已經完全成形,這與此後CCP發布的任何病毒進化數據都不匹配,表明COVID-19很可能就是一種生物武器,即PLA病毒。

第2推,為什麼哥倫比亞大學的Vincent Racaniello出現在一個長期被懷疑是CCP大外宣的頻道?來自美國政府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美國科學家正在直接協助CCP的宣傳工作,我們在此曝光他們。並附上4天前“今日華爾街”記者李琦採訪Vincent Racaniello的視頻。(Vincent Racaniello真容浮出水面)

第3推,致那些沒有立即領會到PLA軍官童貽剛在2020年1月29日那篇文章中所闡明的事情之意義的人,他是在不知不覺中告訴全世界:PLA製造了COVID-19 !並再次貼上這篇文章的網頁截圖及童貽剛的照片。

6月2日塞林博士2連推:

第1推,塞林博士轉發自己昨天接受Rumble記者Two Mikes主題為“你不能像他們在病毒產生上為所欲為後還睜眼說它不是生物武器”的採訪視頻,深度剖析了COVID-19的起源及中共生物武器計劃。

第2推,轉發Joe Hoft今天剛剛發表在The Gateway Pundit上的一篇文章“明尼蘇達大學是如何為中共生物戰計劃做貢獻的”。目前尚不清楚李放在明大到底有多少科研成果,通過與PLA關聯的武漢科研機構的廣泛合作,而進入了中共的生物戰計劃。

童貽剛,現任北京化工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教授兼院長,其學歷和經歷也很耀眼:

  1. 1984-1988年間,本科就讀於復旦大學遺傳專業;
  2. 1988-1991年間,研究生就讀於AMMS的醫學遺傳學專業;
  3. 1991-1997年間,就職於北京軍區總醫院的主治醫師;
  4. 1997-2000年間,博士就讀於AMMS的微生物學專業;
  5. 2000-2005年間,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BC)做博士後研究,並獲該校著名的Micheal Smith化學榮譽獎章;
  6. 2005-2018年間,回國後在AMMS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先後任研究員和研究室主任。

童貽剛本身就是PLA-AMMS高級技術軍官,其在微生物學和化學方面都有非常深厚的歷練和造詣,可見他就是PLA生化武器頂級專家之一,因此他對CCP-PLA-AMMS開發的COVID-19這款生物武器肯定瞭如指掌,因此其在疫情早期的2020年1月曾經有意無意向媒體透露的這些信息,暗示著COVID-19這款超限生物武器,是PLA早在2019年10月1日前就已經準備好了,是為中共國第70個國慶盛典準備的生日大禮包啊!就是名正言順的PLA病毒啊!

在COVID-19病毒起源真相和科學界與CCP廣泛勾結的證據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在美國和全世界面前之際,美國科學家和媒體界還有不少死不悔改的亡命徒繼續裸奔,繼續與CCP穿同一條褲子唱戲,直接協助CCP的病毒自然起源宣傳工作,攪混水以混淆視聽。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的微生物學和免疫學教授Vincent Racaniello,以及“今日華爾街”媒體平台就是這樣的小丑。這倒不是展示了他們不怕死的精神,也不是他們因為即將入土的CCP而兔死狐悲,而是昭示著他們實在是被CCP捏死了春袋,在CCP斷氣才鬆手的絕望中,只能被拽著亦步亦趨,痛苦而絕望地亡命天涯吧!

校對/發稿:雪梨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