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中共國“一帶一路”上觸目驚心的“強迫勞動”

翻譯:文揚

校對/編輯:文泓

文章導讀:

中共國的“強迫勞動”在國際上已臭名昭著。2020年3月,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發布報告,有83 家外國和中國公司直接或間接強迫勞動;近日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查扣了大連遠洋漁業多艘漁輪,因該公司存在11種強迫勞動現象。本文深度挖掘了中共國一帶一路建設項目中存在的“強迫勞動”,中國海外工人的悲催境遇令人觸目驚心。

長期以來,我們對於中共的“強迫勞動”一直沒有深刻的理解。此篇文章提出的觀點讓人豁然開朗:中共在下一盤大棋,傾銷“強迫勞動”低成本產品,衝擊世界經濟秩序;讓華爾街賺大錢,讓西方無視中共國的人權問題;產業鏈服務於新疆數百個勞改營,最終完成對新疆維吾爾族的同化(種族滅絕),國際社會也協助中共完成這個循環。中共的險惡用心可見一斑。

好在爆料革命橫空出世,四年多對中共無情的揭露,撕下了中共虛偽的面具。從全球“抵制新疆棉”,到各國政要譴責新疆種族滅絕,國際社會競相與中共國脫鉤,多國已開始追責中共病毒賠償。我們期待中共早日滅亡,中國人民享有真正的人權,不再有“強迫勞動”一說。

譯文:

“整個’一帶一路’倡議都是基於強迫勞動”,《中國勞工觀察》主編李強(音譯)說:“中國當局希望一帶一路項目獲得政治利益,就需要利用這些工人。”

【備註:《中國勞工觀察》是位於美國紐約的非政府組織,由勞工維權人士李強(音譯)於2000 年10 月創立,其使命是捍衛中國工人的權利。】

4 月30 日《中國勞工觀察》發表了一份“勞工販賣沉默的受害者:中國一帶一路工人在Covid-19 大流行中滯留在海外”新報告,詳細介紹了這些在世界各地建設“一帶一路”道路基礎設施項目的部分海外中國工人的現狀。“一帶一路”倡議(BRI) 是中共外交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國成為全球超級大國野心的關鍵工具。

《中國勞工觀察》採訪了印尼、阿爾及利亞、新加坡、約旦、巴基斯坦和塞爾維亞等約100 名“一帶一路”項目工人,許多人分享了類似的遭遇。

“他們(工人)被承諾提供一份報酬豐厚的工作,以支持他們在中國的家人。然而,在抵達東道國後,中國雇主沒收了他們的護照,並告訴他們,如果他們想提前離開,就必須支付違約金,這通常相當於他們幾個月的工資。”

《中國勞工觀察》發現,在他們採訪的中國工人的處境,符合國際勞工組織(ILO)定義的大部分強迫勞動指標。

首先,欺騙性招募工人,先期承諾提供一定的工資和合法的工作簽證,然而,工人們抵達國外後當即被沒收護照,除非向中國雇主支付巨額罰款,否則他們將無法離開。他們被關在工作場所中,生活和工作條件惡劣,由保安人員看守。他們每週工作7 天,每天工作時間長達12 小時,沒有假期津貼。勞動保護和安全設備不足。許多工人在工作期間受傷,無法獲得醫療,導致一些人永久殘疾。2020 年11 月,印尼一家中國礦業公司的工人被診斷出Covid-19 呈陽性,他被隔離在空蕩蕩的宿舍裡20 多天,一直到去世,也沒有得到任何救治。

“在一些中國的鋼鐵和礦業公司,工人如不服從管理、試圖罷工或與管理層發生糾紛,經常被公司的保安扣留和毆打。在印尼的中國鋼鐵工人微信群裡,有人發布了一段視頻,視頻中一名工人被反複訓斥和打耳光,直到製服上沾滿了鼻血。群裡的其他工人評論說,是工廠的翻譯在打人。”

“恐嚇和威脅是’一帶一路’項目中控制強迫勞動的常見手段。最常用的包括驅逐出境、回國後報復、高額罰款和各種處罰。強迫工人簽署放棄權利(聲明)的行為也很常見,如放棄起訴雇主,並且強迫工人刪除手機上侵犯勞工權利的證據。”

大多數工人的待遇是“遲發的工資和無理由的扣款”。

“在約旦,一名工人在沙漠中工作了五個月,但只收到了前六天的工資;在阿爾及利亞,當一家分包公司的一個安裝項目在2019年接近完工時,兩名工人被要求留下來進行維護和安裝。他們無法拒絕這一安排,因為雇主威脅他們,你們還有六個月的工資尚未支付(否則扣工資)”。

工人們沒有地方可以投訴。

“多名工人說他們試圖打電話給中國大使館,報告他們的護照被雇主公司扣留。大使館的答復是它無權干預,工人被告知去當地警局報案。然而,這些工人連工地大門都出不去,而且還面臨語言障礙,報警是不切實際的,而且還怕被警察處罰或者罰款,因為他們沒有合法的工作身份(雇主沒有履行義務辦理工簽)。”

當地的中共國大使館也在竭力壓制工人們的投訴。

“兩名關注滯留海外中國工人的志願者告訴我們,他們在個人賬戶上分享的有關海外務工人員的內容,往往在幾個小時內就被微信管理員刪除。有一次,在他們分享內容裡提到某個特定公司名稱,一位博主接到了中國大使館和該公司高管的電話,讓他刪除文章,不讓他關注這些工人。”

正如報告所稱,“一帶一路”倡議基於“強迫勞動”,這並不奇怪。

“強迫勞動”在中國以兩種截然不同的形式存在。一種形式是現代奴隸制,不是由國家直接批准的,如上述“一帶一路”項目工人的例子。

根據2018 年全球奴隸制指數:在2016 年每一天,中國都有超過380 萬人生活在現代奴隸制條件下,該國每千人中有2.8 名受害者。這一估計不包括器官販運的數字。”

【備註:全球奴隸制指數展示了現代奴隸制在當今各個行業和國家中存在的全面研究的詳細圖景。】

在中國的刑罰制度下,另一種形式的“強迫勞動”是系統性的和合法的。自1950年代以來,中共國以“再教育”為由使用強迫勞動和勞教所。2013年中共聲稱它正在廢除這種做法,然而幾年後又恢復,用以“再教育”維吾爾人。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稱,中共政府在新疆建立了近400個拘留營。“據估計,新疆約有10%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民族發現自己被任意拘留在這些集中營,”ASPI研究員內森·魯瑟(Nathan Ruser)表示。

“數以萬計的被拘留者已被轉移到強迫勞動項目中……新疆持續的拘留營……支撐著一個龐大勞動項目網絡。其’強迫勞動’產品污染了數百家跨國公司的供應鏈,不僅牽涉到中共當局,而且關係到世界很多國家和地區,各國集體參與了一場有條不紊的種族同化運動。報告顯示,這很可能構成種族滅絕。”

儘管維吾爾人的強迫勞動近年來受到國際關注,但一個鮮為人知的事實是,中共國也對藏人進行大規模、有組織的強迫勞動。根據阿德里安·曾茲(Adrian Zenz) 為詹姆斯敦基金會撰寫的2020 年報告“新疆的軍事化職業培訓系統來到西藏”,在2020 年1月至7月,超過50 萬藏人被“強迫勞動”。

報導稱,中共一直在“再教育”西藏人,其方式類似於它對新疆維吾爾人的強迫勞動。該報告進一步指出:

“2019年和2020年,西藏自治區出台新政策,推動’農村剩餘勞動力’系統化、集中化、規模化培訓和向西藏自治區其他地區以及其他省份轉移…… 2020年前7個月,該地區通過這項政策培訓了超過50萬農村剩餘勞動力……”

原文鏈接:China’s Belt and Road Being Built with Forced Labor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6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