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郵件門】福奇對羥氯喹治療COVID-19的作用無動於衷

作者:休斯頓星光農場 寫作部 文順 翻譯:燕南飛

6月3日,被曝光的郵件顯示,福奇早在2020年2月29日便得知羥氯喹在治療COVID-19中的功效和優點,但之後未做任何可行性討論及研究,並選擇了沉默。

2020年2月29日,美國神經科醫生保羅(Paul)和凱麗爾·斯坦頓(Karyl Stanton) 致信彭斯副總統並抄送福奇博士,詳述她們從中共國研究中瞭解到羥氯喹對COVID-19的療效和優點,建議對羥氯喹進行研究。

盡管兩位醫生在郵件中寫到:“福奇博士已經考慮對羥氯喹進行研究。”但查看郵件發現,福奇僅在3月1日將該郵件轉至卡塞蒂(Cassetti)、克裡斯蒂娜(Cristina)和NIH項目管理員,讓他們看一下,並未採取任何措施。福奇本人沒有對該郵件進行任何回復。

郵件截圖:

郵件內容翻譯:

親愛的副總統彭斯:

我們感謝您領導白宮冠狀病毒工作組收集有關疫情的最新信息,與醫生和科學家合作尋找解決方案,並與公眾溝通有關情況。我們很幸運能在2019年8月與您見面,當時曾表示希望與您會面。附上我們見面時的照片,以幫助您回憶。我們經常為您祈禱。

我們都是醫生,一直在密切關註COVID-19疫情的細節。我丈夫今天早上在研究抗病毒藥物瑞德西維時,看到了一些來自中共國研究的文章,發現一種非常著名的藥物——羥氯喹(已經廣泛用於治療瘧疾和風濕病70年了),對COVID-19感染和肺炎具有非常強的功效。

當我們讀到這項研究和羥氯喹的特點時,感到相當驚訝。我們意識到對於感染COVID-19後可能會迅速惡化,並發展到住院治療和需要ICU護理的高危病人,羥氯喹可能是一種非常好的治療藥物。瑞德西維似乎也是一種很好的抗病毒藥物,但它是靜脈註射的,可能只能用於已經進入嚴重呼吸困難的,在醫院里已經進入重症監護病房(ICU)的COVID-19患者。

另一方面,羥氯喹是口服的,而且便宜、容易獲得。小劑量(6.5毫克/公斤)對系統性紅斑狼瘡的治療就很有效。普通處方200毫克的藥片,每天兩次,隨餐服用。如果病人能耐受較低的劑量,劑量可以增加到推薦劑量6.5毫克/公斤。

我們想知道低劑量的羥氯喹是否能夠迅速在各種 COVID-19患者,特別是那些年齡較大和/或患病者中推廣。他們是感染肺炎和並發症風險的高危人群(心血管疾病,慢性肺部疾病,高血壓,糖尿病等)。

此外,羥氯喹甚至可以作為一種有用的藥物來預防和治療COVID-19的病人。由於羥基氯喹是一種較老的非專利藥物,目前的制藥公司沒有動力對其在任何新的醫療條件下的有效性進行研究。因此,聯邦政府極有可能必須建設和資助這些研究。

福奇博士已經考慮對羥氯喹進行研究。我們知道,疫苗已經在研究之中,以色列正在研究口服(藥丸)疫苗。但是疫苗需要時間來進行測試和試驗,所以我們建議你們對羥氯喹進行研究。羥氯喹是一種容易獲得的口服藥物,可以 “彌合差距”,在疫苗開發和大規模生產的同時,提供一些潛在的治療和減輕COVID-19感染的方法。

我們附上了幾篇文章,這些文章是在印刷期刊出版的。我們會把這個EMAIL的副本寄給福奇博士,Redfield博士和Azar博士。

來自:保羅(Paul)和凱麗爾·斯坦頓(Karyl Stanton)

編輯/ 校對:Helen       發稿:文柳

更多資訊,歡迎點擊休斯頓星光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節目資訊,歡迎進入休斯頓星光G|TV官方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