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銳語】六四專欄——機密外交電報 透露天安門廣場大屠殺期間發生的令人心碎的細節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獲得的一份先前機密的外交電報促使當時的總理鮑勃霍克透露了澳大利亞外交官認為在天安門廣場大屠殺期間發生的令人心碎的細節。 1989 年 6 月 9 日,霍克先生發表了他職業生涯中最令人難忘的演講之一。他在演講中幾乎逐字閱讀了電報。

起草這份報告的理查德·裏格比教授說,在使館工作人員收集到更多信息後,許多細節被證明是不準確的。那是在為五天前發生在北京的天安門廣場大屠殺遇難者舉行的追悼會。當記者和外國政府爭先恐後地了解北京發生的事情時,霍克先生對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沒有報道的細節進行了生動的描述。

他描述了中國士兵沖進天安門廣場,不分青紅皂白地開槍,用坦克碾過平民,將屍體壓成“紙漿”,並用火焰噴射器焚燒遺體。這讓總理一度落淚,這一刻塑造了許多聽過他演講的澳大利亞人對這一事件的看法。他還做出了非凡的承諾,為在澳大利亞的中國學生提供留在這裏的機會,以避免任何迫害,這一承諾導致了 42,000 個永久簽證的簽發。

ABC 的China, If You’re Listening播客現在可以首次披露作為這些細節來源的文件,而他正在閱讀的信息隨後被官員收回。當霍克先生在國會大廈人民大會堂舉行的天安門廣場遇難者特別追悼會上走近講臺時,他帶著兩份文件。首先是他準備好的講話,他贊揚學生抗議者的勇敢,根據媒體報道描述事件,並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對自己人民的攻擊。在演講的第六段和第七段之間,霍克畫了一個星號。那時他打算離開他準備好的評論,轉向他的第二份文件。

霍克說到這裏,稍稍停頓了一下,把他的演講放在一邊。“讓我閱讀一份給我們的報告的摘錄,”他說。接下來他讀了這份報告,其中描述了軍隊進入占領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抗議者當天發生的事情的最新情報。

這份長達四頁的文件開頭說:“隨著6月3日晚上在北京發生的事件變得越來越清晰,很明顯,大規模的暴行已經發生了。”這是鮑勃·霍克隨身攜帶的第二份文件,是 ABC 從澳大利亞國家檔案館獲得的。他幾乎逐字逐句地閱讀了文件的第 2 頁和第 3 頁。“在天安門,最先到達的部隊試圖驅散人們,將學生與普通市民分開。發出最後警告,學生準備離開,”他說。“他們原以為會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但在五分鐘內,士兵的運輸車進入了廣場,在他們來的時候用機槍射擊。“當所有未能逃脫的人都死了或受傷了,步兵穿過廣場用刺刀或者向任何還活著的人開槍。解放軍攻占天安門廣場,一名女孩受傷。當時的總理鮑勃霍克描述了中國軍隊如何被命令濫殺濫傷。(法新社:曼努埃爾·塞內塔。“他們下令廣場上的任何人都不能幸免,兒童和年輕女孩被屠殺,運輸車和坦克在被殺者的屍體上來回奔跑,直到他們被打成泥,然後推土機進入將遺體推成一堆堆,然後由部隊用火焰噴射器焚燒。”說到這裏,他聲音哽咽,眼含淚水,又回到了事先準備好的話語中。

大使館沒想到電報的細節會被讀出。在北京大使館,外交人員得知總理已經在電視上逐字閱讀了他們的電報。其中包括理查德·裏格比教授,他當時在大使館擔任政治顧問,現在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中國研究所工作。他起草了首相在電視上宣讀的電報。霍克先生在描述天安門事件發生後的直接後果時,比包括喬治·H·W·布什在內的許多當代世界領導人更為明確。(澳大利亞國家檔案館 )“毫無疑問,整體情況是正確的,即使某些細節最終可能被證明是不準確的,”他寫道。 “幾天之內,當然是一周之內,很明顯,關於廣場本身發生的事情的信息是不正確的,”裏格比教授說。“總的來說,當軍隊向廣場移動時,廣場外發生的事情的所有描述都非常準確,即使事後看來也是如此。”大多數專家的共識是,北京街頭有數十至數千名中國平民被殺,但廣場內究竟發生了什麽,以及是否是大部分殺戮的現場,仍存在疑問。裏格比教授說被撤回的正是對那個特定場景的描述。他說,大屠殺發生後躲在澳大利亞大使館的學生活動家侯德健讓他和大使館工作人員更清楚地了解了所發生的事情。“我們從曾經在廣場上與軍方談判的人那裏獲得了第一手信息。”(小象:此處的裏格比教授,在和中共不知道溝通了什麽之後 或者看到美國的態度之後,顯然開始修補之前霍克的說法,但是毫無疑問,第一時間得到的消息可信度時很高的,之後我們從其他人的口中所聽到的信息也是吻合的。)

第一條電報中的信息從何而來?雖然鮑勃霍克所閱讀的澳大利亞電報從未公開過,但英國大使艾倫唐納德爵士同時發送到倫敦和香港的電報於 2017 年被解密。英國和澳大利亞獲得信息驚人地相似。他們以相似的順序呈現關於大屠殺的相似信息。兩份電報都表示,他們的大部分信息都來自一位與中國政府高層有聯系的線人。根據裏格比教授的說法,這兩個大使館所依賴的線人很可能是同一個人。“我很確定他當時也在與英國大使館的同等高級人員交談,這在很大程度上解釋了一些細節的相似性。”“整個事件的發生是因為中國政府最高層正在進行這種生死攸關的權力鬥爭。”

裏格比教授說:“當人們從大使館寫下這類機密信息時,你不會期望它們在幾天內被公開宣讀。”當時與鮑勃·霍克關系密切的幾個人說,他對電報的內容非常感動,決定把它讀出來,其中包括他的傳記作者兼妻子布蘭奇·達普蓋特。“他被摧毀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可怕的,可怕的生命損失報告,另一個是他認為這對中國來說將是一場災難,”她告訴中國,如果你在聽。

中國媒體禁止討論天安門廣場,在互聯網上進行審查,對事件的了解只能通過口耳相傳。“可悲的是,中國政府從來沒有說出天安門事件的真相,所以我們只有猜測,” d’Alpuget 女士說。雖然西方世界仍在努力確定 1989 年 6 月 4 日究竟發生了什麽,但中國對討論的有效審查可能意味著真相永遠無法知曉。

參考鏈接: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06-03/bob-hawke-tiananman-classified-cable/100184916

圖片來源:https://www.abc.net.au/

整理撰稿:藍精靈

校對發布:Penny

以上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Gnews平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