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談】何以為家(上篇)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郭郊玉米地 | 編輯:文梓 | 封面、發布:滅共小宇宙

在一個無名的星球上,有個名叫小王子的人畫了一幅蛇吃大象的畫,覺得非常恐怖,當他把作品拿給人們看時,人們往往會說:“一頂帽子有什麼可怕的?”後來他把蟒蛇肚子里的大象畫出來,人們卻說只有未知的事物才可怕。

這個小王子覺得很沒趣,來到森林,撿起一塊石頭扔了出去,剛好落在一隻猴子的面前。猴子撿起這塊石頭,心生歡喜,玩起了拋石頭的游戲。它拋了一次又一次,石頭也一次次地落在地上。小王子無聊地記錄著這個無聊的過程,當此之時,一束星光閃過他的眼睛,他忽然發現,猴子拋石頭的次數,與正面朝上的次數,呈現出的曲線,與他的作品有些相似。於是他又做了相同次數的記錄,所得到的曲線還是很相似。小王子無法迴避這個現象,陷入了沉思,他想,是有誰托著猴子的手嗎?

實際上,猴子並不理解拋石頭的行為,但是這個行為卻蘊含著規律,就像它並不理解自己的身體,但是它也遵照著規律運行。這些規律都不是人為的,而是自然的。這些自然規律是如此地可靠,以至於我們在有生之年可以高枕無憂地依靠它們,所以它們值得遵守和敬重;它們又是如此地充滿未知,以至於我們在有生之年無法大徹大悟地領悟它們,所以它們值得畏懼和探索。然而,它們越可靠、越未知,就越是令我們無法迴避這個問題:它們來自哪裡,它們還有些什麼?苟且偷安者把它們當作理所當然,從而失去了對它們的敬重;自欺欺人者放棄了對它們的探索,把有限的認知當作全部,從而失去了對它們的畏懼。一個對自然規律失去敬畏之心的人,註定碌碌無為、虛度年華,就像小王子遇到的這只猴子,給它一部打字機,用盡一切時間,也無法打出一部《小王子》。因為沒有敬重,就不懂得珍惜,就不會積累;沒有畏懼,就不會去探索,就會止步不前。假設這個猴子僥幸地打完了一半,然後又失去了僥幸,此一刻,由於它沒有積累,所以止步於此,同時,過往所作的努力頃刻間化為烏有,就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所以它總是在原地踏步,永遠無法打出這部文學著作。有些刁鑽之人會狡辯地說,從頭到尾地僥幸,就可以一氣呵成地打出這部著作。這是痴人說夢,因為這無異於莊稼地里長出滿漢全席。

由此可見,自然規律猶如天地,它能孕育,像大地一樣承載萬物;它充滿未知,像天空一樣召喚萬物。居於其間者,上頂天,下立地,獨立自主,是以為人。所以,是誰托著猴子的手?是自然規律;是誰托著小王子的手?是人的自主性。小王子帶著問題出發,游歷諸多星球,帶著答案而歸,是誰驅動著這些生命活動?是小王子的敬畏之心。

敬畏之心,是生而為人的根源,是生命力的源泉,是頂天立地的詮釋,是人生旅途的明燈。心存敬畏,永遠不會迷失;缺乏敬畏,則像小王子所途經的人們,紛紛陷入各自的困境而不能自拔;完全喪失敬畏之心,則像中國共產黨,這個地球上有猴子以來最邪惡的存在,不知天高地厚。

中共,這個邪魔惡黨,它長期施行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黑暗統治;它倒行逆施,長期違背自然規律;它剝奪人權,踐踏宗教,長期施行愚民洗腦政策,致使人們渾渾噩噩,缺乏敬畏之心。不僅如此,它還築起網際網路高牆,將中華民族孤立於世界,它操縱輿論,培植民粹主義,綁架中華民族,妄圖稱霸世界。這種痴心妄想,無異於那些不依不饒的刁鑽之人,妄想著用無窮多的猴子,在無窮多的打字機上,打無窮長的時間,打出一部《小王子》。這是不可能做到的,因為這依然是原地踏步的處境。悲哀的是,這正是中華民族當前的真實寫照:人們終日忙碌卻徒勞無益,虛度年華卻無處嘆息,淪為亡國奴卻不自知。

莊稼地里長不出滿漢全席,同樣地,天地之間也不會無端地呈現出美好家園。天地為人立法,人應當為自己的家園立法,那麼,按照天人合一的思想,人類的家園,當以何為天、以何為地,人居其中,又何以安身立命呢?人類的個體,由自然規律所孕育;人類的家園,則只能在人類的秩序中孕育。如果人們聚在一起,各執一詞,各自為政,那麼這群人只能是烏合之眾;如果受制於皇帝老兒的個人獨裁,則只能是個奴隸莊園;如果受制於黨魁匪首的一黨專政,則只能是個黨國。就像此刻的中華大地,被中共侵占,人們名為居民,實為亡國奴。所以秩序必出自普羅大眾,又被普遍地遵循,這就是民主與法治,以此為地,可以建國。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人們之所以聚在一起建國,是因為在各自的追求中有了一份交集,這份交集既是建國的緣由,也是建國的意義。倘若失去了這份交集,則猶如小鳥雖煽動翅膀卻失去了翱翔的天空;種子雖落地生根卻沒有肥沃的土壤;雖揚帆起航卻沒了彼岸。也正如此時此刻的中共黨國,它的黨魁匪首們所追求的假、醜、惡,與中華同胞們所追求的真、善、美,完全水火不容,不得人心到瞭如此地步,中共黨國必將分崩離析、土崩瓦解。所以,以這份共同的追求為天,可以立國。

如果人們聚在一起,依然是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那麼,這個人群與禽獸何異,這個國家與叢林何異,這片天地與監牢何異。試想,如果一個人的利益與一個國的利益沒有交集,而他卻身入其中,那麼,這個人明顯就是為了揩油;如果一個國的利益與國民的利益沒有交集,而它卻依然存在,那麼,這個國一定是綁架了它的國民。所以,利益中的交集,是人們安身立命的基礎。然而,此時此刻的中共黨國,黨魁匪首們的利益與國家和民族的利益針鋒相對,它們將自己的利益凌駕於國家民族之上,是徹頭徹尾的寄生蟲與盜國賊。

綜上所述,在人群聚集之處,凡是能稱作家園的,人們的追求必有一份交集,人們的利益也必有一份交集,普遍遵循的秩序也必出自普羅大眾。反觀中共,它的追求與中華民族水火不容,它的利益與中華民族針鋒相對,它所施行的政策是一黨專政,在它的黑暗統治下,絲毫沒有一個家園應有的模樣。由此可見,中華大地,國已不國。

違背自然規律,摒棄敬畏之心,等同於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淵,不僅不能建立美好家園,還必定墮入深淵。不同的民族建立不同的家園,無一例外都是敬畏之心的外在表現。中共違背自然規律,抹殺敬畏之心,是民族大敵。消滅中共,是中華民族復國的必須,是重建家園的必須!

(未完待續)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