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6/1/2021文貴蓋特:共產黨以一國之力要阻止《馬背英雄》上線!他們能成功嗎?

製作: 【彩虹橋】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6月1號。七哥過去的24小時可以說相當的激動,冰火兩重天。最大的感觸我相信就是我了。從世界各地來到紐約的戰友們,那種親近,那種擁抱,那種期盼,七哥感受太深太深了。

我相信戰友們都明白,七哥是最想和你們見面的,但就因為有共產黨,這種恨,這就是冰火,這邊是火,這邊又是很。就是因為共產黨,讓我們這些戰友們,即使在紐約曼哈頓咫尺之遙,我們都不能見面,而且眼眨眨地就這麽看著。為了戰友們好,為了我們的爆料革命的事業,七哥就是不能和大家擁抱。你想想整個現場那個地方,最想去的就是七哥了,就去不了,這就是共產黨的邪惡。病毒搞得大家見面都帶著口罩,見面就那麽近,我們都不能見,這不是共產黨惹的事兒嗎?這不就是共產黨幹的壞事兒嗎?

另外一個就是我感觸太多了。我們遠在萬里的親人不能見面,過世的老人,我們不能送行。很多現在我們中國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每時每刻都在发生。即使你在中國國內墻內,你的父母可能是在農村,你在城市打工,這叫“打工妹,打工仔”。留在村里的孩子,完全都是被遺忘的,老人一年不得相見。這叫什麽?這叫狼給羊搞的一種生活方式。我們現在即使在美國,自由的國家,這麽多人受高等教育,你看我們戰友中普遍是高等教育。像華盛頓的“飛飛”是300多年的教育…飛飛說:“七哥說大清朝800年,實際300年,高等教育…七哥說漏嘴了,你給七哥糾正的特別好,飛飛是300年的大清,七哥說錯了,說800年,是不是?老是看大片,看時間太長了,謝謝飛飛。

所以都是高等教育的戰友們,是吧?你看看…但是就是這些人,有家不能回,爹娘不能相見。這是多可怕的事情?那麽另外一個在恨的時候,我就在想著,中國在過去大清朝300年到現在,這幾百年來,中國人啥時候像現在這樣,這麽喜歡中國人過?共產黨這70年,就過去大清朝也沒這樣過。那個李什麽的,就是大清朝的,去英國大英博物館里面專門有寫這個人的看法。他看到中國人時,鼻子臉總是往上仰著,看到老外還是稍微有點平視。就那時候就是凡事都是臣民、子民,你見我,你就得舔我的腚,舔我的鞋,是吧?現在共產黨就更誇張了,你就是我的奴隸,你就是我的韭菜。

中國人到海外,一見中國人躲遠遠的,在任何地方一見中國人,反而像見了敵人一樣,好像傳染自己病一樣。啥時候像這樣中國人見了這麽親切、擁抱、親近,就是同族之間如此之親近?中國人真是幾百年來好像是第一次,在世界各地我沒見過。這種感覺多美妙?感覺多美好?多少次感動得我真的是熱淚盈眶,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這就是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當下我們就做到了,讓中國人互愛,讓中國人互親,讓中國人互幫。而不是現在中國人在這些年留下的,中國人互害、互騙、互傷。這是我們現在爆料革命做到的最大的事兒。我相信經過一周年的新中國聯邦慶祝以後,明年大家更期待。明年是什麽樣?大家想想,過去這一年我們幹太多事了,就沒人說話。你們也歌頌歌頌自己行不行啊?咱們幹了太多事兒了。

這是幾天各國政要跟我聯系說:“Miles,你們這一年幹了太多事兒了,不可思議。”很多事情是不可思議的,但是我們自己從來不會誇自己。我們中國人有個毛病,真的,會吹牛,但不會正確地歌頌自己。爆料革命要正確地歌頌自己,這一年幹太多事了。

這是一個,另外一個,到明年一年會再幹多少事兒?明年再見面是多少人?明年是什麽形勢?現在戰友待的地方,就是紐約世貿中心,前面整個地方,碼頭,還有美林證券中心。七哥是1991年以後的人生是從那兒開始的。那兒一個頂部一個圓的一個方的,天圓地方。這個整個設計團隊里有幾個中國人是助理,幾個大設計師我都見過。我的設計的靈感,裕達國貿的外墻,100%和你們對面那個兩個中心,天圓地方,財富中心,世貿中心,世界財務金融中心一模一樣的。我所有的石頭,叫粉紅麻就是來自那里。對面的廣場是若水廣場,是貝聿銘設計的,那個廣場和裕達國貿的若水廣場一模一樣。兩樓中間有個“玻璃盒子”是一個一個的,進去以後非常漂亮,種著椰子樹,一台一台上去,當時裕達國貿是種的椰子樹,我的靈感就來自於那里。對面那個碼頭有幾個非常棒的埃及雕塑,沙特雕塑,還有瑪雅雕塑。那幾個雕塑深深的影響了我。對面就事自由女神,你知道的,我當時看到自由女神…和再次看到的時候,感受就更加…1989年之後,自由女神就是我的信仰。所以我在那看著自由女神,整個回去蓋了個一模一樣的裕達國貿,石頭都一樣,空間一樣。戰友們有時間你到那個中心看一看,七哥的靈感就來自於那里。“玻璃盒子”都是一模一樣的。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就是一個人生的經歷和環境。七哥有那樣的經歷,在1989年之後再回來的時候,再看到那建築,再看到廣場的時候,馬上就進入了我的身心里邊,這是後來七哥在建築上一再使用的建築語言當中,深深受到了影響。這就一個人的成長環境是多麽的重要。所以看到昨天戰友從世界各地來到世貿中心,已經911之後倆樓剩一個樓了,兩剩一個了。現在這一個叫Freedom Tower,那個樓上去以後,建築上看著很簡單,它沒那麽簡單。像做個iPhone手機很容易,磚頭一畫上你就能打電話嗎?不能打電話,它里面有很多芯片呢。那個樓里邊有很多結構,很多空間非常非常漂亮。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當你到這兒的時候,想想911之前的美國,想想911之後的美國,想想炸掉以後的美國曼哈頓竟然漲了幾倍,漲了幾倍大。大紐約計劃在任何情況下沒有被阻止。僅僅世貿中心那塊兒,就花了上千億美元,這不是開玩笑。而且它會永遠在那里。這是當時80年代,到90年代,到現在2000年後,整個曼哈頓的巨大變化。過去那個地方很多是工業區,現在完全是商業區。最牛的Soho,最牛的village,還有設計中心,財富中心全在那兒。就是一個中國城現在沒发展。簡直是…我跟保鏢去中國城的時候,他說這是一個美國之外的地方,跟美國相差100年。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我們要深思啊。

兄弟姐妹們,今年是第一年的開始,大家想想一年之後,再一年,再一年會是什麽樣?我們新中國聯邦人,會從美國最高的樓上開始,最高的信仰自由女神開始,最偉大的城市開始,最國際化的城市,新中國聯邦人,一定要中國人成為最高的高度,世界上、人類上、道德上最高的高度,自由最高的高度,法律最高的高度,建設能力、文明和現代化程度是最高的高度。只有我們能得到。七哥今天非常興奮,像過年一樣,我根本沒法睡覺。

今天咱們的《馬背英雄》已經正式上榜,背後的故事太多了,聽唐平講去吧。難了!難了!共產黨不惜一切代價,不能讓《馬背英雄》上線,但是它擋不住,我們還是上線了。兄弟姐妹們,用用手指頭去點去,為蒙古人歌唱。可悲的事情,世界上沒有一個蒙古人為蒙古人歌唱。是我們現在為蒙古人歌唱,而且我們永遠要堅持下去,要力挺蒙古人,像我們挺香港、台灣、西藏一樣。我們是兄弟姐妹,誰都不能把我們分離,我們要永遠為蒙古人发聲,《馬背英雄》,你擋不住,老子又上線了,你幾個老雜毛。不信試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