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及見戰友

作者:AN

Fig01

我已找不到用什麼詞彙來形容我的激動心情,迫不及待地奔向這世界最繁華、最令人嚮往、最著名的世界高地,只爲見神交已久卻不知道名字的親愛戰友。

這次報名參加新中國聯邦成立一週年慶典活動,我可能是報上名的最後一位。自從知道做核酸檢測要超過兩天才能出結果,我立刻在網上預約了最近的時間並去測試,因爲我只剩不到三天的時間。過後我忐忑不安焦急地等待了兩天,就在準備去紐約報到的早上,我一起牀就收到了檢測報告的郵件和短信:陰性!太及時了!命運對我太眷顧!我要爲羥氯喹代言!

還有什麼好說的,立馬收拾我早已整理好的行李、衣服,並再一次篩選下,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我要把自己最美的衣服帶上,把新中國聯邦人最好的一面呈現給世界、呈現給戰友。幾天來心情激動不已,早已靜不下心來做好任何一件事,心中一遍遍想象見到戰友時的激動場景。臨近出發的前一夜,我幾近失眠。聽到手機WhatsApp羣裏接連不斷髮出信息鈴聲,就知道有多少戰友與我一樣,肯定激動的幾乎一夜無眠!

邊收拾着行李,邊與Gnews記者站的站長DC教練交接,商量怎麼更好地報道這次千載難逢、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新中國聯邦人的大事件,這也是記者站剛成立就面臨的大考!爲了給我報名,Gnews主編Mary幾乎一夜沒有休息,我熬不住去睡覺了,她還在等消息比我還着急。我在半睡半醒中聽到鈴聲響起,下意識地摸索着翻看手機是否有我的好消息,就這樣還是延遲了回覆信息。在我身後記者站還有近30位戰友,早已經摩拳擦掌、翹首等待着前方記者發回第一手消息,他們好在後方及時編輯和報道新聞。

手機裏不斷傳出戰友們在機場接新來戰友的圖片和消息,越發讓我恨不得長出翅膀一下子就飛過去。最後檢查一遍行李,就歸心似箭地開車出發了。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記者證還沒有出爐。在緊張的路途中,我找到一家最大的沃爾瑪去買裝記者證的掛繩和塑套,以最快的速度上路。

用手機導航,期間戰友羣裏發出的消息不斷刷屏,看到越來越多的戰友被文藝等義工從機場接到酒店,然後緊緊擁抱、流淚、哽咽……全是激動、感恩之情!我想新中國聯邦戰友爲了追求正義、民主、自由,多少人滿懷委屈與悲憤;在對世界、現實的無奈中,在無盡的黑夜裏,猶如黎明前茫茫大海上終於找到了曙光——七哥!這就是我們的信仰!

開車經過一段美國鄉間公路,在道路兩旁就是我一直想了解的美國大農業到底是什麼樣子,但此刻,我已毫無興趣去觀看近在眼前的農場、牧場,心裏想的全是戰友和新中國聯邦。

一路上我情不自禁,幾次落淚。去年我80多歲的老父親去世,我害怕回去後再也出不來,心如刀割卻只能眼睜睜地從視頻裏看着他躺在病牀上幾個月,最後不喫不喝,骨瘦如柴,兩眼睜着,堅持到喘着最後一口氣——一直在等他最愛的女兒回去爲其養老送終,看他最後一眼……寫到這裏,我再次泣不成聲……老父親堅持喘着最後一口氣,堅持了一天一夜。我的家人看老人這麼痛苦堅持,不斷地讓我跟他視頻,最後老父親圓睜着眼睛,卻看不到任何東西了,我的大嫂哭着騙他說:“您的小女兒從美國回來看您了,從美國回來看您了,您放心走吧,您放心走吧……”大嫂哭泣着終於用手合上了老父親的眼睛和嘴巴……在我心裏中國的傳統文化,做爲子女如果不能爲父母養老送終,就是最大的遺憾和不孝不義。雖然,在我老父親生前,我給他提供了充足富裕的物質生活條件,但這遠遠不能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沒有最後的陪伴,不能送老父親最後一程,已成爲我終身最大的遺憾!

我流淚摸索着想從包裏拿出紙巾,但找不到,只好任眼淚橫流!CCP,你永遠欠我一筆還不清的感情債!

我想到了這近四年來與戰友交集的日子,每個真正的戰友一開始幾乎都在單兵作戰,我們不知道屏幕裏的是真戰友、還是僞類,但我們從一開始對每一個戰友都是信任與以誠相待。先是在戰友羣裏暢所欲言到後來被僞類羣毆到不敢、不想說話。因爲僞類善於胡攪蠻纏、無事生非、顛倒黑白、栽贓陷害、扣帽子,即使口才再好的戰友,即便在現實世界裏你有如諸葛亮般舌戰羣儒的能力,但在被僞類羣毆的情況下,幾個回合下來,你也只能憋了一肚子氣敗下陣來。因爲僞類都是團伙作案,就像野狼一樣,一段時間裏盯住一個目標圍攻、羣毆,露頭就打,直到把戰友打成僞類,真真實實上演“賊喊捉賊”、豬八戒倒打一耙的鬼把戲。我有時看到戰友被羣毆,看到僞類栽贓陷害,戰友百口莫辯,也不容許你爭辯,就被踢出羣了。當時我也想幫着戰友說話,也被僞類一塊羣毆,有時興致來了我跟他們脣槍舌戰一番,有時也懶得理他們,因爲你越理他們,他們越是蹬鼻子上臉。就讓時間證明一切吧,大潮退去,就知道誰在裸泳!

我又想到了在華盛頓DC抗議SEC時,真正開始了我們的戰友情、超越血緣的濃濃戰友情、兄弟姐妹情!就是在那一次,我感覺到戰友們真正團結起來了,大家同仇敵愾、勁往一處使,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勇敢、有擔當、有素質這纔是新中國聯邦人應有的形象,能代表我們華夏五千年文化、和泱泱大國的形象!那些抗議的日子裏,留給了我太多的感動、感激……

每次看導航的時候,我都會下意識地去看還剩多少時間到達酒店,時間還剩兩個半小時,2小時、1小時40分、30分、20分,終於還剩1小時、50分、40分、30分……堵車,龜速、堵車、慢行、找停車場……我數秒等着靠近,數秒等着與戰友見面!

激動人心的一刻終於到了,我終於帶着行李進了世貿中心對面的希爾頓酒店大堂。剛一進入,我就看見全部西裝革履的帥哥筆直、整齊地站在大廳裏面的接待處,還有一大堆我們漂亮苗條的美女戰友,早已在迎候。我的眼睛已經不夠用了,也不知道是被哪位微笑的美女、帥哥接走了行李和揹包,也早已忘記了我的行李去向何方。我先與微笑而來的美女擁抱,細細的腰、清秀美麗的笑臉、長長飄逸的秀髮,這就是我的戰友,真正的賞心悅目!長島哥微笑着走過來了,沒想到現實中的挺郭大咖,是這麼的清瘦苗條!擁抱,緊緊地擁抱!此刻的擁抱,是世界上最好的語言,代表着支持、熱愛、感激、感動,勝過千言萬語!不容易!這次慶典活動,長島哥就像大管家在把關着、忙碌着,爲戰友負責,爲新中國聯邦負責,他揹負着巨大的責任與信任!那看似瘦弱的身體裏竟蘊藏着超大的能量!感謝、感恩!

我被漂亮美女引導到登記處,七哥老妹在負責登記和禮品發放,這次老妹依舊帶着女兒來做義工工作,她們已經在酒店呆了一個月,每天都在辛苦地忙碌着……

慶典活動登記、與長島哥拍照留念、接受GTV現場採訪、前臺登記,每一步都被彬彬有禮、熱情如家人的戰友引導着,溫暖如沐春風,真的是如久別回家的感覺。

戰友們陸陸續續不斷地趕來。今天,真正是大咖雲集,他們來自世界各地、五湖四海,都來趕赴這千年的盛會!男戰友一身正氣、氣宇軒昂;女戰友漂亮善良、苗條健康。每一位戰友都感動着、興奮着、幸福着,我們就是一羣有激情、有熱情、有正義感、有使命感的志同道合的戰友!我們有共同的信仰、共同的目標和共同的領路人——七哥!

此刻,我已江郎才盡,找不到更合適的語言來描述這隆重盛典的美妙前奏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責任編輯:日本東京方舟農場 老螞蟻666
編輯/校對:紐約香草山農場 七哩香
發佈:波士頓五月花農場 霹靂鼠年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