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維菌素是新的青黴素嗎?

翻譯:Nick|校對:Elsie|審核:黎明的光芒

伊維菌素 (Ivermectin) 是一種抗寄生蟲藥物,與羥氯喹 (HCQ) 具有相同的放射性類別,用於治療 中共病毒,在撲滅大流行的戰鬥中重新成為一種有希望的治療方法。

《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邁克爾·卡普佐(Michael Capuzzo) 稱其為“破解冠狀病毒的藥物”,他寫道,“從印度的北方邦(Uttar Pradesh) 、秘魯到巴西,全世界有數十萬人,實際上是數百萬人,因為它而免於死亡。”

印度的醫生是強力支持者。

為此,醫學博士賈斯圖斯·R·霍普 (Justus R. Hope) 在《沙漠評論》(The Desert Review) 中問道:伊維菌素是新的青黴素嗎?

北阿坎德邦;遠離德里的地方

由於使用伊維菌素的印度各州與禁止使用伊維菌素的州在病例和死亡人數上持續擴大的差距,這場自然實驗決定性地說明了伊維菌素的威力。

德里 (Delhi) 從4月20日開始使用伊維菌素,病例從 28,395例下降到5月22日的僅2,260 例。這代表了驚人的92%的下降。同樣,北方邦的病例從4月24日的 37,944例下降到5月22日的5,964例,下降了84%。

德里和北方邦遵循了2021年4月20日發布的全印度醫學科學研究所 (AIIMS) 指南,該指南要求連續3天,每公斤體重服用0.2毫克伊維菌素。這相當於一個150磅的人每天15毫克,或一個200磅的人每天18毫克。

使用伊維菌素的其他三個印度州也都減少了病例。果阿 (Goa) 從4,195下降到1,647,北阿坎德邦 (Uttarakhand) 從9,624下降到2,903,卡納塔克邦 (Karnataka) 從50,112下降到31,183。果阿施行了一項先發製人的政策,對18歲以上的全部成年人進行大規模伊維菌素預防,每天服用12毫克,持續5天。與此同時,泰米爾納德邦 (Tamil Nadu) 於5月14日宣布,他們將取締伊維菌素,取而代之的是政治正確的瑞德西韋 (Remdesivir)。結果,泰米爾納德邦的病例在4月 20日至5月22日的同一時間段,從10,986增加至35,873,增加了兩倍多。

儘管大製藥公司和大媒體爭先恐後地嘗試,卻無法解釋這個自然實驗。正如我在5月12日預測的那樣,他們首先會爭論說“封鎖有效”。問題在於泰米爾納德邦已經被嚴格封鎖了數週,因為他們的案件不減反增。所以封鎖沒有奏效。

他們的下一個爭論點是“疫情已經從德里和孟買 (Mumbai) 等人口稠密的城市地區轉移到泰米爾納德邦等內陸地區”。最大的問題是鄰近的卡納塔克邦同樣是農村地區,卻因為使用了伊維菌素,病例正在下降。

北方邦靠近喜馬拉雅山,在遙遠的非城市化北部,使用伊維菌素使病例減少了84%。北阿坎德邦更是農村地區,位於尼泊爾旁邊的喜馬拉雅山。使用伊維菌素後,其感染率下降了70%。

他們最終的爭論缺乏任何證據。本質上是試圖通過找到伊維菌素與另一種藥物的共同點來抹黑它,即不公平地將羥氯喹與伊維菌素聯繫起來。雖然羥氯喹已成為媒體的笑料,但像喬治•法里德 (George Fareed) 博士這樣的科學家知道它對中共病毒有效,尤其是在早期階段。

法里德博士和他的同事布萊恩•泰森(Brian Tyson) 博士使用羥氯喹、伊維菌素、氟伏沙明(Fluvoxamine) 和各種營養藥物(包括鋅、維生素D)的組合,治療了大約6,000名患者,幾乎100%成功。

https://www.thedesertreview.com/health/local-frontline-doctors-modify-covid-treatment-based-on-results/article_9cdded9e-962f-11eb-a59a-f3e1151e98c3.html

不幸的是,這一切都沒有通過主流媒體的審查,公眾也沒有聽說過200多項,羥氯喹對中共病毒有效性的研究。事實仍然是羥氯喹由於其與川普的聯繫而被賦予不應有的負面含義,不幸的是,它被用來玷污其他挽救生命的重新定義的藥物,如伊維菌素。例如,在最近的福布斯 (Forbes) 文章中,記者雷 (Ray) 使用的標題是“伊維菌素是新羥氯喹嗎?”

https://www.forbes.com/sites/siladityaray/2021/05/19/is-ivermectin-the-new-hydroxychloroquine-online-interest-in-unproven-covid-drug-surges-as-experts-urge-caution/

雷沒有對反對伊維菌素提出任何實質性的論點。相反,他試圖通過重複毫無根據的指控來污衊、誹謗或貶低它。例如,雷引用默克公司 (Merck) 反對伊維菌素的建議來作為它無效的證據,而默克公司沒有提供任何證據來支持他們的觀點。此外,他引用了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 反對伊維菌素的建議,但FDA 承認他們沒有審查得出這些結論的數據:“FDA 沒有審查數據以支持在中共病毒患者中使用伊維菌素來治療或預防中共病毒…”

眾所周知,默克公司參與了一種競爭藥物的開發,並有無數個理由將其廉價、無利可圖的伊維菌素拋棄。此外,美國政府同樣捲入了與默克公司的重大財務利益衝突。

https://trialsitenews.com/is-the-ivermectin-situation-rigged-in-favor-of-industry-is-the-big-tobacco-analogy-appropriate/

伊維菌素的故事更類似於青黴素的故事。青黴素挽救了近2億人的生命。此外,1945年,三人因其發現而分享了諾貝爾獎。

伊維菌素的發現者獲得了2015年諾貝爾醫學獎,它被證明是一種寄生蟲病的救命藥物,尤其是在非洲。在過去的四十年裡,伊維菌素已經挽救了數百萬人免受類圓線蟲病 (strongyloidiasis) 和盤尾絲蟲病-河盲症(onchocerciasis – river blindness) 等寄生蟲的侵害。

在印度使用伊維菌素的那幾個少數地方,已經從 中共病毒中拯救了數万人。它大幅減少了墨西哥、斯洛伐克和津巴布韋的病例。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堅信,隨著信息開放和更多人分享《全世界的伊維菌素》(Ivermectin for the World) 一書,伊維菌素將結束這場大流行。福布斯文章的一個更合適的標題可能是,“伊維菌素是新青黴素嗎?”

原文作者:泰勒·杜登(Tyler Darden)
发布时间:2021年5月29日 23:00
原文链接: https://www.zerohedge.com/covid-19/ivermectin-new-penicillin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