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的美國夢”之二:初中生與博士妹

  • 作者:春暉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1日電/西喜社——

小林老家在福建的山區,家裡還有個比他大幾歲的姐姐,父母都是農民。

在小林很小的時候,他們那個山清水秀的小村子,被當地政府賣給一家開發商去建別墅。土地補償款分到每個農戶家中,簡直少得可憐了。為了養家,林父到建築工地上當了工人。那一片別墅還沒建好,林父就在建築工地上被一塊水泥板砸斷了腿。多處求告上訪,只拿到一萬多塊錢的賠付款,連醫療費都不夠!

眼看著家裡陷入絕境,在學校一直品學兼優的小林姐姐只好答應了一直對她糾纏不休的一個社會青年——鎮委書記家的衙內兒子,17歲就嫁了過去,換來的彩禮支撐家裡過了兩年,但也為她在婆家留下了話柄,為以後的家暴留下了隱患。

小林15歲那年,眼看著家裡的境況越來越差,看著姐姐每次回家臉上胳膊上的各種傷痕,小林和父母都終於下了決心,跟蛇頭簽下了生死合約:蛇頭帶他到美國,他用三年的工錢付清偷渡費,以後就自由了;如果偷渡失敗被遣返,小林家不用付費;如果偷渡過程中出了人命,蛇頭會賠付死者一筆喪葬補償費用。這個蛇頭一向口碑不錯,村裡很多人在蛇頭的安排下到了美國,眼看著寄回來的錢讓家裡蓋起了樓房。

歷經千辛萬苦,小林來到了紐約。當天就被送到了一家福建老鄉開的日式料理餐館。來不及倒時差,小林第二天就開始了在這家餐館的打工生涯。

工資是蛇頭跟餐館老闆講好的,三方都守信用,每個月的大部份工資都直接給了蛇頭償還偷渡費,只留下一點點維持基本生活的錢。一日三餐都在餐館裡吃,肯定不會好,但跟家裡比起來,那就是美味佳餚了。住的地方只能用髒亂差來形容,十來個人擠在老闆買來安置工人的破房子裡,樓下地下室堆滿了雜物,樓上兩個房間和客廳都成了睡房,根本沒有床,鋪蓋直接鋪到地板上。老闆每天開個麵包車接送工人上下班,小林在老家除了去城裡時搭過人擠人的公車,基本沒坐過車,剛開始對每天能坐車上下班很興奮,畢竟老闆的車至少每人一個座位,超載會被罰款的。

餐館老闆對工人們不算好也不算壞,不停地給人安排活兒,工人們沒有一分鐘喘息的時間。但老闆也不打人不罵人,這點至少比小林爸爸在老家的工地上強。工人們在一起也經常說說笑笑,老闆偶爾也會參與進來。

老闆告訴每一個新人,我們福建人,每個年輕人出來,都要經歷三個3年,第一個3年是為蛇頭打工,償還偷渡費;第二個3年是為父母打工,給老家的親人掙一筆養老費;第三個3年是為媳婦兒打工,攢下彩禮錢,回老家娶媳婦。這幾個3年過去,以後的錢才是為你自己的。不論年紀大小,工人們都認可這個理論,實際上這也是他們這幫人幾代相傳的現實寫照。

小林的第一個3年確實償還了蛇頭的偷渡費。他心裡其實是很感激蛇頭的,如果沒有這個機會,他在國內不知道會是怎樣的生活!

等到還清蛇頭的錢,小林就跳槽到了另一家餐館。

小林的第二個3年實際上用了7年!家裡實在是太窮了,這幾年東挪西借苟延殘喘,小林一點點填補這個大窟窿,直到小林出來好多年後,家裡才蓋起了房子。這期間,姐姐被那個衙內公子哥打到半死,扔回娘家,如果沒有小林寄回去的錢交醫藥費,姐姐恐怕就死在家裡了……姐姐的傷好了之後,小林又聯繫蛇頭,把姐姐也弄到了美國。

小林是個勤快又機靈的小夥子,這7年期間,他換了4家餐館,每到一家新地方,小林就學做不同的工序,都是任勞任怨,勤勤懇懇。幾年下來,小林把餐館的全套程式都完全掌握了,還學會了簡單的英語,能接待老美客人點餐。

等給父母蓋了房子、接出了姐姐,小林就開始計畫開一家自己的餐館。

又經過幾年的籌備,小林選擇了美國中部的一個州,在一個知名大學附近租下了一個很大的門面,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精心裝修門面廚房和大堂,開了一家全新的日式料理店。當然,這幾年下來積累的人品,幾個福建老鄉老闆都給他提供了不少的私人貸款。

憑著自己的廚藝和待客之道,小林的餐館一開張,生意就非常紅火。

隨後,陸陸續續地,小林把自己的父母、老家的表弟表妹以及拐彎抹角的親戚們慢慢弄了出來,都在自己的餐館打工和幫忙。後廚的工人大都不會英語,沒人能接訂餐電話,小林又在附近的大學裡招聘了幾位前臺waiter、Waitress輪流換班。

曉芸是這些前臺中的一員。她是附近這所知名學府物理專業的博士生,在國內一所985大學讀的本科,過來讀博後也在其它餐館打過工。聽說附近開了一家不錯的日式料理,曉芸很快就來嘗鮮。吃過幾次,感覺很合口味,且物美價廉,店裡的環境也很宜人,曉芸就主動問老闆要不要招人,小林立馬說前臺正缺人呢。

曉芸是個斯文瘦小的姑娘,樣貌並不出眾,但勤快有眼力見兒,還很有主見有能力,很快在一幫waiter、Waitress中脫穎而出,做了領班,工資和小費也不斷增加。

曉芸還建議對餐館的管理和佈景做了一些改進,特別是大堂在曉芸的打理下越來越規範整齊。

小林個子不高,中等身材,眉清目秀中透著精幹,十幾年在異國他鄉的摸爬滾打使他比一般人更穩重更成熟,踏實肯幹,行動力強,讓他別有一番魅力。

隨著倆人的配合越來越默契,店裡的經營也越來越好,曉芸慢慢對小林動了感情。幾次的暗示明示,讓小林惶恐不安。

小林不是不明白曉芸的心意,而是內心深深的自卑。自己初中都沒畢業,英語除了能口頭接個客人的訂單,幾乎不認識一個單詞,父母都是農民。而曉芸是博士,家裡父親是幹部,母親是老師,倆人家庭背景和學歷知識差距都太大太大了,即使曉芸願意,她的家裡也過不了關。

小林是個很現實的人。他一開始並沒有妄想,還是繼續攢彩禮錢,打算回老家搬運個媳婦。父母親也托親戚朋友四處打聽合適的人選。好不容易找了一個父母和小林都感覺不錯的姑娘,小林就打算回國去相一趟,如果合適,就在國內完婚,然後想辦法搬過來。

當小林把回國計畫告知店裡的員工並安排工作的時候,曉芸立馬提出了辭職。顯然,這是將了小林一軍,因為如果後廚和大堂管事的人同時離開,餐館可就無法運行了。

小林苦苦挽留,提出各種加薪方案,曉芸就是不答應,並且明說,我留下來的條件就一個,你得娶我!

這話一出口,小林愣了片刻,再問一句,你說什麼?我沒聽見。

曉芸大聲說,你得娶我!

小林不傻也不是木頭,他是個聰明人,曉芸的話沒說完,當著眾人的面,他就沖了上去……

到現在,小林和曉芸已經結婚生了4個孩子,他們的日式料理店也已經開了3家分店,日子過得越來越紅火。

小林的父親說:美國真是救了我們福建人的命啊!

審核:螞蟻兄弟;校對:阿伯塔;發稿:信心的選擇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