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真相與謊言的私人歷史與點滴感悟

澳洲墨爾本雅典娜農場 – 枳實、翼族

圖片來源:雅典娜農場設計組(姐夫說說)

一)

二零二一年六月四日,新中國聯邦一周歲了。

我仍記得32年前的“六·四”期間,長輩們神情嚴肅地調節著短波收音機的旋鈕收聽美國之音的情景。

而我跟隨爆料革命,成為新中國聯邦的一員則始於美國之音對郭先生的訪談——正是美國之音的斷播事件,撕開了重重迷霧的一角。隨著關注郭先生直播,我開始以全新的視角審視歷史、現實和未來。

還記得八九六四之後,中學課本中增添了不少“平暴”的文章,曾讓我眼眶濕潤,只不過不是為了被開花彈炸的鮮血淋漓、無法止血搶救的學生,而是為了所謂被“暴徒”燒死的士兵。(後來聽郭先生爆料,才知道被燒的只是屍體,是中共用來嫁禍學生的。)

這些彌天大謊的背後,是鮮血與淚水、是剝奪與欺辱、是不公與不義。當時渾然不覺,即使後來進大學後從北京同學和互聯網中有所知曉,但感覺六四事件離我們還是比較遙遠。直到有一天,一個比這小得多卻也是致命的謊言,卻險些砸中了我自己。

二)

那是十多年後的2003年,我早已完成學業,在一家省會城市的大型醫院裡工作。一天晨會時,我們主任神情嚴肅而神秘地低聲告訴我們,今天病區收治了一例“非典”病人,這個病的傳染性很強很危險,要求我們盡可能減少接觸這位病人。我們主任之所以只能私下警告我們,是因為當時中共在電視上向中外媒體信誓旦旦保證疫情已經得到了控制,“在中國工作、生活和旅遊都是很安全的”。後來主任才告訴我們,實際上當時廣州地區的醫護人員已經紛紛被傳染,並有多名醫護人員被送入重症監護室搶救,甚至已經有人不治身亡。於是我們只能戰戰兢兢去查房,儘量減少逗留的時間,因為我們當時所有的防護裝備僅有手套和白紗布口罩,甚至連外科口罩都沒有!

直到4月初,北京301醫院蔣彥永醫師向外媒爆出北京瞞報了疫情,衛生部長張文康被丟出來表演了一下“免職”之後,我們才獲得了幾個N95口罩,還號稱是“來自市委的關懷”,每只要二十幾元,要求我們省著用。然後更多的病人送來,我們才有了隔離衣和眼罩,N95口罩也開始敞開供應了,不再有人厚顏無恥地說“市委關懷”之類的話了。後來本市這位第一例病人幸運地存活了下來,但她的丈夫卻因陪護而染上非典,最後沒能救活。我的一位同事也被傳染上了,所幸她同樣也獲得了主任的預警,注意隔離,因此病毒載量估計不高,後來痊癒了。

據中共報導,2003年非典造成全國700餘人失去生命,其中就有很多醫護人員,而我們所有同事卻因為我們主任的預警而倖免於難。

三)

我曾經幻想,隨著經濟發展和科技進步,真相自然會衝破謊言,專制也會隨之消亡,因為專制不就是靠謊言存在的嗎?然而事實卻證明,我太天真了。2003年的時候我們還沒有智慧手機,我們主任是通過長途電話從廣州同行獲得的真相資訊,從而拯救了我們這些同事。而17年後的2020年,人人都有了智慧手機和社交媒體,但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的主任艾芬醫生,即使拿著圖文並茂的病例資料,卻連自己醫院的醫生都救不了,她的同事李文亮醫生還因為在同學群轉發她提供的資訊而被警方訓誡,被派去疫情前線,很快因此去世。科技使禁言和監控更加便捷有效,淪為了惡魔的幫兇。

2003年和2020年的冠狀病毒在開始時間上極為相似,都是在前一年的12月份出現了第一個病例,但是後者卻因爆料革命而徹底改變。如果不是閆博士向路德社提供中共病毒起源於中共軍方實驗室的鐵證,中共絕不會在1月19日路德社節目播出後4小時內迅速承認“人傳人”,72小時內宣佈武漢封城。要知道,2003年的非典,中共直到4月初才承認疫情失控!正是由於閆博士的情報,才促使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家封關檢疫。若沒有閆博士,武漢封城肯定至少要等到春節之後,大批旅客春節前後將從武漢往來海外,美國、澳洲以及全世界很可能如同義大利、印度一般悲慘。閆博士在1月19日的預警,包括人傳人、大爆發、強變異,如今都被一一驗證。

不僅如此,郭先生在2017年10月的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上早已警告世界:“黑暗即將到來,請大家做好準備!”在說這番話之前,他燒毀了中共邪惡的“13579計畫”檔,因為當時他知道這個世界還沒有準備好接受這樣驚天的真相。實際上,2017年的“美國之音斷播門”,是郭先生為世界敲響的第一聲警鐘,無數戰友因此警醒參加了爆料革命,後來對香港“反送中”抗爭的支持,大校站出來提供情報,都是因果鏈中的重要節點。而郭先生的爆料直播,香港年輕人的勇氣和犧牲,也正是閆博士挺身而出拯救世界的主要原因。

而所有這一切,都緣起于郭先生在32年前因六四而入獄,在這期間所發下的滅共的誓願。

四)

從我2017年開始關注郭先生的爆料直播開始,對世界對中國,對我在國內行醫時所看到的社會現實和見聞都有了全新的認識,“三觀”不斷被刷新。開始時,我只是覺得自己畢竟已來到海外生活,這些雖然似乎是開了智,但在可預見的將來並不會有更為實際的影響。雖然郭先生早有“黑暗即將到來”的預警,但我當初想,這話主要是對西方高層說的,對我們這樣的小人物應該不會有多大的實際影響。沒想到2020年,一切都改變了。

疫情蔓延全球、美國總統大選、“硬碟門”等等事件,媒體專家和大人物們的表現都讓我大跌眼鏡。我怎麼也沒有想到,我在國內所看見和經歷過的禁言和謊言的黑暗,竟然如此迅速地蔓延到了西方。艾芬醫生在她本院同事倒下兩百多人後,悔恨地說:“早知道這樣,老子當初就到處說!”無獨有偶,美國和幾乎所有的西方國家在羥氯喹的問題上也做了同樣的事情,臨床一線醫生的意見被言論審查,被媒體汙名化,甚至被惡毒攻擊,有些醫生甚至被解職。羥氯喹的真相是如此的顯而易見,幾乎任何人只要花半小時,最多2小時,看幾篇文章就能分清孰是孰非,但這樣簡單的事實都能被政府、專家、媒體合夥指鹿為馬,顛倒黑白。而在疫苗問題上,加拿大政府對報告疫苗嚴重副作用的醫生在48小時內就發出斥責,並以醫師資格威脅其閉嘴,本質上就是把行醫資格與維護病人利益對立起來(參見《從加拿大醫生的公開信再談荒唐的中共病毒疫苗》)。而總統大選和硬碟們更是讓人見識了各種媒體和自媒體種種言論審查侵犯言論自由的手段,最後連川普總統的社交媒體帳戶都被永久吊銷。

黑暗確實已經到來,除了病毒和疫情帶來的黑暗之外,更重要的是言論審查和謊言的黑暗也從中共國蔓延到了西方。2020年前,我關注爆料革命,更多的只是個人的情懷,更多的是樂觀其成。畢竟我和家人已久居海外,對中共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而2020年以來,沒想到中共的魔爪已經伸到家門口了。我參加爆料革命,已經不是為了高大上的理想和信念,而是維護自身利益了,除了唯有滅共才能結束疫情之外,也要捍衛我自己說話的權利,說真話的權利,公開批評中共病毒疫苗的權利。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的基石,失掉言論自由,就意味著專制與奴役的開始。

五)

郭先生爆料說,不少平素相當精明的大小人物都去打了中共病毒疫苗。沒錯,就連我們同學群中,大多已是主任副主任級別的臨床醫生也是如此,還有同學在討論如何搞到武漢出的疫苗。一位令我景仰的老師,也在群裡說美國資料顯示疫苗的確能控制疫情,建議做臨床的同學都去打疫苗……凡此種種,讓我時常有種虛幻不真實的感覺,實在難以置信,在各自專業領域成就不俗的人們,為何不願意稍微思考一下這個病毒就是生化武器的可能性?

我們這些新中國聯邦人都屬於覺醒的少數人,而太多原本應該引領大眾的“大人物”們,或被謊言的黑暗所蒙蔽,或被一己私欲所俘獲。當此黑暗到來之時,我們已別無選擇,唯有挺身而出!若非如此,與謊言的黑暗相伴而生的只會是奴役與苦難。

幸運的是,郭先生已經為我們準備了G系列媒體武器,我們的“挺身而出”絕不需要拋頭顱灑熱血,只需要發揮我們的聰明才智,付出我們的時間,參與和建設G系列,參加線下活動,喚醒更多的人,加入滅共的洪流。

一年前,郭先生宣讀《新中國聯邦宣言》時,齧指為誓,感動上天,同一瞬間天空中烏雲間劃過一道閃電。這閃電昭示著,新中國聯邦將如閃電般刺破謊言與蒙蔽的黑暗,為世間帶來真相與理性的光芒。

真相、理性與每個人的自由意志帶來的是自由和繁榮,而謊言和言論審查帶來的必然是奴役與苦難。新中國聯邦人,永不為奴!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23zmMzYJ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