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六四,我的國

作者:守望黎明

编辑:翼族

圖片來源:雅典娜農場設計組(文康)

那一刻剛剛跨過午夜,時間進入了1989年6月4日的子夜。鎮壓的軍隊有的端著槍有的舉著棍棒,在寬寬的長安街上橫向一字排開,由西向東一步步推進著,推過了西單,推過了新華門,我隨著市民和學生,被軍人的隊伍一路驅趕壓迫,沿著長安街退到天安門方向。到了人民大會堂北側的南長街路口的時候,我回身觀望,發現剛剛還是人頭攢動的街面上,除了遠處推進的軍人隊伍,已經空無一人。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街面上,竟然迎著軍隊的方向跑去,在軍人的隊伍前停下腳步,停留幾秒種後又折身跑了回來,就在跑到距離我只有十幾米的地方,突然中槍倒地,仰面一動不動地躺在了長安街上,緊接著有兩個軍人快速從隊伍裡沖了出來,端著槍跑近那個倒地的人,用槍抵近他的身體,往他的身上補槍,一槍,兩槍……子彈打在那個人身上,衣服一動一動的。開完了槍,兩個軍人又返身跑回了隊伍。我急忙沖到那個人的身邊,倒在地上的是一個頭戴紅色摩托車頭盔的年輕人,只見那個人面龐年輕而清秀,我甚至辨不清是男是女,就那麼緊閉雙眼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裡。我顧不得多想,抓住手腕摸他的脈搏,當時似乎還能感覺到輕微的心跳。我趕緊翻他身上的黃帆布挎包,希望能找出駕駛證之類的證件,但包裡空空的什麼也沒有。我一轉頭,在黑暗中看到一大片黑色的液體正從他的頭下向四周擴散著,再摸他的手腕卻已經感覺不到脈搏了……

一轉眼過去了三十多年,時光沖淡了很多的記憶,但那個夜晚,那個一生中最黑暗的夜晚卻讓我刻骨銘心永生難忘。幾年前,我歷盡波折終於移居到了海外,立刻開始急不可待地搜尋有關六四的各種資訊。一直聽說有一個六四遇難者親屬組建的團體,叫作“天安門母親”,我找到她們的網站,看到網頁上滿滿的都是母親們追憶親人的短文。我隨機點開的第一篇短文,是一位名為張先玲的女士悼念自己的兒子,她說那天晚上兒子背著家人出去,臨走時特意戴上了親戚寄放在家裡的摩托車頭盔,後來聽人說兒子在南長街附近遇難。看到這些,我的腦袋嗡地一聲:天呐,她說的就是在我面前慘死的那個年輕人啊!這才知道那個被殺害的年輕人叫王楠,是北京月壇中學高二的學生,遇難時只有十九歲。

這麼多年,六四就像是壓在心上的石頭,搬不走移不開,思之胸中便憤懣不已。而每次遇到參加過六四的人,哪怕是萍水相逢,幾句話下來便倍感親切,總是在內心裡將他們引為兄弟和知己。時間到了2017年,幾次聽人說起過有個北京跑出來的富商在爆中共高官的料。開始也沒當回事兒,想當然地認為不外乎就是爆一些官商勾結的內幕,沒啥大不了的。直到419斷播門,才和很多網友一樣開始對郭先生的爆料重視起來。於是從頭開始補看了七哥所有的視頻,一下子被牢牢吸引住,越看越起勁。在各種詳實並不斷得到驗證的“料”面前,我由將信將疑到深信不疑,也完全打消了對中共的最後一絲幻想,認同了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的真理。到了那一天,文貴先生講起了六四,提起當年賣掉摩托車給學生捐款,還有他八弟的慘死,以及在清風看守所裡和他同監的那些六四囚徒的故事……不覺中熱淚撲簌簌的湧出眼眶,心中猶如翻江倒海,原本對文貴先生的敬重中又多出了另外一層情感——這是可以生死相隨的自家兄弟啊!同時也明白了他如此堅定滅共的動力源泉之所在。

2019年的六四前後,七哥語出驚人:這將是中國在共產黨統治下的最後一個六四,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即將在2020年到來!無數的戰友熱血賁張、奔相走告。我利用回國的機會,開口就談爆料革命,逢人便講中共將亡。回到三線城市的老家,當我告訴中學的同學們“老共快不行了”,他們個個瞪大了眼睛:這怎麼可能?!因為我在班裡讀書的學位是最高的,平時說話同學都比較相信,可這次任憑我講得口乾舌燥,卻都說服不了大家。我急中生智:不行咱們打個賭,如果2020年老共滅不了,我回來請大家連吃一星期的大餐;如果老共滅了,你們怎麼請我啊?同學們紛紛加入,最後一統計,回復我說:如果老共滅了,我們大家連請你52頓大餐。其實,大餐不大餐的不重要,關鍵是經這麼一鬧騰,所有同學都知道了共產黨可能滅亡的這個資訊,相互見面不斷地提起這碼事,我也竊喜自己的目的算是達到了。

2020年的六四臨近,中共並未出現垮臺的跡象,很多戰友的心情開始變得焦慮。這期間因為GTV投資的事情,我第一次與七哥有了直接的聯繫。以前聽七哥講過,很多戰友和他通話的時候泣不成聲,當時我心裡還覺得挺好笑:好不容易和七哥有個通話的機會,不好好說說話光是哭哭啼啼的多可惜!可是到了自己給郭先生留言的時候,一張口就哽咽住了,萬般思緒縈繞心頭,衝口說出來的話居然跟投資毫無關係:“郭先生,不管CCP何時滅亡,新中國的建國日一定要定在六月四日,這個不能變!不能變!”放下手機,才發覺自己滿臉已是淚水……

2020年6月4日,新中國聯邦宣告成立的那一天,聽郝董鏗鏘的建國宣言,看七哥咬破手指時的石破天驚,我通身浸透了迎來新國家誕生的莊嚴和神聖感。自己從內心裡深深地知道,選在這一天立國,意義是何等重大。不僅當年六四的英靈得以告慰,同時也把中共永永遠遠地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永世都不得翻身。

2020年的6月4日之後,因為中共並沒有如預期的那樣倒下,身邊一些雜音陡然增加:爆料革命也不可盡信,一定要客觀冷靜,不能盲從……面對這一切,我心裡卻異常坦然:沒錯!七哥確實不是神仙,不可能每言必中,事事預料如神。但隨著中共病毒真相的逐步揭開,中共正在加速走向滅亡,這是不爭的事實。至於它具體哪一天滅亡,又有什麼重要!它一天不滅,我們就死磕它一天,一年不行就兩年,兩年不行就三年……今生總能見到它倒下的那一天。

追隨爆料革命的四年時光,第一次感覺到,當一個人堅定不移地篤信一個目標並身心相隨時,內心是多麼的充實而幸福。我們本為平常人,本屬於時光匆匆的過客,卻因為加入到一場偉大的革命而見證了歷史,並讓自己的生命現出光彩,這是何等的幸運!歷經風雨,內心對新中國聯邦的熱愛愈發濃烈,因為我知道,那是我的六四,我的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23zmMzYJ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