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播報】塞林博士5月29日就COVID-19病毒起源發布最新聲明

作者:紐約香草山信息部 6zero4

我是塞林博士。首先,我要感謝所有的反共青年男女老百姓,感謝你們與我一起揭露COVID-19病毒實驗室起源的真相。

是的,COVID-19是在實驗室裡產生的,是PLA生物戰計劃的產物。我不再用“洩露”這個詞來描述所發生的事情,因為這意味著過失,而不是蓄意。中共和PLA都不是無辜的。因此,COVID-19是如何被釋放的並不重要,因為它是懷著邪惡目的之邪惡計劃的一部分。

我們一起證明了COVID-19來自實驗室,由於我們的努力,世界正在開始接受這一事實。COVID-19的產生是CCP幾十年潛心經營過程中的一部分,但在2016年的CCP“十三五”規劃指導下,軍民融合的研究進程突飛猛進。

自疫情開始以來,我們的目標就是了解COVID-19是如何產生的,是誰製造的,這些問題的答案來自對PLA生物戰計劃的結構和組織的分析。如你所知,我們一直在使用一種技術,我稱之為“病毒研究網格分析”,它是對“流量分析”的一種改進,是二戰初期英國布萊切利公園項目組的戈登·韋爾奇曼開發的一種方法,它幫助破譯了德國的恩尼格瑪密碼。

現在讓我們回顧一下我們所知道的。PLA的生物戰計劃有3個層次,首先是基礎層即核心層次的軍事組織PLA-AMMS秘密運營的生物戰計劃;浮現出來人們可以看得到的就是最上面一層,即中共國的大學和民間研究機構;中間層就是CCP的軍民融合項目,正是這一層讓PLA能夠接觸到國際病毒研究界的知識和技能。

PLA生物戰計劃的總體指揮和控制是通過AMMS與表面上看是民用的中科院和疾病控制中心協調完成的。多年來,在總部位於長春的PLA獸醫研究所領導下, WIV等其它機構開展了大規模的病毒採集工作。

一些蝙蝠冠狀病毒根據其從蝙蝠“跳躍”到人類的潛力,被選擇用於進一步的生物戰研發。將生物戰攻擊歸咎於自然起源,這是解放軍的一個基本的生物戰標準。PLA分離出的兩種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ZXC21,被閆博士鑑定為COVID-19冠狀病毒的初始骨架。

在PLA的協調下,在不同的技術中心,分別側重於生物武器開發的不同方面,進行蝙蝠冠狀病毒骨架的實驗室改造。包括WIV在內的多個地點,進行了對病毒骨架的基因重組和功能獲得的研究。在實驗動物科學研究所秦川的指導下,利用基因工程人源化動物模型,通過連續傳代對人類感染進行預適應。姜世勃可能在廣州南方醫科大學提供的專業技術指導下主導了福林酶切位點的插入。

根據來自中(共)國境內的消息,2019年初,一種完全成形或接近完全成形的COVID-19病毒已準備好進行測試。這種測試的全貌我們尚不清楚,尤其是有沒有蓄意將其釋放到人類居住的社區進行測試。

此外,同樣根據中(共)國境內消息來源,東部戰區南京司令部將一份COVID-19病毒樣本,送到WIV進行非人靈長類動物試驗。而在此期間,武漢唯一有能力進行這類研究的設施是武漢大學P3動物實驗室,該設施恰巧位於COVID-19最初爆發的中心地區,因此,這一試驗是疫情開始的一種可能場景。

這是我們所知道的,但仍有更多工作要做。儘管我們知道COVID-19病毒是人造的,但需要了解它是如何製造和由誰製造的所有細節,需要弄清楚PLA生物戰計劃的完整結構和組織,需要揭露PLA對國際病毒研究計劃的滲透程度,以及哪些科學家直接或間接地幫助了PLA的生物戰計劃。

我們將繼續保持對COVID-19病毒起源真相的調查!

校對/發稿:雪梨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