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毒的S蛋白

MyWay

本文精要:

最新研究發現疫苗產生的刺突蛋白(S蛋白)會通過註射部位進入血液,S蛋白不僅和血栓、心臟和大腦損傷有關,還對哺乳期嬰兒和成人的生育能力有潛在風險。

從理論上講,mRNA疫苗的免疫過程會分如下三個步驟:

  1. 首先,新冠 mRNA疫苗在上臂肌肉進行註射後,mRNA會進入免疫細胞,免疫細胞就利用mRNA模板合成蛋白質片段,蛋白質片段形成後,免疫細胞會把mRNA分解排除體外。
  2. 細胞將mRNA產生的蛋白質片段呈現在細胞表面,免疫系統認識到蛋白質片段屬於異物,開始建立免疫反應和製造抗體,過程和自然感染新冠類似。
  3. 機體獲得對新冠免疫能力,在感染新冠後不會發病或不會有嚴重後果風險。
    新冠病毒通過S蛋白感染人類細胞,疫苗製造商選擇針對這種獨特的蛋白質,使接種者的細胞製造這種蛋白質,然後在理論上喚起對這種蛋白質的免疫反應,防止病毒再次感染細胞。

但在實際研究中發現並非如此,最初,疫苗研究人員曾假設新型mRNA新冠疫苗的行為與 “傳統 “疫苗一樣,所產生的S蛋白將會停留在肩部肌肉的接種部位或者停留在免疫系統,但結果恰恰相反,日本的研究數據顯示,冠狀病毒的S蛋白可以進入血液,並且在接種後的幾天內通過循環系統在器官和組織中積累,最終S蛋白在脾臟、骨髓、肝臟、腎上腺,以及在卵巢中有相當高的濃度。科學界已經發現,如果S蛋白進入血液循環,納米顆粒會對所有對心血管系統造成害,如血液凝固和出血等都是由於病毒本身的S蛋白引起的。

安大略省圭爾夫大學的病毒免疫學家和副教授拜倫·布萊德(Byram Bridle)一篇經過同行評議的研究表明,接受過莫得納(Moderna)公司新冠疫苗的13名年輕醫護人員中的3人的血漿中檢測到了S蛋白。在其中一名工人身上,S蛋白在體內循環了29天。 實驗動物在血液中註射了純化的S蛋白後出現了心血管問題,而且S蛋白還被證明可以穿過血腦屏障並對大腦造成損害。

以前疫苗研究者錯誤是認為S蛋白是一種很好的目標抗原,不是一種毒素或致病蛋白,而且不會進入血液循環中。但現在證據表明恰恰相反,在註射肌肉部位製造的S蛋白會進入血液循環。而且一旦進入血液循環,S蛋白就可以附著在血小板和血管內壁細胞的特定ACE-2受體上,導致血小板凝結,或者使機體出現凝血功能障礙,導致出血。這也是很多人疫苗註射後出現心臟問題的原因。

美國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CDC)最近宣布正在研究關於接種新冠疫苗後出現 “輕微 “心臟疾病的報告,上周僅康涅狄格州就有18名青少年因服用新冠疫苗後不久出現心臟問題而住院治療。

而且研究還表明,母親接種過疫苗的哺乳期嬰兒有可能從母親的乳汁中獲得S蛋白,因為血液中的任何蛋白質都會在母乳中得到濃縮,在VAERS中已經有了哺乳期嬰兒出現胃腸道出血疾病的報告。另外VAERS還報告描述了一個5個月大的母乳餵養的嬰兒,其母親在3月份接受了輝瑞公司的第二劑疫苗後第二天,該嬰兒出現皮疹,拒絕哺乳並發燒。該嬰兒被診斷為血栓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這是一種罕見的血液疾病,全身小血管中會形成血凝塊,這名嬰兒最終死亡。

小兒風濕病學家帕特裏克·惠蘭(J.Patrick Whelan)曾警告FDA疫苗咨詢委員會,新冠疫苗中的S蛋白有可能造成微血管損傷,導致對肝臟、心臟和大腦的損害,這些都沒有在安全試驗中沒有評估。雖然惠蘭對疫苗的價值沒有異議,但他認為如果由於在短期內沒有意識到基於S蛋白的疫苗對其他器官的意外影響,可能會導致數億人的大腦或心臟微血管遭受長期甚至永久性的損害,那將是非常糟糕的。

在日本機構公布的輝瑞疫苗的數據中,在睪丸和卵巢中也發現的高濃度S蛋白,已經有數以千計的報告稱,打過新冠疫苗的婦女出現了月經紊亂,還有數百份關於接種疫苗的孕婦流產的報告,以及關於男性生殖器官紊亂的報告。

拜倫·布萊德還附上一份簡短的報告,概述了支持他在采訪中所說的關鍵科學證據。該報告是與他在加拿大COVID護理聯盟(CCCA)的同事一起寫的,該聯盟是一個由加拿大獨立醫生、科學家和專業人士組成的團體,其宣稱的目標是 “提供有關新冠的頂級質量、基於證據的信息,意在減少住院和拯救更多生命”。

鑒於輝瑞公司的疫苗試驗中年輕研究對象的數量很少,而且臨床試驗的時間有限,CCCA說,在兒童和青少年接種疫苗之前,必須回答有關S蛋白的問題,包括S蛋白是否會穿過血腦屏障,是否會幹擾精液生產或排卵,以及是否會穿過胎盤並影響發育中的嬰兒或哺乳期的嬰兒。

LifeSiteNews向加拿大公共衛生局發送了CCCA的聲明,並要求對布萊德的擔憂做出回應。該機構答復說,它正在處理這些問題,但在發表前沒有發出答復。輝瑞、莫得納和強生公司沒有對有關布萊德關註的問題作出回應。

截至2021年5月21日向美國政府的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ERS)報告的迄今為止的4000多例死亡和近15000例住院。由於它是一個被動的報告系統,這些報告可能只是不良事件的冰山一角,因為哈佛皮爾格林醫療集團的一項研究發現,醫生在接種疫苗後應該報告的病人的副作用中,實際上只有不到1%報告給VAERS。

拜倫·布萊德於周一(5月31日)上午通過電子郵件向LifeSiteNews發送了一份聲明,稱自電臺采訪以來,他收到了數百封誹謗和攻擊的的、電子郵件,甚至有人用他名字作域名創建一個誹謗性網站。在當今的時代,一個學術人員再也不能誠實和基於科學地回答人們的合法問題而不用擔心被騷擾和恐嚇了,然而對公眾隱瞞科學事實的事情他做不到。


新聞來源:

Vaccine researcher admits ‘big mistake,’ says spike protein is dangerous ‘toxin’


編輯、發稿 文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Himalaya Toronto Maple Leaf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