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播報】塞林博士循序漸進的推文顯示,中共病毒真相收網呼之欲出!(三十三)

作者:紐約香草山信息部 6zero4

5月31日塞林博士的6連推:

第1推,轉發Anna戰友的推文,從王長軍的呼吸道腺病毒流行病學分析研究中,我們能學到什麼?關鍵詞:無症狀感染者!為什麼PLA能預測疫情發生?王長軍成功分離的蝙蝠病毒ZC45/ZXC21就是COVID-19的骨架。貼上了2篇相關報導的網頁截圖:一篇是2016年1月14日發表在“中國軍網”上的文章“為新戰友提個醒:小心腺病毒襲擾”;另一篇是王長軍等人聯合發表在2019年3月“解放軍預防醫學雜誌”第37卷第3期第7頁的文章“某部一起呼吸道腺病毒爆發疫情的流行病學分析”。COVID-19偵探Anna的這個重大發現,將來自PLA東部戰區南京司令部並成功分離出ZC45/ZXC21蝙蝠病毒骨架的王長軍,與無症狀病毒傳播聯繫起來了,這是生物武器的一個關鍵特徵。

第2推,轉發LUREN戰友的中文推,早在2020年2月12日,病毒剛剛引起人民的警覺,«路德社»119爆料之後,中共惶恐之極,不得不公開了人傳人的消息,同時馬上組織人員進行超限信息誤導。這兩個人就是最早配合中共洗地的,從郵件立可看出,從起初的EMI主編請求,到四處拉人聯合署名。但不知為啥,巴里克不願意自己的名字署在上面?貼上劉善慮和蘇立山兩人的照片,以及蘇立山與巴里克兩人在2020年2月12日,關於聯合發表那篇替CCP洗地的文章之溝通郵件截圖。由美國納稅人資助的劉善慮和蘇立山是CCP 科學家兼宣傳機器嗎?鑑於當時正是疫情早期,尚沒有值得信任的科學家能夠鑑別病毒起源的情況下,COVID-19偵探LUREN揭示了他們正在協調親共的力量掩蓋病毒起源真相!

第3推,再次轉發LUREN戰友的中文推,劉善慮自己說他幾乎每年都要回國的,蘇立山也有很多在國內講座的報導,他們很多項目都是中共政府甚至軍方資助的,他們第一時間跳出來替中共洗地真實簡單地出自科學的目的?貼上了2篇相關報導的網頁截圖:一篇是2016年12月24日中共國國務院官網轉貼中科院網站的文章“科學家發現I型乾擾素是艾滋病毒治病的幫兇”;另一篇是在2018年8月3日發表的“一種表達膜前包膜NS1多蛋白的寨卡病毒疫苗”。COVID-19偵探LUREN絕對正確,劉善慮、蘇立山和史佩勇都必須得到調查,他們拿著美國納稅人的錢,而其研究項目卻暗中與PLA勾肩搭背,並充當CCP的宣傳“吹鼓手” !

第4推,塞林博士的中文推:我們告訴中國共產黨!並貼上一幅配上丘吉爾名言“我們絕不屈服”的圖片。

第5推,轉發Joe Hoft今天剛剛發表在The Gateway Pundit上的一篇文章“獨家報導:2016年,一名在COVID-19起源問題上發揮關鍵作用的PLA軍官描繪了病毒擴散到美國的地圖” 。現在除了CCP及其同夥,每個人都應該確信COVID-19病毒源於實驗室,是PLA生物戰計劃的一部分。感謝COVID-19偵探Neo Fight提供的相關信息。

第6推,轉發塞林博士今天接受印度新聞媒體News Intervention創始人兼主編Vivek Sinha對自己深度採訪的文字報導“COVID-19是中共生物戰計劃的一部分”,塞林博士在採訪中首次稱COVID -19為PLA病毒!

在COVID-19疫情爆發早期的2020年初,這些在美國工作並由美國納稅人供養的CCP科學家們,早已接到其主子CCP在美國乃至全世界掩蓋病毒真相的指令,聞風而動,傾巢而出,急當CCP的宣傳“吹鼓手”!俄亥俄州立大學教授劉善慮夥同北卡大學教堂山分校教授蘇立山,成功聯合了劉善慮的俄亥俄州立大學同事Linda Saif教授,以及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Susan Weiss。這四位重量級教授是最早配合中共洗地的CCP科學家,他們早在2020年2月12日就已經將洗地文章“無任何可信證據支持SARS-CoV-2的實驗室起源”準備好了,並讓蘇立山寫信給同在北卡大學的同事,“功能獲得”功勳教授巴里克,企圖說服他加入這篇洗地文章的共同作者,以顯著增加文章的“公信力”以增強其欺騙性。但最終不知道巴里克,以及另一位與劉善慮和Linda Saif同在俄亥俄州立大學的重量級病毒學家李建榮,都是因為僅存的一點科學素養,還是因為沒有完全泯滅的良心,而沒有同意在此篇洗地文章加上自己的署名呢?該文在第二天即13日就在同一天投稿並發表,可見這些CCP科學家為中共洗地的效力和實力,以及CCP對美國科學界的滲透何其嚴重和離譜!

王長軍,來自PLA東部戰區南京司令部麾下的CDC,在COVID-19病毒的產生和傳播上,於所有的CCP科學家中都可謂功高蓋世,遠超“蝙蝠女”石正麗和“蝙蝠王子”王林發,因為:

  1. 成功分離出ZC45/ZXC21蝙蝠病毒成為COVID-19這個生物武器級別病毒的骨架;
  2. 早在2016年初甚至更早就在研究呼吸道腺病毒流行病學,無症狀感染者是這種病毒的一個重要特徵,這一特徵也正是生物武器的一個關鍵特徵,而當下肆虐全球的COVID- 19的無症狀感染特徵尤其普遍和恐怖,知道真相的人們無不後背發涼,這些喪盡天良的CCP-PLA科學家更是令人髮指!更令人咬牙切齒的是,根據戰友挖掘出來的料,他們很可能在軍隊小範圍內針對士兵群體,有計劃地實驗他們研製出來的新病毒,以及時掌握病毒的感染能力和致病性,為製造生物武器提供第一手參考信息!
  3. 同樣早在2016年,身為PLA軍官的病毒學家王長軍就研究並描繪了病毒擴散到美國的傳播擴散地圖,可見他就是CCP生物戰計劃的病毒技術專家,兼戰略戰術沙盤演練專家,生物戰參謀長級別的任務。

軍方背景的塞林博士今天接受另一家印度新聞媒體News Intervention採訪,頻繁向美國在亞洲的戰略盟友,遭受COVID-19疫情重創的印度傳遞病毒真相,可見美國在病毒真相,亦即CCP-PLA超限生物戰決戰前正在緊鑼密鼓地集結全球盟友,為最後的收網行動做好充分的準備,並引用二戰面對同樣瘋狂的希特勒納粹軍隊時,丘吉爾時常鼓勵軍人的那句名言“我們絕不屈服!”以昭示我們正義聯盟摧毀CCP的決心和意志!同時,塞林博士在本次採訪中首次稱COVID-19為“PLA病毒”,這比“CCP病毒”這個稱呼更接近其真相了,下一步是不是直搗黃龍地直接稱呼為“習神病毒”呢?畢竟是他在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呀!

校對/發稿:雪梨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