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六四】不屈的精神2—天安門母親

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粵

在牆內,除了當事人幾乎沒幾個人知道什麼是天安門母親。也無從知道,在極度沒有言論自由的中共國,網絡、媒體都是中共掌控的地方,根本不可以有不同的聲音。天安門母親是個敏感詞和8964一樣十分敏感,她和8964千絲萬縷,可以說是一脈相承。只有冒著危險翻越中共長城防火牆,才有機會知道天安門母親原來是8964遇難者的家屬母親和部分64傷殘者。這些人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在遭遇人禍殺害自己的子女慘絕人寰的傷痛的同時,她們也被連坐,成為政府密切掌控的對象,可謂是禍不單行。失去孩子的傷痛,不但沒有得到政府的安撫、賠償、照顧,反而被政府當成敏感罪犯監控起來,自己沒有做任何傷天害理之事,只要你的孩子被認定是犯罪,從此你的家庭不再有安寧。這就是中共國。

天安門母親這個六四受難者群體形成於1989年六四大屠殺後不久,當年八月兩位六四慘案中失去兒子的母親丁子霖和張先鈴,因共同的命運走到了一起,並結成了患難之交。在後來的日子裡他們通過尋訪同難者互相取暖,互相依偎,隊伍不斷壯大成為一個群體,至1999年六四十週年,他們向最高人民法院遞交控告64大屠殺元兇李鵬的起訴狀時,簽名人數已經達到了108人。直到六四第19個年頭里天安門母親這個群體被記錄下來的死難者已達到188位,傷殘者70多位。

圖片來自:法廣網

1999年是天安門母親從互相取暖,互相依偎逐漸走向成熟,逐漸發展為一個道義群體的一年。這群體主要有三個方面的工作:1,尋求死難親屬和傷殘者。 2,對死難者親屬和重殘者實施人道援助。 3,為死者尋求正義、為生者爭取權利。他們的信念、訴求和主張是:1,六四大屠殺是一場反人類暴行,決非反革命暴亂,因此鄧小平對六四事件的定性必須徹底推翻,重新評定。天安門母親19年的努力就是要還64歷史真相,還受害者公正。 2,天安門母親認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必須對六四事件進行獨立、公正、公開調查,公佈調查結果和死難者人數名單。全國人大常委會有責任責成政府相關部門按法律程序對死難者家屬公開道歉、賠償,並追究相關人員法律責任。

天安門母親要求中共平反八九民運,呼籲徹查公佈六四事件以及向死難者家屬公開道歉。自然遭到中共的打擊,中共不可能對這些母親家屬低頭。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原來是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副教授,丈夫將培坤也是該校哲學系教授,兒子蔣捷連六四遇難。丁子霖發起天安門母親運動呼籲平反六四而被中共打壓她的名字在大陸被屏蔽,像郝海東葉釗穎夫婦一樣,由於反對中共獨裁、支持新中國聯邦而被中共抹去,可見中共有多可惡。不單他們幾個被抹去,有無數異見人士被中共抹去的。郝海東夫婦相對是幸運的,肉身在國外沒有被中共控制自由,而丁子霖張先玲和黃金平等這些天安門母親們,他們生活在國內一直被中共嚴密監視、軟禁、電話監聽,不得與其他活躍份子、外地傳媒和人權組織通話。每到六四前後,​​這些天安門母親就是中共重點打擊的對象,全部被控制一切自由,並趕出北京。

圖片來自:法廣網

2018年六四29週年前夕,128位遇難家屬母親聯名給中共主席習近平發表出公開信,要求平反六四,表示8964雖已成為歷史,但帶來的災難並沒有結束,傷口沒有癒合。 29年來,政府沒有一個人向遇難者家屬問候過一聲,更沒有對他們說過一聲對不起,政府不能若無其事像沒發生過一樣,我們深切感受當局的麻木和冷酷,我們一再呼籲兩會和國家領導人改變態度勇敢承擔責任的後果,然而政府對我們的呼籲置若罔聞……結果如何不用我說大家都能猜到,和2014年2月28日通過人權網給12屆全國人大全國政協的公開信一樣都石沉大海,和自1995年起每年給兩會寫信一樣有去無回。

30多年來天安門母親通過世界人權組織、聯合國、美國國務院、加拿大、香港等國家和組織尋求幫助發聲,通過國外媒體呼籲,傳播,讓世界知道六四的真相。但是不管外國組織給丁子霖教授頒發:傑出民主人士獎、公民成就獎、紐約科學院科學家人權獎、萬人傑新聞文化獎、法蘭西自由基金會記憶獎、瑞士自由與人權基金會獎、意大利亞歷山大蘭格基金會獎、《時代》雜誌60年來60名亞洲英雄之一獎、獨立中文筆會第四屆自由寫作獎等,再多獎項,也只不過是外國人的同情分,並無實質意義,對中共毫無影響力,劉曉波先生同樣得到諾貝爾獎,依然被中共殺害。郭文貴先生在美國福克斯節目《塔克秀》說閆麗夢博士應該得到美國總統獎的時候就說過,當你在乎這個獎項的時候,你已經完了,你將會被這些虛無的浮名綁架迷失了方向。天安門母親獎項累累,但他們的努力32年從未讓中共緊張過,理睬過。這29年間天安門母親先後有51位家屬含恨離世,六四真相平反六四依然遙遙無期。

圖片來自晴報

天安門母親只是一個六四受害者互相取暖互相幫助的弱勢群體,更是被中共強權打壓控制的弱勢群體,能堅持到今天已經很不容易。雖然30多年的努力從來沒有得到中共的一句道歉,他們依然堅持著。他們不想推翻中共,只想平反和中共的道歉和賠償。既然如此對中共毫無壓力,它就這麼耗著把天安門母親都耗完了事情也就結束了。只有改變思維,認清中共的真面目,推翻中共獨裁統治,六四慘案才有機會一朝雪恥。中國人才有機會挺起腰桿做人!

(未完待續)


【本文謹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鏈接:
天安門母親簡介之一天安門母親群體的形成與概況

自由亞洲-天安門母親致函習近平 促對“六四”慘案重新評價

維基百科-丁子霖

維基百科-天安門母親運動


審稿:卡西歐 / 上傳:天網灰灰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