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內404】這個時代不應該有瀆神罪

(以下內容由發佈者個人引用自互聯網,以供讀者自行品讀思考,其中觀點不代表G-News平臺意見。)

作者/發佈時間:赤評/2021年5月28日

閉關寫本子二十多天,交稿後,恍如隔世。許多新詞湧現,失溫、躺平……,許多死亡驚心動魄:有人跳樓死;有人爬山死(甘肅白銀);有人路過死(大連寶馬撞人案)……

有人死而未得安寧。袁國士之殤驚天地泣鬼神。喫飽不忘種米人。但有人喫得太飽發出不和諧的聲音,迅速被法辦。人人拍手稱快。只是感覺法辦得太快,不知道他倒底說了啥。讓你喫飽飯你還有意見,到底啥意見?難道喜歡餓着?但因爲消毒太快,我們不知道他說了什麼胡話。

以前叫引蛇出洞,讓更多隱藏分子粉墨登場,然後收網,全民聲討,肅清餘毒。在這樣的討論中,可以讓更多的人知道袁國士怎樣養活8億人,今天怎樣繼續養活更多人。這叫用事實教育人民,打擊敵人。但現在失去了這樣一次教育機會。大概是擔心負面議論有損英雄烈士形象。擔心也是有道理的。但不應該全民噤若寒蟬,不允許有一點不同聲音,否則便是瀆神。

在我們這個時代,不應該有瀆神罪。這絕不是法辦的初衷。我相信那些遭法辦者,一定是因爲惡意造謠。如果只是議論一個人的貢獻大小,指出別人也有過貢獻,並且講的都是事實。那就不是侮辱。就我個人而言,聽到再多不和諧的聲音,都不會降低一寸對袁隆平先生的敬意。

我們要有這種定力。這種定力來自對科學和人格的信仰。我看到1966年袁老師發表的那篇論文,感受到什麼是一個科學家的定力,什麼是人格的力量。1966年,正是一片紅海洋,一片山呼萬歲。袁的論文上來第一句就是:“水稻具有雜種優勢現象……”

不講政治優勢,不講制度優勢,不講被什麼思想武裝的優勢……不裝逼,不扯淡。全是乾貨。後來有人很扯蛋。比如這一篇,發表在堂堂《遺傳學報》上。

如果那個時代不結束,相信最後袁國士也必須這麼寫,必須這麼說。我們慶幸那樣一個時代結束。我們慶幸袁隆平沒有被那個時代改造。但是,有人不想那個時代結束。那個時代都沒能改造袁隆平,現在有人要改造他。在生前接受採訪的時候,袁隆平說,三年困難的時候,他親眼看到有人在他眼前餓死。

某球時報報道這段話,就變成了下面這個說法:

是袁隆平說謊,還是媒體說謊?這算不算侮辱英雄烈士?這不但是侮辱英雄烈士,也是侮辱大衆的智商和記憶。某些媒體已成謊言集散地。是什麼讓他們喪失定力?喪失誠實和良知?怎麼紀念袁隆平?袁隆平首先是一個科學家。英雄烈士不容侮辱,那麼,科學家就可以侮辱嗎?

一個科學家,用科學成果報國,是他的本份。終其一生做出傑出成就和貢獻的科學家值得尊重。終其一生沒有做出傑出成就和貢獻的科學家也值得尊重。因爲,他有可能在鋪路。他有可能成爲巨人的肩膀。

哪怕他沒能鋪路,沒能成爲巨人的肩膀,甚至走了彎路,走了歧路,走向失敗。但失敗乃成功之母。就算他不是成功之母,他的失敗沒有孕育出他人的成功之花……

我們也敬仰他爲科學奉獻一生的精神。我們沒權利嘲笑侮辱一個失敗者。科學研究是有天份的,天份有大有小。但研究者的精神和人格一樣偉大。我們不能說,你有天份做出重大發明就是愛國的。他沒有天份拿不出成果就是不愛國。這樣下去就會搞死人。

……嗯,你對。

袁隆平的確是英雄,是否烈士不論。但我擔心的是,那種刻意掩蓋袁隆平科學家身份的做法,將阻礙對科學問題的討論。

彭湃新聞報道,有同事回憶:有次看到網上有文章對袁隆平不恭敬,把文章給他看,擔心他不開心。但他看後笑着說,“他那個人(指文章作者)就那樣”。在之後的一次評獎中,袁隆平還是把獎給了那篇文章的作者。對這樣的袁隆平,我們充滿敬意。

再推而論之。英雄烈士不可以侮辱。科學家不可以侮辱。那麼,普通人就可以侮辱嗎?如果那些議論是人身攻擊,侮辱人格,歪曲事實,肆意抹黑……那麼,哪怕是針對一個普通人,也是不允許的,被攻擊者本人和家屬均有權起訴。

我們這個時代,缺乏人格信仰。無視人格,追逐神格,迷失自我。多少人在權力、金錢面前放棄尊嚴,放棄良知。皆因他們知道人格一錢不值。但沒有人格,便沒有做人的底線。這是社會失序的開始。

國民無人格,又何以維護國格?只有先維護好普通人的尊嚴,只有真正建立起人格信仰,才能從根本上維護英雄烈士的尊嚴。

袁隆平書房,掛着他的一首自題小詩:“山外青山樓外樓,自然探祕永無休。成功易使人陶醉,莫把百尺當盡頭”他從未自我滿足過。他從未把自己當神。他是同事眼裏幽默風趣的“90後梗王”。

新聞線索/採集:Peter Wong

編輯/校對:Peter Wong

排版發佈:文柯Mile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公民之聲

【VOC】公民之聲 Voice Of Citizen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