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蘭歷史之根基 (三十八) 進城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和風

編輯 銀河 星河 上傳 銀河

historic-uk.com

第一卷  根基

英格蘭歷史:從原始時期至都鐸王朝

第三十八章 進城

十五世紀的英格蘭仍然是以農村社會為主的,僅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大約800個城鎮裏。只有倫敦一個城市能與歐洲大陸上的城市相媲美,其他的城鎮主要是大鄉鎮,人口不足10,000,但約克和諾裏奇除外,它們的人口分別是30,000和25,000。比較重要的城市都是有城墻的,如約克和切斯特。另外還有如南阿普頓一樣的港口城市。在人口統計數據範圍的另一端,主要城鎮居住的人口是幾百而不是幾千。許多這些小城鎮簡直就是被溝渠包圍的一塊地方。


十五世紀末,威尼斯的一位旅行者寫道:英格蘭的“居民非常稀少,幾乎沒有什麽重要城市”。我們可以想象相當小的定居地不均勻地分布在這塊土地上,與意大利北部的城邦形成了鮮明對比。小城鎮還沒有發展成熟,在某種程度上反應了英格蘭的集體無意識。


最宏偉的建築是由石頭造的,教堂是石頭造的,還有橋梁。但只有最富有的商人用石頭建造自己的房子。其他人像以前一樣,用木材或者荊條加粗灰泥建房子。房子之間的街道狹窄、骯臟和惡臭,還摻雜著瑣碎的城鎮生活,有較少讓人滿意的農村風景。豬仔和雞群圍著街道和房子漫遊。1353年在劍橋郡發生了一件事,一只母雞把燒紅的灰炭撩進小孩的稻草床裏,引起了一場致命大火。牲畜被圈在某些城鎮房子的花園裏,後花園形成了公共農場“帶狀地帶”,這裏被用來種水果和蔬菜。果園和溪流暫時給人一種開闊農村的錯覺。在許多城鎮裏,流水的聲音總是離你很近。
喧鬧聲很大,集市日的喧鬧達到高潮,但走一兩分鐘路,就能帶領訪問者進入相對安靜的農場和樹林。一路走去,住戶和院子變得越來越少,城鎮逐漸遠離,最後就到達草場、田園和樹林這些風景區了。這裏空氣新鮮,少有惡臭的汙染,也不擔心被感染,腳下的土地是松軟的。然而,去創造一幅幸福田園的圖畫將是不明智的;許多交易都在農村的小屋和村落裏進行,其中有織布和製革交易。織布人一般住在農村而不是城鎮,因為農村勞力比較便宜,規矩也少。


盡管如此,城鎮是商業和管理中心,也是集會和公共娛樂的地方。涉及城鎮和王國公共事務的公告都是在市場十字架處宣布的,王室傳令官也在這裏宣布打仗的消息。市場也是城鎮為罪犯放置手足枷、“獸欄”或籠子的地方。有些城鎮是在某個城堡或修道院保護之下建造的,人們在城裏能找到自己最可靠最滿意的客戶。然而,居民之間不總是和諧的,修士和貝裏聖埃德蒙茲(Bury St Edmunds)的市民發生了幾次暴力沖突,男修道院院長沒有成為好地主。

其他城鎮建在河流的交匯處,這使得貿易得到保障。許多城鎮整體上都在做貿易。城鎮剛開始發展時,沒有任何的計劃或者協調,當做買賣的人增加時,人們可能會鋪一條新路,根據要求,小屋和住宅都要建在城墻以外,它們幸存下來並變得神聖了。溫徹斯特和薩夫倫沃爾登(Saffron Walden)成為多元化城市,人們現在還能看到當時的建築布局、寬闊的街道和市場的格局。


在居住一年零一天後,任何城鎮居民就獲得人身自由了,就像我們觀察的那樣,但城鎮本身不是自由的中心。許多城鎮是服從於貴族和主教的,他們在租賃和稅收上謀利,其內部管理由一個等級製度來控製的,它既僵硬又嚴厲,存在於任何名義上的封建土地管理中。被排除在最富有商人階層之外的市長和地方議員,實際上主宰著城鎮生活的各個方面,他們開辦同業行會,組織安排法庭,為市場製定規則。商人擁有財產,是“榮譽市民”或者市民,他們常常住在同一個區裏彼此做鄰居,其家族之間的通婚已經成為一種習俗。


城市大量需求有專業技能的人。製陶工與石匠和瓦匠共同勞作,在同一條小街上也能看到手套商和服裝商。皮革商和製革工人彼此緊密協作,木匠和製桶工人經常出現在同一個木材場裏。在索爾茲伯裏的市場上,有燕麥行,屠夫行和牛行當。在紐卡斯爾(Newcastle),有皮革商門(Skinnergate),造馬刺門(Spurriergate)和馬鞍門(Saddlergate)。這些製造者形成了自己的工藝行會,在某種程度上,將自己與所謂的商人行會區別開來,但他們的地位遠遠低於那些富商,因為商人監督和組織了他們的實際工作。兩組不同成員之間常常爆發仇恨甚至公開對抗,但商業關系保證了沒有發生大規模或者持久的秩序混亂。

手工業者和商人階層以下,就是學徒工、勞工和家庭仆人。他們總是潛在和低下的。除了規範的社會高低等級外,中世紀的英格蘭沒有其他級別了。這是世界的本質。社會最底層是窮人和病人,由於存在討飯和慈善救濟的可能性,他們被吸引到城裏。十四世紀末和十五世紀代表了救濟院和醫院的偉大時代。到了十四世紀時,大城鎮已經擁有了學校,十五世紀裏,這些學校中的一、兩所甚至有了借閱圖書館。城市和鄉村有一種適當差別,城市的識字水平高於農村。公共建築本身表達了市民的自豪感,人們也越來越重視儀式和遊行。市長成為“我的市長大人”,走在禮儀隊列的最前面,其身後是扛著長劍和城市權杖的警官。光景和慘象總是出現在同樣的街道上。


祈禱鐘(Angelus)和加百利(Gabriel)鐘在淩晨敲響,以喚醒睡夢中的市民。每個城鎮都有許多洪亮的鐘聲,獨特的聲音提醒人們開始或者結束不同的任務。祈禱鐘聲之後,勞作幾乎是立刻就開始了,運水的人集合在井邊,屠夫為第一個買主準備肉食。然而,直到六點鐘,才允許商人開張,六點之前,他們不能賣任何東西。在倫敦,當彌撒在某些規定的教堂舉行之前,大街上不能賣魚。在某些較大的城鎮,其他的鐘聲在九點或者十點鐘敲響,目的是告訴“外國人”或外來人,現在能在市場上討價還價了,這也是一天第一頓飯開始吃的時間。正午的鐘聲是為中午飲料(noon-drink)而敲的,這也是建築工人和其他勞工被允許睡一小時午覺的時間。

下午的愉快時間比上午要少。那些把自家農產品運送到城鎮的人,現在開始走上回家的路。大多數商店天快黑時就關門了,但廚師和屠夫可以工作到晚上九點鐘。晚鐘敲響的時間是九點,它命令男人女人返回自己的住所。田園裏的工人現在必須趕快回家,否則會被關在門外。再一次開始習慣循環之前,城鎮開始睡覺了。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