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前沿世界】疫苗接種噩夢篇

作者: 紐約香草山醫療部 聖母院鍾聲

目前mRNA疫苗接種的概念是建立在這樣一個前提下,即通過把合成的病毒信使RNA序列注射到人體中,使人體細胞開始産生COVID-19棘突蛋白。作爲回應,人體會産生識別該蛋白質的特定抗體來中和入侵的CCP病毒。在美國獲准“緊急使用授權”( EUA, 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的三種疫苗中的兩種, 即輝瑞和莫丹納的,均建立在這種合成信使RNA(mRNA)疫苗技術的基礎上。 

疫苗開發商和公共衛生官員承認,接種mRNA疫苗後,大多數人,特別是年輕人,會經曆足夠強烈的反應,需要一兩天的恢複,甚至請假。但是醫學文獻中沒有一項可信的科學研究表明症狀如高燒、發冷、頭痛、關節,肌肉疼痛、疲勞,甚至致殘等能夠顯示疫苗接種者的身體正在成功地産生人工免疫力。 

匹茲堡一名33歲的婦女雷切爾·塞澤爾(Rachel Cecere)告訴WPXI-TV新聞,她在第一次接種輝瑞的COVID-19疫苗12小時後的半夜,從頸部劇痛中醒來,並發現肢體癱瘓。 “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我入睡前完全正常, 淩晨 1:30 醒來,整個身體不能動彈,……醫生找不出我問題的原因。我沒有已知健康問題,醫生告訴我,‘你很健康,我們搞不懂爲什麽會這樣’。”  在傑斐遜醫院接受物理治療近三周後,她的兩條腿仍然沒有感覺,只能勉強移動左腿。作爲單身母親的她只有上半身恢複了一點力量,但左手仍然感到虛弱,無法抱起女兒。“我多次被告知,診斷是:接種輝瑞COVID-19疫苗帶來的神經系統急性失調。”但她的出院文件中沒有提到她的疫苗接種史。顯然,醫院當局不願意將其癱瘓歸因于疫苗接種。而醫院的壓力來源于何處?CDC(美國疾病預防及控制中心)?

Rachel Cecere, 33. By Celeste McGovern

類似情況也發生在田納西州, 據LifeSiteNews2021年5月11日報道,納什維爾市的布蘭登.麥克法登(Brandy McFadden)曾于2020年感染過新冠病毒,她于4月16日接種了第二劑輝瑞mRNA疫苗。第二天下午,她說不能走路了,脖子鑽心劇痛。“真是一場噩夢! 我只是想做個盡職盡責好公民, 聽從政府號召去接種疫苗。從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 她告訴當地新聞台。她的丈夫帶她到範德比爾特大學醫療中心(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急診室,接受了CT掃描、MRI、EMG和血液檢查,所有這些檢查都無法給出病因解釋。她已逐漸恢複手臂運動,一周後可以扭動腳趾。 

然而,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ERS)已收到1619份關于COVID-19疫苗接種後神經系統副反應事件的報告,其中包括癱瘓或近癱瘓,如吉蘭·巴雷綜合征(Guillain Barré Syndrome),橫向骨髓炎 (transverse myelitis), 急性傳播性腦脊髓炎 (acute disseminated encephalomyelitis) 和貝爾氏面癱 (Bell’s Palsy,,面部肌肉癱瘓,經常以口下垂和無法閉合一只眼睛爲標志)。在這些報告中,794份與輝瑞的COVID疫苗有關,包括截至4月30日30~39歲患者的131例癱瘓報告。CDC強調,VAERS報告沒有在疫苗和不良事件之間建立因果關系。更糟的是,VAERS數據積壓了大約三個月,因此我們看到的是一個被嚴重低估的數據結果。即使VAERS數據全被統計,也只能反應疫苗接種不良事件真實數據的1%至10%。 

在18至29歲的人群的數十份報告中,有一位醫生報告了一名密歇根州的21歲年輕人,他于3月接種了第一劑莫丹納mRNA疫苗,9天後開始出現“上升性癱瘓”。報告說,他的病情“迅速升級,需要接受氣管插管加呼吸機輔助呼吸”,他接受了吉蘭·巴雷綜合症的治療,因癱瘓,失去了自主呼吸能力, 毫無選擇地只有做氣管切開術了。 

另一份醫生向VAERS發的報告描述了一名26歲的年輕女性在3月份接受了第一劑輝瑞的疫苗,三天後,她的腳趾開始感到麻木,並蔓延到腿部。五天後,感到手指和嘴麻木,手臂無力。幾天後,她因右側口角下垂去了急診室,醫生給予腰椎穿刺, 腦脊液測試顯示吉蘭·巴雷綜合症,隨即開始接受靜脈免疫球蛋白輸入治療。 

世界範圍內,目前四個主要的疫苗品牌(輝瑞、莫丹納、阿斯利康、約翰遜-約翰遜)不是直接向人體注射棘突蛋白,就是通過mRNA技術指導人體制造棘突蛋白,並將其釋放到人體血液中,人體的免疫系統就會産生針對棘突蛋白的中和抗體,並中和棘突蛋白,由棘突蛋白造成的損害就可能會停止。因此,任何在疫苗接種後幸存下來的人,都是因爲他們與生俱來的免疫系統在保護他們免受疫苗的傷害,說明疫苗其實是施害者。 這一說法得到了許多專家的支持,其中包括世界著名的傳染病專家——法國的艾克斯-馬賽大學(Aix-Marseille University)的迪迪埃·拉烏爾特教授(Prof. Didier Raoult) ,“相當多的人在接種疫苗後一周內檢測出病毒呈陽性,並出現症狀。接種疫苗後感染的可能性高于未接種疫苗的人”。 所以,疫苗是攻擊你的武器,你自身的免疫系統才是你的防禦。 

輝瑞公司前副總裁兼過敏和呼吸研究首席科學家邁克爾·耶頓博士(Dr. Michael Yeadon)說:“盡管一些價格低廉且容易獲得的口服藥已在臨床治療中得到證實,但新冠病毒感染後的早期治療還是受到審查和壓制,這顯然是爲了確保這場全球大規模疫苗接種快速推進。”其實,你根本不需要疫苗,科學被醫療官僚曲解和操縱了。事實證明,口服硫酸羟氯喹、伊維菌素、布德索尼德(用于哮喘治療的吸入性類固醇),以及維生素C&D、鋅等補充劑,不僅可以降低症狀的嚴重程度,而且可以預防CCP病毒感染。 大藥商及其扶持的醫學官僚是不會讓廉價有效、又能救命的藥物來毀了他們賺大錢的疫苗計劃,或任何有利可圖的治療計劃,人類的貪婪和無恥在這次人爲瘟疫大流行中顯現得淋漓盡致。

只有新中國聯邦的爆料革命最早揭露病毒真相,英雄病毒學家闫麗夢博士自去年7月以來公開呼籲:只有從制毒的中共那兒充分了解被基因改造的病毒關鍵信息,研發疫苗才可能是有意義和有效的。爆料革命領頭人郭文貴先生早在今年4月就告知世界:這次疫情的真正災難是疫苗經濟和疫苗政治,最終,它將變成疫苗災難和疫苗戰爭。這一切混亂及損失的源頭就是中國共産黨。無論世界的哪種力量要生存下去,當務之急要解決的就是這個萬惡之源。

參考鏈接:

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two-young-mothers-paralyzed-after-receiving-pfizers-covid-vaccine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1-05-07-salk-institute-reveals-the-covid-spike-protein-causing-deadly-blood-clots.html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