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內404】爲什麼說“不談政治”就是最大的政治

(以下內容由發佈者個人引用自互聯網,以供讀者自行品讀思考,其中觀點不代表G-News平臺意見。)

作者/發表時間:佚名/2021年5月24日

最大的政治名叫“不談政治”

如今,當我去參加一些聚會時,常見到這樣一種情景,主持人首先會對在座的人申明:今天我們不談政治。在參加一些老朋友,老同學的聚餐時,也會有人先提出來,大家不要談論政治,我們只敘友情。

在一些微信羣裏,大多數羣規更是把不涉及政治話題列爲羣規的第一條。許多人都把不談政治視爲是做人的本分和聰明。

這些大衆間的各種表態,透露出來了一個危險的信號。這說明,對政治的恐懼感,已經浸入到了大多數人的骨髓裏。同時這也給人們展露出了另一個側面:社會上言論空間收縮的逼仄感正在向我們一步步碾壓過來。

我想,不能談論政治的前提,是我們大家應該要先搞清楚什麼是政治?一百多年前,孫中山先生就對政治一詞作了淺顯而明白的解釋:“政治兩字的意思,淺而言之,政就是衆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衆人的事便是政治。”

從孫中山先生對政治的解釋中,我們可以看到,政治它是事關於我們每一個人切身利益的事。而這些牽涉到我們每一個人的事,現在有些人卻說不能談,或者說是不敢談,我不禁想問:這些人到底是聰明還是愚蠢?

在我們國家裏,關於什麼人不能談政治?刑法上早有規定:被剝奪了政治權利的人。那麼來說,只要我們沒犯法,沒有被剝奪政治權利,我們每一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公民,都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上明確賦予我們的政治權利。我們每一個人天生就有參與政治,談論政治的權利。可現在有些人卻要主動放棄他的政治權利,這顯得既可笑,更可悲。

國家每一項政策的制訂出臺,貫徹落實,都與我們大家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有些政策的制訂與實施,到底對我們普通百姓是有利,還是有弊?難道我們不應該去了解和關注嗎?如果這些事我們都不能談,不去關心,那麼我們活在世上的意義是什麼?難道我們只能成爲幹活的工具,喫飯的機器?

馬克吐溫說:“每位公民都應該把自己看作非正式的,不領薪水的警察,時時刻刻監視法律及其執行。”

有些人愛高調聲稱不談論政治,並在他可以管控的範圍內也不允許別人談論政治,在社會上人爲的製造出一種政治恐慌感,這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嚴重的政治問題。

美國國父約翰·亞當斯曾說:“我必須研究政治和戰爭,這樣,我的孩子,以及他們的孩子,纔會擁有研究數學、哲學、商業、繪畫、音樂、詩歌、建築的權利和自由。” 政治,是用權力來分配利益。

思想家馬克斯·韋伯曾說:“政治,就是與魔鬼共舞,我們必須用魔鬼的手段,去達成正義的目標。”

政治的特性本身,已經決定了政治的殘酷真相——沒有最好的政治,只有最不壞的政治。政治,就是用權力來分配利益。 人類政府的歷史,其實就是一部各種利益不斷妥協和交換的歷史,比如經濟改革,時常有利於一部分人,而損害另一部分人。但也正是在不斷的利益妥協和交換中,各種利益纔可能獲得相對的平衡,不至於整個社會分崩離析。 政治中真實的利益,總是被各種方式遮掩隱藏,政治的背後驅動力被放上了無數重的僞裝。優秀的政治人物一定是譽滿天下,謗滿天下。 所以評價政治不能只聽信某個人、某個羣體的一面之詞,你的朋友有多愛你,你的敵人就有多恨你。如果一個政治人物沒有人罵,那一定是沒有做事。

中國政法大學的王人博老師,在《1840年以來的中國》一書中總結到,1840年以來,深刻影響中國歷史走向的幾位重要人物,比如李鴻章、康有爲、梁啓超、袁世凱、孫中山,他們做過的事情,講過的話,在不同的時代,對其的“定論”,常常有天壤之別。 這並非政治人物本身變了,而是時代的評價體系變了,胡適曾經就此感慨道:“二十年前,那些老先生們出了死力去駁康有爲,我們今日也痛罵康有爲。但二十年前的中國,罵康有爲太新;二十年後的中國,卻罵康有爲太舊” 我們有權利自由地評論政治,但是我們必須得懂得政治的嚴肅性、複雜性。政治永遠脫離不了歷史的語境。政治的評價繞不開事後驗證,而事後驗證的週期非常長,甚至長達千年,這也正應了那句話,“蓋棺難定論”。

政治不僅僅是利益博弈,更關乎道德與信仰。

任何一個理性的人,都不得不承認政治有陰暗、殘酷的一面,政治永遠離不開利益的博弈。但同時,我們更不能否認政治有陽光、日常的一面。 因爲,政治不僅僅是利益博弈,更關乎人心向背,關乎道德、正義與信仰。 政治並非肩負着追求至善的使命,解決一切人類的一切問題,恰恰相反,政治是爲了調節、平衡、節制社會的衝突與矛盾。 正如劉軍寧老師在他的代表作《保守主義》一書中所說:“任何政治的好壞,其最終的檢驗尺度是它能爲現實中的美好生活創造多少條件,而不是它口頭上的許諾多麼美好。政治的目的不是普度衆生,打造人間天堂,而是磨合出一套正義的、道德的、自由的制度。” 如果政治過於注重利益博弈的手段,無視道德、正義與信仰的目的,只會使政治被妖魔化,我們也自然會恐懼政治。這便構成了一個惡性循環:妖魔化政治令人恐懼政治,恐懼政治反過來加劇了對政治的妖魔化。 但事實上,一個良性循環的政治環境,不僅在宮廷,更在民間;不僅在市政府,更在菜市場;不僅在夜幕之下,更在太陽之下;不僅是恐怖片,更是肥皂劇;不僅是新聞,更是好聲音; 政治也並非不可企及,它時刻遊走於我們身邊,與每個人息息相關。

我們關心政治,如同魚關心水質。

關心政治是人的天性,人關心政治,就如同魚關心水質——河的水質,關係到每條魚的生活質量甚至生命安全,關心水質是每條魚都應該做的事情。 關心政治也是如此,並非無聊的消遣,也不是功利的應試,更不是強打的雞血。我們關心政治,是因爲它可以決定我們每個人的命運。 關不關心政治,更是一個人的良知、學識、誠信、善良和氣節的體現。不需要下筆千言,滔滔不絕,哪怕只是轉發別人寫的關乎道德、正義與信仰的文章和視頻,就可以看出這個人趣味、修養、與追求。 其實關心政治的人想改變的並非是一己之現狀,而是要推動整個社會的進步。他們見不得窮人被欺壓、弱者遭欺凌,他們永遠站在正義這一邊。

在一篇《不關心政治的人,不值得深交》的文章中曾這樣寫道:女士們不妨以是否關心政治,是否理解政治複雜性,作爲擇偶的標準之一,跟這樣的男人交往,做他的妻子,會非常有安全感;而男士們,如果你身邊有女性朋友特別關心社會和政治,更應該給她們點贊。因爲這些知識女性成爲母親後,對兒女人格的形成及兒女成人後對社會的責任感,甚至延續種族文明都有着巨大的影響。

不理解政治的邏輯,會淪爲烏合之衆。

正確的關心政治,是每個現代公民的基本素養。正如一位學者所說:“判斷一個人是否可靠,就是看他在評論政治時,是否會走極端。”

頭腦簡單,性格極端的人,大多不能,也不願意去理解政治的複雜性,他們頭腦中充斥了“好壞”、“忠奸”、“善惡”、“左右”的二元思維。如果一個人滿嘴說的都是這種大詞、空詞,這說明他其實還是一個思維僵化,極容易被洗腦的人。 這樣的人,往往愚昧,麻木,自私,狡黠,懦弱,狹隘,冷漠,無知,恐懼,懶惰,虛僞,逆來順受,隨波逐流,任人宰割,得過且過,人性之弱點瞬間集中暴露無疑。 可見,如果關心政治,卻不理解政治的邏輯,就會淪爲烏合之衆,受人蠱惑成爲炮灰。所以關心政治不僅是一種意願,更是一種能力。


新聞線索/採集:Peter wong
編輯/校對:Peter wong
排版發佈:牆內心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