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內404】年輕人選擇“躺平”是誰的恥辱?

(以下內容由發佈者個人引用自互聯網,以供讀者自行品讀思考,其中觀點不代表G-News平臺意見。)

作者/發表時間:趙文凌 / 2021年5月27日

年輕人選擇“躺平”可恥嗎?
不可恥。

雖然我不認爲“躺平”是最好的生活方式,但我覺得年輕人選擇“躺平”不可恥。

面對房租、房貸、車貸、結婚、養娃的生活壓力,面對996、職場內卷的工作壓力,一些年輕人選擇了“躺平”:不消費、不社交、不結婚、不生娃……

想要一茬兒一茬兒割韭菜?不好意思,有的韭菜選擇了停止生長。只要我低慾望、不消費,你就沒法兒壓榨我。從幾年前的“佛性”到最近非常折磨人的“內卷”再到如今出現的“躺平”,現代年輕人的思想一直在變化。

事實上,幾年前熱議的“三和大神”已經生動的展示了“躺平”的生活:幹一天玩三天,喝兩塊錢的大桶水,喫一碗四塊錢的面,買一支五毛錢的煙。用極低的物質來滿足生存需要,其他時間都是自己的。

現在重新在網絡上流行起來的“躺平學”大抵也是如此,也是一種對抗資本社會的消極方式罷了。

是這些從農村出來打工的年輕人不能喫苦嗎?他們真的那麼心甘情願的選擇這種生活嗎?不是的,只是因爲他們受不了自己的合法權益不停受損,早八晚八、996、偏頭痛、頸椎病和瘋狂的內卷,他們在所在的城市買不起房、結不起婚、生不起娃……

所以,“躺平”與其說是一種對資本社會主動的消極反抗,更準確的說法是,這是嚴重“內卷”下不得不選擇的必然結果。

我有一個程序員朋友,就在這種“內卷”當中幾乎要失去生活的希望。

他和許許多多普通的程序員一樣,沒有進入有名的大廠,在一個小公司裏。最近,他們和另一個公司一起做一個著名品牌的外包服務。兩個公司做同一個品牌的外包就意味着內卷的開始,接到這個項目以後,他就再也沒有雙休日。最近,項目經理更是直接提出了要向隔壁公司看齊,達到平均每天九個工時。

勞動法早就白紙黑字的清楚地寫着“八小時工作制”,但在這個社會里,明目張膽違反法律的行爲司空見慣。除此之外,他還備受農村老家催婚的煩惱。想要在這個城市成家立業,至少要有一套房子吧?看看房價和自己的工資卡餘額,誰又不是嘆一口氣呢?

這樣的打工人,還有很多。

年輕人是肯喫苦的,也是能喫苦的,但喫苦之後又得到了什麼呢?就算天天加班,工資有漲過嗎?就算對公司盡心竭力,領導會聽一句你的意見嗎?就算拿到了一兩萬的月收入,看着均價七八萬一平的房子還真的有希望嗎?

在看不到希望的時候,韭菜們沒有更多的抱怨和主動的抗爭,只是選擇了放棄和躺平,這已經算是一種最和諧的方式。

儘管打工人已經如此卑微,罵“躺平”的聲音卻越來越多:

年輕人選擇“躺平”真的可恥嗎?
選擇“躺平”不是年輕人的恥辱,而是這個社會的恥辱。

這些媒體責備年輕人選擇“躺平”就像在質問窮人“方便麪那麼沒營養,爲什麼不喫龍蝦”。和在“打工人”這個自嘲稱呼火爆全網的時候,許多明星大腕、老闆大咖也自稱是“打工人”一樣令人無語。

試想,如果真的“不躺平”,通過996的“奮鬥”能解決年輕人買房買車、贍養父母、撫養子女、看病上學等問題,我相信甚至有人願意累死在工作崗位上。

但現實並不是如此。

真正的現實是,“不躺平”面臨的是過勞、猝死、負債累累、被金融詐騙和玩弄、報復社會或“被”報復社會、不想啃老卻要靠掏空六個錢包才能買房……

與其如此,選擇低慾望的“躺平”有何可恥?就算可恥,這真的是年輕人的恥辱嗎?

有時間站在道德的高點責備“躺平”思想,不如想想辦法如何讓年輕人的路越走越寬。

不過話說回來,誰又能指望一心想割韭菜的人來考慮韭菜們的未來呢?他們只是看到韭菜停止自我生長了,沒得割了,急眼了。

所以,我不覺得“躺平”是年輕人的恥辱,更鄙視那種讓人站起來當奴隸的聲音。但我也不主張真的選擇“躺平”。

畢竟,誰還不想堂堂正正站起來做個人呢?

躺平,是一種反抗,但終究不能從根本上拯救勞動者。能拯救勞動者的只有我們自己選擇站起來,把一切不公平非正義的現象消滅。而且我相信,雖然相比於“躺平”,“站起來”的反抗更加艱難,但最後的勝利終將屬於我們。


新聞線索/採集:文魚
編輯/校對:牆內心聲
排版發佈:牆內心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