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把中共病毒變成了生物武器犯下了大規模謀殺罪

翻譯:飛利普 |校對:煙波浩淼 |審核:黎明的光芒

章家敦(Gordon Chang)

章家敦(Gordon Chang)說, 人們應該弄清這一點(印度的第二波疫情),完全有可能是中共國釋放出的另一種病原體。

邁阿密:《週日衛報》正在推出一個新的系列,“印度-太平洋:新聞頭條背後”,在這個系列中,我們採訪了印度-太平洋地區的頂級專家,了解該地區一些更深層次的趨勢。

該系列的第一次採訪是知識淵博、經驗豐富的美國作家兼評論員章家敦,他是《美中科技大戰》、《失去韓國》、《核對峙》、《朝鮮向世界挑戰》和《即將到來的中共國崩潰》的作者。

問:中共病毒大流行給我們關於中共的什麼啟示?

答:這場中共病毒大流行再次露出了中共的惡意。不管中共病毒開始是否作為生物武器,中共國已將其變成了一種武器。

在至少五週甚至更長的時間裡,中共國官員明知道這種疾病具有高度傳染性,但試圖讓世界相信它不是。

在封鎖了自己的國家的同時,習近平向各國施壓,不要對來自中共國的入境者實施旅行限制和隔離。通過封鎖自己的國家,他一定以為自己阻止了疾病的傳播。也就是說,他一定認為自己向其他人施壓以接受來自中共國的乘客,可以在國際上傳播這種疾病。

這意味著習近平知道,或者早就知道,他正在把中共國中部的一種流行病轉變為全球大流行病。

這是故意的,這使得習的行為視為謀殺。因為340萬人至今已經死亡,這是大規模謀殺。

問:對此該怎麼做?

答:我們必須建立威懾,追究中共國的責任。這不是在中共國土壤上產生的最後一種病原體,我們不能讓習認為他能以類似的有罪不罰的方式傳播下一種疾病。

因此,即使我們不關心公正或賠償,我們也必須給中共國付出沉重的代價,這樣中共領導人就不會再這樣做了。

這關係到我們的生存。中共國正在研製不會攻擊中國人的病原體,但會使我們其他人患病。因此,來自中共國的下一個疾病可能使中共國成為世界上唯一可生存的社會。我們決不能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我們應該切斷貿易和投資。我們應該沒收中共國的資產。我們應該結束與中共國的科技合作。我們應該執行旨在結束共產黨統治的政策。

問:您如何看待印度的“第二波疫情”?

答:雙突變株是天然的嗎?應該有人對此深究。中共領導人已經犯下了大規模謀殺罪,因此他們完全有可能釋放出另一種病原體。

對我來說,無法理解這些人是怎麼想的。他們所做的事情超出了我的想像範圍,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超越這些惡魔。

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答:中共國在惡意攻擊我們,我不認為美國的繼續存在是理所當然的。如果我們不開始保護自己,我們可能會失去我們的自由,我們會失去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會失去我們的主權,我們會失去我們的國家。

美國不是唯一面臨風險的國家。總的來說,民主國家是對中共國的生存威脅。印度是最大的民主國家,所以,中共當然在攻擊它。印度面臨的風險和我們一樣大。

我們所處的時代幾乎一切皆有可能。低估中共國政權給其他國家帶來的危險是不明智的。

問:習近平的目標是什麼?

A: 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國剛剛襲擊了其他國家,所以其他國家都應該共同努力。整個世紀習都提出天命統治天下的意象。因此,他認為,他是世界上唯一合法的主權。他的下屬公開談論這個論點。

讓我們明確一點:習試圖推翻目前主權國家的威斯特伐利亞國際體系。所以,是的,他把美國人和印度人視為臣民。

而且他視美國人為敵人。 2019年5月,中共國最權威的刊物中共《人民日報》刊登了一篇向美國宣戰的“人民戰爭”文章。這不僅僅是暗示中共對我們的看法。我們應該開始聽他們說什麼。我們美國人常常漠不關心,無視敵人的警告。

在Twitter的@GordonGChang可以找到章家敦。

克萊奧·帕斯卡爾是民主國家保衛基金會印度-太平洋地區的非居民高級研究員,也是《週日衛報》的特約記者。

原文作者:克萊奧·帕斯卡爾(Cleo Paskal)
發佈時間:2021年5月22日,晚上11:04;更新時間:2021年5月23日,晚上7:36
原文鏈接:https://www.sundayguardianlive.com/news/china-turned-covid-19-biological-weapon-committed-mass-murder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