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報道】關于中共國病毒COVID-19疫情情報的系統分析報告4

作者:22rOn

紐約香草山火來和紐約香草山蚊子強力推薦

聲 明

本報告旨在闡述中共國自2005年以來開展有關病毒研究、中共國科研教育機構與香港之間的聯系,所有信息均來源于互聯網,任何人使用檢索引擎都能夠獲取以下所有信息。分析所提出的線索與結論,僅代表本人觀點。


III. 2016病毒項目與香港的關系

根據前文所述,香港大學管轶作爲中港兩方的紐帶,同時香港大學袁國勇團隊參與到2016YFD0500304課題,鑒于早些時候Dr.Sellin提出對香港大學Malik Peiris可能參與到2016病毒項目的質疑,本段重點是基于Dr.Sellin的觀點提供一些不同角度的側面佐證,以說明Malik Peiris與2016病毒項目的關系,其次是挖掘香港大學與中共國內高校/研究機構之間的其他合作關系

  1. 2016病毒項目與Malik Peiris的關系

根據香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公開的《2018/19年度獲資助研究項目名單》,香港大學Malik Peiris廣州醫科大學趙金存合作,開展了一項名爲“探索不同人冠狀病毒之間的交叉免疫保護作用” 的研究項目,獲得了爲期4年的香港政府資助,同時該項目是與中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發起的聯合資助。該信息可與圖3(c)中趙金存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資助的項目情況對比驗證。而趙金存在2016病毒項目的參與2016YFD0500305課題,正是在進行病毒感染宿主重要蛋白的結構性研究。可以推測若Malik Peiris參與了2016病毒項目,其參與途徑可能就是與趙金存開展的合作課題

圖6. 香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公示信息

另一方面,有證據表明Malik Peiris可能還受到了中共當局的其他“資助”。根據中共國媒體的公開報道,2018年9月廣州舉行的“第三屆國際流感及其他呼吸道病毒防治論壇”活動中,作爲中共國內最大的獨立醫學實驗室機構之一的廣州金域醫學建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域醫學),與廣州醫科大學校長鍾南山宣布合作成立“臨床呼吸道病毒診斷與轉化中心”,同時該中心宣布聘請Malik Peiris作爲其專家顧問

圖7. 廣州“臨床呼吸道病毒診斷與轉化中心”成立

根據金域醫學的過往新聞報道與公開的股東信息可知,該公司爲廣州醫學院(廣州醫科大學前身)的校辦企業,由鍾南山的學生梁耀銘建立,2007年君聯資本爲其進行A輪投資,2015年9月金域醫學獲得來自國開博裕辰德資本國創開元股權投資基金(簡稱國創開元)、君聯資本4億元人民幣的戰略投資。而國開博裕國創開元的背後是中共國的國家開發銀行。2018年金域醫學上市後,該公司便成爲中共國上海股市中獨立醫學實驗室的行業龍頭。因此有理由質疑,中共有可能通過金域醫學,與Malik進行了深度的利益捆綁

2. 中共的病毒研究與香港大學的其他合作信息

除了Malik Peiris可能參與到中共的2016病毒計劃以外,本報告還挖掘了中共政府公開的、部分年份的香港研究資助局與國際自然科學基金聯合資助項目(簡稱中港聯合資助)的部分內容(見源信息索引)。其中與病毒研究直接相關的有:

表4. 2009-2014年香港研究資助局&中共國際自然科學基金聯合資助項目審批情況

根據表中信息可以看到,申請中港聯合資助的申請人/申請單位,都與2016病毒計劃關系密切,從側面可以看出,香港學術界與中共的配合可能並非短時間內達成的合作關系,而是中共通過中港聯合資助項目,對香港學術界(尤其是病毒學、微生物學界)以“友好合作”“聯合資助”的名義長期滲透的結果。

IV. 其他信息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項目信息:本報告對2016病毒項目相關的重要研究者進行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項目信息的遍曆查詢,查詢了2005~2019年其申請的項目資助,以獲知其在各年度進行了何種課題的研究。這些截圖的信息已按資金申請人(課題主持人)所屬單位及姓名進行了分類,以供研究對比。需要指出的是,名爲“_彙總信息”的文件夾內容,是二次搜索查詢的內容,信息來源並非官方,不能完全采信,而其他信息均來自中共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網站。文件位置見源信息索引。

國家科技報告:本報告對與COVID-19事件有關的重要中共國人物進行了國家科技報告檢索,對曆年的國家科技報告摘要進行了截圖存檔以供分析,文件位置見源信息索引。

其他病毒的研究信息:本報告調查進行期間,同時搜集到中共官方對寨卡病毒、禽流感病毒的研究,這說明中共當局極可能還有其他種類的人工病毒被作爲超限生物武器,這對尚處于COVID-19嚴重危害的全世界來說是一個重大威脅。需要特別指出的是,中國疾控中心舒躍龍,是2016年禽流感病毒研究的主要負責人,此人在是年開展了一項名爲“重要新發突發病原體發生與播散機制研究”(編號2016YFC1200200)的重點研發計劃。而此人的團隊曾以名爲“以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爲代表的新發傳染病防治體系重大創新和技術突破”的研究課題獲得了在2017年獲得了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特等獎。根據上文的調查(附件二),此人也參與了2016病毒項目。文件位置見源信息索引。

圖8. 舒躍龍團隊的研究項目獲得2017年獲得了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特等獎

結 論

中共當局一直在進行系統化、有組織、有計劃的病毒研究。COVID-19背後是中共圍繞人獸共患病開展的病毒項目,與此直接相關的是中共國2016年啓動的“重大突發動物源性人獸共患病跨種感染與傳播機制研究”重點研發計劃,該項目是2005~2015年由高福研究的“動物源性病毒跨種間感染與傳播機制研究”“重要病毒跨種間感染與傳播致病的分子機制研究”的延伸課題,該項目直接涉及了武漢病毒研究所與中共解放軍軍事醫學研究機構,涉及的人員與資金龐大複雜,其中包括了數項軍事級研究項目,包括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美國蓋茨·梅琳達基金會等海內外機構的投資資金,其研究背景充分說明中共軍方極有可能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著軍事級的生物武器研究。

其次,除武漢病毒研究所,中共當局也有可能在其他地區同時布局了病毒的實驗研究,根據對香港大學Malik Peiris和管轶的調查,中共當局很有可能在汕頭大學,通過新建立的汕頭大學·香港大學聯合病毒研究所,通過廣州醫科大學趙金存與Malik進行的合作,在港粵一帶也進行了病毒研究。

COVID-19可能也只是中共當局進行病毒研究的冰山一角。根據本報告的調查,中共國已經以“973”計劃、“傳染病防治” 科技重大專項、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國防科技專項等方式,通過數量衆多、“化整爲零” 、複雜隱蔽的國家級科研項目,分工明確地解決各種病毒武器化過程中的工程技術問題,主要包括了寨卡病毒、禽流感病毒、埃博拉病毒、登革熱病毒、西尼羅病毒、基孔雅肯病毒——開展病毒分析鑒定、病毒傳播與進化、病毒與宿主相互作用、有效抗病毒藥物研制的大規模長期研究。以目前調查的信息表明,中共對寨卡病毒與禽流感病毒的研究最爲細致,成果最多,這表明中共當局有可能已經對兩個病毒進行了武器化改造,這給全人類的生命健康安全帶來了巨大的風險。

綜上所述,中共通過20年以上周期進行長期布局、通過國家計劃帶動走“軍民融合、化整爲零”的路線,通過國家與地方企業的資金與海內外資金、研究機構聯合的方式,已經打造了屬于中共的病毒版“一帶一路”(One World, One Health)。如不盡快解決中共當局在COVID-19的問題,很有可能會有更多種類、後患無窮的致命病毒,成爲繼COVID-19後最大人造生物危害,侵蝕破壞整個世界的文明秩序。

(正文完,附件信息後續)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