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報道】關于中共國病毒COVID-19疫情情報的系統分析報告2

作者:22rOn

紐約香草山火來和紐約香草山蚊子強力推薦

聲 明

本報告旨在闡述中共國自2005年以來開展有關病毒研究、中共國科研教育機構與香港之間的聯系,所有信息均來源于互聯網,任何人使用檢索引擎都能夠獲取以下所有信息。分析所提出的線索與結論,僅代表本人觀點。


中共病毒研究計劃的背景信息

本報告重點圍繞“重大突發動物源性人獸共患病跨種感染與傳播機制研究”項目(以下簡稱2016病毒項目)來分析中共的病毒項目藍圖。它橫跨了中共國的“973”計劃五年計劃,同時與“傳染病防治” 專項有著密切聯系,本部分將依次對三個計劃于病毒研究之間的關系分別介紹。

I. 中共的病毒研究與“973”計劃

 “973”計劃:全名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劃,被中共國務院科技部1997年組織建立,和國務院財政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與相關主管部門共同實施,“旨在解決國家戰略需求中的重大科學問題”,簡稱“973”計劃。“973”計劃由科技部召集專家顧問組,顧問組有對該年度“973”計劃立項有決策與監督權力,一般一個項目執行期爲5年,項目執行2年後實行中期評估,評估項目的“工作狀態”與“研究前景”,以調整確定後三年的研究計劃。2016年2月,中共國科技部將其並入國家重點研發計劃,“973”計劃被它替代(等同于名稱更換,實體形式保留)。該計劃的實施經費由財政部、基金委撥款支持。

根據網絡信息整理獲得的中共973計劃項目清單,現摘列1999~2015年間與病毒研究直接相關的項目:

年份項目編號項目名稱首席科學家第一承擔單位
1999重要傳染病防治基礎研究金奇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病毒學研究所
20052005CB522900 人類重要病原體致病機制研究金奇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病毒學研究
20052005CB523000 動物源性病毒跨種間感染與傳播機制研究高福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
20052005CB523200 動物重大傳染病病原變異與致病的分子機制童光志中國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
20062006CB504200 人類免疫缺陷病毒生物學和免疫應答機制研究張林琦中國醫學科學院
20062006CB504300 感染與免疫的基礎研究舒紅兵
高光俠
武漢大學
20092009CB522100 呼吸系統疾病與損傷基礎研究 鍾南山廣州醫學院
20102010CB530100重要病毒的入侵機制研究胡勤學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20102010CB833600抗體-抗原分子識別的結構基礎和功能研究郭亞軍第二軍醫大學
20102010CB911800細胞抗病毒先天免疫相關蛋白的生物學研究郭德銀武漢大學
20112011CB504700重要病毒跨種間感染與傳播致病的分子機制研究高福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
20112011CB504800病毒潛伏感染的分子機制劉奮勇武漢大學
20112011CB504900重要病原體變異規律與致病機制研究金奇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生物學研究所
20122012CB910200 天然免疫應答相關蛋白的鑒定、結構與功能 舒紅兵 武漢大學
20122012CB911100 病毒與宿主細胞相互作用分子機制的研究 于曉方 吉林大學 
20122012CB518900病毒與細胞相互作用導致炎症的基礎研究吳建國武漢大學
20122012CB519000重要病毒持續性感染形成和維持的分子機制研究袁正宏複旦大學
20142014CB542500慢性病毒感染的體液應答機制及功能重塑祁海清華大學
20142014CB542600動物病毒-宿主相互作用機制的研究蔣爭凡北京大學
20142014CB542700豬繁殖與呼吸綜合征病毒與宿主相互作用/調控病毒複制及宿主免疫應答的機制楊漢春 中國農業大學
20142014CB542800新發、再發傳染病病原體的結構研究饒子和南開大學
20152015CB910500流感等重要病毒與宿主動態互作的細胞分子機制陳吉龍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
表1. 1998-2015年間中共國“973”計劃種以病毒爲主題的研究項目

通過這份表可得到的線索有:

  1. 從1998-2005年的研究項目分布看,有關病毒研究的非軍方項目,可能最早起始于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病毒學研究所。當時該機構的負責人之一是中國分子病毒學泰鬥侯德雲,爲中國培養了一大批病毒學界的骨幹人物。該機構于2002年改組爲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後該機構一直也是病毒研究的核心參與單位。
  2. 所有參與病毒研究的第一承擔單位,除相關科研機構外,參與的高校基本都是中共國內一流的綜合性大學,由此可知綜合性大學對病毒方面的研究能力,是中共實行病毒項目所依賴的重要力量。
  3. 上述參與病毒研究的衆多研究者,多數可能同樣參與了2016病毒項目,成爲該項目的核心人物或重要課題/子課題的負責人,這一點可以中共媒體報道、學術文章爲依據進行判斷/篩選。
  4. 不同項目的課題間存在著不同學科分支的交叉關系,這是中共國多個研究機構與高校之間協同分工、對病毒進行系統性研究的合作基礎。
圖1. 來自中科院的項目通稿(截圖來自中科院官方網站)

與2016病毒計劃的主題直接相關的是編號2005CB523000和編號2011CB504700的兩個項目,該項目首席科學家是現中共國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多年來一直在從事人獸共患病跨種感染與傳播的研究工作。通過圖1信息可分析得到的線索有:

  1. 兩個項目之間是遞進關系,且研究重點逐漸轉向了禽流感病毒與SARS(CoV)等病毒。
  2. 對人獸共患病病原的研究得到中共國國家資金的長期支持,說明對病毒的跨種傳播研究,中共國已經持續了至少15年,且這是中共高層方面一直感興趣的研究方向
  3. 通稿明確指出2011-2015年病毒研究項目的參與單位包括了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牽頭組織)、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毒病所在內。結合2020年被披露的武毒所與COVID-19的聯系,說明這一系列的病毒研究很可能與COVID-19有著密切關系,值得深入調查分析。
  4. 線索3中提及的參與單位,在後續分析的2016病毒項目全部參與其中,且研究課題主題也相同,說明2016病毒項目就是高福在2005-2015期間病毒項目的延續

此外,從網絡中獲取到的、高福在2005-2015期間的項目書(《動物源性病毒跨種間感染與傳播機制研究項目書》和《重要病毒跨種間感染與傳播致病的分子機制研究項目書》,見源信息索引到這些文件),兩者的研究內容與兩者之間的邏輯關系,不但可以佐證上述分析出的線索,也是對2016病毒項目深入分析的重要切入點。

II. 中共的病毒研究與 “傳染病防治”專項

“傳染病防治” 專項,全名“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治” 科技重大專項(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的子項目,後者由中共國務院科技部管理。根據《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年—2020年)》,該項計劃是原中共國務院衛生部(現爲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與中共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衛生局牽頭組織實施的國家級傳染病防治計劃,實施期限爲2008-2020年,每一年度均進行若幹立項,施行期爲2-5年不等。該計劃的實施經費由財政部、基金委撥款支持。

根據中共國政府的公開信息,檢索到2016-2020年中共國 “傳染病防治”專項總體負責小組的如下名單:

圖2. “十三五”計劃-“傳染病防治”專項總體組名單

2016-2020年總體組名單的專家成員,都是中共國有關傳染病學、病毒學、免疫學、蛋白質組學等領域研究機構的負責人,他們當中許多成員也是“傳染病防治”專項及其課題的負責人。除了這份名單,還有一份中共國2021年1月發布的《第三屆國家人間傳染的病原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評審專家委員會名單》(見源信息索引到該文件),這些人與其所在的機構與其研究方向,同樣也應是重點關注的對象。

和2016病毒計劃進一步相關的是,2020年被闫麗夢博士指證爲COVID-19病毒骨架的ZC45ZXC21,是2017年解放軍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研究所王長軍團隊從事蝙蝠病毒研究的研究成果,其研究內容受到了2013年“傳染病防治”專項2013ZX10004103-104的資助,該專項內容在中共國政府網站上未能獲取任何該專項的明細。

另根據中共國2016年發布的《突發急性傳染病防治“十三五”規劃(2016-2020年)》(見源信息索引到該文件),摘錄部分內容如下: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突發急性傳染病防治工作,要求始終把廣大人民群衆健康安全擺在首要位置,切實做好傳染病防控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工作,並將突發急性傳染病防治上升到國家安全戰略高度。人民群衆對突發急性傳染病的關注度越來越高;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穩步推進,以及國家安全和發展的需要,我國將承擔較以往更加繁重的國際義務與責任,赴境外參與全球衛生應急處置逐漸成爲新常態。爲此,在“十三五”期間須全方位推進突發急性傳染病防治能力和水平建設,有效保障經濟社會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 

上述內容說明,中共國除了實施“一帶一路”戰略、企圖將其共産主義的模式擴張至全世界以外,甚至也企圖在世界公共醫療衛生問題上實施病毒版的“一帶一路”戰略。後文中強調的、中共提出的“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健康”概念,與“一帶一路”有關國家區域合作、內地港澳台合作等內容,充分說明了 “十三五”規劃,是中共在公共醫療衛生上正式開始積極圖謀擴張的標志

除上述文件外,本報告也盡可能地收集了“傳染病防治”專項更多的政府公開信息,供COVID-19的調查者研究參考。

III. 中共的病毒研究與五年計劃

五年計劃,全名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綱要,自1953年起施行,是中共以五年爲一個計劃實施周期、以增強國力爲目標的核心計劃,現由中共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規劃實施,可類比1933-1938年期間的羅斯福新政。2016年-2020年是其第十三個五年計劃(簡稱“十三五”計劃)。該計劃由中央與地方財政、基金委和各地方政府科技基金支持。其中五年計劃之下又包含了名爲國家重點研發計劃的子項目。總體來說,中共國的五年計劃的範疇最大,內容上基本包括其他兩個計劃,可以理解爲“973”計劃、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傳染病防治”專項(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的子項目),都是中共國五年計劃之下的子計劃。

圖表1.中共國各類計劃及其聯系

根據互聯網的公開信息整理的2016~2018年十三五計劃國家重大專項統計(見源信息索引到該文件。此表整理信息的不完整,尚有未公開的涉密項目),其中名爲“蛋白質機器與生命過程調控”(編號YFA05)、“生物安全關鍵技術研發”(編號YFC12)和“畜禽重大疫病防控與高效安全養殖綜合技術研發”(編號YFD05)的三個不同課題類別,涉及了大量與病毒有關的研究課題。這些課題內容及其參與者,應是COVID-19調查的重要方向。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