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廣西特種養殖戶的遭遇看清中共國”脫貧”真相

撰稿:三隻松鼠

(圖片來自網路截圖 )

據廣西新聞網去年11月報導:廣西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成就! 11月20日,自治區政府批准融水、三江、那坡、樂業、隆林、羅城、大化、都安8個深度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 至此,廣西106個有扶貧開發工作任務縣(市、區)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脫貧,5379個貧困村全部出列,54個貧困縣全部”摘帽”。 這意味著,全國少數民族人口最多的省份,歷史性地告別了延續千百年的絕對貧困。

報導還說:”再苦再累也絕不讓一人掉隊”成為奮戰在脫貧一線第一書記的共同心聲。” 因村因戶因人分類精準施策,推廣縣級”5+2″、村級”3+1″特色產業,全區產業覆蓋率達96.8%”。

事實果真如此嗎? 廣西宣佈全部脫貧剛過半年,就傳出了一些所謂不和諧的聲音。 我們來看看廣西養殖竹鼠的特種養殖戶遇到的遭遇。

早在2014年8月,廣西桂林市”恭城竹鼠”獲得國家級農產品地理標誌認證。 2018年廣西扶貧開發辦公室等9家廳級單位聯合下發通知, 明確把竹鼠養殖列為”特色產業發展”。 竹鼠是中國南方野生動物之一,因其養殖成本低、收益高,所以竹鼠養殖一度被廣西、湖南、貴州等地列為”特色扶貧產業”,也成為中共國當局大力鼓吹的”扶貧專案”。

許多貧窮農村的養殖戶在中共官方”脫貧攻堅”的號召下投入竹鼠產業鏈,當作是一個”脫貧致富”的捷徑。 廣西是竹鼠養殖大戶,據估計,全區有10萬人從事竹鼠養殖產業,存欄1800萬隻,產值20億元,佔全國的7成。

沒想到在去年大陸疫情發生之初厄運來了,中共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在2020年1月20日晚間接受中共央視採訪時指出,此次新型冠狀病毒來源很大可能是野生動物,比如竹鼠、獾等。

鍾院士話音剛落,2020年1月24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聯合下發《關於加強野生動物市場監管積極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對竹鼠、獾等野生動物,實施”封控隔離”,禁止”轉運販賣”。 接著,各省市也都下達相關禁令。 2月24日,中共人大會議通過”關於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的決定。

在中共最新政策下,廣西的1800萬隻竹鼠等於「被判死緩」。 這場疫情又讓竹鼠養殖戶回到了從前的貧困狀態,而且比以前還要貧困。

大紀元獲得中共廣西社會科學院聯合課題組2020年6月9日內部發佈的調查檔《”禁野令”下廣西特種養殖扶貧產業的發展困境與對策建議》。 該文件洩露了在疫情下,由於中共政策朝令夕改,令廣西特種養殖戶生存陷入困境,並出現多個問題。

檔洩露,目前,廣西全區特種養殖扶貧產業”面廣量多處置難、轉產轉行脫貧難、損失嚴重補賠償難、群眾恐慌維穩難”等問題凸現,稱「極有可能會對『脫貧成果』帶來衝擊,甚至帶來更大範圍的社會穩定風險”。

檔特別提到,養殖致富帶頭作為「脫貧致富示範標杆」,如今一夜之間從「供不應求」突陷「血本無歸」的困境;加上這些養殖大戶因基礎設施投入大、貸款還款壓力大等造成其補償核算更為複雜。 檔稱這一特殊利益群體轉型更困難。

截至去年年末,部分養殖戶仍沒有得到任何政府賠償。 官方自吹,”廣西歷史性地告別了絕對貧困”。 社科院的調查檔說得清楚:養殖戶基本都是貧困戶。 換句話說,這些養殖戶很可能還沒有脫貧,但是都在去年11月底被廣西官方算在已經脫貧的群體之中。 官方幾乎可以肯定在”脫貧”上造假。

大家還記得中共國總理所說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低於1000元吧,這6億人連1200元的月收入都達不到,低於習某人自稱的我們屬於中等偏上收入國家的5.5美元/人日的貧困線標準,這樣中國至少6億人在貧困線之下。 中共弄虛作假快一百年了,通過”數位”脫貧,僅僅在數位上消除了絕對貧困,根本還沒有達到世行低收入國家的貧困線標準,中共國的老百姓仍然在受苦受難。

從上面廣西特種養殖戶的遭遇可以看出,中共的所謂”脫貧”又是一場大躍進式的鬧劇,轟轟烈烈走過場,扎紮實實說謊話,完全是習某人為了撈足自己的政治資本而進行的自吹自擂。 “脫貧”任務完成了,過後該怎麼樣還怎麼樣,貧困人口生活根本沒有得到任何改善,甚至還更窮了。

只有打倒惡魔CCP,中國老百姓才能過上真正富裕、舒心、自由的生活!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參考資料:

廣西脫取得決定性成就! 54個全部”摘帽”

竹鼠傳疫? 中共阻外媒接觸養殖戶

“禁野令”廣西養殖近崩

審稿 & 編輯:8 Mile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