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蘭歷史之根基 (三十四) 遊戲中的世界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和風

編輯 銀河 星河 上傳 銀河

ox.ac.uk

第一卷 根基
英格蘭歷史:從原始時期至都鐸王朝
第三十四章 遊戲中的世界

許多微型水壺在中世紀的居住地被發現,人們認為它們是兒童玩具。愛德華一世的兒子收到過微型小推車和一把小犁頭。從倫敦一個古穴裏,發現了一支由鉛和錫製作的玩具鳥,它的原型可以在一個水平桿上來回搖動,搖動的同時,舌頭還能從張開的嘴裏伸進伸出。微型人的臉是由錫皮製作的,有大耳朵、大眼睛和短直的頭發。人們還為嬰兒製造了發出嘎嘎聲的兒童玩具。布袋式木偶是常見的。木頭或穿衣服的娃娃被稱為“玩偶”,還出現了陀螺和跳躍的玩具。Hobby-horses就是玩具馬。所以玩耍永遠是孩子的事情。但世界的召喚不是很遙遠。男孩子接受劍弓格鬥和射擊的訓練,大人教他們怎樣模仿鳥叫,怎樣從太陽的投影看時間。女孩在編織、縫紉和洗燙衣服方面接受訓練。


兒童時代的時間不是很長。撒克遜時代,負成人責任的年齡是十二歲,此時,男孩女孩都開始努力用全部時間去勞作,他們在農田裏勞動,或者在城鎮的街道和市場上工作。在之後的幾個世紀裏,男孩從七歲起承擔法律責任,十四歲可以立自己的遺囑。

較幸運的孩子被賜予接受教育。人們把一些很小的孩子送給修道士,之後就看不到孩子們穿世俗衣服了。孩子的頭發被從頭頂圓形部分剃下來,所以已經是一個修士了。在特殊的彌撒上,孩子的外套被脫下,男修道院院長聲明:“願上帝把你從老人那裏奪過來。”然後給這個男孩一件修士服,並說:“願上帝給你的衣服把你變成一個新人。”1080年,一個老牧師回憶:他五歲時開始在什魯斯伯裏(Shrewsbury)鎮上學, “著名牧師西沃德(Siward)做了他五年的老師,教給他寫字,指導他學習詩篇、贊美詩以及其他必要的知識”。長期的教區學習傳統已經存在了。


事實上,從十七世紀到十八世紀,修道院學校提供了主要的教育手段,課程包括:語法學,修辭學和自然科學,還提供歌唱藝術教育。它們是永久存在的機構。聖奧爾本斯的學校建立於十世紀,它在二十一世紀初仍然屹立著。伊利(Ely)的語法學校現在是著名的國王學校(King’s School),它起源於盎格魯-撒克遜時期,該校的一座公寓有歐洲最古老住所的名氣。現在的諾裏奇語法學校成立於十一世紀。還能找到許多其他的例子。

人們普遍相信:牧師應該也是男教員,1200年的教會法令聲明:“牧師應該維護鎮裏的學校,免費教育小男孩。牧師應該在自己家裏辦學校……他們不應該從男孩的親屬那裏期盼任何東西,除非人家願意贈送”。在本書敘述的時間段裏,這種學校一直在使用著。


十二世紀期間,出現了許多大型學校,這在人文科學方面,應該被稱為“文藝復興”(renaissance)。學校在大教堂旁邊發展起來,有些學校在詠禮司鐸房子附近,有些在依賴大修道院的城鎮裏。學校的影響力和聲譽在擴大,1363年—1400年間,有24所新學校湧現出來,它們成為著名的語法學校,盡管語法不是唯一的學科。寫信藝術、做記錄以及商業記賬都是學習的科目。“商務學習”在十世紀時就開始了。

幸運的男孩能在國王的王室或者貴族家裏接受教育。當長者對他說話時,他被訓練成:摘下帽子,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個人的臉,同時手腳不能亂動。人們教他吐痰之前用手捂住嘴巴。他不能撓頭皮,手和指甲總要保持幹凈。


也有其他形式的實用教育。學徒年齡選擇在十四到十七歲之間,徒弟簽訂一份正式契約,同意用七至十年的時間和師傅在一起,在此期間,他選擇學習師傅的經營“秘密”。到目前為止,這是完全進入成人世界的最常見方法,盡管它肯定有風險。師傅對待徒弟非常粗暴或者徒弟擅離職守,都是普遍存在的。不守規矩甚至暴力的徒弟就有了壞名聲,當幾個徒弟在一起時,喜歡玩的一個遊戲被稱為“用我們的頭來破門”。

到了十二世紀中期,牛津已成為著名的學術之地。該世紀初,埃唐普的西奧博爾德(Theobald of Etampes)自稱為“牛津大師”。根據威爾士人傑拉德(Gerald)的說法,牛津在英格蘭是 “培養神職人員最多的地方”,他1187年在牛津就愛爾蘭的地貌發表了一次公共演講。截止這個時間,記錄在冊的有二十多位藝術教師、十位教會法規和神學教師。據1192年的報道,牛津鎮到處都是牧師,以至於鎮政府不知道怎樣資助他們了。1200年前後,貓街(Cat Street)上一份財產轉移的契約證實了裝訂商、公證人的存在,還有三個照明者,兩個羊皮紙製造商,所以學術的輔助行業已經大有用武之地了。


事實上,所形成的牛津大學產生了罪惡而不是學術。1209年,一個學生殺死了鎮上的一個婦女,然後逃跑了。為了報復,牛津鎮政府逮捕了這位學生宿舍的室友,並把他們絞死了。牛津大學的所有教師和學生因憎恨都離開了學校,分散到其他地方去學習。有相當數量的人轉移到了劍橋,人們在這裏建起英格蘭的第二所大學。
1214年,牛津大學的教師被說服返回,他們堅持要求有一份規範關系的官方文件,即後來被稱之的大學城居民與師生的關系(town and gown)。這份文件表達了選舉一位名譽校長的意願,並成為大學法人權力的來源。劍橋大學依照牛津大學同樣的原則去行事,它記錄在案的第一位名譽校長出現在1225年。北安普頓和索爾茲伯裏也建立了學術社區,但最終都半途而廢了,否則這兩個老城鎮也是大學院校的東道主。

大學沒有公共建築物,課堂都分散到教堂或者為教學目的租用的房間裏,學生住在出租房和小旅館裏。文學碩士可以租一間大房子,也可以為學者做廣告,他可能創建一個為學生生活和學習的“大廳”,塔克利客棧(Tackley Inn),英大廳(Ing Hall ),裏昂大廳(Lyon Hall ),白廳(White Hall )和卡斯伯特大廳(Cuthbert Hall),都是用作教授語法的房屋建築和附屬場地。每個地方都有對特殊紀律或者一套紀律的詳細說明,但基本上,它們是不受監管的,可能是歡騰喧鬧的場所。


牛津的幾所學院最初是為較窮的學生建立的。例如貝利奧爾學院(Balliol College),它在1266年之前受人捐助,是窮學者的家園。這所學院的創始人是最著名的教會人士和貴族,特別是有王室血統的貴族。人們認為該學院肩負著宗教義務,而且學院的成員發誓要為贊助人的靈魂唱無數的彌撒。該學院的根本目的就是培養有學問的牧師,它是徹頭徹尾的教會附屬機構。牛津女王學院(Queen’s College )的學生穿紫色長袍,以紀念耶穌灑下的鮮血。教師們逐漸適應了這些機構較秩序的生活,到了十五世紀,學校有了單獨的學習房間。


學生以內內河(Nene)為界,把自己分成“北方人”或者“南方人”,該河起源於北安普敦郡,在劍橋郡和諾福克郡之間流淌3英裏。北方和南方群體常常有嚴重的種族問題,酒館和客棧裏出現的最小事故都會引發一群人對另一群人的大規模打鬥,甚至男教師也參與其中。1290年,南北男教師之間發生了一次嚴重沖突,導致許多人搬移到北安普頓的學校。在某種程度上,這個國家仍然被分成了幾個古老的王國。

1389年,一些從英格蘭北方來的牛津學者開始攻擊他們的威爾士同僚,在該鎮的大街小巷向他們開槍,高呼著“戰爭,戰爭,殺,殺,殺威爾士狗,殺他們的崽子。”一些威爾士人被殺,另一些人受傷,然後剩下的被北方人拖到大門口。北方人朝他們撒尿並強迫他們“吻尿過的地方”,之後,把他們趕走了。編年史作家說:“他們一邊要威爾士人彎腰吻它,一邊無情地推威爾士人的頭往門上撞”。


學生和鎮上市民之間也發生了暴力沖突。1354年,牛津中心的斯溫德爾斯托克(Swyndlestock )酒館發生的小沖突導致了流血的聚眾鬥毆。酒館主人的朋友敲響了聖馬丁教堂的大鐘,它向鎮上的人發出了告警信號。一群人組織起來,用各種武器毆打學生。於是,大學名譽主席敲響了學校聖瑪麗教堂的那個大鐘,學生得到警告,拿起了弓和箭。兩派之間的惡戰一直持續到夜幕降臨。第二天,鎮上來了八個武裝市民,他們進入有許多學生居住的聖基拉斯(St Giles)教區,開槍射擊並殺死了一些學生,此時,大學教堂的鐘聲再次響起,一大群牛津的學生用弓箭射向市民,但他們寡不敵眾。一面黑旗子後有2000個市民,他們高喊著:“殺!殺!”,“毀滅!毀滅!”,“猛打,好好揍!”這就是中世紀的戰爭口號。接下來出現了大屠殺,死了許多人。牛津的所有學者似乎都逃跑了,在一段時間裏,校園空無一人。
下面講述不太暴力的事情。十六世紀最初的年月,牛津莫德林學院(Magdalen College)的學生在一份檢查報告中寫道:“斯托克斯(Stokes)與裁縫的妻子有不貞潔行為……斯托凱斯利(Stokysley)給一只貓洗禮,還練習巫術……喬治通過塔樓爬上大門,把一個陌生人帶進了學院……壺和杯子很少被洗刷,保持在這樣一種骯臟狀態,以至於一個顫抖都能把臟東西震出來……基夫提爾(Kyftyll)和男管家在聖誕節玩牌賭錢。”其他學生由於把雪貂、雀鷹和黃鼠狼當寵物而遭到譴責。
年輕人社區裏發生隨意和零星的暴力行為是常見的,人們可能不會驚奇。學生入學年齡在十四和十七歲之間,學習時間為七年。他們在前三年學習語法、修辭和辯證法,之後的學科是算術、天文學、音樂和幾何學。學生們上課,參加輔導課,但他們也參加正式的辯論。在各個領域,辯論都是中世紀生活的重要部分。考試全部是口試,時間為四天。攻讀學位成功的學生被授予文學碩士。較有學問的人轉為神學研究,繼續學習六、七年,他們或多或少地要為學術生活做些貢獻。

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教授的功課不都是學術類的。這兩個鎮建立的非正式學校利用了兩所學校的聲譽,非正式學校教授產權轉讓、會計學和商務法律。上這些課的人常常是大農場主、大地主的兒子們以及不動產管理人,為的是不落後於財產所有權和財產投機這些比較復雜的領域。在此時期,也能觀察到人們對實踐性知識的較大熱情。

對教育的渴望是本能的,在蓬勃發展的世界裏,讓普通孩子接受教育,他們才能有抱負和有競爭力。到了十三世紀初,每個鎮都有了自己的學校。

我想讓我的老師變成野兔,
他所有的書都變成獵狗,
而我自己變成快樂的獵手:
去吹那支我不能出讓的喇叭!
如果他死了,我不會在乎。

因此,十五世紀一位詩人寫了《被樺樹條抽打的男生》(The Birched Schoolboy)。男老師坐在一把椅子裏,經常在腿上放一本書,而男孩子圍著他坐在簡陋的凳子上。例如,他讓孩子們聽寫拉丁語法規則,他們就把規則寫在蠟板上,或者集體詠唱規則。清晨六點開始上課,課間都有適當的休息,傍晚六點放學。另一個描述男孩子生活的韻文出自於教室,是當時的小男孩約翰·利德蓋特(John Lydgate)寫的。

跑進花園,我偷了那裏的蘋果,
我翻過樹籬越過墻去收集水果,
從別人的葡萄藤上摘下葡萄
我準備好好地朗誦晨禱,
我要蔑視民間音樂和笑話,
像放肆的猿猴那樣去愚弄和嘲笑。

在比較隨意和自發暴力的世界裏,毆打孩子是習俗也是常見的。艾格尼絲·帕斯特(Agnes Paston)打女兒伊麗莎白,“一周打一次或者兩次,有時一天打兩次,孩子頭上有兩、三處傷”。此時,伊麗莎白二十歲。艾格尼絲·帕斯特也要求兒子的男老師,如果兒子不聽話,要“真正地抽打他”。這是來自於一位可愛母親的情感。人們建議,應該打孩子,打到他承認錯誤並哭著饒恕為止。但兒童不僅僅生活在鞭打和毆打的世界裏。許多教育手冊提倡強勢與仁慈相結合的辦法,過度懲罰受到了普遍譴責。


托馬斯·莫爾(Thomas More)出生於1478年,他相信,每五個英國人中有三人能閱讀,這可能高估了,他可能只考慮了倫敦人,但這說明英國不斷增長的讀寫能力。十五世紀後期幾十年,新興的印刷業得到發展,從而用新技術創造了新讀者。這是開始使用海報和傳單的年代,大城市開始有圖書館的年代。倫敦市政圖書館(Guildhall Library)建於1423年,至今還屹立著。倫敦用一年的時間建成了四座新語法學校。十五世紀最後的幾十年,赫爾,羅瑟拉姆(Rotherham),斯托爾伯特(Stockport),麥克裏斯菲爾德(Macclesfield)和曼徹斯特,這些地區都建立了免費學校。


男學生不允許在房屋和其他建築物裏擲骰子或者使用弓箭,不過,給他們時間和機會去參加比較合適的鬥雞活動。教室裏有人大喊“分開!”這是一個“歡呼跳躍”的年齡,跑動和摔跤的年齡。孩子們給鳥設陷阱,或者用彈弓和石頭打落它們。比德(Bede)回憶說:他小時候參加過初級賽馬活動。

中世紀的男孩子玩槌球、足球、撞柱戲和彈子遊戲。玩網球是對著一堵墻而不是跨過一張網,用手掌而不是用球拍,球拍是十五世紀末才引進的。“Cambuc”是一種高爾夫球,它帶著一根曲棍,被稱為“曲棍球”。滑冰很受歡迎,溜冰鞋是用骨頭做的。一種遊戲被稱為“格子”(tables),類似於西洋雙陸棋。國際象棋是常見的,棋盤是圓形的,在中世紀居住地,人們挖掘出一些散落的棋子。直到十五世紀中期,撲克牌才被引進。弓箭射擊的能力也是重要的,“便士射擊”是向懸掛的一枚便士硬幣射擊。擲骰子非常普遍。1420年後,一個男生在教科書裏告訴另一個:“為了你腕帶上的紐扣,你應該去擲一把骰子。”遊戲曾經被更新過,但如同這個世界一樣,它也是歷史悠久的。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