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4 塞林博士採訪:病毒來自實驗室,不是洩漏,是釋放!

視頻字幕:雲嶺| 聽寫/翻譯:Wade | 校對:Roberts | 簡評/文字整理/編輯:胖丁| Page: Daoiii

簡評:

南京中共解放軍東部戰區有人分離出COVID19病毒骨架ZC45和ZXC21。2019年初,同樣這些人把COVID19病毒骨架以完全體形態送到武漢病毒研究所,由單超團隊在靈長類動物身上做實驗。武漢病毒所其中一間P3實驗室可以進行該項實驗,武漢大學有一間實驗室從2003年非典開始也在做這一類試驗。而這兩間實驗室都處於早期新冠病毒的爆發區。

病毒確信來自實驗室,不是“洩漏”,是“釋放”。

GTV視頻鏈接

視頻字幕:

主持人:我的觀點是,基於你的研究,我信任你的判斷、研究和發現。你認為這是場事故嗎?我們是否有證據更傾向於故意(釋放),因為中共叫獸(陳平)已經在炫耀他們獲得了這場對美生物戰的勝利。這讓我傾向於故意(釋放)。你認為是故意的,還是意外事故?

Sellin:這是個非常好的問題。我確信病毒來自實驗室,但我不再用“洩漏”這個字眼了,我會用“釋放”。

我還沒有足以下定論的證據。但對於兩種可能性我都有證據。可能是實驗室事故導致了釋放。但我也有證據顯示解放軍故意釋放病毒,作為生物武器的測試。讓我給聽眾們一些最新的信息,我之前也提到過,可以說明COVID19如何開始,如何影響中共軍隊,以及它是事故還是故意釋放。我獲得來自中共囯內部的信息,儘管還不完整,我還沒能將所有的信息連接起來,所以這還是在驗證中的理論。

但其中的事實是這樣的。據我所知,2019年初,COVID19以完全體形態或接近完全體形態被交給了武漢病毒研究所,在靈長類動物,也就是猴子身上做實驗。有意思的是,病毒來自位於南京的解放軍東部戰區。我等一下再說這點。

武毒所的實驗應該是由一個名叫單超的人負責帶隊。單超曾在德州大學蓋文斯頓醫學院就讀四年,然後回到了武毒所。據稱,他正是測試COVID19的負責人。現在有很多人談論武毒所,實際上武毒所有兩個地點。其中之一就是大家都知道的P4實驗室。

這個實驗室位於武漢市中心南邊12英里。但武毒所在武漢市中心還有另外一個地點,是一座P3實驗室。據石正麗所說,那座新的P4實驗室那時候沒有進行靈長類動物實驗的資質。但武漢大學有一間實驗室從2003年非典開始,就在用猴子做靈長類動物實驗。

武毒所P3實驗室和武漢大學靈長類動物實驗室都處於早期新冠病例爆發的地區。所以聯繫這些信息,它可能來自於實驗室事故。但如果我們回頭看南京的解放軍東部戰區,正如閆麗夢博士所說,那是發現COVID19骨架病毒ZC45和ZXC21的地方。我剛才提到的給武毒所輸送了COVID19病毒的,與分離ZC45和ZXC21病毒的是同一幫人。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童言童語
6 月 前

請幫忙訂閱喜馬拉雅台灣寶島農場官方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lInG8cGCHSN5y54zcgoOw
需要1000人訂閱開啟直播功能,目前還剩43%,非常感謝.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5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