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共有我】與一位波蘭朋友有關病毒和疫苗的談話

作者:枳實

編輯:守望黎明,翼族

圖片來源:雅典娜農場設計組(姐夫說說)

最近與一位移居澳洲多年的波蘭朋友見面,和她分享了自己對病毒和疫苗看法。因為談話內容有一定典型性,頗有借鑒意義,所以特記錄下來與讀者分享,其內容有所增刪並略去了個人隱私部分。

這是從去年年初疫情爆發後我與這位友人的首次相見,她一見面就告訴她近來感覺抑鬱煩悶。我說:是啊,這一年多來,人人都因為Covid(中共病毒)而心中不快,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她知道我的醫學背景,聽我提及中共病毒連忙問我對它的看法。我頓了頓回道:這個病毒從本質上說就是個生物武器。我們中國的爆料人、香港大學的病毒學家閆麗夢博士說過,病毒學家做實驗的時候,從來不會僅僅試驗一個毒株,一定會有很多毒株。既然是生物武器,那就很可能再次釋放,不僅會有很多變異毒株可供釋放,而且還有更多種類的病毒,絕不僅僅是冠狀病毒而已。

我接著例舉了蓬佩奧發表在《華爾街日報》上的文章,文章透露出中共在最近十年搞病毒大躍進,先後突擊發現了多達近2000種新病毒,這個數量相當於一個國家正常情況下上百年才能發現的病毒數量的總和。我告訴她:你知道我在中國學醫行醫多年,中共對醫療健康領域的撥款很少,所有的公立醫院的經費都需要依靠向病人直接收費才能生存,正常的醫學研究撥款和研究水平遠遠落後於西方。老百姓看病都沒有錢,為什麼中共偏偏那麼熱衷於找病毒?為什麼會在這方面遠遠領先於全世界?這當然絕不會出於善良目的,否則就應該把錢花在醫院撥款上。這2000種病毒中有多少會成為下一代生物武器?這還只是指向生物武器的眾多線索中的一個微不足道的一點而已。實際上閆麗夢博士從去年1月19日就已經提供了病毒來自中共軍方實驗室的鐵證。上個週末《澳洲人報》還報導了中共軍方教材《“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里關於超限病毒武器的內容。

她聽了之後很有感慨:我之所以這麼鬱悶,就是因為在我的家鄉波蘭,很多人都相信病毒來源於實驗室而不是自然,可是在澳洲我遇見的人裡幾乎沒人相信這一點,大家都像馴服的綿羊一樣,毫無保留的相信政府和媒體的灌輸,這讓我一直有一種很無奈又很無力的感覺。當我女兒的老師問我希望女兒在哪方面取得進步,我脫口就說,我希望她能有批判性的思維,學會獨立思考,不能成為那種人云亦云的人。

我回答她說,其實也沒有那麼悲觀,我的一個澳洲本地朋友就跟我說她身邊接觸的人80%都不相信病毒來自自然。不同圈子里人們的認知是不能一概而論的。Covid是生物武器這個事實影響到每一個人,就像屋子里站著一頭大象,最終所有人都不可能無視它的存在,因為這事兒本身實在太大了。我感到這次疫情彷彿就是上天給全人類每一個人的考驗或者錘煉,用血的教訓告訴人們不能對邪惡勢力視而不見,成為任人宰割的羔羊或奴隸。更不要人云亦云,擺脫輕信與盲從。

我接著說到,這次疫情中可以說大多數政府、專家和媒體都辜負了大眾的信任,他們或者掩耳盜鈴故意說謊,或者是真的太蠢,自己完全被誤導然後再去誤導大眾。我之前就說過,這個病毒是生物武器,所以根本不能指望用疫苗來消除疫情。但是人們都太善良了,很難相信共產黨可以如此邪惡……說到這裡她直接打斷我:不,我相信!我們來自波蘭的人都知道共產黨是啥東西,我們過去在蘇聯的統治中早就領教過了。我反倒覺得是澳洲人對歷史了解得太少了,他們完全不知道共產黨的邪惡……我接口道:沒錯!就算無法相信病毒是生物武器,覺得這種說法是陰謀論,那就退一步說,給予疫苗緊急授權的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總不會散播陰謀論吧?FDA官方網站上明明白白寫著:沒有足夠證據證明該疫苗能夠減少病毒傳播,也沒有數據證明疫苗的保護效果能持續多久。可是不管政府、媒體還是專家對此定性都絕口不提,反而一個勁地鼓吹,大家都打了疫苗就能結束疫情,就能快速恢復正常生活。在這種鋪天蓋地的誤導之下,大多數民眾都把疫苗誤當成了救星。另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所有主流媒体和专家一点都不敢提及,那就是疫苗可能导致病情加重。众所周知,中共病毒还有一个名字是萨斯2(SARS2),也就是萨斯的2.0版。18年前,萨斯疫情时病毒学家就发现,动物在接受了疫苗注射后再接触变异的病毒时更易感染,并且造成病情加重的严重后果,这叫做抗体依赖性增强(ADE)现象,这是比疫苗的直接副作用还要严重得多的问题。关于萨斯ADE现象的论文非常多,那么作为萨斯2.0版的中共病毒会不会也出现ADE现象呢?谁也不知道,专家和媒体对此也绝口不提。(編輯本文時發現,最近中文媒體倒是提了,聲稱「最新研究發現:新冠疫苗不引發ADE效應」,其實仔細閱讀就會發現那不過是做了幾個動物實驗所做的似是而非的推論而已,根本就不是臨床研究。)

於是她感謝我說:還好你跟我說這些,我正在猶豫是否要打疫苗呢。其實我在波蘭的父母兄弟姐妹包括子侄輩孩子們都染上了中共病毒,全都痊癒了,並沒有太大的不良後果。可能因為他們在農場生活,生活方式比較健康,所以免疫力很好。我說,還是要請他們當心!這個病毒作為生物武器,其中包藏著很多邪惡的秘密,絕不可掉以輕心,更不能指望天然的免疫力能扛過去。已經有不少報導說二次感染的患者往往病情更重。閆博士去年初提供的證據之一就是中共病毒的E蛋白與舟山蝙蝠病毒100%一致。而這個E蛋白多年前中共病毒學家就做過很多研究,發現它是冠狀病毒裡罕見的能夠攻擊神經組織的關鍵要素。她立刻插話說,我確實聽說家鄉有個年輕人一直有神經症狀,他們懷疑是中共病毒感染引起的。我回答說,沒錯,我還看到過一篇論文的標題是《我們是否(因為中共病毒疫情)正面臨自身免疫性腦炎的流行?》。

我接著告訴她可以服用羥氯喹等藥物作為預防手段,並介紹了關於羥氯喹有關信息的一些細節,並特別叮囑她要讓波蘭的親屬服用羥氯喹預防,我還給她一份澤連科( Vladimir Zelenko)醫生的預防方案。

她表示,聽我這麼一說心中鬱悶緩解了不少。我回答說,我們現在處在一場大變革的前夜,我們身處澳洲遠離疫情中心,確實值得慶幸,但整個世界確實危機深重。戰勝疫情的關鍵在於消滅病毒的源頭,也就是滅共,Take down the CCP,而不是疫苗或者其它的什麼東西。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多傳播,讓更多的人知道病毒的真相。病毒源於中共,中共也將亡於病毒。而隨著中共走向覆滅,病毒也終將散去。朋友頻頻點著頭,臉上的陰霾也散去了大半……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更多信息,請參考:

  1. 我不會接種中共病毒疫苗的18個理由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23zmMzYJ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5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