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谈】人云亦云的讴歌和批倒批臭的贬损是一回事

作者:文雍 |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 美工/排版:齊天二聖

5 月 22 日是個非同尋常的日子,24 小時內,發生了好多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最讓人憤怒的是發生在大連的一起車禍:一個據說被女友割席的男人在人行過道上開飛車,造成四死三傷,其狀之慘讓人不忍卒睹。目擊者說:撞了一街人,有人當場變成碎塊。這樣的肇事者,當他投胎來的時候,上帝疏忽了,出廠配置的時候少了一個叫做「人化」的流程。

因為當天有更加刺眼的事件,所以大連寶馬男撞人案迅速閃過,並沒有引發熱議,活生生的四條命就沒了。這事如果發生在美國,中共央視肯定 24 小時滾動播出後續了。

另一件在中共國創造歷史之最的是地震。一天震 6 次,分布在不同的省份,土地爺維穩都忙不過來了,其中發生在青海的震級 7.4,按照中共大躍進式的建築質量,人員傷亡一定不可避免,吊詭的是把電腦搜死機都沒發現相關報道。這屆刪帖粉紅挺敬業。

更加登峰造極的是一天之內一個人竟然死兩次。「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化腐朽為神奇的功夫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天再次展現。先是在 CGTN 裏過世,隨後 CGTN 又道歉又辟謠;而緊接著大小媒體又一片「走好」,這次真的死了。另一個晚走兩分鐘的肝膽外科專家吳孟超的謝幕卻顯得冷清了許多,同為一代傳奇,可見一腔肝膽抵不上二兩稻米

91歲袁隆平逝世:稻田裏的守望者和他的兩個夢想-財經-中財商訊
圖片來源於網絡

詩人臧克家留有一篇膾炙人口的詩,當時沒懂,現在看明白了。該詩人是說:有的人死了他實際上沒死,有的人活著他實際上已經死了。

這是對中共統治的最完美詮釋:生由不得你,死還是由不得你。位高權重的人,死也要擇時而死,不能隨便說死就死。黨讓什麽時候死就什麽時候死,黨讓怎麽死就怎麽死。

袁老先生死去活來一折騰,又扒了中共的底褲。他生前做得最棒的一件事是接受央媽《人物》節目的專訪,以一名親歷者的身份,講述了他親眼見到五具餓殍,以及中共統治者在大饑荒中曾經餓死幾千萬人的慘絕人寰的事實。

當然,中共從來不會承認這個事實,也永遠不會承認他們犯下的這樁反人類大罪,他們的治下不會有真相,只有謊言。這個外強中幹的政權什麽都怕,已經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就連幾只小豹子的脫逃都遮遮掩掩不敢公布,滿世界悄悄找那幾只豹子膽還沒長全的小家夥,搞的跟林沖夜奔似的,把大杭州一夜變成林教頭風雪山神廟,這種脆弱的玻璃心也配做物業管理員?

「死去活來」,是對往生者最大的不敬,也是對其親人的不敬和侮辱。中共治下一切都工具化,就連什麽時候死都不是自己說了算,當然也不是閻王說了算,而是中共這個活閻王說了算!活的人,這個活閻王會榨幹你的最後一滴血,死了的,這個活閻王要擠幹你最後一口氣。

網上對袁隆平先生褒貶不一。本來,人死為大,是中國文化中一個比較厚道的傳統。可是隨著中共假騙偷的治理模式幹擾日深,人們已經掉進塔西陀陷阱,不管你說什麽我都不信、都反對。日子久了,竟然神奇地發現所有的反對都對了,於是更加強化了反對的正確性,也更加錘煉了中共的無恥性。

無論如何,袁隆平先生一生不離基層,勤事稼穡,這一點是無可厚非的。而且老先生品行端正,不是那種四處張牙舞爪裝權威的為老不尊的家夥。袁先生一心埋頭幹活,且不夾帶私貨,沒有利用權威傾銷蓮花清瘟大米。他所做的就是一個科學工作者孜孜以求的科研。

袁隆平:“我畢生的追求就是讓所有人遠離饑餓”_新浪財經_新浪網
圖片來源於網絡

這位 1953 年畢業於農學院的專家,在其老師的引導下,避開當時全面學蘇聯的學術氛圍,主動研讀孟德爾 · 摩爾根的遺傳學,並於 1966 年發表關於水稻雜交的專業論文。

1966年,不妨穿越一下,那正是各種內鬥如火如荼的時候,文化大革命的序幕拉開的時候,他能在那種環境下發表如此重磅的學術文章,有多麽艱難,而那時,他的導師已經被打成牛鬼蛇神,批鬥好幾輪了。

當然,雜交水稻之父這個「之父」,是有待商榷的。因為比他早三年,既1963年,美國人 Henry Beachell 就在印尼成功完成了雜交水稻的試驗。這個科學家是被世界公認的水稻之父,卻沒有聽到哪個美國人感謝他。可是袁隆平先生在中共國的待遇就大為不同了,簡直就是中國人民大救星第二,許多人認為他解決了中國人挨餓的問題

我們再開個腦洞:假如袁先生是個朝鮮科學家,他現在就在朝鮮,他能解決朝鮮人民挨餓的問題嗎?歐美沒有袁隆平,歐洲人美國人餓死了嗎?

三年「自然災害」,袁先生自己都差點餓死。吃飯的問題是體製問題,是市場經濟的政策使全球交易成為可能,使勞動力轉化為口糧成為可能,讓大家吃飽飯的不是科學家,而是製度。不要神話科學家,更不要神話政治野心家,讓大家餓死的恰恰是那些夢想統治全世界的野心政客!如果他們的權力得到約束,人類要美好多少倍啊。

迷信比無知更可怕,今天盲目崇拜、謳歌科學家,把有飯吃說成是科學家的功勞,明天再出一個二桿子領袖,閉關鎖國,糧食無法自給自足了,又有人餓死了,是不是還讓科學家背鍋?是不是又要把這些科學神批倒批臭,再踏上十四億只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

理性地看看相關中國人民脫離忍饑挨餓的歷程中的那些數據,你會驚異地發現這個雜交水稻的問題又是一個中共製造的彌天大謊。今天,「詆毀」袁隆平院士的人又被抓了,刪帖封號抓人三部曲又開始了。請大家關註幾個問題,自己去搜索,答案不言自明。

圖片來源於網絡

首先,雜交水稻對國民填飽肚子的貢獻到底有多大?我們為什麽會默認「糧食=水稻」?事實上,我們的主糧中,水稻在谷物類的比重只占三分之一,而雜交水稻,又只占水稻的五分之一左右,袁先生的雜交水稻,又是這三分之一的五分之一的十分之一。

數學好的自己算算,這個比重能養活多少人?而其成本高到驚人,因為中共要造神,要顯示自己超英趕美, 要在實驗田裏把每一根苗當祖宗一樣侍候,最後得出一個喜大普奔的結論:畝產多麽牛逼!而這個數字目前為止,僅僅停留在實驗田裏。

中國種植水稻品種排名 – 袁隆平的雜交水稻只占很小份額
袁隆平的雜交水稻

關於雜交水稻的本質,其實是全國各地運動式搞科研的一個「傑作」。袁隆平的文章發表十年也沒什麽反響,1976 年,那個辦事讓臘肉放心的華主席上臺了,靠山躺平戰功寥寥的他,太需要一場【大規模雜交育種實驗運動】建功立業了。臘肉反科學的折騰讓民怨沸騰,他「尊重科學」就顯得無比正確,就能與「永垂不朽」的劃清界線。

那時候,該打倒的科學家都打倒了,放眼四望,袁隆平老先生還在,就他了。趁著大家對饑餓都記憶猶新,大幹快上,一場轟轟烈烈的雜交科學實驗又開始了。於是,雜交水稻研究被無限拔高,宣傳陣容直逼兩彈一星,成了中共不能敗的科研陣地排頭兵。

2006 年,袁隆平赴京看望華國鋒,兩人的手握在一起半小時,百感交集盡在不言中。此後,袁先生公開說:如果沒有華國鋒同誌的支持,雜交水稻的推廣會非常困難的。

所以,真正能讓中國人吃飽飯的,不是哪個科學家,是我們自己的勞動轉化成的生產力可以自由交換,這個成果值得中國人民去守護,這一點相當重要。如果還是人雲亦雲地迷信某個神,歌頌某個神,任他胡作非為,再來一次文革、再來一次閉關鎖國,然後我們迷信自己的雜交水稻神話,以為只要餓不死一切都是小事,那我們真的離下一場大饑荒不遠了。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閱讀更多【文雍漫談】專欄相關文章:

【文雍漫談】大廈將傾 躺平則贏 
【文雍漫談】一場自我終結的躺平運動已悄悄降臨    
【文雍漫談】一夢四甲子中西兩重天  
【文雍漫談】中共治下的母親 沒有節 只有劫  
【文雍漫談】一夢四甲子 中西兩重天  
【文雍漫談】中共治下的母親 沒有節 只有劫 
【文雍漫談】死了都要罰  
【文雍漫談】是什麽讓他們對孩子舉起了屠刀  
【文雍漫談】如果不是清華女生 她們的舞姿會被熱議嗎 
【文雍漫談】各位讀者 你們知道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嗎 
【文雍漫談】絕命毒師的面具還能戴多久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閱讀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